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穿越小说> 黄泉来客> 黄泉来客第513章:真相
  • 黄泉来客第101章 一双冰冷的手
  • 黄泉来客第102章 产婆
  • 黄泉来客第103章 倒打一耙
  • 黄泉来客第104章 千万别回头
  • 黄泉来客第105章 早已消失的五山村
  • 黄泉来客第106章 李家村
  • 黄泉来客第107章 身后的老人
  • 黄泉来客第108章 紧紧攥起来的拳头
  • 黄泉来客第109章 杀人灭口
  • 黄泉来客第110章 追杀
  • 黄泉来客第111章 他们比我们心急
  • 黄泉来客第112章 出来吧,看到你们了
  • 黄泉来客第113章 对死者的不敬
  • 黄泉来客第114章 你是妖怪
  • 黄泉来客第115章 臭袜子
  • 黄泉来客第116章 挟持
  • 黄泉来客第117章 全部抓获
  • 黄泉来客第118章 赔偿
  • 黄泉来客第119章 任务
  • 黄泉来客第120章 演戏
  • 黄泉来客第121章 怪蜀黍
  • 黄泉来客第122章 你打得过我吗?
  • 黄泉来客第123章 威胁与预谋
  • 黄泉来客第124章 突然的电话
  • 黄泉来客第125章 同样的胎记
  • 黄泉来客第126章 踏入虎穴
  • 黄泉来客第127章 见面礼
  • 黄泉来客第128章 一笔一画的隐瞒
  • 黄泉来客第129章 欲擒故纵
  • 黄泉来客第130章 最后的午餐
  • 黄泉来客第131章 人间蒸发
  • 黄泉来客第132章 不止一个蔡大龙
  • 黄泉来客第133章 一枪毙命
  • 黄泉来客第134章 接连两枪
  • 黄泉来客第135章 抓捕
  • 黄泉来客第136章 茶馆
  • 黄泉来客第137章 我就是警察
  • 黄泉来客第138章 茶宠
  • 黄泉来客第139章 死者的前妻
  • 黄泉来客第140章 割腕
  • 黄泉来客第141章 摔成两半的头颅
  • 黄泉来客第142章 全身被折断的骨头
  • 黄泉来客第143章 凌晨三点别下床
  • 黄泉来客第144章 帮我推下桌子
  • 黄泉来客第145章 奇怪的客人
  • 黄泉来客第146章 幽闭恐惧症
  • 黄泉来客第147章 落叶归根
  • 黄泉来客第148章 手语
  • 黄泉来客第149章 又一起命案
  • 黄泉来客第150章 他就是凶手
  • 黄泉来客第151章 地板上的声音
  • 黄泉来客第152章 自杀的女大学生
  • 黄泉来客第153章 最相信的那个人
  • 黄泉来客第154章 人肉
  • 黄泉来客第155章 替死鬼
  • 黄泉来客第156章 忏悔书
  • 黄泉来客第157章 嫁祸
  • 黄泉来客第158章 掐死孩子的母亲
  • 黄泉来客第159章 被劈开的头颅
  • 黄泉来客第160章 人骨
  • 黄泉来客第161章 墓地
  • 黄泉来客第162章 大哥,我是小贡
  • 黄泉来客第163章 跟踪
  • 黄泉来客第164章 释怀
  • 黄泉来客第165章 纸火店里的小男孩
  • 黄泉来客第166章 愤恨的男人
  • 黄泉来客第167章 没有了器官的孩子
  • 黄泉来客第168章 一封信
  • 黄泉来客第169章 五大三粗的男人
  • 黄泉来客第170章 房间208
  • 黄泉来客第171章 死亡现场
  • 黄泉来客第172章 想死,但不能死
  • 黄泉来客第173章 隔壁的声音
  • 黄泉来客第174章 背后的黑影
  • 黄泉来客第175章 你住的房间闹鬼
  • 黄泉来客第176章 满是血丝的左眼
  • 黄泉来客第177章 还回来的钱
  • 黄泉来客第178章 两张面孔的女鬼
  • 黄泉来客第179章 软皮球的主人
  • 黄泉来客第180章 蓝色的本子
  • 黄泉来客第181章 一群小鬼
  • 黄泉来客第182章 木匠
  • 黄泉来客第183章 就是这条命
  • 黄泉来客第184章 死里逃生
  • 黄泉来客第185章 回家
  • 黄泉来客第186章 最后一口
  • 黄泉来客第187章 死了!解脱了!
  • 黄泉来客第188章 回来的聂美美
  • 黄泉来客第189章 都是我杀的
  • 黄泉来客第190章 人肉骨头汤
  • 黄泉来客第191章 你的命是我的
  • 黄泉来客第192章 对不起,我的孩子
  • 黄泉来客第193章 妈妈,这里冷
  • 黄泉来客第194章 相见
  • 黄泉来客第195章 半张脸
  • 黄泉来客第196章 会说话的猫
  • 黄泉来客第197章 食堂里的男人
  • 黄泉来客第198章 同样的一天
  • 黄泉来客第199章 半夜琴声
  • 黄泉来客第200章 两个赵立
  • 黄泉来客第513章:真相

    听到韩凌的话我想要睁开眼睛,但不管我怎么努力,眼睛就是睁不开。不但是我的眼睛,就连我的嗓子也是如前两次剪刀韩凌的时候一样——一点的声音都发不出来。

    韩凌的那话说完后,我突然感觉到床好似塌了一样,接着,我就感觉我的腰被一个不可描述的动物紧紧抱着,毛茸茸的,有点舒服的同时,又有点黏乎乎的,就好似……那时候韩凌办公室缠绕上我手指的感觉。

    与王海强他们那时一样,在我能睁开眼睛后,我发现我在能可以自由呼吸的水里。而出现在我面前的是她白色的眼睛,白色的头发,白色的鼻子……就连她全身的皮肤都是白色的。

    我没有拼命地往水面游去,但我的腰还是被她狐狸一样的尾巴给缠住了,然后她就朝着我一点点地走了过来。说实话,我的心里并没有害怕。

    “你是我白天看到的那个叫韩凌的女人吗?”我问道。

    “可以这么说,我是她!”她说话的时候,嘴角牵了笑容,“换句话说,我穿着谁的人皮,我就是谁!在看到你的第一眼后,我就喜欢上了你的人皮!”

    她的这话说完后,用一丝好奇的眼神看着我又道:“你和其他的他们不一样,看到这样的我和说的话,你难到不觉得害怕吗?”

    “没有!”我很诚实地回答了她,接着我又道:“王海强和许娇娇他们都是你杀的吗?”

    “你们人类穿狐狸皮貂皮做的衣服,难到就不准我们穿你们人类的人皮吗?这个世界上有生命的都是平等的,为何你们人类可以做的事情,我们就不能做呢?你们穿貂皮狐狸皮,我们穿人皮这没有什么不对!”

    “就算是这样,那你应该去找那些穿狐狸皮和貂皮的人,而不是找王海强他们!”我道。

    “反正你们人类都是一样的,穿谁的人皮不是穿呢?”她接着又道:“和他们比较起来,你是我说话说的最多的一个!凡是我看上的人皮是没有一个是例外!你的人皮和其他的比较起来,我会好好地爱惜的!”

    从她说话的语气以及看着我的眼神,我想在她的心里,我也就是普普通通的一个人,所以她对我根本就没有多少戒心。尤其是经历了三次之后,我们这种近距离的接触,以及这该死的我对她碰上我的身体之后的着道。

    她真的是过于的自信了些,以为这次同样能很快的困住我,得到她想要的一切。

    但,很显然,她大错特错了。

    在她来到我们的面前后,在长界出现的一瞬间,我就将她的脑袋干脆利落地砍了下来。

    没有了头的她身体在颤抖了几下后,就倒下了,那紧紧缠着我腰的尾巴也随之松开落了。我看的清楚,从她断头那里喷出来的不是鲜红的血液,而是白如需的液体,我想那就是她的血。

    我朝着她的脑袋看去,她的眼睛睁的很大,从她的眼睛里我看的出来那里满是不可思议和难以置信。不知道怎么的,在我多看了她的眼睛两眼后,我突然就觉得脑袋就要炸裂了一样,接着我就眼前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

    ……

    就这样不知道过了多久后,我的耳边突然想起了牧大哥担心的声音,接着我就慢慢地睁开了眼睛。而在我睁开眼睛后,我发现我不是躺在家里的床上,而是躺在医院里。而首先确定这里是医院的,是医院里惯有的药味。

    在说话的时候,我觉得脑袋很疼,“牧大哥,我怎么会在医院里?我记得我是在家里呀?”

    “你可真是吓死我了!我半夜起来去卫生间的时候,看到你嘴里往出吐着血,顿时就把我吓坏了,于是就赶紧地抱起你来到了医院!”牧大哥的话说到这里后,他接着道:“小科,你睡觉的时候还是好好的,怎么突然就那样了?”

    在听完牧大哥说的话后,我就将梦里的事情都告诉给了,在听完我说的话后,牧大哥的眉头就皱起来道:“我还正想对你说呢,送你去医院的时候我没有注意,但在我回家一趟后,看到在你的床跟前有个狐狸的脑袋。我以为那时假的脑袋,但那确实是真的脑袋!按照你说的,那不管是十年前还是五年前被剥皮的他们,凶手就是你说的她了!”

    牧大哥的话说完后,我忽而想到什么地问道:“那最近有没有发现被剥了皮的死者?”我的话刚说完,小贺就给牧大哥打来了电话,因为电话开着免提,所以小贺说的什么我都是知道的。在牧大哥他们的通话结束后,我们就知道那被发现的死者是韩凌。

    我相信牧大哥说我吐血的事情,除了它,我想牧大哥看不到我手腕上那好似被火烧过的一圈,要不然他肯定也会问我这是怎么一回事。以往我的身体都会很好的很快,但这次,我足足在医院里趟了十天后才觉得身份恢复了过来。等到第十二天后,我就出院了。在出院的地三天后,我就坐上了回去的飞机。

    在飞机飞行了一半的距离后,突然出现了非常强烈的气流,我以前坐飞机也遇到过气流,但还没有那次如同这次这样。其他乘客的样子我看不到,但坐在我身边的这位我看的很清楚,他看起来非常的害怕和紧张,嘴里还不知地说着什么。我想应该是祷告之类的吧。

    在我正要和他说话的时候,我突然听到一声惊恐的声音,接着她就惊心地尖叫道:“我们都要死了,飞机的翅膀着火了!”

    虽然看不到她的样子,但从她说话的语气里我听得真切,她不是在恶作剧。在她的话说完没多久后,其他惊恐的声音也在飞机里叫了起来。

    我坐在飞机另一个翅膀的跟前,在我打开遮阳板要看看这边的飞机翅膀有没有着火,突然地就听到一个女人尖叫了起来,她说的话和之前那个女人说的话一样。

    时间没有给我足够的时间来害怕,突然一声地爆炸了,而我的身体顿时就被撕裂了,那样的痛是我从未感觉到了一种痛,不过好在这样的痛没有持续多长时间,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