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仙侠> 瘟仙> 瘟仙第三百四十二章:那里不会太冷(卷终)
  • 瘟仙第一百零一章 尸身仁意
  • 瘟仙第一百零二章 炼化瘟魔破隐窍
  • 瘟仙第一百零三章 一丝契机
  • 瘟仙第一百零四章 大瘟印成
  • 瘟仙第一百零五章 操控病气
  • 瘟仙第一百零六章 地底青铜殿(求推荐收藏)
  • 瘟仙第一百零七章 仙门袪瘟传美名
  • 瘟仙第一百零八章 天雷罚无德
  • 瘟仙第一百零九章 大盗过处,昭阳无侠
  • 瘟仙第一百一十章 左手杀戮,右手仁慈
  • 瘟仙第一百一十一章 护山灵禽
  • 瘟仙第一百一十二章 杀人要紧
  • 瘟仙第一百一十三章 月下海上,与君一战
  • 瘟仙第一百一十四章 剑起明月海
  • 瘟仙第一百一十五章 剑落浪涛起
  • 瘟仙第一百一十六章 气势如龙人如鬼
  • 瘟仙第一百一十七章 病种沾身,落肉生根
  • 瘟仙第一百一十八章 三十三剑斩人头
  • 瘟仙第一百一十九章 遁回仙门
  • 瘟仙第一百二十章 杀机四伏
  • 瘟仙第一百二十一章 大敌压境,不堪之辱
  • 瘟仙第一百二十二章 红官师姐
  • 瘟仙第一百二十三章 天池剑威,重现于世
  • 瘟仙第一百二十四章 偷入阵中,坠入地狱
  • 瘟仙第一百二十五章 迷雾缭绕云鬼牙
  • 瘟仙第一百二十六章 百年一出,术法天才
  • 瘟仙第一百二十七章 上古棋盘
  • 瘟仙第一百二十八章 红丸诗社
  • 瘟仙第一百二十九章 东海七**
  • 瘟仙第一百三十章 免战名额动人心
  • 瘟仙第一百三十一章 巨富
  • 瘟仙第一百三十二章 九宫真传剑十三
  • 瘟仙第一百三十三章 救无救人
  • 瘟仙第一百三十四章 采病种
  • 瘟仙第一百三十五章 真传首徒云鬼牙
  • 瘟仙第一百三十六章 千金一诺重几何
  • 瘟仙第一百三十七章 是非曲直,皆在剑中
  • 瘟仙第一百三十八章 怒气万重
  • 瘟仙第一百三十九章 铺天大网
  • 瘟仙第一百四十章 双娇
  • 瘟仙第一百四十一章 求你别死你不许
  • 瘟仙第一百四十二章 说了你不行
  • 瘟仙第一百四十三章 大哀印御敌
  • 瘟仙第一百四十四章 真正的压箱底
  • 瘟仙第一百四十五章 杀不杀?饶不饶?
  • 瘟仙第一百四十六章 杀机滔天
  • 瘟仙第一百四十七章 怒斩狂鹰子
  • 瘟仙第一百四十八章 冰莲之威
  • 瘟仙第一百四十九章 轿中人
  • 瘟仙第一百五十章 陡生奇变
  • 瘟仙第一百五十一章 上古棋盘启
  • 瘟仙第一百五十二章 棋盘兵字符
  • 瘟仙第一百五十三章 祭品
  • 瘟仙第一百五十四章 以假炼真
  • 瘟仙第一百五十五章 威风凛凛大金雕
  • 瘟仙第一百五十六章 同门受欺
  • 瘟仙第一百五十七章 孟宣凶名
  • 瘟仙第一百五十八章 东海鸟兽帮
  • 瘟仙第一百五十九章 棋符
  • 瘟仙第一百六十章 委屈
  • 瘟仙第一百六十一章 王旨
  • 瘟仙第一百六十二章 棋盘第二重
  • 瘟仙第一百六十三章 强盗劫人,松鼠在后
  • 瘟仙第一百六十四章 封天一棍
  • 瘟仙第一百六十五章 不饮敌血不回返
  • 瘟仙第一百六十六章 以牙还牙,以箭还箭
  • 瘟仙第一百六十七章 王字符
  • 瘟仙第一百六十八章 胜者为王,败者为祭
  • 瘟仙第一百六十九章 一口雷光破青岩
  • 瘟仙第一百七十章 红衣小女孩
  • 瘟仙第一百七十一章 紫薇门人
  • 瘟仙第一百七十二章 红丸社主
  • 瘟仙第一百七十三章 大哀印威
  • 瘟仙第一百七十四章 三道病种
  • 瘟仙第一百七十五章 六门奇才
  • 瘟仙第一百七十六章 闯阵
  • 瘟仙第一百七十七章 闯阵(二)
  • 瘟仙第一百七十八章 进入天宫
  • 瘟仙第一百七十九章 凶兵镇千尸
  • 瘟仙第一百八十章 盗凶威
  • 瘟仙第一百八十一章 石殿青铜盏
  • 瘟仙第一百八十二章 争机夺缘
  • 瘟仙第一百八十三章 凶威大盛
  • 瘟仙第一百八十四章 武狂剑痴
  • 瘟仙第一百八十五章 救与不救
  • 瘟仙第一百八十六章 女魃葬身棺
  • 瘟仙第一百八十七章 盗丹者
  • 瘟仙第一百八十八章 帝女魃苏醒
  • 瘟仙第一百八十九章 万年石龟
  • 瘟仙第一百九十章 雷光宝身成
  • 瘟仙第一百九十一章 血雨瓢泼
  • 瘟仙第一百九十二章 魔种
  • 瘟仙第一百九十三章 天池门下
  • 瘟仙第一百九十四章 史上最弱真灵境
  • 瘟仙第一百九十五章 强大的真气境
  • 瘟仙第一百九十六章 孟宣赶来
  • 瘟仙第一百九十七章 雷光宝身
  • 瘟仙第一百九十八章 诸法不沾身
  • 瘟仙第一百九十九章 一法动,夺雷精
  • 瘟仙第二百章 六息破真灵,心神印虚空
  • 瘟仙第三百四十二章:那里不会太冷(卷终)

        “师姐,你被师傅救下,后来却为了九命返魂草剑刺师尊,不觉愧疚吗?”

        孟宣厉声大喝,斩逆剑剑气滔天,一剑刺出,便是一问剑法。气机堂堂正正,却又封琐虚空,似乎不管对手在哪位位置,都无法躲开这一剑。秦红丸那一掌挥来,虽然气机缥缈,却也被这一剑抵住,两个人的力量在空中碰撞,交织,炸裂,形成道道乱流,直冲天霄。

        “不觉,若无那九命返魂草,我活不到现在!”

        秦红丸低低开口,纤指捏印,虚空之中,竟然出现了北斗七星的虚影,幻化成七道强大无比的道法,永镇虚空,磨灭一切,孟宣的护身灵气,在这七道道法挤压之下,险些破碎。

        “你已弃师而走,又引外人逼迫师尊,强夺九天十地仙魔图,不觉可耻吗?”

        孟宣再次大喝,天罡雷法施展,身周雷精之力运转如龙,一法破万法,北斗七星的虚影化作的道法,竟然被这一道雷法抵住,两人身形同时一震,一解即分。

        “不觉,我欲居于众人之上,仅凭天资不够,此宝合该归我!”

        秦红丸红裙一扬,竟有无尽的红绫凭空诞生,将这云海虚空化作了一道红海,孟宣被封印其中,放眼望去,周围尽是红绫,耳中寂然无声,似乎被锁进了另一个空间。

        “师尊被你气死,你竟然还要开其棺椁,盗其灵石,不觉过份吗?”

        孟宣放声大喝。**浑天术施展。拳影、掌痕、印记打向四周。

        红绫若是虚空。他便打向虚空。

        红绫若是武器,他便打向武器。

        红绫若是灵力,他便湮灭灵力。

        轰隆隆!

        空气炸开,红绫节节碎裂,漫天红影飘落,宛若一场血红色的大雪。

        “人既已死,更无甚尊敬可言,灵石只是无命之物。盗之何防?”

        秦红丸的声音骤然在身后响起,孟宣陡然转身,只见一双白的耀眼的纤纤玉手,持着一柄白玉柄的长剑,直刺自己眉心,在这一刻,孟宣已然来不及躲避,危急之下,双目一闭,而后一睁。身后忽然有一道魔影出现,目光森然。向着秦红丸看了过去,若无若无的魔吟响彻虚空。

        大哀印!

        到了如今的境界,孟宣再施展大哀印,早已不用结印,心灵潜运,印法已成。

        “嗯?”

        举剑刺来的秦红丸稍稍一怔,旋及便恢复了清明,这大哀印对她造成的影响,竟然连一息时间也不到,甚至她手里的剑,都没有受到任何影响,不过她稍稍分神的这一瞬,孟宣也得到了足够的时间,身形陡然向后掠出,秦红丸的剑则始终在他面前一寸之处。

        这是孟宣已经将天行诀运转到了极致的结果,若非如此,早已被一剑破首。

        “师姐,做下了这么多事,独自一人的时候心里安稳吗?”

        孟宣一咬牙,忽然间身形一窜,“嗤”的一声,秦红丸本欲刺向他额心的一剑,登时刺穿了他的胸口,借着这个机会,孟宣猛然抬手,抓住了秦红丸的手腕。

        葫芦之中,所有的病种皆借着他们二人的肤肤接触,源源不断的进入了秦红丸体内。

        秦红丸终于露出了稍许的惊讶之色,两鬓青发隐隐发白,其中一道病种已经在起作用。

        不过旋及,秦红丸撒剑后退,立在了虚空之中,她吸了口气,天地间登时有滚滚精气被她纳入了体内,那本已变白的头发竟然又变了回去,而她也恢复了先前的清冷模样。

        不过,孟宣感觉得到,自己拼着挨她一剑,打入她体内的病种仍然在。

        似乎,病种在不停的消耗她的生机,但却有源源不断的精气补充她的生机。

        孟宣看向了九天十地仙魔大阵,他心里明白,是那道阵法起作用了,阵中炼化的东海仙门高手,都源源不断的化作精流被秦红丸纳下,她在将大阵里面的人炼化。

        “没用的,你这是饮鸠止渴就算可以源源不断的补充精气,却也只能将病种愈养愈强,直到病种强到一定程度,你补充精气的速度远远跟不上病种吞噬的速度……”

        孟宣喝了一口大梦丹酒,炼化酒里的精气,修复自己胸口的伤势。

        “师姐,这是我替师尊送你的礼物,现在,该你还礼了!”

        孟宣收起葫芦,陡然大喝:“把你人头给我,去师尊坟前祭拜吧!”

        双臂一振,五颗雷球顿时飞上了高天,宛若五颗烈日,释放出了耀眼的光芒。

        天地间,开始有无尽的雷光闪现,整片云海内所有的雷精之力,都被孟宣引来了身前。

        “大神通,五雷术!”

        孟宣大喝,五道雷剑从天而降,直劈秦红丸。

        “师弟,你说的没错,这只是饮鸠止渴而已……”

        秦红丸忽然轻叹,在这时,她两鬓的青丝又有范白的迹象,不过,她很快就在自己身上一点,也不知做了什么,忽然一道阴冷之极的气息从她身上释放,在孟宣的感觉之中,自己刚才打入她体内的病种,竟忽然之间全部消失了,或者说感觉不到了,秦红丸身上只剩了一种气息。

        “大神通,星斗术!”

        也在这一刻,秦红丸轻轻开口,周围的环境忽然变成了,以她为中心,竟然撑开了一方世界,漫天云海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漫天的星斗,一望无迹,永恒虚空。

        星斗术对五雷术!

        大神通对大神通,一时间,战况胶着,难分上下。

        孟宣却没有在意这一点,他惊讶的看着秦红丸,颤声道:“你身上……怎会有如此大病?”

        孟宣感应得到。他也知道为何自己打入了秦红丸体内的病种全部消失的原因。

        秦红丸体内。竟然本身就有一道恐怖之极的病气。只是被她封印了,直到孟宣打入她体内的病种开始在体内滋生,她才解开了那道病气的封印,一霎间,那恐怖之极的病气立刻湮灭,或者说吞噬了孟宣打入她体内的病种,使得她身上仅剩了那最后一种病……

        孟宣前所未闻,想到没想过的病!

        这样的病。根本就不该出现在一个凡人身上,那实在太过恐怖。

        “我一直都没有好!”

        秦红丸轻轻的开口:“当初我重病预死,遇到了师傅,他给我治病,治没治好,他却也染上了这种病,后来他带我去找九幽还魂草,我刺伤了他,夺了九幽还魂草,本以为可以治好我的病。结果还是失败了,九幽还魂草只是压制了我的病。让我多了几年时间好活而已……”

        “于是我再次回去找师傅,我知道他很懂医术,甚至有一种用他自己来代替别人受病的法术,只不过,在看到了他的时候,我发现他的病比我还重,于是我就明白了,就连他也不可能治好我,我便从他那里抢了九天十地仙魔图,因为我感觉这图能压制我的病气……”

        “我拿到了这图,也研究出了它的秘密,甚至将图里的阵灵提取了出来,就是你们刚才看到的那团鬼火了,我本来非常兴奋,却发现它还是无法治好我,它只是可以借助我的病气变得非常强大而已,说白了,那就是一团瘟气,可以用它来杀人,但却无法用它来治好我……”

        “所以我打算自己治好这个病,此病乃天下恶寒之症,于是我去盗帝女魃的火丹,希望可以以火治寒,最后我虽然失败了,但也得到了一缕火气,只是我发现,那火气依然治不好我,只会激发我体内的寒气,于是我就翻阅古藉,终于找到了九天十地仙魔图隐藏更深的一个秘密,这是一副阵图,或许通过一种方法,真的可以解去我的病,那就是布一个大阵……”

        “这九天十地仙魔图并没有完全认我为主,我要想激发这大阵,只能去找师傅的五彩灵石用来做阵引,于是我就找了,设置好了一切,但在做这件事之前,我还是抱有另一个希望的,那就是你,我的师弟,我知道你师尊肯定将他的医病之法传给了你,师尊当初没有治好我的病,或许你可以,只不过,你太恨我了,我知道自己是没有办法求你给我治病的,所以我……”

        孟宣忽然吃了一惊,似乎想到了什么,红着眼睛问道:“我曾经有过一个幻觉……”

        秦红丸仿佛知道他在说什么,轻轻摇了摇头,道:“那不是幻觉!”

        孟宣的眼睛瞬间变得血红,空中的天罡五雷受他情绪影响,变得愈发的暴戾。

        秦红丸仍然在轻轻的说着:“结果我很失望,你对于寒气确实有几分抵挡之力,但仍然是太弱了,我只是模仿出了相当于我病气百分之一力量的寒气,渡入你的体内,你便已经承受不住了,我当时就明白了,你也是不可能治好我的,我终究只能靠自己……”

        说到了这里,秦红丸轻轻抬头看着孟宣:“现在你明白了么?师弟,我只是想活下去而已!”

        “你最后的方法,就是炼化所有人,来给自己治病?”孟宣艰难的问出了这句话。

        秦红丸面无表情,淡淡道:“是的,炼化东海圣地所有的高手,包括七位掌教,或许能炼出一粒前所未有的仙丹,不仅治好我的病,甚至能够助我超脱。这就是我的目的,他们以为让我做东海仙门之主我就会很感激,以为给我无尽的修行资源我就会很感激,只是那又有什么用呢?对一个大病临身,命不久矣的人来说,有什么比让我活下去更重要的呢?”

        秦红丸轻轻说着,嘴角露出了一丝苦笑。

        孟宣低下了头,过了很久,才轻轻叹了一声,道:“师姐,你错了!”

        秦红丸一怔,道:“我错在了什么地方?”

        孟宣苦笑了一声,道:“我虽然治不好你的病,但我懂你的病。此病太厉害了。已经与你的真灵融合为一体。可以说你就是病,病就是你,你便是真的炼出了一粒仙丹又如何呢?服下仙丹的同时,你会变得无比强大,病也会变得无比强大,你还是奈何不了它……”

        秦红丸沉默的立在虚空之中,过了很久,才轻轻点了点头。道:“在你刚才将病种打入我体内的时候,我已经明白了,我若无法以强大的精气化去那几道病种,便也治不好我身上的病!”

        “你自己放弃了惟一能让你活下去的机会……”

        孟宣开口:“惟一能够治好你的时机,就是在师尊碰到你的时候,虽然当时师尊还无法治好你的病,但若是你没有抢那株九命返魂草,而是师尊服下了,他会修为大涨,治病的能力也会随之大涨。很轻松就可以治好你的病,只是从你夺了九命返魂草开始。一切都晚了……”

        “你开始修行,虽然变得越来越强大,病种也在无形之中变得越来越强大了,一步一步发展至今,九天十地,神魔仙佛,再无一人可以治好你的病……”

        孟宣说到了这里,目光望向了秦红丸,轻轻开口:“后悔吗?师姐!”

        秦红丸的眼睛里似乎升起了一阵白雾,过了很久,她忽然轻轻摇了摇头,道:“如果我早就知道这件事,自然不会抢九命返魂草,但如果我不知道,再来一次,结果还是一样的……”

        孟宣沉默了下来,天罡五雷的攻势似乎也减弱了不少。

        “我要动手报仇了,师姐!”

        秦红丸点了点头,道:“快一点吧,我感觉很累!”

        说完了之后,她又加了一句:“我其实很厉害的,所以你报仇的时候小心点!”

        孟宣点头,道:“我已经知道了一种方法,你其实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难杀!”

        孟宣忽然拔剑,向秦红丸斩了过去。

        这一剑,不求有功,但求无过。

        或许杀不了秦红丸,但可以缠着她一直战下去。

        孟宣的这个方法,是一种最简单的方法。

        杀掉秦红丸,太难了,因为她太强,但杀不掉她,可以累死她。

        秦红丸的病已经到了崩溃的阶段,根本不需要人去杀她。

        这一剑,秦红丸竟然没有躲,她只是轻轻抬起了手,握住了孟宣的剑。

        殷红刺眼的鲜血从她掌间流了下来,顺着洁白的手腕滴入了袖子里,就像她衣服的颜色。

        “师弟,我很厉害,你知道吗?”

        秦红丸轻轻开口,在她说话的音隙里,孟宣剑气摧发,绞天灭地,但秦红丸一手握着剑,另一只手轻轻挥扫,却将孟宣所有的攻势都化解了,而她口中,则不停的说着话:“我一直都很厉害,我从修行开始,发现面对的一切东西都那么的简单,别人参悟不了的剑诀道法,我只要看一眼,便全部都印在了我的脑子里,别人修炼时加倍艰难,但只要我心念一动,便有无尽灵气纳入我的体内,别人都说修行之路艰难险阻,在我看来却不过像喝水吃饭一样简单!”

        “在我看来,这世间根本就没有人是我的对手,我最多只会碰到一两个感觉有些好玩的人罢了,我交过朋友,也试着给自己立过敌人,不过,终究感觉有些无趣!”

        “他们都说我是先天道体,说我是天命所归者,但我从来不信命,因为我的命竟然是从小就身患恶疾,注定没有未来……我不甘,我斩师尊,盗帝女内丹,我炼化东海圣地所有的高手……这一切都只是因为我想逆天改命,我希望自己可以活下去,哪怕活着也很没有意思……”

        孟宣施展**浑天术,无尽犀利的攻击打向秦红丸,却被她伸出手来,握住了他的手掌。

        孟宣施展到了极致的玄法,秦红丸竟然轻轻松松,只是一抬手便破解了。

        孟宣这才明白过来,刚才他们斗法的时候,秦红丸竟然还是没有尽全力……

        “师弟,别打了,我忽然感觉有些累了!”

        秦红丸握住了孟宣的手,有些疲惫的说道,她的脸越发的白了。像万古寒冰。

        “也不知道为什么。在你打消了我最后的希望之后。我忽然想起来了很多事,我这一辈子,几乎都是在别人羡慕的眼光里走过的,但我怎么感觉很疲惫呢?太冰冷了啊,从小时候母后抱着我躲在雪窟里,再到后来我刺杀了师尊,自己走在冰天雪地里,再到我立于东海之巅……”

        “好冷啊。病气一直缠绕着我,我的回忆都是冰冷的……”

        “只有两段回忆是有些温度的,在师尊遇到我,将我抱起来的那一刻……”

        “在上古棋盘里,你把我当作遇难的小女孩,将我抱起来的那一刻……”

        “师弟,再抱抱我吧!”

        秦红丸身上的灵力迸发,甚至头顶的真灵都显化了出来。

        赫然也是十指真灵,只是真灵竟然呈现白色,像冰雪一般。

        秦红丸的灵力压制了孟宣。使得他无法动弹,然后秦红丸便轻轻凑了过来。慢慢抱住了孟宣,仅仅是三息时间,她便松开了孟宣,纤指一点,将一点什么东西打进了孟宣眉头。

        “师弟,你太恨我了么?你的怀抱是冰的!”

        秦红丸轻轻说着,慢慢转过了身,一袭红影,向远方掠去。

        孟宣感觉得到,她体内的寒疾已经全面发作了,如巨浪破堤,疯狂吞噬着她的生机。

        直到秦红丸的身影消失不见,孟宣的身体才得到了自由,他怔怔望着秦红丸消失的远方。

        这个女人走了!

        在她发现自己体内的寒疾已经再也压制不住的时候,她选择了离开。

        孟宣没有追上前去,他不知道自己就算是追上了,又是否该一剑刺出。

        他也不知道若是追了上去,只看到了秦红丸冰冷的尸体,是否该替她收尸,他更明白,若是秦红丸不想让自己找到她,那么自己便绝对无法追上她,这个女人便是如此的无所不能。她惟一做不到的,或许就是治好自己的病,这是上天因为她的天资,而给她设下的枷锁。

        他只是呆呆的看着秦红丸消失的方向,直到有滚滚精气向自己滚来,才恍然醒来。

        孟宣赫然发现,九天十地仙魔图的主人竟然成了自己,大阵正将无尽的精气,源源不断的送入自己体内,而自己也有一种可以随时控制这大阵的感觉,开启或关闭。

        “收!”

        孟宣低喝,立刻,已经将东海诸长老逼到了死境的九天十地仙魔大阵停止了。

        云海遥遥未知之处,有十九道影子飞来,九道青色,十道黑色,它们飞到孟宣身前,自主封印到了一副巨大无比的图画里,然后图画卷起,迅速的变小,落进了孟宣掌中。

        “这小子,果然成功了吗?”

        酒徒长老呼呼喘着气笑道,这时候东海圣地活下来的长老,竟然只剩了不到十个。

        也就在此时,忽然间古祭坛方向,传来了一声巨响,震彻整座神殿。

        一道宝光氤氲的灵光从祭坛直射向天际,仿佛一架桥梁,沟通了天地。

        “成功了?通天之路已经打通!”

        原本准备向孟宣走来说几句话的酒徒长老、怜花长老、赌鬼长老皆是神情一震,转身向着古祭坛飞了过去,余下的几名长老也迅速跟上,身形如电般抢上祭坛。

        “嗖……”

        忽然有一个女子,不知从哪里跳出来的,嘻嘻的一笑,也跟着飞上了祭坛。

        孟宣在看到她的一刻,神情有些错愕,这个女子,竟然是……屠娇娇?

        “哈哈,没有白白耗费苦心……”

        又是一个声音笑了起来,无天公子从远方迅速驾云飞来,陡然扔掉了拐杖,本来一瘸一拐的腿也不再瘸了,丑陋之极的外表也迅速变得英俊而年轻,大笑声中,抢上祭坛。

        他与屠娇娇,就像是两个狡猾的小偷,要借着东海七大掌教打开通天之路的功夫进入上界。

        “你要来吗?”

        怜花长老一半身子已经进入了光柱,却似乎忽然想起了什么,转头向孟宣叫道。

        “我不去了,我忽然想到了一件事,要去给我师姐收尸!”

        孟宣扬声回答,摆了摆手。

        “哈哈,那你替我照顾我那些夫人哈,紫鸢姑娘、白扶夫人、莫翎师姐、邀月师妹……”

        光柱里一只手探了出来,抓住怜花揪了进去,然后酒徒长老探出身来,叫道:“照顾好天池仙门的弟子,也照顾好东海圣地其他仙门的弟子,如果可以,便做个东海之主吧!我们在天界若有所获,会传讯给你,在你收到我们的消息之时,便是世间修士皆可成仙之日!”

        孟宣点头,长揖一礼。

        光柱只持续了一盏茶功夫,便轰然一声消失了。

        光柱直接通上天界,云海古祭坛再次归于沉寂,随后,强烈的灵气从古祭坛内涌了出来。

        孟宣沉默,他知道这是有高人坐化了。

        或许不止一个,东海圣地七大掌教,大概都在此时坐化了。

        在准备打通通天古路的时候,他们本来就有了舍生之念。

        “孟师弟,一切结束了么?”

        林冰莲的声音在背后响了起来,孟宣转头,便见她踏着冰莲而来,脸色平静。

        见孟宣望来,林冰莲似乎明白他在想什么,开口道:“我败了他,但没能杀掉他,逃走了!”

        孟宣点了点头,笑道:“如此也好,总有人杀他!林师姐,古祭坛内之中,应该有七大掌教的遗蜕在,劳烦你进去收一下,我现在急着去追一个人!”

        林冰莲脸上也忍不住现出了一丝关切之意,道:“她怎么了?”

        孟宣叹了口气,道:“我要去替她收尸!”

        顿了一顿,孟宣又道:“我与她其实是有一个共同的师傅的,虽然师傅被害得很惨,但终究没有说过要将她逐出师门的话,所以她毕竟是我师姐,我要带她回去,将她安葬!”

        林冰莲沉默了半晌,轻轻道:“去吧,到时候我也会拜祭一番的!”

        孟宣点头,飞掠而起,向着秦红丸消失的方向追去。

        “师姐啊,别走的太远,跟我回去吧,师傅的墓地在一块向阳的山坡上,阳光很好,很暖,我会把你葬在他身边,这样你在地下,至少不会感觉太过冰冷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