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全知全能者> 全知全能者第614章:人间从来不曾闻
  • 全知全能者第99章 门道,梦境里的事
  • 全知全能者第100章 亲兄弟
  • 全知全能者第101章 做粉条
  • 全知全能者第102章 月明好渡江湖
  • 全知全能者第103章 高山仰止
  • 全知全能者第104章 突飞猛进
  • 全知全能者第105章 开窍
  • 全知全能者第106章 真人之息以踵
  • 全知全能者第107章 超凡、宗师、大宗师
  • 全知全能者第108章 老夫当年未读书
  • 全知全能者第109章 烂柯
  • 全知全能者第110章 焕然一新
  • 全知全能者第111章 其形不败、其颜不衰
  • 全知全能者第112章 六只肘子
  • 全知全能者第113章 天才
  • 全知全能者第114章 且夫水之积也不厚
  • 全知全能者第115章 开得了,关不上
  • 全知全能者第116章 过去
  • 全知全能者第117章 邀歌
  • 全知全能者第118章 小秀一手
  • 全知全能者第119章 好滋味
  • 全知全能者第120章 粉条里的秘密
  • 全知全能者第121章 意想之外
  • 全知全能者第122章 留将根蒂在
  • 全知全能者第123章 搞什么把戏!
  • 全知全能者第124章 第二窍通!
  • 全知全能者第125章 赤脚真人许广陵
  • 全知全能者第126章 道是无情亦有情
  • 全知全能者第127章 天门开,地户闭
  • 全知全能者第128章 开天步
  • 全知全能者第129章 他年我若为青帝
  • 全知全能者第130章 五指戏
  • 全知全能者第131章 一边是海水,一边是火焰
  • 全知全能者第132章 鞋子,步子
  • 全知全能者第133章 伐毛洗髓
  • 全知全能者第134章 大鹏一日同风起
  • 全知全能者第135章 其犹龙乎!
  • 全知全能者第136章 大肚王,小琴行
  • 全知全能者第137章 试音
  • 全知全能者第138章 曲终万籁此俱寂
  • 全知全能者第139章 微笑就可以了
  • 全知全能者第140章 录音室
  • 全知全能者第141章 钢琴让我很不美丽
  • 全知全能者第142章 炸窝
  • 全知全能者第143章 第三第四窍,同时贯通!
  • 全知全能者第144章 久违的第五个梦
  • 全知全能者第145章 阳关易破,阴锁难开
  • 全知全能者第146章 别人的大宗师
  • 全知全能者第147章 身高缩水两厘米
  • 全知全能者第148章 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
  • 全知全能者第149章 一苇渡江
  • 全知全能者第150章 世路好走,天道难行
  • 全知全能者第151章 美院女生楼208号宿舍
  • 全知全能者第152章 那个男人有问题
  • 全知全能者第153章 金陵三中舞蹈室
  • 全知全能者第154章 学长才不会做这种事!
  • 全知全能者第155章 世界第一,不服来辩!
  • 全知全能者第156章 正名
  • 全知全能者第157章 伏羲诀
  • 全知全能者第158章 其实我是一个厨师
  • 全知全能者【一个重大决定,关于月票加更】
  • 全知全能者第159章 世界扉页
  • 全知全能者第160章 自恋是病必得治
  • 全知全能者第161章 大、宗、师
  • 全知全能者第162章 章老先生的“大”
  • 全知全能者第163章 凡人的神器
  • 全知全能者第164章 巅峰之上
  • 全知全能者第165章 继往开来
  • 全知全能者第166章 超越你,不是终点,而只是起点
  • 全知全能者第167章 归根,复命
  • 全知全能者第168章 你是太阳神阿波罗
  • 全知全能者第169章 你们男生喜欢女生送什么礼物?
  • 全知全能者第170章 我离君咫尺,君隔我天涯
  • 全知全能者第171章 来电追问粉条事
  • 全知全能者第172章 意料之外
  • 全知全能者第173章 梦境和现实
  • 全知全能者第174章 五个梦,规律?
  • 全知全能者第175章 天天象棋
  • 全知全能者第176章 合理升四,活泛晋七
  • 全知全能者第177章 铜墙铁壁
  • 全知全能者第178章 惟战而已!
  • 全知全能者第179章 平湖秋月
  • 全知全能者第180章 纵横
  • 全知全能者第181章 微博上的沸腾和热议
  • 全知全能者第182章 巅峰效应
  • 全知全能者第183章 一个音乐评论者的自白
  • 全知全能者第184章 神曲
  • 全知全能者第185章 神级演奏家
  • 全知全能者第186章 书房问对,学前班结业
  • 全知全能者第187章 作业
  • 全知全能者第188章 第一阶段PASS
  • 全知全能者第189章 这是神通么?
  • 全知全能者第190章 神源相抱,以合太初
  • 全知全能者第191章 识如渊海,记忆回溯
  • 全知全能者第192章 过目不忘的“后遗症”
  • 全知全能者第193章 医道初识
  • 全知全能者第194章 灵枢
  • 全知全能者第195章 三针通鬼神
  • 全知全能者第196章 二十四图
  • 全知全能者第197章 青华宝篆
  • 全知全能者第614章:人间从来不曾闻

        那茶水究竟怎么样?

        这都是一干没有文化的人,许广陵是不指望能从他们嘴里道出什么美妙的赞美的。

        事实也确实如此。

        “什么感觉?”陈老先生咂巴一下嘴,“什么感觉老夫已经忘了,现在就想再喝一杯!”

        章老先生对老伙计的这话大点其头,相当少见地附合着其意见,要知道这两位平常大多数时候可是互相拆台的,“拙言,这个茶叶,不错。”

        似乎是感觉自己的这话太平淡了,老人家紧接着一点都不矜持地直白道:“好啊!真的好!”

        发言也是有次序的。

        这无关等级,而只是秩序。

        秩序无处不在,不管是人类的世界,还是动物的世界,还是非动物的其它自然的世界。

        两位老人评价完毕,大佬上场。

        “小许,此茶只应天上有,人间从来不曾闻呐!”

        好吧,说在场的人都没有文化这是不对的,这不就来了一位?大佬简直两眼冒小星星一般地仰头看着身前的茶树,满心满意满口地赞叹,“喝的时候,醉了,睡的时候,像是睡在云端里,醒来的时候,现在,我感觉自己都要成仙了!”

        大佬说着这话,然后还伸了伸自己的腿,抖了抖自己的胳膊,以表示自己此刻的状态之好,飘飘欲仙。

        “琴姐,你有什么要说的?”许广陵转头,问着郑琴。

        在场其他人的目光都聚集过去,郑琴有点酡然,却同样清晰而又肯定地道:“小弟,这个茶,会让人发疯的!”

        许广陵洒然一笑。

        毫无疑问,这嫩芽,将取代以前的所有,成为无名山中最高等级的产出。最特别的是,它的功效,真的很大,很大。

        一补气血。

        二泽肌肤。

        三通脏腑骨骼。

        简而言之,喝这茶,一直喝下去,其它什么都不需要做,很可能过一段时间,这个人就达到“三阶九级”的一阶三级大圆满的层次了!

        甚至在此之后,还可能更上!

        当然,这一点目前还没有得到证实。但以许广陵的判断,很可能是这样的!

        当他把这个判断说给两位老人听的时候,不论是章老先生还是陈老先生,两人目中全都迸发出惊人的神采,那是一种想把整个茶树都揽到怀里,然后占为己有的想法。

        这个判断,许广陵是没和卫大佬说的。

        因为对一个普通人说什么“三阶九级”之类的,太过虚妄。虽然出自他口,大佬肯定不可能认为是虚妄。

        但,没有必要。

        然而说不说都是一样的。

        两位大宗级别的老人都快要为之疯狂,更何况大佬这样一个普通人?

        最早的时候,这位老大隔三差五地来无名山一趟,后来,发展到隔天来一趟,再后来,发展到一天来一趟,再再后来,发展到不止一天来一趟,更是每天都在山脚帐篷里留宿了。

        而现在,当喝了嫩芽茶之后,他几乎就不走了!

        一天二十四小时,他简直是十八个小时以上,待在无名山中,只有每天下午的时候,才回基地一趟。

        要是让不知情的人看了,还以为这是一位闲散退休人员呢。

        而那棵处于风眼中的茶树,他更是早上起来要看一次,中午临走要看一次,晚上过来更是再看一次!

        如痴,如狂。

        两位老人也就比他稍好一点而已。

        茶树本身不再长,其生长态势几乎完全停滞,只是每天都会在一些枝上长出嫩芽,与其它的小枝条以及叶子并行的嫩芽。

        从某种意义来说,有点像是竹花。

        竹子开出的花。

        这嫩芽从形态上来说,是完全有别于茶树的其它叶子的,不管是老叶还是新叶。

        老叶也罢,新叶也罢,也都很嫩,但嫩芽的嫩,是完全不一样的。二者并排在一起,同处一棵树上,简直就如村枯和仙女的区别。

        嫩芽除了一根极细的脉络,没有其它的脉络,而其它的叶子,并非如此。

        嫩芽是非常晶莹,并且半透明的,反正阳光可以无碍地穿过,而其它的叶子,并非如此。

        反正,任何人站在这棵茶树前,都能一眼就看出这两者的区别,非常非常大的区别,而绝不会弄出混淆的情况。

        又观察了几天后,许广陵确定了采收原则。

        一周采收一次。

        并且,只摘取那嫩芽。

        虽然正常的茶树是采叶,但这棵树,许广陵不打算采叶,虽然那叶子,不管老叶还是新叶,也都绝对是超品以至于绝品的层次。

        然而这嫩芽,是从这棵树“完美”的基础上,生长出来的。

        任何叶子的摘取,都会造成这棵树生机流溢上的滞碍,虽然那滞碍非常非常之小,但确实是存在着的!而采取嫩芽的时候,就并未发生这样的情况。

        仿佛,当那嫩芽长成,就在某种层面上脱离了这棵茶树。

        有鉴于此,许广陵更确定,这嫩芽,不应该将之归诸为茶树的叶子,虽然,它确实是叶子。

        嫩芽采摘下来之后,这次,就不劳烦章老先生和陈老先生这两位兼职的“制茶大师”来研发它的制茶工艺了。

        这嫩芽,不需要任何加工!

        同时,它也无法进行任何的加工!

        晒?

        在太阳下晒不到半天,就直接蔫化了。

        在自然光下是如此,在任何一种单色光下也都是如此!

        晒都是这样,就更不用说什么炒制了。

        直接贮藏?

        也不行。

        第一天早上放在罐子里,木罐、铁罐、玻璃罐,不管密封还是不密封,到第二天早上,那基本就是两种东西了,看着还是嫩芽,但其中的“精气神”,仍佛被抽掉了一半。

        水蕴法?

        把嫩芽置放在水中保存?

        两位老人这段时间以来的制茶经历到底也不算是白费,他们还是有很多想法的,而这个方法被证实为可行,但也只是和上面的几种方法比较而已。

        可行。

        但也就是能保质约三天!

        最终,水蕴加冷冻的方式,让这嫩芽能够保质四天。

        至此,工序确立。

        对这嫩芽所要做的,也就是这一个保存的工序,其它的制作工艺,一概皆无。而其冲泡的方法,也只有一种方法,那就是开水冲泡。

        温水似乎太柔,并不能破开这嫩芽的“壳”,以至于,在温水里放半天,温水还是那温水,嫩芽也还是那嫩芽。

        ==

        感谢“行”的推荐票支持。

        感谢“宇尘哥”的月票捧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