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小说> 传承铸造师> 传承铸造师第三十五章:大幕拉开
  • 传承铸造师第十九章 蝉先觉
  • 传承铸造师上架感言
  • 传承铸造师第二十一章 海王莅临
  • 传承铸造师第二十二章 绝不妥协
  • 传承铸造师第二十三章 交流渠道
  • 传承铸造师第二十六章 海王论时事(均订500加更)
  • 传承铸造师第二十七章 海王说贵族
  • 传承铸造师第二十八章 大雪满鹰扬
  • 传承铸造师第三十章 精金,精金(为暮雨落成伤舵主加更!)
  • 传承铸造师第三十一章 三王上殿(继续求订阅,听人说这个不能停!)
  • 传承铸造师第三十二章 定议(求订阅不能停,但小胖有点脸红……)
  • 传承铸造师第三十四章 周墨上殿(为游戏疯子胧月舵主加更)
  • 传承铸造师第三十五章 大幕拉开
  • 传承铸造师第三十六章 黑暗森林(继续求订阅)
  • 传承铸造师第三十八章 周墨的领地(为你愿意为我加更吗堂主加更!)
  • 传承铸造师第三十九章 王权之杖
  • 传承铸造师第四十章 时间,时间!
  • 传承铸造师第四十二章 夜中
  • 传承铸造师第四十三章 倒霉的胖子(求订阅,连昨天的一起求啊!)
  • 传承铸造师第四十四章 白虎侯爵
  • 传承铸造师第四十六章 鹰巢血影
  • 传承铸造师第四十七章 奇怪的怪物
  • 传承铸造师第四十八章 实验
  • 传承铸造师第五十章 杀戮与守护(求订阅,求月票,求推荐票)
  • 传承铸造师第五十一掌 经历装备之神效(第四更,求订阅!)
  • 传承铸造师第五十二章 诺亚兄弟(求一切票,求订阅,求收藏!)
  • 传承铸造师第五十四章 亚兰族老会
  • 传承铸造师第五十五章 雄鹰巢穴的变化
  • 传承铸造师第五十六章 自由
  • 传承铸造师第五十八章 变化与心意(周一求推荐票!)
  • 传承铸造师第五十九章 敲打(为cng.com大大的票王加更!)
  • 传承铸造师第六十章 问答(为一念老虎大大加更!)
  • 传承铸造师第一章 雨季结束
  • 传承铸造师第二章 源能碰撞
  • 传承铸造师第三章 精灵女皇
  • 传承铸造师第五章 经历具现化之妙用
  • 传承铸造师第七章 死亡之日
  • 传承铸造师第八章 大皇子利库-奥托(为木哥v大大的万赏加更!)
  • 传承铸造师第十章 骤起波澜
  • 传承铸造师第十一章 困境
  • 传承铸造师第十二章 荣耀决斗
  • 传承铸造师第十四章 否极泰来(周一求一切票!)
  • 传承铸造师第十五章 贵族注册(为申屠鸣良大大的万赏加更!)
  • 传承铸造师第十六章 十字骑士团
  • 传承铸造师第十八章 决斗开始
  • 传承铸造师第十九章 圣光:坚韧
  • 传承铸造师第二十章 圣光:治愈
  • 传承铸造师第二十二章 圣光:审判
  • 传承铸造师第二十三章 正面交锋(为积累二百月票加更!)
  • 传承铸造师第二十四章 崩溃与追击
  • 传承铸造师第二十六章 权衡决心
  • 传承铸造师第二十七章 政治头脑
  • 传承铸造师第二十八章 周墨的智慧
  • 传承铸造师第三十章 大义的作用
  • 传承铸造师第三十一章 精灵来访
  • 传承铸造师第三十二章 圣十字生命进化法
  • 传承铸造师第三十四章 套路
  • 传承铸造师第三十五章 展现价值
  • 传承铸造师第三十六章 谣言
  • 传承铸造师第三十八章 血脉高贵?
  • 传承铸造师第三十九章 达格城守将
  • 传承铸造师第四十章 耕战
  • 传承铸造师第四十二章 巨头再议(一)
  • 传承铸造师第四十三章 巨头再议(二)
  • 传承铸造师第四十四章 巨头再议(完)为四百月票加更!
  • 传承铸造师第四十六章 源能武装
  • 传承铸造师第四十七章 要塞源能炮(圣诞节加更!)
  • 传承铸造师第四十八章 源能铸造师
  • 传承铸造师第五十章 交锋
  • 传承铸造师第五十一掌 焦点
  • 传承铸造师第五十二章 周墨的小成果
  • 传承铸造师第五十四章 低调行事
  • 传承铸造师第五十五章 雷霆五号
  • 传承铸造师第五十六章 送上门的试验品
  • 传承铸造师第五十八章 暗中手段(六百月票加更)
  • 传承铸造师第五十九章 神秘女子
  • 传承铸造师第六十章 周墨核心团队的恐惧
  • 传承铸造师第六十二章 周墨的立场(月初了,小胖求月票啦)
  • 传承铸造师第六十三章 爱情制造(一)
  • 传承铸造师第六十四章 爱情制造(二)
  • 传承铸造师第六十六章 爱情制造(四)
  • 传承铸造师第六十七章 周墨的包装(一)
  • 传承铸造师第六十八章 周墨的包装(二)
  • 传承铸造师第七十章 周墨的包装(四)
  • 传承铸造师第七十一章 源能武装:雷霆信仰
  • 传承铸造师第七十二章 情不知所起
  • 传承铸造师第七十四章 流言蜚语剑(第一更)
  • 传承铸造师第七十五章 歪理邪说刀(第二更)
  • 传承铸造师第七十六章 热闹的人族(第三更)
  • 传承铸造师第七十八章 野心初展(一)
  • 传承铸造师第七十九章 野心初展(二)
  • 传承铸造师第八十章 曙光之剑
  • 传承铸造师第八十二章 余韵
  • 传承铸造师第八十三章 郁金香拍卖行
  • 传承铸造师第八十四章 子弹:重力碾压(四百月票加更)
  • 传承铸造师第八十六章 血脉子弹:暴风凌虐
  • 传承铸造师第八十七章 海王城来人
  • 传承铸造师第八十八章 超远程打击
  • 传承铸造师第九十章 拍卖会开始
  • 传承铸造师第九十一章 聚源树种子
  • 传承铸造师第三十五章:大幕拉开

    周墨站在大殿门口,垂头静立,无数的声音在他脑海中不住的吵嚷着,叫喊着:

    “冲上去,杀上去,那宝座是你的,那位置是你的……”

    也有无数声音在低喃,在诱|惑:

    “去吧,去吧,只要你大步前行!”

    “走上去,走上去,只要你端坐其上!”

    “天为你加冕,地匍匐于你脚下,你就是这天地至尊,你就是这万灵君王……”

    周墨黑眸微垂,丝毫不为之所动,双臂之上,一对护臂微微颤抖,清凉的气息护住周墨脑海,任那些声音嘶吼,任那些魔鬼引|诱!

    皇座之上,一道目光垂下,落在周墨身上,盯了半晌,久久不语。

    陛上,三王转身,也目视周墨,海王眼中隐隐现出海陆交界,黄金与海蓝夹杂之色,微微妙妙,自然界中一切,似乎都在这对眸子中生灭。

    “有趣!”心底赞了一句,海王一摆手中权杖,拦住了同样看出端倪,想要开口怒斥的渊王,只是静静的看着周墨。

    风王看了一眼海王,单薄的嘴唇微微一抿,看向周墨的目光认真了几分。

    皇帝不语,只是看着周墨,万民意念汇聚,其中无数纷杂欲|望凝聚而成的堕落之音,便是身为源能态本质生命,也要时时警醒,以万民纯正意念护住心神,方能不被腐蚀。

    半晌,连殿中大多贵族都觉得奇怪了的时候,海王终于开口,说道:

    “想不到奥托家族对万民意念之应用,已经到了这等境界,不过我等赌约在先,陛下是不是有点过分了呢?”

    皇帝微微垂眸,周墨只感觉脑海中不断对他进行蛊惑之音同时消失,一双护臂也停止了颤抖!

    “却是让三王见笑了,这至尊皇位,烈血殿上定数,果然不可更改,却是本皇妄想了!”

    不过短短时间,皇帝的声音竟然又苍老了几分。

    海王背对这皇帝,无声的笑了笑,本来烈血殿上定数,是奥托家族嫡脉失皇位,旁支接过人族皇权,还有数千年的传承时间,可惜,奥托大帝的心太大,奥托帝国却是要换个名字了!

    “皇帝陛下一片苦心,却也是没有错的,不过,我等既然定下了赌约,就要遵行。”

    海王看着周墨,话却是对皇帝陛下说的。

    渊王也出声说道:

    “皇帝陛下,这是你的大殿,还是由你来问吧!”

    话粗听着没有什么问题,但是细一品味,渊王此言却是深意重重。

    皇帝本来精光熠熠的眸子,此时已然昏黄疲惫,刚要说话,突然殿下贵族中,站出一位银发男子,说道:

    “陛下稍待,周墨乃臣军情局下属探员,先由臣下问明可否?”

    不是别人,却是军情局局长,瑞德-玄风!

    三王转目,目光如有实质一般压在了瑞德-玄风身上。

    瑞德-玄风低着头,一头银发无风自动,竟然在他身后,绷的笔直……

    三王气势凝聚,压在瑞德-玄风身上,亏得瑞德旋风也是神秘态半解放的生命等阶,稍微弱上一个层次,怕是此时连站着都困难!

    “也罢,既然瑞德你有这个心思,就替本皇问问吧!”

    皇帝一开口,瑞德-旋风身后飘飞绷直的长发落了下去,却是在无形之中,拦截了三王的气势压迫。

    瑞德-玄风,这才能开口说话:

    “谨遵陛下谕令!”

    转身,银发飘动,瑞德-玄风看向周墨,目光莫名:

    “周墨,你之口供,本座也曾看过,颇为详尽,但今日非同小可,大殿之上,皇帝陛下与三王冕下在上,你需实话实说!”

    周墨躬身,道:

    “谨遵局长钧令!”

    瑞德-玄风微微点头,问了句奇怪的话:

    “周墨,你如何证明,你所言皆是事实?”

    周墨眸子亮了亮,皇座之上,皇帝陛下疲惫的双眼中,也突然精光一闪。

    这个问题,大大的有利于皇帝。

    这个问题,也是周墨最希望大殿之上,能够回答的问题。

    荒野之中,只有周墨一人目睹了一切,他拿什么证明他所说皆是事实?如果证明不了,那么,他自然也证明不了,拉马斯-奥托是被军部暗刺所害!那么,赌约,就是皇帝赢了!

    而周墨自知,他绝对无法在大殿之上,源能态本质生命面前撒谎,如果说出谎言,定然瞒不过明眼之人!

    但是,瑞德-玄风却没有让他叙述经历,而是问他如何证明,这样一来,周墨就有办法了!

    脖颈上,情丝微微颤动,拉马斯-奥托如同真人一般的血色战魂出现在了周墨身前。

    拉马斯-奥托这一出现,满殿皆惊!

    奥托皇帝更是直接从皇座上站了起来,一层土黄色光芒自大殿地面升腾而起,这是奥托皇帝一时心神激荡,控制不住自身力量的体现。

    大殿之中,空气嗡嗡的颤动起来。

    “父皇,没想到这么快就又见面了,儿子还以为,咱们父子要到冥界才能再会呢!”

    这话一说,周墨最后提着的一丝心,终于落地。

    再拉马斯-奥托身后,周墨垂目沉默,只看这父子二人,如何对话。

    “拉马斯!”奥托皇帝只说了这三个字,就再也无话可说。

    倒是拉马斯,战魂身影面无表情,但身周空气却剧烈震动,发出了桀骜不驯的笑声。

    笑声中,海王深深的看了一眼周墨,然后笑意盈盈的转向拉马斯的战魂,问道:

    “想不到二皇子竟然凝聚了战魂,那么想必,一切事情没有比二皇子更清楚的人了,就请说一说,你是如何被害,被谁所害的!”

    拉马斯-奥托的战魂,抬起头,直视着他的父皇,最然,战魂面容上竟然露出一丝讽刺之极的笑容。

    “还能有谁想害一个被流放到荒野的废物皇子呢?自然是那些想榨干我最后一丝利用价值的人了!”

    瑞德-玄风这时插了进来,问道:

    “还请二皇子明示!”

    拉马斯-奥托转头看了瑞德-玄风一眼。

    “原来是我们的军情局长,玄风大人,我死了这么久,军情局还没有弄清楚真正的凶手是谁?我这个二皇子,看来真是可悲啊!“

    瑞德-玄风沉默了片刻,回道:

    “据军情局查证,二皇子之死,乃是军部暗刺所为,但因为没有实证……”

    拉马斯冷哼一声,打断了瑞德-玄风的话。

    “既然已经查证了,还要什么实证?什么时候,帝国军情局,讲究过实证了?”

    这话,似乎认可了军情局的查证,顺便讽刺了一下军情局,又似乎什么都没有说明。

    但是拉马斯-奥托的战魂,却微微扭曲,然后消失无踪。

    “抱歉,属下召唤二皇子殿下的时间有限,不过好在也够了!”

    周墨躬身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