首页> 都市言情> 夜虎> 夜虎第九十九章:色不迷人
  • 夜虎第八章 直接交锋
  • 夜虎第九章 皮衣丢失
  • 夜虎第十章 线索中断
  • 夜虎第十一章 军人的道
  • 夜虎第十二章 真假皮衣
  • 夜虎第十三章 村头闹剧
  • 夜虎第十四章 深夜进城
  • 夜虎第十五章 心中疑问
  • 夜虎第十六章 古林事件1
  • 夜虎第十七章 古林事件2
  • 夜虎第十八章 古林事件3
  • 夜虎第十九章 古林事件4
  • 夜虎第二十章 古林事件5
  • 夜虎第二十一章 抽丝剥茧
  • 夜虎第二十二章 始作俑者
  • 夜虎第二十三章 陆续撤离
  • 夜虎第二十四章 搜索摩托
  • 夜虎第二十五章 追踪本领
  • 夜虎第二十六章 寒冬难熬
  • 夜虎第二十七章 商贸考察
  • 夜虎第二十八章 特殊任务
  • 夜虎第二十九章 认祖归宗
  • 夜虎第三十章 重返山村
  • 夜虎第三十一章 立碑事宜
  • 夜虎第三十二章 被人识破
  • 夜虎第三十三章 懵懂情愫
  • 夜虎第三十四章 情义无价
  • 夜虎第三十五章 正主将至
  • 夜虎第三十六章 秘密警察?
  • 夜虎第三十七章 有曲有折
  • 夜虎第三十八章 家乡味道
  • 夜虎第三十九章 近乡情怯
  • 夜虎第四十章 热络乡情
  • 夜虎第四十一章 震惊发现
  • 夜虎第四十二章 纠结的夜
  • 夜虎第四十三章 终有收获
  • 夜虎第四十四章 夜半召唤
  • 夜虎第四十五章 这是假的
  • 夜虎第四十六章 寻机突破
  • 夜虎第四十七章 自首机会
  • 夜虎第四十八章 猛药见效
  • 夜虎第四十九章 来龙去脉
  • 夜虎第五十章 关键证物
  • 夜虎第五十一章 请君上车1
  • 夜虎第五十二章 请君上车2
  • 夜虎第五十三章 村长病倒
  • 夜虎第五十四章 逼鱼咬钩
  • 夜虎第五十五章 甘冒风险
  • 夜虎第五十六章 最后一博1
  • 夜虎第五十七章 最后一博2
  • 夜虎第五十八章 最后一博3
  • 夜虎第五十九章 最后一博4
  • 夜虎第一章 飞贼现身
  • 夜虎第二章 连长有请
  • 夜虎第三章 何谓轻功
  • 夜虎第四章 走壁技巧
  • 夜虎第五章 参加选调
  • 夜虎第六章 案发现场
  • 夜虎第七章 意外失手
  • 夜虎第八章 独步高墙
  • 夜虎第九章 再被招徕
  • 夜虎第十章 委婉拒绝
  • 夜虎第十二章 会议判断
  • 夜虎第十三章 国排论武
  • 夜虎第十四章 侦察方向
  • 夜虎第十五章 获赠字画
  • 夜虎第十六章 老警说案
  • 夜虎第十七章 捕影神探
  • 夜虎第十八章 警营神笔
  • 夜虎第十九章 法网张开
  • 夜虎第二十章 访拳之旅1
  • 夜虎第二十一章 访拳之旅2
  • 夜虎第二十二章 访拳之旅3
  • 夜虎第二十三章 武林钩沉
  • 夜虎第二十四章 心意拳佬1
  • 夜虎第二十五章 心意拳佬2
  • 夜虎第二十六章 心意拳佬3
  • 夜虎第二十七章 内家拳劲
  • 夜虎第二十八章 重病缠身
  • 夜虎第二十九章 飞龙轻功
  • 夜虎第三十章 落魄高手
  • 夜虎第三十一章 心存善念
  • 夜虎第三十二章 重大发现
  • 夜虎第三十三章 窃案连连
  • 夜虎第三十四章 参加巡控
  • 夜虎第三十五章 惊人发现
  • 夜虎第三十六章 你手真臭
  • 夜虎第三十七章 准备行动
  • 夜虎第三十八章 国排逞威
  • 夜虎第三十九章 飞针绝技
  • 夜虎第四十章 女主持人
  • 夜虎第四十一章 美女告状
  • 夜虎第四十二章 领导接见
  • 夜虎第四十三章 现场办公
  • 夜虎第四十四章 审讯手段
  • 夜虎第四十五章 如实交待
  • 夜虎第四十六章 五鼠闹京
  • 夜虎第四十七章 被迫交待
  • 夜虎第四十八章 捕鼠行动
  • 夜虎第四十九章 收网在即
  • 夜虎第九十九章:色不迷人

        孔方杰也做出一副和种纬相见恨晚的模样,为种纬介绍了一下他的两名保镖。别的不说,就是这两名保镖出身于世界知名安保公司的名头一说出来,种纬就知道这两人肯定是有过战场实战经验的人了。甚至如果说这两个供职于某秘密组织,种纬也不会觉得意外的。

        “你们这些男人啊,一见面就都是这套虚伪的客套。算了,不理你们了,我游泳去。”楚楚看到几个种纬、英其诚和孔方杰三人絮叨起来没完,像是没耐心听下去了似的抱怨了一句,接着她把披在身上的毛巾扔在了躺椅上,然后踩着木质台阶走下了海滩,淌着海水向海水深处走去了。

        从别墅平台的方向看地去,楚楚的腰肢纤细而修长,同时双充满了东方成熟女人的优雅美感。种纬眯着眼睛仔细的看了一眼平台上的几个男人,却发现英其诚看向楚楚背影的眼神中透露着一丝淡淡谨慎和防范的意味。这是一个男人在看到自己的爱人被其他人用欣赏的眼光关注的时候,自然流露出来的防范意识。

        那么,他在防范谁呢?种纬眼神一错,就看到孔方杰看向楚楚背影时,那种带着欣赏和艳羡的眼光。尽管孔方杰将自己的真实想法遮掩得相当好,但种纬却看到他放到桌子上的手指在无规则的轻敲着。

        这是人在紧张和激动的时候才会有的正常反应,种纬在审讯犯人的时候经常会看到这种情不自禁的小动作。这种小动作属于人的下意识反应,人在做出这种动作的时候往往不会在意自己的小动作,可这种小动作会直接暴露你的内心。

        即便你刻意控制自己的这种小动作也没用,因为它们会用一些其他的微动作和微表情继续泄露你内心的秘密。比如你的嘴唇的动作啦,眉毛的动作啦,吞咽的动作啦,挠头皮,吸鼻子之类的动作,都可以泄露你内心的真实想法。只有自控能力极强,且不容易被某些事情吸引的人,才会成功的隐藏自己的小动作,种纬就是这样的人。

        很显然,孔方杰对楚楚有些别样的心思,这种心思目前可能还很淡,谈不上别有用心。但假如孔方杰的这种小心思和他的催眠术结合起来呢?他的野心是不是会继续放大?

        这就是种纬对孔方杰保持防范和冷静对待的主要原因了。一个人在祸害了一个镇子,惹下了导致数百人伤亡,无数财产损失的恶事后,居然还能全身而退,并且没有被追究责任。这样的人会吸取教训,洗心革面,重新做人吗?

        不会的,他只会觉得世间的法律根本管不了他,天下人都没办法把他怎么样。他只会觉得他是这个世界的骄子,甚至会觉得自己是这个世界上的神,这就是孔方杰应有的思维方式和人生理念。也正是因为他有了这个想法,他才会在后来投靠了某个领导,并且在混得比较出色之后再度惹下麻烦。

        而当他逃到这个小岛上来之后,他依旧在算计着如何保全自己,逃过国内对他的惩办,然后逍遥自在的活着。所以,种纬现在对执行预定的任务并没有一点的纠结。别的不用说,单单孔方杰之前以于志华的身份在双河镇做下的那些恶事,就足够他死几十次了,种纬还怎么会对处理他这件事有犹豫?他只是犹豫怎么才能拿到孔方杰手上的那些机密文件。一旦成功得手之后,他就会按时发出信号,由上级派出的人去处理孔方杰这个麻烦。

        就在种纬观察英其诚和孔方杰的时候,英其诚忽然转过头来观察种纬了。种纬第一时间发现了英其诚的动作,马上把视线从孔方杰的方向转过来,看向了英其诚。

        英其诚第一时间发觉了种纬居然没有看楚楚,而是在留意孔方杰的时候,脸上有些僵硬的表情瞬间一松,接着便朝种纬露出了一个有些尴尬和略带狰狞的笑容。

        没错儿,确实是狰狞,就是那种草原上的狼被别的实力更强的狼抢走了食物后的感觉。所以尽管英其诚在朝种纬笑,但种纬明显感觉到英其诚内心的感觉并不是那么好。只不过种纬也能从英其诚的这种微笑中,找到一种独特的,被认同的感觉。因为英其诚这头狼,似乎把种纬当成了他的同伴,而他们共同的敌人就是坐在一边的孔方杰。

        现在,三人的关系确实有些复杂,或者是说他们三个男人加上楚楚一个女人的关系有点复杂。三个人的角度和立场都不相同,而各自又都是各自领域中极聪明和极有手段的人,更何况他们还都有各自的目的,怎么能有统一和想法,怎么能放心的交流合作呢?

        别看孔方杰早晨和种纬信誓旦旦的说什么他的一些想法,但很可能他的真实想法并不是那样。一旦种纬按照他的吩咐把那份他提供的所谓机密文件交上去之后,很可能孔方杰的獠牙就会真正的露出来。可等到了那个时候,恐怕种纬也已经上了贼船,没法回头了。

        “种先生不下去游游泳吗?屋里有现成的泳衣,随时换上就可以。”英其诚真诚的冲种纬笑着说道,似乎刚才向种纬露出有些狰狞笑容的人不是他似的。

        “不了,我现在时差还没倒过来,身体状态不好。现在在这个又是阳光又是沙滩的地方一呆,我只想呆在这儿打个盹儿,根本就不想下水。”种纬冲英其诚真诚的笑了笑道。

        “哦,那没关系,反正种先生在这里会呆上一段时间,哪天下海都可以的。”英其诚笑着朝种纬道。转过头去,英其诚又对孔方杰道:“杰哥,要不要下去游一游啊?如果觉得人太少,不够热闹的话,我再叫几个人来陪你?”

        孔方杰的眼睛表面上是在看风景,但那隐藏在太阳镜后面的眼睛仍旧在时不时的往海水中的楚楚身上扫过去。听到英其诚的客套话后,他这才转过头来,想了想才说道:“好啊!叫几个人来吧,一起游游泳,打打沙滩排球什么的。好,我先进去换下衣服。”

        说完这句话,孔方杰也不等英其诚的回复,站起身来便朝身后的别墅内走了进去。

        而英其诚则带着略为僵硬的笑容对已经用后背对着他的孔方杰道:“好,我让人安排,一定叫杰哥你尽兴!”

        说这句话的时候,英其诚的眼光毫不避讳的望向了种纬。种纬很清楚的看到,英其诚那带着虚伪笑容的目光里毫不掩饰的带着恶毒和怒火,显然他对孔方杰打得心思很是清楚,也对孔方杰充满了恨意。不过即便如此,他却依然不敢发作出来,显然这里面还有些事情和原因是种纬所不知道的。

        “杰哥你先换衣服,我先去游泳了。”英其诚对别墅里面喊了一声,然后也不等屋里的孔方杰回话,就扔掉披在身上的毛巾走下了沙滩,朝在海水中畅游的楚楚走了过去。在走下木台阶的时候,英其诚对种纬僵硬的笑了一下,然后又对站在一边的侍者做了个手势。那名皮肤黑黑的侍者点了点头,便向别墅里走了进去。

        时间不长,换上了泳装的孔方杰便带着笑意从屋里走了出来。他冲种纬笑了笑道:“种兄弟真不下水游一游吗?这样的阳光和海滩,可不是哪里都能有的啊!好好放松一下,把过去的晦气都洗掉!”

        “谢谢杰哥了,我现在没什么心情。”种纬冲孔方杰露出了一个勉强的笑容道。

        孔方杰看到种纬这个表现,以为他拿给种纬的那份文件起了作用,所以他也不再勉强种纬,哈哈一笑就走下了台阶,淌着海水朝英其诚和楚楚的方向走了过去。等他来到水深的地方,这才略略一弹,像条臃肿的鱼一样的跃入了水中,朝英其诚两人迅速的游了过去。

        虽然孔方杰明显有一些发福了,但他游泳的技术还是不错的。仅仅十几米的距离,他就用了蝶泳、自由泳、仰泳三种姿势,似乎要在楚楚面前尽力展现他的水性似的。

        看到了这一幕之后,种纬的嘴角带上了一丝笑容。果然,孔方杰这家伙发春了,楚楚的魅力似乎让他不能自以。哪怕楚楚的丈夫就在旁边,但他还依然在努力的卖弄着自己的泳技。

        客观的讲,楚楚有这么大的魅力倒是不让人意外。毕竟曾经是红透过小半个亚洲的人物,演过戏开来几万人规模的演唱会,自然是经受过历炼的。尤其是楚楚的那一双眼睛,凡是与她对视的人,不管是年老还是年少,只不过几秒钟就会败下阵来。虽然孔方杰年纪也已经四十出头了,但依然在楚楚的美丽面前不能自以。

        当然,楚楚的美丽在种纬面前的作用就小了很多。这一是因为种纬比较熟悉楚楚,对她始终保持了一份纯真的情感,不忍亵渎,所以才不会因此失态;另外一点就是因为种纬始终记得自己来此的目的,自然会小心从事,关注度也不在楚楚的外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