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小说> 唯我主宰> 唯我主宰第2096章
  • 唯我主宰第101章 神机子
  • 唯我主宰第102章 星雷岛
  • 唯我主宰第103章 紫色闪电
  • 唯我主宰第104章 雾海劫云
  • 唯我主宰第105章 石林
  • 唯我主宰第106章 狼群
  • 唯我主宰第107章 耐力战
  • 唯我主宰第108章 识海星云
  • 唯我主宰第109章 魔幻狼铠
  • 唯我主宰第110章 域门
  • 唯我主宰第111章 再战
  • 唯我主宰第112章 圣灵命丹
  • 唯我主宰第113章 至尊宝物
  • 唯我主宰第114章 时差
  • 唯我主宰第115章 血流成河
  • 唯我主宰第116章 金银夔蛟
  • 唯我主宰第117章 守护者
  • 唯我主宰第118章 金银铜铁
  • 唯我主宰第119章 嘘嘘威武
  • 唯我主宰第120章 四方战旗
  • 唯我主宰第121章 镇压
  • 唯我主宰第122章 嘘嘘版金鳞夔蛟
  • 唯我主宰第123章 灵魂衍生
  • 唯我主宰第124章 祖与孙
  • 唯我主宰第125章 亲情
  • 唯我主宰第126章 喋血战虎
  • 唯我主宰第127章 鬼步
  • 唯我主宰第128章 神将府
  • 唯我主宰第129章 谋划
  • 唯我主宰第130章 妖孽级天才
  • 唯我主宰第131章 九品莲子
  • 唯我主宰第132章 尽是扯淡
  • 唯我主宰第133章 谜底
  • 唯我主宰第134章 虚梦天幻卷
  • 唯我主宰第135章 迷雾城
  • 唯我主宰第136章 揍人者挨揍
  • 唯我主宰第137章 客卿令牌
  • 唯我主宰第138章 霸气
  • 唯我主宰第139章 咫尺天涯
  • 唯我主宰第140章 淘宝阁
  • 唯我主宰第141章 项南天
  • 唯我主宰第142章 密议
  • 唯我主宰第143章 克星
  • 唯我主宰第144章 逆天
  • 唯我主宰第145章 要你命的人
  • 唯我主宰第146章 直捣黄龙
  • 唯我主宰第147章 够狠
  • 唯我主宰第148章 人才储备战略
  • 唯我主宰第149章 人财两得
  • 唯我主宰第150章 人生何处不相逢
  • 唯我主宰第151章 魅惑
  • 唯我主宰第152章 灵莲发芽
  • 唯我主宰第153章 择宝
  • 唯我主宰第154章 扯淡进行时
  • 唯我主宰第155章 兽雕
  • 唯我主宰第156章 天上掉馅饼
  • 唯我主宰第157章 一步一登天
  • 唯我主宰第158章 禁足
  • 唯我主宰第159章 回帝都
  • 唯我主宰第160章 撞破好事
  • 唯我主宰第161章 万重梯
  • 唯我主宰第162章 一刻不得闲
  • 唯我主宰第163章 帝国学院
  • 唯我主宰第164章 缘由
  • 唯我主宰第165章 项念然
  • 唯我主宰第166章 剑拔弩张
  • 唯我主宰第167章 痴情
  • 唯我主宰第168章 还情
  • 唯我主宰第169章 欲相见
  • 唯我主宰第170章 煽情
  • 唯我主宰第171章 悍狼
  • 唯我主宰第172章 想岔了
  • 唯我主宰第173章 筹谋
  • 唯我主宰第174章 念力星核
  • 唯我主宰第175章 拜师
  • 唯我主宰第176章 两件至高宝物
  • 唯我主宰第177章 三种选择
  • 唯我主宰第178章 命经
  • 唯我主宰第179章 因祸得福
  • 唯我主宰第180章 天妖变
  • 唯我主宰第181章 往事
  • 唯我主宰第182章 陵园
  • 唯我主宰第183章 各取所需
  • 唯我主宰第184章 龙肝瓜果
  • 唯我主宰第185章 龙争虎斗
  • 唯我主宰第186章 求婚
  • 唯我主宰第187章 强势
  • 唯我主宰第188章 有人欢喜有人愁
  • 唯我主宰第189章 梦魇王
  • 唯我主宰第190章 紫善堂
  • 唯我主宰第191章 赌石
  • 唯我主宰第192章 双彩血晶
  • 唯我主宰第193章 涵郡主
  • 唯我主宰第194章 八骏拉车
  • 唯我主宰第195章 扫荡
  • 唯我主宰第196章 左摘星
  • 唯我主宰第197章 百鸟朝凤
  • 唯我主宰第198章 赝品
  • 唯我主宰第199章 神庭
  • 唯我主宰第200章 神庭
  • 唯我主宰第2096章

    “南风叔言重了吧?”古洛难以接受,有点不以为然。

    “你可知道他身边那人的底细?”项南风将古洛那不以为意的眼神瞧在眼里,脸上闪过一丝忧色。

    古洛一愣,不过还是摇了摇头。

    “他便是执掌帝国三卫中密卫的江骧……”项南风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将江骧的身份说出来,他相信古洛若还长点脑子的话,定然会明白其中的道理。

    “啊……”古洛听完一震,顿时明白项南风的用意。

    若是今天他真的动手打了项南风,那么很简单江骧绝对会那这件事无限放大,最后绝对会因此而影响到整个古家。

    “谢谢南风叔。”古洛默然,只是朝项南风郑重的道了声谢,若非今天项南风在此,他恐怕要给家族惹下大祸了。

    项南风淡淡一笑,微微颔首。

    就在两人悄声低谈时,大厅里突然间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项裕丰在两个儿子的搀扶下,今晚的寿星公满面红光的走上台前,在他们身后项念然一身白衣胜雪,在灯光的映衬下,整个人犹如染上了一层淡金色的光彩,美不胜收,只是她那冰冷的面孔始终罩着一层寒霜,好似要拒人千里之外,让人不敢正视。

    项念然的出场,赵王世子秦博瞳和古洛都停下了所有动作,一动不动的盯着项念然,看他们此刻的样子应该是真的被她深深的吸引,陶醉其中无法自拔。

    项念然仿佛也感受到了那两道灼热的眼神,眼神在他们身上扫了一眼,表情自始至终都没有丝毫变化。

    “战哥,你快醒来吧,再不醒过来,念然就要坚持不住了。”项念然冰冷的眼神遮掩下的心底却暗自祈祷,希望南柯战能够恢复清醒,这段时间家族带给她的压力实在是太大了,让她快要无法抵抗。

    项念然身旁则是项思琦,她跟项念然有六七分相似,不过性格却是截然相反,一双古灵精怪的大眼睛,充满了灵性,不过她不时扫向项念然的眼神流露着一丝担心。

    她已经知道家族的决定,不过她却不知道南柯战的存在,否则按照她的性格,她肯定会第一时间跑去南柯家族搬救兵,她才不希望一直保护着她的姐姐嫁给一个她不喜欢的人。

    项裕丰挥了挥手,示意他们不用鼓掌。“诸位,老头子在这里先道声谢谢,谢谢诸位的赏脸,谢谢诸位这么多年来对项家的支持,可以说若没有诸位,就没有项家的今天。”

    “老朽已经八十了,青春不再,再过几年或许就要尘归尘土归土,也正是如此,老朽才想借此机会将诸位请来,叙叙旧谈谈天,希望大家坐在一起乐呵乐呵,不再受凡尘俗事约束,尽情的放开一切,抛开一切,谈天说地,畅所欲言,真真正正的做一回自己。”

    啪啪……

    项裕丰此话一出,顿时引起了场中大多数人的共鸣,掌声再起,较之先前更甚更响。

    项裕丰说到这里,瞥了一眼身旁的两个儿子。“正好借此机会,有件事儿想向他们宣布一下。”

    当场中众人听到项裕丰有事要宣布时,都知道今晚的正题来了,每个人都聚精会神的听着,对大多数人来说,项裕丰今晚的决定或许会影响到他们今后的合作,谁让项家在商界领域执牛耳,他每一个大的决定,对这个领域来说都无疑是一场风暴。

    项家在商界领域的影响力丝毫不弱于南柯家族在军界的影响力,虽然两者不可同日而语。

    “老朽老了,很多事都心有余而力不足,不再适合激流勇进的大趋势,注定要被淘汰,这是层林法则,老朽不服软也不行了。”

    项裕丰叹息一声,说话间已将他身旁的两个儿子推倒台前。“孝贤、孝明是老朽几个儿子中最有才能的两人,此刻也都能够独当一面,所以从今日起老朽退出决策,全权有孝贤和孝明负责。若他们做的有什么不周的地方,还希望诸位能够看在老朽的薄面上多担待一些,多给他们点机会,老朽相信他们一定不会让诸位失望的。”

    场中短暂的沉默,继而场中爆发出热烈的掌声,项孝贤和项孝明则站在台前,顾盼神飞,虽然他们都极度想控制自己此刻激动的心情,可却依旧流露出一丝丝兴奋。

    “再次谢谢大家。”

    项裕丰说完竟朝台下众人深深的鞠了一个躬,惹得台下众人纷纷起身还礼,连称不敢。

    项裕丰说完,转身朝两个得意的儿子点点头道。“你们也说两句吧。”

    “首先再次要谢谢诸位的到来,你们的到来让我们项家蓬荜生辉,借此机会我跟六弟向诸位保证,虽然父亲不再理会家族事务,有我们兄弟接手,但在跟诸位的合作上,我想我们日后会更加紧密,有钱一起赚,有酒一起喝!不知诸位可愿否?”项孝贤跟项孝明点点头,上前一步,深吸口气,镇定自若的道。

    “好!”

    不知是谁第一个开口,紧接着掌声如雷,他们此刻已经完全放下心来,虽然项家权利交接,但应该还不会影响他们的合作,有可能还会更进一步。

    “诸位,让我们一同举杯,为了你们的到来,为了日后更好的合作,为了父亲的健康干杯!”项孝贤对着大家举杯,并跟身旁一直沉默的项孝明碰杯,兄弟俩一口饮尽。

    “为项老的健康干杯!”台下众人也都此起彼伏的举杯共贺。

    ……

    “现在请大家尽情畅饮,尽情舞动。”项孝贤再次开口,点燃今晚寿宴的开幕。

    灯光闪烁,宴会舞台弥漫着璀璨的光彩,幽雅的歌声传出,预兆着舞会的开场。

    就在这时,赵王世子猛的起身,快步走到舞台边欲要离场的项念然跟前,并从怀里掏出一件如梦如幻的紫葡萄色的,闪烁着梦幻色彩的水晶项链,同时单膝跪倒在地。

    “念然,嫁给我吧。”

    哧!

    原本欲要上台跳舞或者尽情狂饮的众人顿时愕然,一副目瞪口呆的表情,就此打住静静的看着事态的发展。

    他们如何也想不到赵王世子会在这个场合,这种环境下向项念然求婚,而且是如此的犀利,不禁让人想起前段时间关于赵王世子与项念然订婚的传言。

    “看来他们是蓄谋已久……”

    “项家这次是在借势。”有些人心中不禁暗自嘀咕起来。

    在场其他人都静静的等待,项家与赵王联姻,对他们来说并无什么太大的影响,可对某个人来说却是晴天霹雳。

    “不行!念然你不能同意!”

    古洛在这一刻猛地起身,原本古铜色的皮肤更是熠熠生辉,一个跨步上前,就欲要动手。

    “古洛!”秦博瞳大怒,猛地起身与古洛对视。

    “哼!”古洛朝秦博瞳冷哼一声,继而转身双眼瞪得滚圆,死死的盯着古波不惊的项念然,从怀里掏出一整套首饰,华丽耀眼,比起秦博瞳那条项链也丝毫不让,绝对是价值连城,同时也单膝跪倒在地,一脸郑重的道。

    “念然,请接收我吧,我会用一生一世来疼你爱你。”

    哧!

    场中再次爆起一阵阵倒吸冷气声,他们如何也没料到会出现这种情况,两个身份来历都大得惊人,而且都极度优秀的男子竟同时向一个女孩求婚,真不知这个女孩是幸运还是不幸。

    不过场中也有人幸灾乐祸的瞧着这一切,在他们看来,无论项念然选择那家,都会变相的得罪另一家,这对项家来说绝对是大大的不利,他们也乐见其成。

    项裕丰微微叹息一声,他还是没能阻止这事态的发展,而项孝贤和项孝明都同时愣住,他们着实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情,让他们一时有点措手不及,毕竟他们两人的背景都太深,不是项家能够得罪起的。

    而主角项念然却依旧一副冰冷的模样,仿若这事根本一点关系都没有,不过她内心却极度挣扎,期待南柯战能够醒过来,就算南柯战无法醒来,只要南柯睿能够及时赶来,也能阻止这一切,替她扛下来,不管是赵王府还是古家都不敢挑衅南柯家族。

    就在众人静静的等待时,原本已关闭的大厅竟缓缓敞开,一道淡淡的声音悠悠传来,像是来自天外。

    “虽然我承认我未婚妻极其优秀,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可我也不希望看到有人用这种方式来衬托,当然我也可以将你们的举动当成对我无声的挑衅。”

    哧!

    声音虽不大,但却回响在每个人的耳畔,让在场每个人都瞪大了双眼,齐齐聚到大厅门外,原本以为今天的好戏已经够精彩的了,可没想到又有人搀和了进来,而且听这个人的口气,竟没将背景深厚的秦博瞳和古洛放在眼里。

    就连项裕丰和他的两个儿子,此刻也都愣住,不知道这究竟是搞得哪一出。

    不过相比他们,原本面无表情的项念然娇躯却无声的抖动起来,冰冷的双目竟溢出一丝泪光。

    这个声音她太熟悉了,在这一刻她知道,他来了。

    大厅门被彻底推开,万贯和裘罗一人把持一侧,南柯战一身青色长袍,缓缓走了进来,不过他自打踏进大厅,眼神就自始至终都没有离开过项念然。

    “七年了,他们终于再次相会。”

    而项念然也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一双妙目含泪,嘴角不停的蠕动着,可却发不出半点声音,就这样两人没有说话,一动不动的对视,仿若时间在这一刻静止。

    瞧瞧南柯战,又瞧瞧项念然,所有人都有点明白过来,看来他们才是真正一对,这场戏越来越有意思了。

    项孝贤和项孝明见此,对视一眼,就欲要开口,却被项裕丰给拦住,因为他看到了南柯战身后一脸笑意的南柯睿。

    不止是他,场中很多人也都注意到了南柯睿的存在,两个月前南柯睿大战秦川,霸道凌厉的手段让很多人汗颜,当初他们其中就曾有人亲临现场观看过那场淋漓的血战,南柯睿的形象也在那一刻深深印在他们的心中,成了不可磨灭的魔神。

    尤其是这两天密州城贵族圈子里几乎都在疯传南柯睿已晋升先天领域,战力无双,如此更让他们忌惮不已。

    南柯战刚出现时,他们还误以为是南柯睿,不过很快他们便意识到他们错了,而这一刻他们心中的震撼更强了,南柯战和南柯睿简直太像了,他们绝对是亲兄弟。

    可南柯睿只有一个哥哥南柯战,据说七年前陷入昏迷处于假死状态,几乎所有的人都以为他已经死去,可是现在看来并非如此,南柯战竟醒了过来。

    “你是谁?竟敢……”秦博瞳再也看不下去,跳起身怒指着南柯战,就欲要动手。

    “聒噪!”众人只觉得眼前一花,万贯那肥颤颤的身子下一刻已出现在秦博瞳身前。

    众人只听‘啪’的一声,秦博瞳已被直挺挺的甩出数丈,跌落在灯光幻动的舞台上,一口鲜血吐出。

    哧!

    事情来得太突然了,万贯凌厉出手,不但让秦博瞳没有反应过来,在场众人也都倒吸一口冷气,秦博瞳是谁,大秦帝国赵王府世子,身份地位无不尊崇,可如今竟被一个下人给扇了耳刮子。

    “你……”

    江骧暴怒,猛地站起身,目呲欲裂,他没想到南柯睿如此不给面子,一上来就动手,而且还是一个下人动的手,这对秦博瞳来说无疑是最大的侮辱。

    “江驸马难道也手痒了?!”南柯睿瞥了一眼正跟项念然沉浸在相逢的喜悦中的南柯战,摇摇头不禁上前一步淡淡道。

    “你……我……”江骧结结巴巴,竟没敢放肆,因为他相信,南柯睿真会当着众人的面扇他的耳刮子,甚至会要了他的命。

    他向来嚣张跋扈,平日里不惧任何人,可却不得不忌惮南柯家族这个庞然大物,谁让南柯家族连帝国皇室都不敢招惹,他凭什么跟这尊大神想抗。

    他还通过一些渠道打听到某些秘闻,确定南柯睿已是先天神通境的高手,而且在帝国学院就连申时言在面对南柯睿和裘罗时,都选择避退,更何况南柯家族还有一尊更强大的高手沈老太君,一个家族三大先天神通境高手,比起一个帝国的战力还要强,这一代的南柯家族注定要璀璨辉煌,就算是皇室也不得不退避。

    上一页 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