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三栖特种兵> 三栖特种兵第1408章:勿忘树得摇曳
  • 三栖特种兵第102章 麦轲不再留憾
  • 三栖特种兵第103章 欢迎客人到来
  • 三栖特种兵第104章 建成改造系统
  • 三栖特种兵第105章 谁愿首先入狱
  • 三栖特种兵第106章 花前巧遇故人
  • 三栖特种兵第107章 月下一解相思
  • 三栖特种兵第108章 无辜招来情敌
  • 三栖特种兵第109章 安置老弱病残
  • 三栖特种兵第110章 人人皆为珍宝
  • 三栖特种兵第111章 太平水师藏兵
  • 三栖特种兵第112章 烧炭转业采矿
  • 三栖特种兵第113章 科学院见雏形
  • 三栖特种兵第114章 麦轲新法戒烟
  • 三栖特种兵第115章 灵药仿制成功
  • 三栖特种兵第116章 初次电脑应用
  • 三栖特种兵第117章 水力成功发电
  • 三栖特种兵第118章 一座独特新城
  • 三栖特种兵第119章 天国首城模式
  • 三栖特种兵第120章 斯文担任市长
  • 三栖特种兵第121章 整编飞禽走兽
  • 三栖特种兵第122章 首城立体防御
  • 三栖特种兵第123章 圣山草木皆兵
  • 三栖特种兵第124章 群兽各展所长
  • 三栖特种兵第125章 天国空军雏形
  • 三栖特种兵第126章 密备出兵通道
  • 三栖特种兵第127章 冤家如此再聚
  • 三栖特种兵第128章 韦家疏财助义
  • 三栖特种兵第129章 六化先生出山
  • 三栖特种兵第130章 解疑六划归心
  • 三栖特种兵第131章 六划担任特使
  • 三栖特种兵第132章 一划谋定泗川
  • 三栖特种兵第133章 以晃塞外买马
  • 三栖特种兵第134章 重围再陷以晃
  • 三栖特种兵第135章 多姿以晃情深
  • 三栖特种兵第136章 以晃改姓乌兰
  • 三栖特种兵第137章 收到黄级警报
  • 三栖特种兵第138章 饭桶还是大号
  • 三栖特种兵第139章 猫捉鼠鼠戏猫
  • 三栖特种兵第140章 打过再讲道理
  • 三栖特种兵第141章 麦轲遇姥姥姥
  • 三栖特种兵第142章 合伙卖了六划
  • 三栖特种兵第143章 麦轲一见家主
  • 三栖特种兵第144章 安排三场比试
  • 三栖特种兵第145章 最得意处失意
  • 三栖特种兵第146章 赛诗吟出意外
  • 三栖特种兵第147章 唐笑为谁倾心
  • 三栖特种兵第148章 吃饭立下规矩
  • 三栖特种兵第149章 掬憨降服四藏
  • 三栖特种兵第150章 为掬憨甘作奴
  • 三栖特种兵第151章 谁能妙手回春
  • 三栖特种兵第152章 麦轲医术超凡
  • 三栖特种兵第153章 治病得了人心
  • 三栖特种兵第154章 岳父重振雄风
  • 三栖特种兵第155章 唐笑打进宁家
  • 三栖特种兵第156章 宁佑决不罢休
  • 三栖特种兵第157章 天罡地煞谁优
  • 三栖特种兵第158章 再擒一阵丄人
  • 三栖特种兵第159章 麦轲黑夜会谈
  • 三栖特种兵第160章 麦轲提点六划
  • 三栖特种兵第161章 秀清决意造反
  • 三栖特种兵第162章 又起一支天军
  • 三栖特种兵第163章 英雄纷至沓来
  • 三栖特种兵第164章 三条防范措施
  • 三栖特种兵第165章 心垒最为难攻
  • 三栖特种兵第166章 心魔得到控制
  • 三栖特种兵第167章 军牧从天而降
  • 三栖特种兵第168章 秀清装神弄鬼
  • 三栖特种兵第169章 戳穿秀清诡诈
  • 三栖特种兵第170章 禁锢监外执行
  • 三栖特种兵第171章 一种新款穿越
  • 三栖特种兵第172章 仁晓遇到难题
  • 三栖特种兵第173章 神机遇上隐鹰
  • 三栖特种兵第174章 玄枭活捉靴雕
  • 三栖特种兵第175章 放鸟将计就计
  • 三栖特种兵第176章 麦轲凌厉反击
  • 三栖特种兵第177章 巡抚留了一手
  • 三栖特种兵第178章 鹰潜也有暗棋
  • 三栖特种兵第179章 阁主为徒定婿
  • 三栖特种兵第180章 首徒成了叛徒
  • 三栖特种兵第181章 死土变为活土
  • 三栖特种兵第182章 鹰潜浮出水面
  • 三栖特种兵第183章 无良良心发现
  • 三栖特种兵第184章 打入隐鹰卧底
  • 三栖特种兵第185章 清剿大军出发
  • 三栖特种兵第186章 蛇鼠果然一窝
  • 三栖特种兵第187章 丐帮也来助阵
  • 三栖特种兵第188章 断了敌军粮草
  • 三栖特种兵第189章 征粮竭泽而渔
  • 三栖特种兵第190章 好官为民请命
  • 三栖特种兵第190章 好官为民请命
  • 三栖特种兵第191章 碰撞不期而遇
  • 三栖特种兵第192章 棍棒相逢孰硬
  • 三栖特种兵第193章 朝贵托假天兄
  • 三栖特种兵第194章 二人原有勾结
  • 三栖特种兵第195章 打碎朝贵幻想
  • 三栖特种兵第196章 夫妻同入牢笼
  • 三栖特种兵第197章 达开乡党齐心
  • 三栖特种兵第198章 正名正位遂谋
  • 三栖特种兵第199章 遂谋双目如炬
  • 三栖特种兵第200章 眼亮复又心明
  • 三栖特种兵第1408章:勿忘树得摇曳

        勒石记事以后,麦柯看看时间,离老头儿规定的离开时间还有一天。

        回想了一下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竟然干了这么多的事情,这还只是他亲手干成的。

        各位弟兄干的都加在一起,那还不是一个天文数字?

        用罄竹难书来描述,估计也是可以的了。

        麦柯平生很少骄傲,也不禁自己创造出来的速度和效率骄傲了一把。

        众人大事都交代了,各自回到自己的岗位去兢兢业业,就剩下二十三兄弟。

        麦柯看着每一个都生龙活虎,没有一个缺胳膊断腿,不禁心里特别感到欣慰。

        大家过来的时候,可是被那个老头儿吓得够呛,说生个病受个伤,绝对司空见惯,死个人什么的,也在所难免。

        而且特别强调,死人绝对不是开玩笑,那就是真死。

        还有一天的时间,麦柯忽然想起,还有一件大事!

        那就是他和彼得已经结婚,要去看看老婆孩子,安排他们的将来。

        于是,就对大家说:“最后一天了,我和彼得要去看看老婆,你们这些光棍没事干,要不要跟我们两个走,让嫂子给你们做点好吃的,也算给大家践行?”

        他本来想,他这一邀请,大家还不欢呼雀跃,可是诡异的是,大家都鸦雀无声,还有人扭扭捏捏起来。

        有猫腻!

        麦柯多机灵啊,立刻就察觉出来有什么不正常的地方!

        正要拷问,加文牧师说话了。

        “你呀!真是官僚一个!大家都找到了自己的伴侣,全都成双成对了!”

        麦柯大为惊奇!

        怎么?把我这个客串红娘给迈了过去?真是岂有此理!

        “难道你这老古板也红鸾摇动了?”

        加文道:“我又不是天主教的神父,当然要结婚,要不然小牧师到那里去找?”

        麦柯打量了一下自己的兄弟,二十二人各个英俊异常,神采奕奕,到哪里都是打着灯笼难找的好女婿,忽然恍然大悟。

        这样的好东西,谁见了不拼命抢一个?

        麦柯哈哈一笑,大叫一声:“你们各自去和自己的夫人交代吧,不要昏了头,忘了归期,就是明天这个点儿,大家悠着点。”

        说完,跳跃而起,只听到云豹压着嗓子吼吼地嘲笑。

        麦柯速度比飞还快,加上归心似箭,要见他的宁静蕊,加上常沙距离光州的直线距离实际并不远,不到半个小时,就飞临宁家大小姐的专用绣楼。

        麦柯童心未泯,将视线拐进里面鸡鸣狗盗般地偷窥。

        看到佳人正在抱着一个小孩,一丝不苟的展开哺乳大业。

        那个小孩,粉妆玉琢,简直是世界最美好的存在。

        到底他父亲是谁,竟然如此巧夺天工?

        他恍然觉得,那就是他在出征前夕在树冠之上一番荒唐的结晶。

        难道一炮而红,一炮中的?老子太厉害了!

        他心中升起一股奇妙的情绪,难到老子真的当老子了?

        他一时呆傻,不知道动弹了。

        就在这时候,就听到里面孩子的妈妈说话了:“树得树得小树得,长大要让妈妈乐!一天到晚围妈转,别学你爹臭麦柯!”

        那趴着努力吃喝的小孩忽然抬头,一对大眼睛黑幽幽睁得溜圆,问道:“妈咪,谁是臭麦柯?”

        麦柯又是一惊!

        这小孩怎么说话这么早?

        马上又担心起自己的光辉形象,在儿子的眼中被贬低,不由着急起来。

        不过,这种担心很快就没有那么严重了。

        因为孩子他妈说:“那就是你的老爸!他很高大英俊,非常勇敢!美中不足的就是有点黑,不如儿子你白,这个方面他必须向你学习。”

        那个被称为树得的小孩,大概还不能理解太复杂的概念,又趴了回去,继续解决肚子问题。

        可是,麦柯却大怒!

        好啊,你竟敢背后黑你老公我,看我怎么惩治你!

        然后不再等待又来一个故伎重演从天窗跳了进去,如同饿虎扑食,扑了过去。

        大概早就在佳人的算计当中,宁静蕊回眸一笑,轻轻把儿子放进摇篮,回身和麦柯抱在一起。

        要不说这孩子乖呢,发生了这么大变故,他却进入摇篮安然入睡了。

        麦柯急火火又要说话又要行动的,被夫人制止,说:“你这没轻没重的,树得虽然已经熟睡,保不齐被你惊醒,走,我们去另一个房间叙旧,我有好几笔帐要和你细算,你就准备破产还债吧!”

        麦柯道:“还是夫人算无遗策!至于为夫,这次进了门,就没打算完整出去!是打是罚,要杀要刮,任凭夫人发落!”

        一只玉手嗖的上了麦柯的耳朵:“油嘴滑舌,还不给我走!”

        抓着就走了出去,然后进入另一个房间。

        进入以后,麦柯一脚回踹,把门关的严严实实。

        一门之隔,两个世界两重天。

        门外面静静悄悄安安静静,门里面炮火连天,地动山摇。

        从来都是欢娱嫌夜短,白天大概也不会延长,直到三个小时,那个睡足了的小家伙一声妈咪,才把二人唤回现实世界。

        然后二人又回到开始的房间。

        小家伙一看多了一个黑黑的家伙,不由审视起来,这家伙是谁,怎么一点都不随我?

        麦柯惬意地把自己往铺上一扔,接过小树得放在自己的肚皮上,然后颠了起来。

        小家伙大概从来没有做过这种游戏,不但有趣,而且嫩肚皮挨着老肚皮凉滋滋甚是好受,不由咯咯笑了起来。

        这人黑是黑,黑的有趣!暂时接受他好了!

        麦柯比牛还健壮,虽说耕田可以累坏牛,但是比牛还壮就累不坏了。

        宁静蕊也躺了下来,麦柯一边肚皮颠儿子,一边和媳妇说话。

        天伦之乐,其乐融融。

        忽然麦柯问道:“咱儿子得名树得,可有渊源?”

        宁静蕊给了他一个大虾球:“这么直白的话,你会不懂?别是脑筋刚才累坏了吧?”

        “哈哈!为夫的精准度无以伦比啊!哎,这次也必然是一发而中,夫人可有第二个名字的腹稿?”

        看着透过纱窗照进室内摇曳的灯光,宁静蕊幽幽说道。

        “以后不管多长时间不管在哪里,你见到一个叫‘摇曳’的男孩或者女孩,就回味一下今天的别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