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夜虎> 夜虎第一百四十六章:非洲朋友
  • 夜虎第八章 直接交锋
  • 夜虎第九章 皮衣丢失
  • 夜虎第十章 线索中断
  • 夜虎第十一章 军人的道
  • 夜虎第十二章 真假皮衣
  • 夜虎第十三章 村头闹剧
  • 夜虎第十四章 深夜进城
  • 夜虎第十五章 心中疑问
  • 夜虎第十六章 古林事件1
  • 夜虎第十七章 古林事件2
  • 夜虎第十八章 古林事件3
  • 夜虎第十九章 古林事件4
  • 夜虎第二十章 古林事件5
  • 夜虎第二十一章 抽丝剥茧
  • 夜虎第二十二章 始作俑者
  • 夜虎第二十三章 陆续撤离
  • 夜虎第二十四章 搜索摩托
  • 夜虎第二十五章 追踪本领
  • 夜虎第二十六章 寒冬难熬
  • 夜虎第二十七章 商贸考察
  • 夜虎第二十八章 特殊任务
  • 夜虎第二十九章 认祖归宗
  • 夜虎第三十章 重返山村
  • 夜虎第三十一章 立碑事宜
  • 夜虎第三十二章 被人识破
  • 夜虎第三十三章 懵懂情愫
  • 夜虎第三十四章 情义无价
  • 夜虎第三十五章 正主将至
  • 夜虎第三十六章 秘密警察?
  • 夜虎第三十七章 有曲有折
  • 夜虎第三十八章 家乡味道
  • 夜虎第三十九章 近乡情怯
  • 夜虎第四十章 热络乡情
  • 夜虎第四十一章 震惊发现
  • 夜虎第四十二章 纠结的夜
  • 夜虎第四十三章 终有收获
  • 夜虎第四十四章 夜半召唤
  • 夜虎第四十五章 这是假的
  • 夜虎第四十六章 寻机突破
  • 夜虎第四十七章 自首机会
  • 夜虎第四十八章 猛药见效
  • 夜虎第四十九章 来龙去脉
  • 夜虎第五十章 关键证物
  • 夜虎第五十一章 请君上车1
  • 夜虎第五十二章 请君上车2
  • 夜虎第五十三章 村长病倒
  • 夜虎第五十四章 逼鱼咬钩
  • 夜虎第五十五章 甘冒风险
  • 夜虎第五十六章 最后一博1
  • 夜虎第五十七章 最后一博2
  • 夜虎第五十八章 最后一博3
  • 夜虎第五十九章 最后一博4
  • 夜虎第一章 飞贼现身
  • 夜虎第二章 连长有请
  • 夜虎第三章 何谓轻功
  • 夜虎第四章 走壁技巧
  • 夜虎第五章 参加选调
  • 夜虎第六章 案发现场
  • 夜虎第七章 意外失手
  • 夜虎第八章 独步高墙
  • 夜虎第九章 再被招徕
  • 夜虎第十章 委婉拒绝
  • 夜虎第十二章 会议判断
  • 夜虎第十三章 国排论武
  • 夜虎第十四章 侦察方向
  • 夜虎第十五章 获赠字画
  • 夜虎第十六章 老警说案
  • 夜虎第十七章 捕影神探
  • 夜虎第十八章 警营神笔
  • 夜虎第十九章 法网张开
  • 夜虎第二十章 访拳之旅1
  • 夜虎第二十一章 访拳之旅2
  • 夜虎第二十二章 访拳之旅3
  • 夜虎第二十三章 武林钩沉
  • 夜虎第二十四章 心意拳佬1
  • 夜虎第二十五章 心意拳佬2
  • 夜虎第二十六章 心意拳佬3
  • 夜虎第二十七章 内家拳劲
  • 夜虎第二十八章 重病缠身
  • 夜虎第二十九章 飞龙轻功
  • 夜虎第三十章 落魄高手
  • 夜虎第三十一章 心存善念
  • 夜虎第三十二章 重大发现
  • 夜虎第三十三章 窃案连连
  • 夜虎第三十四章 参加巡控
  • 夜虎第三十五章 惊人发现
  • 夜虎第三十六章 你手真臭
  • 夜虎第三十七章 准备行动
  • 夜虎第三十八章 国排逞威
  • 夜虎第三十九章 飞针绝技
  • 夜虎第四十章 女主持人
  • 夜虎第四十一章 美女告状
  • 夜虎第四十二章 领导接见
  • 夜虎第四十三章 现场办公
  • 夜虎第四十四章 审讯手段
  • 夜虎第四十五章 如实交待
  • 夜虎第四十六章 五鼠闹京
  • 夜虎第四十七章 被迫交待
  • 夜虎第四十八章 捕鼠行动
  • 夜虎第四十九章 收网在即
  • 夜虎第一百四十六章:非洲朋友

        “师爷,您看您都这么大岁数了,不如跟我一块上京城得了。回头我在京城给您介绍一老伴儿,凭您这身子骨……”那位安全官员临走时嘴还不老实,哪里还看得出平时教训属下疾言厉色的样子,弄得站在飞机边的两个从来没见过他这副模样的年轻人嘴角都直抽抽。

        “滚!”吴师父一听这家伙说的这么不堪,飞起来照着他屁股就是一脚。当然这一脚不过是作势而已,并没真踢出去。不过这也让这位安全官员住了嘴,一迭声的道:“我滚,我滚。”

        直升机的旋翼转了起来,渐渐在地面上带起了一股狂风。吴师父不得不往后退开好远,眯着眼睛看着直升机缓缓升了起来。

        “小子,但行好事,莫论成败!”就在直升机飞上树梢的刹那,吴师父像是自言自语的念叨了一句。

        坐尖舷窗旁边的种纬似乎听到了吴师父的这句叮嘱似的,冲着地面上的吴师父重重的点了几下头,挥手作别。

        非洲,蒙塔亚共和国,恩格洛山谷。

        几名头顶蓝盔的士兵全副武装的警戒着山谷内的几栋建筑,在他们背后是一辆写着巨大un字母的步战车。

        “教导员,怎么突然把咱们调这儿来了,这地方也不缺水啊?更何况勘探的人也没来,光咱们来有什么意义。”一名士兵问旁边的一名中校道。

        “不是上面要调咱们来的,是应蒙塔亚**的请求让咱们来维持秩序的,不要乱说话,明白吗?”中校严厉警告这名士兵道。

        “是,明白!”士兵一听中校提醒,马上认真答道。

        其实别看少校现在这么严厉,但平时其实还是很和气的一个人。只不过这名中校年纪已经略有些大了,如果再不能更进一级的话,也就要转业了。当初他初来维和部队的时候给大家露了几手,一下子就把维和部队的官员们全都镇住了。所以很多人都说牛中校到蓝盔部队来就是为了历练的,如果再没有进步的话,等回国他就要脱军装了。

        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很是有一批人对牛中校的际遇有不满的。认为凭牛中校的能力和人品,现在挂上校军衔也肯定没问题的。只是牛中校本人对他的事情绝口不提,其他人也就没办法打听到更多的情况了。时间久了,人们也就慢慢淡忘了这些事,都期盼着这回任务结束之后,牛中校能如愿留在部队里。

        静默了一小会,终于有另一名士兵忍不住开了口:“牛教导员,您听没听说过周吉平这个人的故事?太传奇了!”

        牛柳偏头看了一眼这名士兵,轻轻的摇了摇头道:“我是到蒙塔亚之后才听说了一点,咱们和驻地的人又没什么交流,内部资料上也没说很多,所以知道的不是很清楚。”

        “我倒是听说过一点。”这名说话的士兵神神秘秘的对牛柳和另外几名正在值勤的官兵们说道:“我在国内的时候看到过一本关于他的小说,叫什么《非洲部落的中国酋长》好像,网上的名字叫《战争之王》,那里面说的就是这个周吉平的故事。当初怎么跟到非洲来工作,后来又阴错阳差的打伤了人,丢了证件,跑到部落区避难,结果一来二去成了部落的酋长。后来又领着部落的战士打败了**的军**,成为蒙塔亚的****,真的很传奇的。”

        “这跟咱们有什么关系?人家再牛现在也是蒙塔亚的****,精神领袖,咱们可是来执行任务的普通军人。”一名士兵一边反问一边莫名其妙的问道。

        “气!”刚才说话的那名士兵鄙视了对方一下,然后神神秘秘的说道:“这次出任务之前我站岗的时候遇上团长往外送人,送的是个白衬衣,我听他们说话的时候得到了消息。”

        “白衬衣?!”一听到白衬衣,这些士兵们顿时来了兴趣。

        白衬衣是什么人?那是国内来的特殊人物,只有在重要领导出访,重大外交事务中才会出现的。传说中的大内高手,中国的007之类的人物,非常具有神秘色彩的。

        “说说,说说,你都听到了什么?”士兵们追问那名士兵道,连牛柳也没有制止这名士兵的大嘴,他也想了解一下今天他们为什么跑到这里来值勤。

        “说了什么?”那名士兵回忆道:“什么,掌握好尺度,不卑不亢,注意形象……还有,领导这次的安全就交给你们了……就这些了吧,其他的我没听清。”

        “唉!你这不是等于什么也没听到啊!”众人一听这名士兵所透露出来的内容,禁不住也有些失望的神色。

        “其实还有。”那名士兵看到大家不好糊弄,只好继续透露道:“我听白衬衣还跟团长说什么‘周吉平虽然是华侨,但人家现在毕竟是蒙塔亚的精神领袖,退出政界隐居的人,帮助我们做好工作就可以,没必要太过接近’什么的。我估计啊,这是咱们国内有领导过来了,想通过周吉平做蒙塔亚**的工作呢!”

        “狮子!”正在这个时候,有一名战士突然惊呼了一声道。

        正在说话的那名战士一时没反应过来,还下意识的问了句:“什么狮子?”

        可下一秒,他就说不出话来了,伸手就把肩上的九五给摘了下来,不远处的山包上,一头母狮正立在山包顶上,居高临下的看着山谷里的人和车辆,而它距离战士们的直接距离也就五十米左右,

        “戒备!”牛柳马上发出了口令,指挥着战士们依托步战车构筑了临时的射击防线,防止狮子冲下山包对山谷里的人员造成伤害。

        正在这个时候,那头母狮子却突然回过了头去,似乎在观察它身后的什么东西。紧接着,两个人并肩出现在了山包上,而那两个人离狮子的距离几乎就是近在咫尺的,却一点担心和害怕的样子都没有。

        而那头狮子在看到身后的两人走近的时候,便回过头朝山包下的公路上走来,浑然不把身后的两人和前面据枪警戒的战士们放在眼里,仿佛这一切对它都不是什么威胁,都是很正常的事情似的。

        “教导员,怎么办?这可是保护动物啊,打不打?”看着狮子离众人越走越近,战士们都紧张得不行,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

        “谁都不许动,出事我盯着,都退到步战车后边。说话的功夫,牛柳自已给自已的枪顶上了子弹,”打开了保险。他已经看出来了,这头狮子是由人养大的,所以对它身后的两个人没有敌意。可战士们却是外来的,谁能保证这头狮子能对战士们保持善意?万一这头狮子攻击了战士们,那后果可就太严重了。

        “牛柳,不用那么紧张!这狮子对人没威胁。”正在这个时候,跟在狮子后面的一个人却扬声对牛柳喊了一声。

        牛柳一惊,他光顾着提防这头狮子了,却根本没看到跟在狮子后面的两个人是谁。他把枪口高高的指向天空,向那两个人看去。只见其中一个穿着一身很普通的休闲装,皮肤晒得黑黢黢的,但一看模样就知道是那个传说中的周吉平。而另外一个则穿着很是扎眼的白衬衣,中等身材,身形矫捷。虽然这个人脸上戴着墨镜,但牛柳还是一眼就把他认了出来种纬!

        “教导员!”正在这个时候,旁边的几名士兵再次出声提醒牛柳道。虽然对面的那个白衬衣说这狮子对人没威胁了,可随着那头狮子越走越近,众人还是感受到了那种原始的杀戮气息。尤其是野兽身上那种猛兽的气味,更是让人紧张的手脚都没处放。

        “放心,我的艾尔沙把人当做朋友,只要你们站着不动,它都不愿意多看你们一眼。”正在这个时候,那个皮肤黝黑的人说话了,语气极为轻松,张口更是一副字正腔圆的标准汉语。

        “都站着别动,这么近距离看狮子的机会多难得啊!以前都是隔着笼子看的,这回你们连狮子鼻子上的苍蝇是公的母的都能看清楚。”牛柳关上了保险,但却没把枪放下,继续把持口指向天空。这样在场的人里面始终有一支子弹上膛的枪,不管发生什么意外情况,牛柳都可以在第一时间内控制住局面。

        话是这么说,可是看着越走越近的狮子,官兵们还是紧张得说不出话来。是啊,这可不是摇摇摆摆的哈巴狗,这是一头成年的,像头小牛犊子似的母狮子。光看他抬起头来几乎和众人胸腹部位平齐的大脑袋,还有嘴里两三寸长的大牙,还有那时不时的扫过来的昏黄色,如同锥子似的眼光,战士们就紧张得说不出话来。

        光说它对人没威胁,你们就不兴拿根铁链子把它栓上吗?战士们在心中腹诽着,却又不方便说出口中。转眼一想,战士们又都明白了,这么个近两百公斤的大家伙别说一根铁链了,就是一群大小伙子位着十根铁链也栓不住它啊!这可不是哈士奇,这是如假包换的,能狩猎角马瞪羚,奔跑时速可以轻松超过七十公里的狮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