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小说> 丧尸修仙> 丧尸修仙大结局
  • 丧尸修仙第一百零一章 雪域争斗
  • 丧尸修仙第一百零二章 夺旗死战
  • 丧尸修仙第一百零三章 无极玄云玉
  • 丧尸修仙第一百零四张 吻别
  • 丧尸修仙第一百零五章 渡劫
  • 丧尸修仙第一百零六章 飞升
  • 丧尸修仙第一百零七章 岚之极
  • 丧尸修仙第一百零八章 女人乡
  • 丧尸修仙第一百零九章 红花圣母
  • 丧尸修仙第一百一十章 封印
  • 丧尸修仙第一百一十一章 风骚
  • 丧尸修仙第一百一十二章 颜如玉与夜蓝天
  • 丧尸修仙第一百一十三章 岁月无痕
  • 丧尸修仙第一百一十四章 九星连珠
  • 丧尸修仙第一百一十五章 思念如雪
  • 丧尸修仙第一百一十六章 再见月儿
  • 丧尸修仙第一百一十七章 大喜之日
  • 丧尸修仙第一百一十八章 崛起之时
  • 丧尸修仙第一百一十九章 挂名掌门
  • 丧尸修仙第一百二十章 乌龙现世
  • 丧尸修仙第一百二十一章 天要下雨
  • 丧尸修仙第一百二十二章 祸乱人间
  • 丧尸修仙第一百二十三章 母子
  • 丧尸修仙第一百二十四章 双生
  • 丧尸修仙第一百二十五章 弟子
  • 丧尸修仙第一百二十六章 收徒
  • 丧尸修仙第一百二十七章 下山
  • 丧尸修仙第一百二十八章 妖孽横行
  • 丧尸修仙第一百二十九章 除妖
  • 丧尸修仙第一百三十章 红女峰下少年郎
  • 丧尸修仙第一百三十一章 新月小镇
  • 丧尸修仙第一百三十二章 醉酒
  • 丧尸修仙第一百三十三章 活人祭祀
  • 丧尸修仙第一百三十四章 野猪林
  • 丧尸修仙第一百三十五章 灾难
  • 丧尸修仙第一百三十六章 再遇华修
  • 丧尸修仙第一百三十七章 冰火巨兽
  • 丧尸修仙第一百三十八章 巨兽之心
  • 丧尸修仙第一百三十九章 奉兽妖族
  • 丧尸修仙第一百四十章 真实身份
  • 丧尸修仙第一百四十一章 七级浮屠
  • 丧尸修仙第一百四十二章 玄妙
  • 丧尸修仙第一百四十三章 问菩萨缘何倒坐
  • 丧尸修仙第一百四十四章 降服巨兽
  • 丧尸修仙第一百四十五章 升仙谣
  • 丧尸修仙第一百四十六章 往事(上)
  • 丧尸修仙第一百四十七章 往事(下)
  • 丧尸修仙第一百四十八章 战神
  • 丧尸修仙第一百四十九章 青鸟
  • 丧尸修仙第一百五十章 诡异
  • 丧尸修仙第一百五十一章 天狼禁地
  • 丧尸修仙第一百五十二章 三道关卡(上)
  • 丧尸修仙第一百五十三章 三道关卡(中)
  • 丧尸修仙第一百五十四章 三道关卡(下)
  • 丧尸修仙第一百五十五章 千年轮回
  • 丧尸修仙第一百五十六章 宝藏
  • 丧尸修仙第一百五十七章 杀意
  • 丧尸修仙第一百五十八章 千幻瀑布
  • 丧尸修仙第一百五十九章 神龙
  • 丧尸修仙第一百六十章 授功
  • 丧尸修仙第一百六十一章 回忆(上)
  • 丧尸修仙第一百六十二章 回忆(中)
  • 丧尸修仙第一百六十三章 回忆(下)
  • 丧尸修仙第一百六十四章 御龙真经
  • 丧尸修仙第一百六十五章 嗜血狂魔
  • 丧尸修仙第一百六十六章 山雨欲来
  • 丧尸修仙第一百六十七章 妖尊出山
  • 丧尸修仙第一百六十八章 战起
  • 丧尸修仙第一百六十九章 血帝
  • 丧尸修仙第一百七十章 剑客千云
  • 丧尸修仙第一百七十一章 战斗
  • 丧尸修仙第一百七十二章 突击
  • 丧尸修仙第一百七十三章 自强不息
  • 丧尸修仙第一百七十四章 徒弟被擒
  • 丧尸修仙第一百七十五章 因果(上)
  • 丧尸修仙第一百七十六章 因果(下)
  • 丧尸修仙第一百七十七章 哀莫大于心死
  • 丧尸修仙第一百七十八章 鬼门关
  • 丧尸修仙第一百七十九章 重生之法
  • 丧尸修仙第一百八十章 浴火重生
  • 丧尸修仙第一百八十一章 巩固修为
  • 丧尸修仙第一百八十二章 大战之前(上)
  • 丧尸修仙第一百八十三章 大战之前(下)
  • 丧尸修仙第一百八十四章 风起云涌
  • 丧尸修仙第一百八十五章 终结之战
  • 丧尸修仙第一百八十六章 启程
  • 丧尸修仙第一百八十七章 小狐
  • 丧尸修仙第一百八十八章 左将军
  • 丧尸修仙第一八百十九章 册封大典
  • 丧尸修仙第一百九十章 事变
  • 丧尸修仙第一百九十一章 益母果风波
  • 丧尸修仙第一百九十二章 故人
  • 丧尸修仙第一百九十三章 刁难
  • 丧尸修仙第一百九十四章 仙岚宗
  • 丧尸修仙第一百九十五章 偷窥
  • 丧尸修仙第一百九十六章 淫贼
  • 丧尸修仙第一百九十七章 狐朋狗友
  • 丧尸修仙第一百九十八章 羞辱
  • 丧尸修仙第一百九十九章 碎心
  • 丧尸修仙第二百章 无心
  • 丧尸修仙大结局

        东门无双摇了摇头,颌首道:“我也没来过这里,不知道这棵树是不是千年树王。”

        “它可不是我这千年树精能够比得。”

        就在二人疑惑的时候,空中突然传来一阵空旷的声音,回荡在这片树林中。

        杨洋和东门无双知道,这说话的才是千年树王。

        杨洋凝望着四周,大声喊道:“树王前辈,我们不是有意冒犯,只是感觉人间高手封印这里的群妖有蹊跷,那些人间高手似乎是有意要隐瞒什么。”

        “你们这两个人类小娃娃却是很大胆,敢来这炼妖窟中寻找答案。不过我奉劝你还是就此离去,在这炼妖窟中,除了我和花月之外,其他的妖王可都是暴脾气,我们都被困在这里几百年之久,要是让它们见到了你们两个人类小子,可不会给你们好果子吃,弄不好你们的小命都得留在这里。”

        树王的声音很和蔼,听着它的声音就知道是一位性格温善的妖。

        但是杨洋和东门无双都感受不到妖王此时身在何处,声音传自何方。

        杨洋抱了抱拳,朗声说道:“小道多谢树王的好言相告,但小道实在是太好奇人类与妖族之间的恩怨,一定要将这其中的端倪查个清楚。”

        树王的笑声自空中传来:“你这小娃娃倒是有趣,我等群妖已被封印在此处,你一个人类为何要跑到这里来询问你想要得到的答案?”

        杨洋说道:“因为我觉得那些被人间高手隐藏的事情也随着群妖被封印在炼妖窟中,小道我一直觉得万物平等,没有高低贵贱之分,即便是妖物,也不应该受这几百年的囚困之罪。即便当年有个别妖物伤害世人,但也不能殃及所有妖物。”

        “呵呵,你这娃娃倒是挺仗义的,这样吧,既然你执意如此,那我便给你一个方便,我借给你一件法宝,如果其他妖王阻拦或者伤害于你,你直接拿出我借给你的宝物即可化解危难。等你找到你想要的答案后将我的宝物还回来即可。”

        树王说完此话,便从空中飘来一把木杖,木杖周身都围绕着青色的叶子。

        杨洋拿起这把木杖,却是在他触碰到的时候,变成一缕青气渗入了掌心中。

        此时,树王说道:“这便是我借给你的宝物,只要你意念一动,它就会自动出现。其他妖王见此宝物就等于见到我的本尊,不过我要提醒你,有些妖王不见得会给我这个老树精的面子。你现在回头还来得及。”

        杨洋没有半分回头的意思,看着掌心中那小小的木杖图案,露出一副喜悦的笑容,兴奋的说道:“多谢树王前辈借予小道法宝,我这就前往其他山峰。”

        杨洋性子急迫,说完对着虚空施了一礼,便立即飞身而起向着下一座山飞去。

        东门无双追上杨洋,与他并肩飞行,疑惑道:“你为何不向树王询问你想要问的事情?”

        杨洋说道:“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但是树王并没有告诉我其中的秘密。不过它借给了我宝物,这也算是一个收获了。”

        与柳青山相挨着的就是花月山,放眼望去,整座山的轮廓是五颜六色,是一片花的海洋。

        杨洋与东门无双进入花月山之中,欣赏着这里的美景,唿吸着空气中飘荡着的花香,不由得叫人沉醉。

        二人站在花海中,听到那些还没有修炼成型的小小花妖们欢快的笑声,显得是那么的无忧无虑。

        这些小精灵都能够看到杨洋与东门无双,小花妖们见到了陌生人,全都叽叽喳喳的讨论起来,显得很是好奇,也非常的可爱。

        “这两个人类为什么要进入炼妖窟,不怕被几座大山的妖王杀掉吗?”

        “是啊是啊,你们不怕那些凶狠的妖王前辈吗?”

        听着周围的小花妖们叽叽喳喳的叫成一团,杨洋微微一笑,说道:“没什么可怕的,妖和人一样,有好有坏。像你们这么可爱的精灵,我也是非常怜惜的。”

        “嘻嘻,这个人类说话真好听,我都有点喜欢上他了。”

        “不可以的,花月妖王说不能和人类谈情说爱,人类都是大坏蛋,尤其是男人,是坏蛋中的坏蛋呢。”

        杨洋挠了挠头,露出一副哭笑不得的样子,对着刚刚说话的一朵小花妖说道:“小家伙儿,你知道你们的花月妖王在哪里吗?”

        这朵小花两片天蓝色的花瓣舒展,两根细细的花蕊高高地翘起,淡黄色的蕊头微微晃动,像是翩翩起舞的小蝴蝶。她摇晃着自己细细的腰肢,发出清脆响亮的声音,说道:“你想做什么,我才不告诉你花月妖王就在北边的那片山坳中呢!”

        听了小花妖如此逗笑天真的话,杨洋和东门无双都哈哈大笑起来。

        杨洋轻轻的摸了一下这朵小花妖的花瓣,惹得她身体一抖。杨洋说道:“你不告诉我我也知道你们的花月妖王就在北边的那片山坳中。”

        “咦,你怎么知道,是谁告诉你的?”

        “是啊,他怎么会知道花月妖王就在北边的山坳中呢,又没人告诉他,好神奇!”

        这些小花妖们又乱作了一团,相互讨论起来。

        杨洋与东门无双对视一眼,轻笑道:“这群小家伙儿真是傻得可爱。”

        说完,二人便向着北边走去。

        这里是花月山与金刚山两山之间的山坳处,杨洋与东门无双来到这里。

        远处,有一片花树丛,树丛旁有一条湖畔。

        一位女子的头在花树丛中钻了起来。青翠的树木空隙之间,露出皓如白雪的肌肤,漆黑的长发散在湖面,一双像天上星星那么亮的眼睛凝望过来。只见她舒雅自在的坐在湖边。明艳圣洁,仪态不可方物,白衣倒映水中,落花一瓣一瓣的掉在她头上,衣上。影子上。

        她看到了突然出现的杨洋和东门无双,便转过身来,衣衫飘动,身法轻盈,出步甚小,但顷刻间便到了离两人四五丈处。只见她清丽秀雅,容色极美,微微一笑,露出洁白皓齿。

        她即是花月妖王。

        妖王花月看着杨洋二人,轻动着薄唇。发出如天籁般的声音,说道:“人类可是稀客,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还有人敢进入这炼妖窟中。”

        见到这清丽脱俗的妖王,东门无双却是显得尤为激动,他这一路来一直很沉默,却在这一刻激动的口齿不清,开口说道:“您就是花月师娘?”

        “师娘?”杨洋闻言一愣,一脸震惊的看着东门无双。

        花月凝视着东门无双,一双清亮的眼眸竟是隐出了水雾,声音有些颤抖。移步而来,走到东门无双的面前,说道:“你是寒江老巫的徒弟?”

        “意外收获啊!”杨洋大唿一声,走到二人身边。看着花月与东门无双的脸,忽然发现二人的长相竟是那么的相似!

        杨洋眨了眨眼,小声说道:“看样子她不是你师娘,而是你亲娘啊。”

        东门无双伸出手想要去牵花月的手,但还是收了回来,回过头看着杨洋。说道:“你说的没错,我的师傅就是我亲生父亲。但他一直让我隐藏着自己的身份,因为他怕别人知道我的亲生母亲竟是一花妖!”

        “怪不得你长的如此俊美,原来是花妖的儿子。”杨洋微微一笑,转过身看向花月,说道:“东门无双是我刚刚结交不久的朋友,但这一路走来却是无话不说。之前我一直很好奇他这么一表人才又本领高强为何少有朋友,现在才知道他是刻意躲避着外人,怕被认出他是一位半人半妖之体。”

        花月看着杨洋,对他说道:“你们为何来到这里,不知道这里的妖王对人类有着血海深仇吗,你们这是找死!”

        说完,她又将目光落在东门无双的身上,眼睛里泛着泪光,伸出手轻轻的抚摸着他的脸庞,柔声说道:“你就是我的儿子,自从你出生后我只见过你一面,那时候我刚生下你,就被你那狠心的父亲抱走了,将我抛弃于荒山野岭,如今二十三年过去了,他却对我一直不闻不问。”

        “哎,又是一人妖不能结合的狗血剧目,我还是去一边凉快去,给他们母女单独相处的空间吧。”杨洋心里默默的感叹一声,便识趣的离开了这里,回到了花月山之中。

        杨洋行走在花海中,轻嗅着花的芳香,似乎有些飘飘欲仙了。

        这是一片花的海洋,整个山谷长满了花儿,一眼无际。似乎这周遭空气也随着花景而变暖了。

        晚风悠悠,天也朦胧。一天不知不觉就过去了,杨洋留在了这里,没有去打扰花月与东门无双母女二人,准备明日再去向花月询问他想要知道的事情。

        是夜,杨洋躺在花丛中。望着夜空下那闪闪飞过的萤火虫,清爽的风沁人心脾。

        “嘿嘿,难得清闲。我今晚就独自一人在这里享受了。”杨洋嘿嘿一笑,却又是轻叹一声。

        在如此美景之中,杨洋也舍不得进入睡梦。因为此时的风景比那梦中还要美妙。

        月是故乡明,不经意的总会想起在现实世界与父母在一起的场景。杨洋叹息一声,心酸极了。家已经成为了他的思念…

        夜至黎明,杨洋又是一夜未眠。

        清早他反而困了,脱掉道袍躺在花丛中,闭上眼睡了一会儿,却突然被一声惊叫吵醒。站起身回头望去,却不见任何人。杨洋心道见鬼了。

        “啊~”

        又是一声惊叫,虽然不见人影但清晰的听到是一名女子的叫声。

        “谁?”杨洋四处观望,却仍然见不到人影。

        “我就在你身边啊。羞死人了,连衣服都不穿。”

        杨洋向自己周围一看,发现一朵拇指大小的花朵正扭动着花枝,而两片叶子正护着花蕊。那样子就像一位少女娇羞的捂着脸。

        “咦,是你在说话?”杨洋有些好笑的看着这朵小花。

        叶子散开,露出完整的花貌。那小花精扭了扭花枝,嘟囔起来:“这么大个人了,连个衣服都不穿。羞死人家了。”

        杨洋看了看自己现在只穿着一件快要穿破的裤衩,那私-处也是若隐若现。他自己也有些害羞了。

        “嘻嘻,原来男人也会害羞哦!”那小花精幸灾乐祸的笑了起来,花枝更是不停的扭动。

        杨洋眼睛一瞪,对那小花精哼道:“小不点,你再胡说八道小心我将你连根拔起!”

        小花精不忒道:“嘁,怕你啊!有种你就来拔啊。”

        “哎呦,挑衅我啊。看我不拔了你!”杨洋只是觉得这花精有趣,便做拔花状,却并没有真正的去拔掉她。但花精接下来的举动却令杨洋产生了满头黑线。

        “救命啊~无耻坏蛋调-戏纯洁小花妖了啊~救命啊呀~”这花精长得虽小,但嗓门却很大。

        “哪个不要命的小子敢调-戏我孙女!”一阵怪叫突然从杨洋身后传来,杨洋还来不及解释便被一拳击中。

        杨洋眼睛一瞪,顿时嗷嗷惨叫起来。被这一拳击中,岂一个疼字了得。

        他回头一看,一个身穿白袍的老头正怒气冲冲的瞪着他。杨洋无语至极,想必这老头也是一名花精了。

        不过当老花精看到小花精的样子时明显一怔,看着老花精露出的尴尬模样,杨洋郁闷的说道:“你以为我会调-戏这朵小花?”

        “恩,这个,那个…”老花精哼哼唧唧也说不出个所以然了。

        而此时,那小花精又做出了捂脸状…老花精瞪了那小花精一眼,随即一脸苦笑的看着杨洋,无奈道:“小兄弟,我这孙女天性顽皮。刚才误打了你一拳,实在是抱歉啊。”

        杨洋撇撇嘴,这后背可还是非常疼呢。看到杨洋的样子,老花精又是无奈一笑,便客气的说道:“老夫先替你疗伤吧…”

        杨洋哪用他疗伤,自己稍微运运功就可以了。于是他拒绝了老花精,并对他说道:“我还不至于这么不经打,怎么是我也是一名修道之人。”

        听到杨洋说自己是修道之人,老花精才注意到被杨洋扔到花丛中的道袍,他尴尬的脸色迅速转化为愤怒,并大吼道:“想不到你竟然是一个胆大包天的人类,你竟敢闯入炼妖窟,找死!”

        说着,老花精就向着杨洋攻击而来。

        杨洋那叫一个无语,捡起自己的道袍迅速穿了起来并立即展开反击,这连续的动作一气呵成,毫不拖泥带水。

        杨洋几下子就将老花精打退了,而此时那小妖精也变成了十五六岁的少女模样,穿着一身彩裙蹦蹦跳跳的跟在二人身后,老花精被打她好像一点都不在意,还没心没肺的在一边鼓励老花精站起来重新打起。

        正于此时,东门无双与花月走了过来,来到了杨洋的面前,见到花月到来,老花精与小花精都退到了她的身后。

        花月走了过来,对杨洋说道:“昨晚无双已经把你来这里的目的告诉了我,但是某些事情不是我这种层面的人能够知道的。树王借给了你随身木丈,我也给你一个方便。”

        说到这里,花月对身后的小花精说道:“小兰,你跟着这位人类离开花月山一段时间,他会将你完好的带回来。”

        老花精闻言露出一丝震惊,一脸坚决的说道:“妖王,您不能让小兰跟着这个人类!”

        花月没有说话,而是将目光落在了小花妖的身上。

        小花妖眨了眨眼,露出一副机灵鬼怪的样子,化成一朵小花的模样跳到了杨洋的肩膀上。

        见状,老花精记得直跳腿。小花妖嘻嘻笑道:“爷爷,您放心吧,既然是妖王安排的,我就不会遇到危险。”

        东门无双走了过来,来到杨洋身边,说道:“杨兄,很抱歉,我不能一直陪着你了。我想留在这里多陪我娘几天。”

        杨洋无所谓的说道:“你我也算不上什么深交,也就是萍水相逢,本来就没必要和我一起冒这个险。”

        花月微微一笑,说道:“但愿你的正义感不是虚假的。”

        杨洋泯然一笑,没有过多的解释什么,与花月和东门无双道声别,便向着下一座山峰的方向走去。

        看着自己的孙女跟着杨洋离去,急的老花精暴跳而起,就要向着杨洋追去,却被花月给拦了下来。

        只见花月现在冷着脸,对着老花精说道:“你连本王都不相信了吗?”

        老花精低着头,默默地离开了这里。

        东门无双站在花月身边,看着老花精离去,疑问道:“那小花妖跟着杨洋真的没危险吗?”

        花月轻笑道:“炼妖窟十座大山内的群妖都相处的非常和睦,就算它们伤害杨洋,但也不会伤害同类的。”

        没过多久,杨洋就来到了金刚山中。

        来到金刚山前。山岩石壁,直如斧噼刀斩一样,棱蹭峻峭,粗涩的石灰岩石。仿佛伸手就能触到。于是整个金刚山现出一种雄奇峻拔,咄咄逼人的气势。宛如它的名字,金刚不破,巍然而立。

        镇守在此山的妖王是金猿怪,居住在此山中的也大多都是拥有灵性的猿猴。

        这不。杨洋刚刚登入山峰,就看到各种各样的猴子在山上嬉戏追逐,与他想象中那凶恶险妖的嘴脸完全不一样。

        金刚山会让人产生四季错乱的感觉,无论何时都带着一股不惧一切的苍劲。

        几百年前,一只金色的猴子在一块大而结实的瀑布下面濯足,冰凉的泉水将它混浊的思想洗涤得格外清明,瀑布上面是通天的大树,粗壮的根须在光滑的石壁上蜿蜒盘缠,直通潭底,从这亿万年的清泉里吸取天地的灵蕴。所以说这里可以直通九天,但却被人间高手给强行封印了。

        金猴望向寒潭深处,据说这里的泉水可以照出人类的*。

        “你想救他们吗?”

        水里有个和金猴一样的脸,它在询问岸上的金猴,这声音仿佛从它的耳边传来,它以为这是错觉,也许这泉水太过神奇,让它能如此坦荡的直面内心。

        “我只是不想他们还抱有幻想。”

        半空里响起雷鸣,有华美的佛光在云端出现,它早已习惯了这两种如此不协调的东西接踵而至。如同它每年见到的那无数张安详故去的笑脸,它本以为人们在失去自己最宝贵的东西的时候,总是要哭的。

        “只有我们,可以决定他们是否能够幻想”。

        它知道自己即将面对什么。它从水中抽出双足。

        “你是不能决定。”一个人型的轮廓突然凭空出现。他脸上的大部分被油光的毛发遮掩,却遮掩不住那从容的笑意。

        这是灵猴,是金猿怪的原型,金猿怪有两种形态,一种是普通形态,一种是妖化形态。它将自己修化成两个不同的存在。

        “他们也不能!”它望向天空的那些尊者,脸上的微笑突然变作了狰狞和恐怖,它从中间看见了暴戾的杀意。

        在这时,两种形态合一,带着不屈的意念,对抗着满天神佛,引起一场场腥风血雨。

        “我无法看见另一种形态是如何从我身边消失,他像鬼魅般地转瞬不见,我只看到瀑布中一个隐约可见的人形影子,那速度快得已经让水倒流,来不及等我反应过来,就有一个尊者从天空落下。被拧断头颅的面孔上,带着不可思议的恐怖表情。”

        金猿怪与杨洋讲述着自己的往事。

        杨洋说道:“我的朋友说过灵猴是个古老而又高贵的种族,他们从五色石中化身,天生就习得幻灭之术,他们能够像影子一样隐藏起来,又能够像疾电一样奔袭,他们可以幻化成各种形体,却从不改变自己坚定的信念。”

        金猿怪宛如没有听见杨洋的讲话一样,自顾自的说道:“我答应他把这些尸体带走,我知道他不愿意这些肮脏腐臭的东西将这里弄得乌烟瘴气。”

        杨洋聆听着金猿怪的诉说,看着眼前的瀑布和脚下的寒潭,似乎可以看到几百年前人与神一起对抗群妖的场景。

        在这一刻,杨洋终于了解到一丝蛛丝马迹,原来封印群妖的不仅有人间高手,还有那高贵的神族。

        金猿怪突然哈哈大笑,他手轻轻一挥,瀑布的水竟然静止,平整得像一面镜子,从杨洋的角度看过去,上面有两个硕大的人影。

        那是两个猿猴,一位满身金丝,一位神光耀体,却感受不到一丝妖气。

        这正是金猿怪的两种形态,在平时它是一只普通的金丝灵猴,在它爆发的时候,就是一位绝世妖尊。

        金猿怪的两种形态迅速合为一体,它来到杨洋的身边,说道:“小道士,你是这几百年唯一一个让我心平气和讲述完这段往事的人类。你想要了解几百年前群妖之战的真正景象,但我也只是经了那场战争的末尾而已。我只知道神族也参与了战争,其他的却一无所知。能告诉你的只有这些了,其他的问题你去询问其他几位妖王吧。”

        杨洋对着金猿怪施了一礼,恭敬的说道:“多谢金猿前辈与我讲述这段往事,我会铭记在心,继续前往下一座山,一一揭开当年的真相。”

        离开了金刚山,杨洋便前往下一座山峰。

        与金刚山相邻的是叶青山,此山的妖王乃是蛇祖。

        在一个神奇真空领域,宁哲俯视着这个世界。见到杨洋不断的前进,就犹如自己一样踏遍每一个星域。

        他思考了很长时间,最终了然一笑,既然毒神已经找不到了,而且没有他没有做坏事,自己又何必执着于非杀他不可?

        想到这些,他便离开了这个空间,穿梭万古星空,回到了亲人的身边。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