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灵异> 穿越之幸福农家媳> 穿越之幸福农家媳126芋头团子,两儿媳对待婆婆的差异态度
  • 穿越之幸福农家媳100秀才春卷,爱的米花糖,眼皮薄的花氏
  • 穿越之幸福农家媳101谢家丧事,白萝卜炖蜂蜜
  • 穿越之幸福农家媳102燕王之尊,鲜美鸡汤,表妹来了
  • 穿越之幸福农家媳103鸡蛋灌饼热销,孕期幸福,播种春小麦
  • 穿越之幸福农家媳104去单氏家吃喜面,插秧,疑胡氏出轨
  • 穿越之幸福农家媳105好马不吃回头草,请来稳婆住下
  • 穿越之幸福农家媳106让蔡家死了这条心吧,许你永远幸福
  • 穿越之幸福农家媳107荷花卷酥,身残心残,要生了
  • 穿越之幸福农家媳108许惊云闯产房,李月季生了,奶水少
  • 穿越之幸福农家媳109洗三礼,取贱名,姐妹吵架
  • 穿越之幸福农家媳110老母劝架,岳氏宠孙,满月酒宴
  • 穿越之幸福农家媳111夫妻甜蜜,谢大牛又赌上了,抽耳光
  • 穿越之幸福农家媳112黄氏害怕,鹅口疮,西瓜奶粥
  • 穿越之幸福农家媳113婆媳矛盾,西瓜问题,想打死我吗?
  • 穿越之幸福农家媳114蚊虫叮咬风波,香蕉鸡蛋羹,想找后爹
  • 穿越之幸福农家媳115赖床媳妇懒不懒?
  • 穿越之幸福农家媳116四碗山芋粥,故意恶心你,奇葩婆媳
  • 穿越之幸福农家媳117许老根出丑,砍柴刀的妙用
  • 穿越之幸福农家媳118一吊钱,不许喝凉茶
  • 穿越之幸福农家媳119小气婆婆,槐叶冷淘
  • 穿越之幸福农家媳120想要当媒婆,练习翻身
  • 穿越之幸福农家媳121缺口的碗,蒸饺,谢宝柱之失踪案
  • 穿越之幸福农家媳122梦魇,鸭肉肉松
  • 穿越之幸福农家媳123红色瓷器,吃蟹配葡萄酒
  • 穿越之幸福农家媳124婆婆的亲事,一月轮一家
  • 穿越之幸福农家媳125你娘咬我,你们才是臭狗屎
  • 穿越之幸福农家媳126芋头团子,两儿媳对待婆婆的差异态度
  • 穿越之幸福农家媳127荸荠炒肉丝,手巧瓷器坊开张
  • 穿越之幸福农家媳128坦白秘密
  • 穿越之幸福农家媳129打光棍一辈子
  • 穿越之幸福农家媳130我家我说了算,两个老不死的!
  • 穿越之幸福农家媳131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向石匠
  • 穿越之幸福农家媳132岳氏动了芳心,美味多火锅店开业
  • 穿越之幸福农家媳133出家,破鞋爱勾搭
  • 穿越之幸福农家媳134辞退武大娘
  • 穿越之幸福农家媳135最毒妇人心
  • 穿越之幸福农家媳136武大娘之死
  • 穿越之幸福农家媳137阿狸辞工,娘要嫁人,谁来了啊?
  • 穿越之幸福农家媳138咬他,月季操持婆婆的婚礼
  • 穿越之幸福农家媳139干柴烈火,花氏想分礼金
  • 穿越之幸福农家媳140扫帚撵人,许老根出事了
  • 穿越之幸福农家媳141剃度出家,谢二牛娶新妇
  • 穿越之幸福农家媳142黄氏斗极品,月季婆媳和睦
  • 穿越之幸福农家媳143除夕,许雪慧怀上了
  • 穿越之幸福农家媳144断亲,月季助婆婆卖麻辣烫
  • 穿越之幸福农家媳145美味麻辣烫,徐娘半老
  • 穿越之幸福农家媳146想当古代猎头CEO,县里举行考试
  • 穿越之幸福农家媳147考中县案首,反季蔬菜有市场
  • 穿越之幸福农家媳148彩色面条,最损准岳母
  • 穿越之幸福农家媳149面条摊子生意好,外人不好表态
  • 穿越之幸福农家媳150野尼怀上了,山竹考上童生了
  • 穿越之幸福农家媳151形式一下而已,又来了一个表妹
  • 穿越之幸福农家媳152我的命怎么这么苦?
  • 穿越之幸福农家媳153鼾声如雷,岳氏拒绝
  • 穿越之幸福农家媳154答应,咱们都是一家人
  • 穿越之幸福农家媳155做客
  • 穿越之幸福农家媳156希望她彪悍一点,计划做十三香龙虾
  • 穿越之幸福农家媳157租下铺子,婆媳关系融洽
  • 穿越之幸福农家媳158婆婆开铺子,人情往来 ,感动
  • 穿越之幸福农家媳159见鬼的亲上加亲,两根鸡毛
  • 穿越之幸福农家媳160鸿运酒楼开业,被算计了
  • 穿越之幸福农家媳161丧心病狂,误会了
  • 穿越之幸福农家媳162吵嘴
  • 穿越之幸福农家媳163高兴的合不拢嘴
  • 穿越之幸福农家媳164解惑
  • 穿越之幸福农家媳165躺着也中枪
  • 穿越之幸福农家媳166上门借银子
  • 穿越之幸福农家媳167女婿第一回上门
  • 穿越之幸福农家媳168闹洞房啦
  • 穿越之幸福农家媳169私密的问题,又见胡氏
  • 穿越之幸福农家媳170花氏的改变
  • 穿越之幸福农家媳171她的落魄
  • 穿越之幸福农家媳172是你活该
  • 穿越之幸福农家媳173曾氏哀求
  • 穿越之幸福农家媳174接不接收
  • 穿越之幸福农家媳175冤家路窄
  • 穿越之幸福农家媳176想抢相公
  • 穿越之幸福农家媳177曾氏之死
  • 穿越之幸福农家媳178出馊主意
  • 穿越之幸福农家媳179不太舒服
  • 穿越之幸福农家媳180老蚌生珠,雅娘心事
  • 穿越之幸福农家媳181除夕出事
  • 穿越之幸福农家媳182压岁钱,妯娌对骂
  • 穿越之幸福农家媳推荐自己的完结V文【【极品娇农妇】】
  • 穿越之幸福农家媳183骂戴绿帽
  • 穿越之幸福农家媳184选秀女的消息,添加售卖熟食业务
  • 穿越之幸福农家媳185三吊还是上吊
  • 穿越之幸福农家媳186你的缘分在哪儿
  • 穿越之幸福农家媳187雅娘闪嫁
  • 穿越之幸福农家媳188江湖第一公子
  • 穿越之幸福农家媳189初见,到盛京
  • 穿越之幸福农家媳190颇为有趣【放假结束,开始更新!
  • 穿越之幸福农家媳191所谓药效
  • 穿越之幸福农家媳192铁嬷嬷,太子妃左氏
  • 穿越之幸福农家媳193初见杨贤妃,扔白马
  • 穿越之幸福农家媳194她有过人之处吗?
  • 穿越之幸福农家媳195施粥,反唇相讥
  • 穿越之幸福农家媳196扑克牌,皇帝表扬
  • 穿越之幸福农家媳197肉疼啊,她是神算子
  • 穿越之幸福农家媳198荷苑诗会(一)
  • 穿越之幸福农家媳126芋头团子,两儿媳对待婆婆的差异态度

    强烈推荐:

    “哎呀,二郎媳妇啊,你哪只眼睛看见我骂你了?”岳氏阴阳怪气的说道。

    “你刚才不就说了狗屎两字吗?你当我七老八十岁耳背吗?”花氏愤怒的眼神盯着她看,然后怨愤的反驳道,全然忘记刚才谁伏低做小的去给岳氏道歉来着。

    “二郎,你听听你媳妇的话!她有当我老婆子是她的长辈吗?”岳氏现在看二儿子在身边,就想着二儿子好给自己撑腰。

    “婆婆,我有当你是长辈,可哪里有长辈骂自己的晚辈是狗屎的?”花氏因为抓住了岳氏的话柄,便不依不饶的说道。

    “你……二郎——”岳氏见自己说不过花氏了,忙求救似的目光看向许惊雷。

    许惊雷嫌烦,随即朝着婆媳俩吼了一声:“烦不烦哪?文昌都这样了,你们婆媳俩有完没完啊?”

    “二郎,你怎么那么凶?”岳氏心里不乐意了。

    “相公,你也太凶了吧!”花氏被他一吼,忙低头说道。

    “闭嘴!”许惊雷恼声说道。“孩子现在咳嗽呢,我可没有空和你说。”

    许惊雷抱着许文昌,再让岳氏一起去回春堂药铺。花氏闷闷不乐的赶紧跟上。

    “我不是让你待家里吗?”许惊雷扭头看了花氏一眼说道。

    “孩子咳嗽了,我能不去吗?”花氏瓮声瓮气的说道。

    到了回春堂药铺,病患很多,许惊雷等了一会儿,跟掌柜的说了一声,他和掌柜也算熟人,所以掌柜便让他稍等一会,他去通报一声,彼时张郎中正在医治别人。

    不一会儿,许惊雷见掌柜的跟自己耳语了几句,他便抱着许文昌走了进去。

    回春堂药铺一共两位坐堂郎中,徐郎中和张郎中,二人都是医术高明,德高望重的,徐郎中较张郎中年轻一些。

    从回春堂药铺出来,许惊雷把花氏臭骂了一顿,认为孩子咳嗽全是花氏照顾不周导致的。

    “这些药拿回去煎一下,你把文昌带回去,我和娘去炒饭铺子。”所幸秋咳而已,不是什么大毛病,所以许惊雷惦记着炒饭铺子的生意,又担心等下自己不在,这婆媳二人又该闹僵起来,干脆带走一个。

    花氏闻言不甘不愿的点点头,一手拎着药,一手抱着许文昌往前走。

    许惊雷皱了皱眉,去给她雇了一辆马车,钱先付掉之后,方才让马车夫拉着花氏她们母子离开。

    “二郎,你媳妇一人照看文昌行不行啊?”岳氏不由得担心道。

    “娘,你若回去,家里又该闹腾了,我媳妇又不是三岁孩童,怎么就照顾不好文昌了?”许惊雷神色不悦的反驳道。

    “可是……”岳氏心里惴惴不安的说道。

    “娘,不要再说了,前面就是炒饭铺子了,这都快晌午了,你等下吃碗卤肉饭,然后在我歇息的房间里歇上一会,我给回去瞧瞧她们母子俩。”许惊雷终究是不放心,他皱了皱眉说道。

    “那好吧。”岳氏点头说道。

    那边花氏回去后,先是发了一通火,然后开始煎药,许文昌呆坐在小板凳上默不作声,他是害怕花氏生气。

    花氏心中又气又怨,但是儿子是从她身上掉下来的肉,她凶狠的瞪了许文昌一眼,说道:“文昌,坐那不许动,娘熬好了药,等下给你喝。”

    许文昌张开了嘴巴,呆滞的眼神盯着她的背影看。

    许文昌有时候觉得他娘花氏看起来很可怜,可是有时候她凶自己的时候又很害怕。

    他一直都知道祖母不太喜欢他娘,所以当他看到他娘和他祖母打起来的时候,他才会害怕。

    花氏一边熬药,一边扑簌簌的落泪,她不知道别人家的媳妇儿是怎么过来的,但是她自从和谢家断绝来往之后,她真的是想和许惊雷好好过日子的,婆婆岳氏有时候刁难她几句,她也忍着不发作的,但是这几天她真的忍不下去了,哦,在婆婆的眼里,她这个二儿媳就是外人,这养条狗养了几年,也有情分在吧,有时候花氏觉得自己还不如一条狗。

    她在婆婆面前伏低做小,婆婆让往东,她绝不往西,就连婆婆的贴身衣物也都是她在洗。

    让婆婆改嫁是相公和大伯的意思,虽然她也很希望自己不要和婆婆住在一起,但是婆婆却误会是自己给相公吹了枕头风,天哪,她怎么可以这样冤枉自己?

    炉子上的药罐里的药熬好了,花氏方才抬手擦了脸上的泪水,低头去拿许文昌的碗给盛上了一碗黑漆漆的药汤。

    再去竹筒里倒出了两颗蜜饯,一会儿给许文昌喂药之后,再让许文昌把蜜饯给吃下去。

    许文昌怕自己被花氏训斥,乖乖地吃着苦药,再把蜜饯吃了下去,然后不发一语的盯着她看。

    “文昌,你咋不喊娘?”花氏担心许文昌真的被她们婆媳俩打架给吓着了,不由得紧张的问道。

    “娘……”许文昌低低的喊了一声。

    “是娘错了,可娘和你祖母本来就有点嫌隙,这婆媳要相处融洽太难了。”所以花氏很希望婆婆可以改嫁成功。

    “娘,我饿了。”许文昌饿着肚子呢。

    花氏淘米做饭,见家里有白菜,就利索的炒了一道白菜,又做了一道甜甜的的糖芋头。

    中秋刚过,家里有多余的芋头,许文昌喜欢吃软糯的食物,所以花氏在中秋过后就留了一些。

    芋头蒸熟之后剥掉皮,压成芋泥,团成团子,用油炸成金黄色,再裹上糖汁儿。

    这工序听起来复杂,但做起来并不慢。

    这芋头团子小巧玲珑,外面甜酥,里面香糯。许文昌一边烫的咝咝吸气一面还要吃。

    花氏因为团子里面的热气被封住,所以内芯比表面要烫。她先咬开个口,吹吹热气,再小口小口的吃完。

    “娘,这芋头团子好好吃。”许文昌吃的欢,不由得没有了先前那副呆滞样,果然小孩子一看有自己喜欢的觉得好吃的吃食,马上又恢复了活泼样。

    “好吃也不能吃那么快,小心烫嘴。”花氏想着自己只要看到儿子这张微笑的小脸,自己的心情也好了很多,也不用看那个老虔婆,权当老虔婆死掉算了。

    所以当许惊雷不放心回来看儿子的时候,看见花氏正在柔声的劝儿子吃的时候别吃那么快,小心烫。

    许惊雷心想自己喜欢的还是花氏温柔的一面吧?和他娘岳氏吵架的那凶巴巴的一面,他已经主动不去回忆了。

    “相公?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咋的站在门口不见屋呢?”花氏很好奇他到底站多久了。

    “哦,我刚回来,不放心文昌的身子才特地回来瞧瞧,他服了药之后还咳吗?”许惊雷缓缓启口答道。

    “好些了,不怎么咳了。”花氏说道。

    “儿子在咳嗽,少给他吃甜食。”许惊雷看到芋头团子后,冷着俊脸提醒道。

    “好的,我晚上烧菜的话会烧的清淡些的。”花氏点点头,许是觉得他说的对,此刻她算是接受了他的提议。

    “爹……”许文昌走下了凳子,脚步声嗒嗒嗒的奔向许惊雷,亲热的喊道。

    “文昌,你在家要听你娘的话,不要淘气。爹还要去铺子里忙活,晚上回来给文昌讲故事好吗?”许惊雷看到儿子,笑着哄道。

    “嗯。”许文昌忙高兴的嗯了一声。

    许惊雷回去后和岳氏说了家里的情况,岳氏虽然不放心,可也不想马上回去,在炒饭铺子,她发现自己还是有用处的,有眼色的伙计还喊她一声老夫人呢。

    岳氏这虚荣心顿时爆棚,瞬间把自己和二儿媳之间发生的不愉快的事儿全给忘光光了。

    还主动去厨房帮忙洗青菜,白菜,总之勤快的不得了。

    所以许惊雷一回炒饭铺子见岳氏这么忙碌,不由得哑然失笑。

    他想他娘和他媳妇儿闹婆媳矛盾,可能是他娘岳氏太空闲了,也许是该给她找点事儿干的。

    等再一个月轮到自家的时候,他决定了就让他娘岳氏在炒饭铺子里干活算了,工钱日结,没准儿他娘还会觉得自己英雄有用武之地,还能赚钱,兴许心胸也豁朗开朗了?

    晚上岳氏跟着许惊雷回去后,她在看见大孙子许文昌的第一眼,就马上心肝宝贝喊个不停,还问咳嗽不咳嗽啊?

    花氏闷声道:“偶尔有几声咳。”

    “那今晚我来照顾文昌吧,你们俩今晚好好歇一会。”岳氏心想自己明个就要去大郎家里了,自己要将近一个月不带许文昌呢,所以她才这么说。

    “好……”花氏也没有拒绝,爽快的答应了。

    次日一早,岳氏跟着二儿子许惊雷坐上了马车,却看见许惊雷没有马上坐上马车,而是回家去扛了一袋子米过来放在了马车车厢里,看的岳氏一头雾水。

    “二郎,你拿着咱家的米干啥?”岳氏忍不住的还是问出了口。

    “反正咱家米多,给大哥大嫂送去一袋,再说了分家的时候,娘就该跟着咱们两口子的,可因为我媳妇儿,倒是教娘受了不少委屈,儿子没法子,这才和大哥大嫂商量着办了。娘,你也别生气,我和大哥都是你亲生的,这儿媳妇吗终究不是从你肚子里爬出来的,如果我媳妇儿和大嫂对你讲了一些令你生气的话,你尽量别往心里去,你是长辈,这心胸要宽广,回头你有啥不满意的,让咱大哥去和大嫂讲,我等回去再去把我媳妇训斥一顿可好?”

    许惊雷婉转的说了一些他认为该说的话,他只希望他娘岳氏能听进去。

    “二郎。你不用拐弯抹角的说了,你说的话,我都懂,只是我有时候控制不住自个的脾气,再说了,你媳妇和你大嫂一比,那可就不好比了,你大嫂还不至于揪我的头发,你媳妇去年推我,今年揪我头发,我若不是看在我大孙子的份上,我是真希望你把她给休了啊,可一想,二郎媳妇和谢家断绝了关系,你休了她,她又能去哪里?我对她没旁的要求,就是希望她当个好媳妇,顺着婆婆一点,在家吗,家务事要主动干的,总之要勤快一点吧,不能老让我催吧?”

    岳氏见许惊雷和颜悦色的跟自己说话,便也好声好气的和他讲了。

    “娘说的是,回头我去说说她,你老可是我亲娘,我当儿子的总是向着你的。”许惊雷哄着说道。

    “嗯。”岳氏压根就不信,她心道,二郎媳妇回头跟二郎吹枕头风,没准儿二郎该觉得自己娘多嘴了。

    李月季看着今个天色不错,心想着婆婆今个会来家里,便去把一间厢房给收拾出来,把被子和枕头拿出去晒了晒。

    许惊雷把岳氏送到兄长家就走了,自然也不忘记把那袋米给留下。

    “大郎媳妇,我的宝贝金孙们可好?”岳氏看见李月季给自己晒了被子和枕头,心里对这个大儿媳很是满意。

    “好着呢,等下婆婆瞧见了又该说孩子们白白嫩嫩的长的好看了。”李月季闻言笑着说道。

    “怎么不见大郎?可是送芳姐儿去锦绣闺学了?”岳氏四下张望,也不见许惊云的身影,便好奇的问道。

    “嗯,相公他一会儿就回来,婆婆,土灶房里有我大姐夫送来的荸荠,我已经蒸熟了,你一会儿剥掉皮蘸糖吃就可以了。”李月季记得婆婆爱吃荸荠,知道她要来,正好她大姐夫昨个送来了一小筐荸荠,她便留下一些给婆婆备下了。

    “好的,你真是细心。”岳氏闻言很满意。

    李月季表面上对她这么好,是不想婆婆插手她们家的事情,她现在是把婆婆当客人看待的,反正婆婆在自家住一个月,下个月就轮到二弟妹家去了,自己没有必要和婆婆把婆媳关系给搞僵了。

    不疏离也不算亲热,把握好一个度就可以了,她若是把婆婆当亲娘看待,她可真是做不到,就好比婆婆也不把她当亲闺女看待!

    这天下的婆媳关系,你想的太复杂了,事情就变得复杂了,你想的简单了,把对方当永远的客人就可以了,不亲昵也无须付出太多的热情,因为在婆婆的眼里,儿媳妇永远是外人,即便你喊的再亲热,你给她买的衣服等物品再多,她也只当你是个外人,当然也有处的极好的婆媳,亲如母女,只是这种情况很少吧。

    李月季压下心头的想法,唇角勾起愉悦的弧度,笑着对婆婆岳氏说道:“婆婆,你可以去房间里瞧瞧两个宝贝蛋去,他们又长大了一些呢,看着肉嘟嘟的,你保准喜欢,可能还比文昌小时候还长的壮实。”

    “真的呀,那我可要去看看。”岳氏笑着说道。

    在看见了一双可爱的孪生子后,岳氏高兴的合不拢嘴,正巧孩子们都醒着在呀呀呀的说着大人听不懂的话,岳氏抱抱许稷生,再把许稷生放下,又去抱抱许擎天,眼角眉梢具染笑意。

    “咳……咳……”忽然许稷生咳了几声,可把岳氏给心疼坏了。

    “你们怎么带孩子的?稷生都咳嗽了?可有请过郎中?”岳氏忙问李月季。

    “这天气变化大,一会儿热,一会儿又连着下雨,这不入秋了,孩子秋咳的多,这么小,喂药也不好喂,我让稷生喝了一些白萝卜炖蜂蜜。”李月季见岳氏似乎有些生气,但是一想她身为孩子们的祖母,也许是出自关心孩子们的角度出发才这么质问自己的吧,罢了,自己不能因为一点小事就和婆婆这个客人吵起来。

    “什么?没有去请郎中?你这娘亲怎么当的?不行,必须马上去请郎中。”岳氏气恼道。

    “好吧。”李月季不想和岳氏吵,再说了她也是为了孩子好,于是李月季转身去嘱咐邵阿狸跑一趟回春堂药铺,没有把张郎中请来,倒是把徐郎中给请来了。

    徐郎中给许稷生把脉后说李月季的处理方法是对的,因为许稷生并没有发烧,且只是偶尔咳,这只是咳嗽的初期,许稷生这孩子太小,药苦肯定难喂且吃不下去的。

    等徐郎中拿了诊金走后,岳氏心里暗骂徐郎中特么是庸医,谁料她的嘴巴里嘀嘀咕咕的发出声音来了。

    很不巧的被董氏给听到了。

    “这徐郎中可是咱们凉州地界有名的郎中,能不服药就用食疗。他可是个好郎中。”董氏觉得徐郎中的良心好,便说道。

    “我还没有说你呢?我家大郎请你来当奶娘照顾两孩子。你却把稷生照顾的咳嗽了,呵呵,你本事可真大呢!”岳氏对董氏还是颇为不喜欢,自然说的话也是超难听的。

    董氏正想反驳,可一想惊云媳妇在边上,她不想惊云媳妇难做人,再加上惊云一家子当她自己人看待的,给她的工钱多不说,还每七日之中给她一日假期,真是极好的两口子,如今她不过是被惊云的老娘唠叨几声,她当她说的话是耳边风就是了。

    出乎岳氏意料的是,董氏竟然没有接她话茬,这让岳氏觉得颇为郁闷,好似一拳头打在棉花上了!

    “婆婆。你晌午想吃什么?我给你做。”李月季见董氏对自己眨眼,知道董氏是想让她帮忙支开岳氏,她这才堆起笑脸对岳氏说道。

    “哎呀,咱是自家人,弄的我像个贵客似的,你做啥,我就吃啥。”岳氏闻言,本来对李月季还有点偏见,再有个揪她头发的二郎媳妇花氏做对比,李月季的柔顺好媳妇形象瞬间高大起来。

    “那我晌午给你做荸荠炒肉丝,青椒炒土豆丝,鲫鱼汤,咸菜炒猪肝,小鸡炖蘑菇,再来一道红烧豆腐。你意下如何?”李月季想了想土灶房里的食材,笑着说道。

    “你一人做这么多哪里来的急啊,我还是帮你去刮土豆皮吧。”岳氏瞧着董氏烦,见她看都不看自己一眼,她便觉得没趣。

    “哦,对了,等下妹妹可能要来吃午饭,我还得加一道红烧肉,她可是最喜欢我做的红烧肉了。”李月季笑着说道,她心想昨个二弟许惊雷过来和他们两口子说了让婆婆一月轮一家的想法后,她就让相公今个去送芳姐儿去锦绣闺学后,绕道去林家小吃铺去找许雪慧,让她回来一趟。

    许雪慧可是也答应了,一月轮一家,等许惊雷家轮了一个月后,再下个月轮去许雪慧家,这事儿当然要许雪慧亲自和岳氏说,这样女儿主动开口邀请她去她家住,那么婆婆岳氏肯定会答应的吧。

    既然花氏能想出这么个算计她的法子来,她也该让小姑子分担一点了。

    还别说,许惊云亲自去找许雪慧两口子说了之后,许雪慧两口子很开心,因为许雪慧和她相公林三郎有了把土坯房改建成瓦房的心思,这以后家里造房子,肯定要找个人烧火做饭给泥瓦匠们吃的呀,于是许雪慧自然就想到了自己老娘岳氏。

    “真的吗?雪娘今个要来吃午饭?那我来炒鸡蛋吧,她最喜欢我做的炒鸡蛋了。”岳氏一听宝贝闺女要回娘家,自然高兴的不得了。

    “嗯,行啊,那等下就麻烦婆婆了。”李月季心想自己这一招还真对了,果然小姑子在婆婆心里的地位是很重要的。

    “这样吧,你一直也挺忙的,等下你就做一道荸荠炒肉丝吧,其他的菜肴我来做。”岳氏笑着说道。

    李月季笑着点点头,她巴不得呢,既然婆婆要表现她的厨艺,那就请吧,自己乐得轻松。

    “婆婆,那你先忙,我去美味多点心铺里瞧瞧去。”李月季可不想和婆婆独处,回头婆婆别听她说的啥事儿一不高兴,如果数落她几句,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她可不愿意承受。

    岳氏答应了,说让她一会儿过来把最后一道荸荠炒肉丝给炒了。李月季当然答应的爽快了。

    到了美味多点心铺里,许是今个天气不错,生意倒还行。只是满花一脸闷闷不乐的样子,让李月季看了觉得奇怪。

    “满花?你这是咋了?谁惹你不开心了?”李月季关心的问道。

    “大表嫂,是不是嫁过人的女子就很难再改嫁了?”满花沉默了半响,再招呼了一下吃客,等那吃客走去桌子边上的长条凳上坐下后,她才压低嗓音问李月季道。

    “这……这也不一定啊,若是男方不嫌弃女方是二嫁的身份,就不会难嫁了?莫不是你有了中意的人选?”李月季好奇道。

    “没……不是,大表嫂,你莫要误会,我呢刚才听到武大娘在和阿狸说,什么样的女子她邵家都好接受,就是那种带着孩子的和离的妇人断断不能要。”满花叹了口气,然后学着武大娘的语气,惟妙惟肖的说道。

    “啊?难道阿狸喜欢上和离的妇人?还带着孩子吗?”李月季闻言有点惊讶。

    “不……不是,可能是最近阿狸在说亲,所以武大娘才会这样提醒他吧,然后被我听到了,我就想到了自己,所以我一时之间有点想不通。这嫁过人算是错误吗?大表嫂,你一向聪明,你能帮我解惑吗?”满花单手支着她的下巴,问李月季讨主意。

    “满花,你别胡思乱想了,这女子嫁过人和离了,只是该女子遇人不淑,和离就是重新选择,重新给自己幸福的希望!满花,其实我觉得吧,你乘着虎娃年纪小,真的可以考虑给他找个对他好的后爹,年纪大点没啥,家里穷点也没啥。只要他人待你是真心的,对你家虎娃好,你可以考虑考虑的。我也就说这么一次了,往后我不会再劝你了,满花,幸福可是掌握在自己的手里的,该怎么样过日子,你说了算,别人说的话只是做个参考罢了,明白吗?武大娘这么说,是因为阿狸不曾婚配,她自然对女方的要求高了,那打个比方啊,若是阿狸家里很穷,还是鳏夫,武大娘肯定不会要求女方要怎么怎么了,肯定是只要肯嫁给阿狸,她都会答应的!”

    李月季说了这么一长串的话,颇有点累了,说完这话,她笑了笑。

    “大表嫂这么和我说,我心里好受多了,许是我杞人忧天了,罢了,大不了,我孤独终老一辈子算了,往后我跟着大表嫂啊有饭吃有肉吃,这心里多踏实啊!”满花闻言,很感激李月季开导自己,她笑着说道。

    “别拍我马屁了,我还不知道你吗,没准儿从我这里呆了一段日子,你手里有了一定的积蓄,或许你自己想出去开绣品铺子呢。”李月季可没有忘记满花的女红还不错呢,她给满花画了几副花样子,满花都能很好的绣出来呢。

    “大表嫂?我真的可以自己开绣品铺子吗?可我的本钱压根不够啊!”满花闻言,心中一喜,可又有点颓丧,毕竟开绣品铺子,还需要不少本钱呢。

    “积少成多的道理!你明白吗?我这么说吧,以后你每个月存上一些银子,时间长了,便是一大笔钱了。”李月季浅显的灌输给她存钱的建议,也是希望她别老是把好不容易赚来的银子去接济给她的极品爹娘,李月季认为满花她自己也该存一些钱。

    ------题外话------

    美人们早安,么么哒,求票票,谢谢!天气好冷,请美人们注意保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