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穿越小说> 我就是圣光> 我就是圣光95、潜行者
  • 我就是圣光101、坏印象
  • 我就是圣光102、出国采购
  • 我就是圣光103、好运堡
  • 我就是圣光104、北境传说故事
  • 我就是圣光105、祈祷
  • 我就是圣光106、邪神后裔
  • 我就是圣光一些常见问题的回答
  • 我就是圣光107、战斗
  • 我就是圣光108、流星
  • 我就是圣光109、鸡蛋大的蓝宝石
  • 我就是圣光110、烛火之堡
  • 我就是圣光111、第一次烛堡会议
  • 我就是圣光112、降临的序曲
  • 我就是圣光113、装备升级
  • 我就是圣光114、教会的圣水
  • 我就是圣光115、圣水制作技术
  • 我就是圣光116、超值的技能
  • 我就是圣光117、幸存者
  • 我就是圣光118、艾丽的苦恼
  • 我就是圣光119、小情绪
  • 我就是圣光120、新形势
  • 我就是圣光121、工作安排
  • 我就是圣光122、组队
  • 我就是圣光123、向导
  • 我就是圣光124、成交
  • 我就是圣光125、恶魔的真名
  • 我就是圣光126、诡异的病例
  • 我就是圣光127、奇特的书
  • 我就是圣光128、声望
  • 我就是圣光129、友善
  • 我就是圣光130、战斗小队
  • 我就是圣光131、出发
  • 我就是圣光132、战斗
  • 我就是圣光133、多种树
  • 我就是圣光134、返回沙漠之前的补给之行
  • 我就是圣光135、弹出
  • 我就是圣光136、无名世界
  • 我就是圣光137、巨兽
  • 我就是圣光138、绝处
  • 我就是圣光139、逢生
  • 我就是圣光140、独木舟
  • 我就是圣光141、原鲸
  • 我就是圣光142、返回灵界
  • 我就是圣光143、门钥匙
  • 我就是圣光144、火焰之眼
  • 我就是圣光145、再访熔炉市
  • 我就是圣光146、魂器
  • 我就是圣光147、灵甲
  • 我就是圣光148、失控的女孩
  • 我就是圣光149、重聚
  • 我就是圣光150、豪门晚餐
  • 我就是圣光151、泡吧
  • 我就是圣光152、不走心的女演员
  • 我就是圣光153、组队
  • 我就是圣光154、进本
  • 我就是圣光155、奇怪的血团
  • 我就是圣光156、精神暗示
  • 我就是圣光157、利诱加激将
  • 我就是圣光158、出口被封
  • 我就是圣光159、寻路
  • 我就是圣光160、禁品
  • 我就是圣光161、歧视
  • 我就是圣光162、倒霉的少女
  • 我就是圣光163、玻璃城清扫
  • 我就是圣光164、地下三层
  • 我就是圣光165、小冰箱
  • 我就是圣光166、小圆脸的感知
  • 我就是圣光167、金光
  • 我就是圣光168、前任
  • 我就是圣光169、车牌
  • 我就是圣光170、权力的甜美滋味
  • 我就是圣光171、收获
  • 我就是圣光172、体贴入微的弟弟
  • 我就是圣光173、灵铠
  • 我就是圣光174、魔鬼之舌
  • 我就是圣光175、名副其实
  • 我就是圣光176、圣水制作
  • 我就是圣光177、失控的家属
  • 我就是圣光178、医疗事故
  • 我就是圣光179、救赎
  • 我就是圣光180、祷告
  • 我就是圣光181、圣者的礼物
  • 我就是圣光182、黑珍珠
  • 我就是圣光183、赐予
  • 我就是圣光184、纠结的格林·布兰奇姐妹
  • 我就是圣光185、懊恼的安迪
  • 我就是圣光186、埋骨之地
  • 我就是圣光187、战斗任务
  • 我就是圣光188、血乌鸦
  • 我就是圣光189、被围
  • 我就是圣光190、牺牲
  • 我就是圣光191、二次觉醒
  • 我就是圣光192、觉醒
  • 我就是圣光193、升阶
  • 我就是圣光194、贵妇
  • 我就是圣光195、成交
  • 我就是圣光196、薄情寡义的世界意识
  • 我就是圣光197、喝酒吃肉
  • 我就是圣光198、黑飞机
  • 我就是圣光199、着陆
  • 我就是圣光95、潜行者

        阿尔达的月亮是维林诺双圣树上最后一朵花化成的,然后由主掌锻造、制作的奥力打造了一艘飞船送到天空,用以照亮夜间的阿尔达。

        从年纪上来说,月亮还很年轻,而且反光效果也乏善可陈。

        或许是出于对“点燃星辰之女王”的瓦尔妲女士的尊重,即便在满月的日子,月亮也无法夺去浩瀚星空的光芒。

        郑毅走过来,问道:“我的帐篷搭在中间这个位置如何?”他对野营所知甚少,最好还是询问专家的意见。

        卡尔蒙为他找了个更好的位置,道:“我来搭帐篷,安考利蒙,或许你可以为我们生个火。”

        “我来生火。”郑毅爽快道:“帐篷我也自己搞定。”

        卡尔蒙正想告诉这位不食人间烟火的迈雅,搭帐篷是个技术活,就看到安考利蒙从侧箱里取出一个方方正正,并不厚实的小包。然后,这位神奇的迈雅,瓦尔妲女士的眷者,把包扔了出去。

        嘭!

        包在空中猛地膨胀打开,落地时微微抖了抖,已经成为了一座令人惊羡的帐篷。

        卡尔蒙伸手摸了摸顺滑的帐篷面料,满脸惊愕。

        “下次有机会送你一个。”郑毅看出了卡尔蒙的震惊,愉快道:“你的时间应该用来料理林鸡,味道真的很不错。”

        “马上,柏夫马上就会带着林鸡回来的。”卡尔蒙总算回过神来:“您是说,我也可以获得这样的赐予么?我该为女士做点什么?喔,我以前是欧洛米的浅信徒,他不会介意我转信瓦尔妲女士的。”

        郑毅笑了笑,他自己都不知道算不算是瓦尔妲的信徒,无非就是用一下那位姐姐的大旗减少点人际成本。他说:“帐篷只是个小玩意。”

        随便从这儿或者安努-塔萨梅特带棵树苗回去,就能买满满一腰带的帐篷了。

        郑毅旋即发现自己在经商上缺乏天赋。上次的特级水的确很有用,但并不是一种普遍意义上的“货币”。比如老魏就对它缺乏兴趣。如果带植物回去,避难所和执行官那些高层人士应该很有兴趣,但是对于更多的普通人来说并没有太大价值。

        下次试试面包、烤肉之类的食物。

        郑毅看到精灵王给他准备的饼干,就是伊珥雯用来果腹的那种素食,据说早晚一块就可以满足整天的需求。这种明显是压缩饼干,让郑毅缺乏品尝的冲动。可以拿回沙漠废土卖掉,安努-塔萨梅特的探险者大概也会感兴趣。

        “哈,看来柏夫今天有额外收获。”卡尔蒙看到回来的柏夫。

        这个坎德人两只手各抓了一只林鸡,胸前挂着一个布袋,喊道:

        “我抓住了它们一家子,它们可以在维林诺团聚了!”

        伊珥雯最讨厌的环节来了。她道:“我去附近看看。”

        卡尔蒙拎着林鸡去了另外一边,大声道:“我会很快处理好的。”

        史东完成了帐篷的最后几道工序,过来摸了摸郑毅的帐篷:

        “如果骑士团有这样的帐篷,在外扎营的时候就轻松多了。”

        郑毅想到占了三个格子的武器装备,真心不愿意接这个话题。给军事集团带后勤实在不是一条雷尼摩能够搞定的,恐怕得有那种上百个格子的大行囊才行。

        从现在了解的情况来看,银堡的骑士团并不像罗格,单纯为了对抗邪恶而存在。他们是国王的鹰犬,更多的战斗任务是跟其他人类王国开战。这样的部队,还是让他们自己想办法吧。

        郑毅走到篝火堆,在木柴上倒上粘稠的重油,用防风火机点燃一根树枝扔了上去。重油并不是易燃物,所以过了一小会儿才爆开火光,紧接着熊熊燃烧起来。从它的能量性质看,这么一层重油,整晚都未必烧得完。

        “这是什么?”伊珥雯忍不住内心的好奇问道。

        “一种燃料。”郑毅无从解释。这东西名叫“重油”,实际上是一种化工合成品,跟他老家地球的“重油”完全不是一回事。

        伊珥雯道:“我从未如此迫切地想去维林诺看看,父亲和母亲从未说过那里有如此神奇的东西。”

        “不是来自维林诺。”郑毅没有撒谎。这些中土精灵都有资格前往神国,到时候人家去了一问就露馅了,何必惹出不好的名声呢。

        郑毅道:“好了,现在让我们看看卡尔蒙的手艺。”

        “没有烟。”卡尔蒙回来了,有些不满:“可能会影响口味。”

        尽量将质量转化为能量,减少浪费,这原本就是科学家和工程师们对它的期待。

        “油烟可能会致癌。”郑毅作为医生提醒众人,走到一旁拿出提灯点亮。

        营地里并不需要这盏灯提供光亮度,不过若是那位化身先知的邪恶迈雅仍对自己使用占卜、窥视之类的法术,正好可以用来试试【永恒之光】的效果。

        郑毅在骨子里是个外科医生,喜欢充分地暴露、精准地切开、彻底地分离,并不喜欢跟人斗智斗勇。

        灯光一直是柔和的黄色。

        郑毅在地上认真地画着法阵。

        他需要有备无患,同时多多练习。

        ……

        在画好法阵的时候,卡尔蒙的林鸡肉也变成了金黄色,散发出淡淡的焦香。

        提灯仍旧是柔和的黄色,然而郑毅利索地站起身,快速戴上伊瑟瑞尔命运之盾,另一手拿着郁金香,从容问道:

        “大家有没有闻到一股恶臭?”

        见习骑士第一个反应过来,拔出自己的黑玫瑰,剑身上的钢纹变成了一朵盛开的玫瑰在郑毅眼里大概就是小号的月季花。

        柏夫瞬间进入暗影,隐匿行踪。

        卡尔蒙很有职业操守地把烤架挪开一旁,提起了手斧。

        伊珥雯跳上了宿营地旁的大树,站在枝丫上变藤杖为弯弓,拉开魔力之弦,噔地射出一箭,喊道:

        “敌袭!”

        箭矢穿过茂密的枝叶,刺入暗影之中。

        “嗷!”

        潜行靠近准备偷袭的怪物发出愤怒的嚎叫。

        它们已经被发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