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小说> 仙鸿路> 仙鸿路第850章:天威
  • 仙鸿路第101章 尘封的秘密
  • 仙鸿路第102章 郑药师的请求
  • 仙鸿路第103章 神秘面具
  • 仙鸿路第104章 神识威吓
  • 仙鸿路第105章 鬼尸山之约
  • 仙鸿路第106章 鬼尸山
  • 仙鸿路第107章 鬼尸惊魂
  • 仙鸿路第108章 厉鬼逞威
  • 仙鸿路第109章 杨凡的手段
  • 仙鸿路第110章 墓穴走尸
  • 仙鸿路第二卷 名医崛起 第111章 大圆满鬼尸道
  • 仙鸿路第二卷 名医崛起 第112章 墓穴惊魂
  • 仙鸿路第113章 铁甲傀儡
  • 仙鸿路第114章 千年玄尸
  • 仙鸿路第115章 魔功异变
  • 仙鸿路第116章 无名幽林的召唤
  • 仙鸿路第117章 毒计杨凡逆袭
  • 仙鸿路第118章 再次着道生死对峙
  • 仙鸿路第119章 石棺中的物品
  • 仙鸿路第120章 突破凝神炼化傀儡
  • 仙鸿路第121章 仙鸿戒器灵
  • 仙鸿路第122章 重见天日
  • 仙鸿路第123章 老祖的盘问
  • 仙鸿路第124章 魔道石千寒
  • 仙鸿路第125章 石千寒的潜作用
  • 仙鸿路第126章 楚玉嫣的表白
  • 仙鸿路第127章 收徒
  • 仙鸿路第129章 杨天之谜
  • 仙鸿路第130章 九幽密境
  • 仙鸿路第131章 血魔七子
  • 仙鸿路第132章 高阶之威
  • 仙鸿路第133章 摧枯拉朽
  • 仙鸿路第134章 仙鸿戒妙用
  • 仙鸿路第135章 魔气灵泉
  • 仙鸿路第136章 三幽魔焰
  • 仙鸿路第137章 天雷洗礼
  • 仙鸿路第138章 魔道精髓力量
  • 仙鸿路第139章 初临京都
  • 仙鸿路第140章 符笔竞争
  • 仙鸿路第141章 不燕王府
  • 仙鸿路第142章 淡定
  • 仙鸿路第143章 神秘二郡主
  • 仙鸿路第144章 奇女子
  • 仙鸿路第145章 九宿玄脉
  • 仙鸿路仙鸿路
  • 仙鸿路第147章 寒远山
  • 仙鸿路第148章 拈玉观音
  • 仙鸿路第149章 触犯神灵
  • 仙鸿路第150章 林雨泄密
  • 仙鸿路第151章 三大神医
  • 仙鸿路第152章 毒术较量
  • 仙鸿路第153章 无双
  • 仙鸿路第154章 不可思议的力量
  • 仙鸿路第155章 惊世骇俗
  • 仙鸿路第156章 完美肉身
  • 仙鸿路第157章 注定被超越
  • 仙鸿路第158章 客僚药师
  • 仙鸿路第159章 百越
  • 仙鸿路第160章 代价
  • 仙鸿路第161章 命中注定的敌人
  • 仙鸿路第162章 女神医
  • 仙鸿路第163章 蓝月医馆的实力
  • 仙鸿路第164章 再见胡非
  • 仙鸿路第165章 缘分
  • 仙鸿路第166章 杨凡的贴身保镖
  • 仙鸿路第167章 银色飞鹰
  • 仙鸿路第168章 谁是结巴
  • 仙鸿路第169章 仙鸿医馆
  • 仙鸿路第170章 筹办就绪
  • 仙鸿路第171章 考核筛选
  • 仙鸿路第172章 暗血王朝
  • 仙鸿路第173章 杀机来临
  • 仙鸿路第174章 三次刺杀
  • 仙鸿路第175章 天人
  • 仙鸿路第176章 隆重开业
  • 仙鸿路第177章 暗中搅局
  • 仙鸿路第178章 起死回生
  • 仙鸿路第179章 京都第一神医
  • 仙鸿路第180章 暗潮
  • 仙鸿路第181章 最后一轮刺杀
  • 仙鸿路第182章 生死一线(上)
  • 仙鸿路第183章 生死一线(中)
  • 仙鸿路第184章 生死一线(下)
  • 仙鸿路第185章 神秘的牌匾
  • 仙鸿路第186章 武修
  • 仙鸿路第187章 可怕的对手
  • 仙鸿路第188章 疯狂的胡非
  • 仙鸿路第189章 杨凡的抉择
  • 仙鸿路第190章 仙鸿戒
  • 仙鸿路第191章 仙鸿戒
  • 仙鸿路第192章 傀儡之威
  • 仙鸿路第193章 一文钱的悬赏
  • 仙鸿路第194章 逆杀
  • 仙鸿路第195章 初有资本
  • 仙鸿路第196章 法宝组合
  • 仙鸿路第197章 筑基的准备
  • 仙鸿路第198章 仙踪再现(上)
  • 仙鸿路第199章 仙踪再现(下)
  • 仙鸿路第200章 天阙树根
  • 仙鸿路第201章 暗血君王
  • 仙鸿路第850章:天威

        竹林岛在蓬山岛域百亿里海域中,不过是一座二流岛屿,驻扎几十万修士,平日里,顶级修士在这里,都极少出现。

        而在最近这段时日,不乏通天三阶的强者,赶赴此岛。

        复活仪式,在外海域本身很少见,成功率极低。

        何况在半个月前,蓬山岛域的大岛主“蓬山散人”也亲临此岛。

        竹林岛主受宠若惊,以他区区合体中期的修为,能接待统治这百亿里水域的大岛主,是何等难得的事。

        蓬山散人一身青衫,约莫三四十岁,面容儒雅,目光平和,波澜不惊。

        岁月在他脸上,并没有留下任何痕迹,但是他统领这片海域,足足有一万多年,什么大风大1ang没见过。

        蓬山散人身后,跟随者两名合体大修士,一个矮胖中年,一个冰yannv子,修为都比竹林岛主要高。

        把这三名贵客,迎到高台贵宾席上,竹林岛主这才长舒一口气。

        仅仅是站在蓬山散人面前,他都有一种难以喘息的感觉。

        “大岛主,复活仪式在外海域,多半是以失败告终。您在dong府里静修,为何有这闲情,来竹林岛这个穷山僻壤之地?”

        矮胖中年一脸恭敬的道。

        “ya圣宗在我蓬山岛域算实力强劲的仙n,我与羽妍大长老,也有些jia情。”

        è“¬å±±æ•£äººé¢æ— è¡¨æƒ…,语气平缓的道:“这次复活仪式,ya圣宗敢公然举行,此中定有蹊跷。”

        å¤æ´»ä»ªå¼æˆåŠŸçŽ‡å¾ˆä½Žï¼Œè¿™æ˜¯ä¼—所周知的,即便在外海域。

        å†°yannv子嘴角轻轻抿起:“何况,这次复活仪式上,据秘密情报显示,可能会有天一魂水和还魂法坛的下落。”

        å°±ç®—是渡劫期之辈,也无法完全抵制这两样宝物的you惑。

        â€¦â€¦å¤©ä¸€é­‚æ°´,是修补灵魂的奇水,妙用无穷,对渡天劫,有极大帮助。本岛主晋升渡劫期几千年,一直都没有把握应付第一次天劫,如若有此魂水相助,成功率将会提升至5成以上。至于这还魂法坛,价值更珍贵,不过本岛主不是鬼尸道修士,you惑对我反而xia些。”

        è“¬å±±æ•£äººå«ç¬‘道。

        æ­¤è¨€ä¸€å‡ºï¼ŒçŸ®èƒ–中年和冰yannv子对视一眼,立即明白此行的真正目的。

        æ­£åœ¨è¿™æ—¶ï¼Œè¿œæ–¹éå…‰sè来,一共七八名顶级修士飞往高台。

        â€œya圣宗的人来了。”

        çŸ®èƒ–中年压低声音道。

        â€œä¸¤ä¸ªç”Ÿé¢å­”。”

        å†°yannv子沉静的目光,落到黄衫nv子和杨凡身上。

        æ‰“量黄衫nv子时,她有一种深处­é›¾ä¸­çš„错觉,目光定格在杨凡身上时,以她冰冷的xìng格,亦是刹那的失神:世间竟然有“美”到如此程度的男子。

        æ¨å‡¡éšé»„è¡«nv子坐在一起。

        â€œæ”¶æ•›ä½ èº«ä¸Šçš„气息。”黄衫nv子略带一丝恼怒的道。

        â€œæ‚¨è¿™æ˜¯â€¦â€¦â€

        æ¨å‡¡ä¸€æ€”,却很快现黄衫nv子的处境。

        é«˜å°é™„近,数以千计的nv修,目光在二人身上扫过,对黄衫nv子产生了嫉妒杀死人的神sè。

        æ®’花中期的杨凡,身上那种源于自然的璀璨壮美,对于任何异xìng来说,都是致命的。

        è¿™ä¸ªé˜¶æ®µçš„杨凡,会是他一生中魅力最大的。

        ä½†å†ç¾Žä¸½çš„事物,都是无法持续太长的,杨凡深明这一点。

        â€œå‰è¾ˆè¯·è§è°…,这是杨某现阶段独有的意境,着实难以收敛。”

        æ¨å‡¡ç•¥å¸¦å±‹å†…,收敛气息,但是那种意境,是无法屏蔽的。

        â€œéš¾æ€ªä½ è¢«èª‰ä¸ºå†…陆大宗师,功法竟如此奇特,如果让nv子修炼此功,兴许会更合适。”

        é»„è¡«nv子略带一丝嘲讽的道。

        å› ä¸ºæ­¤åˆ»çš„杨凡身上的那种吸引力,比什么媚功都要强大无数倍。

        åªéœ€çœ‹ä¸€çœ¼ï¼Œå°±èƒ½è®©ä¸€ä¸ªæ™®é€šnv子对他情有独钟。

        â€œå‘µå‘µï¼Œæ¨æŸçœŸæ˜¯è£å¹¸ï¼Œèƒ½è®©å‰è¾ˆåšå‡ºè¯„价上的褒贬。”

        æ¨å‡¡ä¸ä»¥ä¸ºæ„çš„笑道。

        é»„è¡«nv子蓦地一怔,隐隐觉察到,自己在与杨凡的对答中,落入被动。

        å¥¹è‡ªä»ŽçŽ°ä¸–,多是以然世外的态度,任何旁支细节,都无法引起她的关注。

        è¿™ä¹Ÿæ˜¯ä»–次,对某个人某个事,做出情感上的褒贬评价。

        â€œä¸å¦¨å‘Šè¯‰å‰è¾ˆâ€¦â€¦æ¨æŸä¸‹ä¸€ä¸ªå¢ƒç•Œï¼Œä¼šæ›´ä¸ºå¥‡ç‰¹ã€‚”

        æ¨å‡¡å†²é»„è¡«nv子神秘一笑,他已经适应与此nv的随和jia流,并拿捏住对方的xìng格和行事风格。

        é»„è¡«nv子轻哼一声,阖上眸子,不再一眼。

        äº‹å®žä¸Šï¼Œæ¨å‡¡æ²¡çŽ°ï¼Œæ­¤nv在这个时候,心跳微微加快半分,而后一瞬间恢复正常。

        åœ¨é«˜å°è´µå®¾å¸­ä¸Šåšäº†åŠæ—¥ï¼Œå¤œå¹•é™ä¸´ã€‚

        æ·±å¤œåˆ°æ¥ã€‚

        ç«¹æž—岛上,汇聚千万修士,不乏通天三阶的顶级修士。

        å¤æ´»ä»ªå¼ï¼Œé€‚合在深夜,万簌俱寂、yÄ«n气最重之时举行,这基本是常识。

        â€œæ¨ya师,复活仪式要开始了,马上轮到你出场……”

        ç¾½å¦æ¼‚浮到高台上方,一双勾魂媚眼,瞥了杨凡一眼,这与她身上高洁的气息,形成截然相反的对比。

        å¥¹è¯´ç€ï¼Œå–出一座冰棺,里面躺着一个雪白胡须的老者,脸上还余有几分红润。

        æ¨å‡¡æ·±å¸ä¸€å£æ°”,一步之间,跨越到高台上,引起一阵xiaxia哗然。

        â€œæŒ‰åŽŸè®¡åˆ’实行,有大岛主坐镇,就算你失败,那姓黄的nv子,也不敢把你怎么样,而本长老日后,也会好好疼爱你……”

        ç¾½å¦ç”µå…‰çŸ³ç«é—´ï¼Œä¸Žæ¨å‡¡ç¥žå¿µä¼ éŸ³ã€‚

        è€Œåœ¨ä¸‹ä¸€åˆ»ï¼Œé»„è¡«nv子的声音在他脑海想起:“尽力而为,此事只要成功,本长老便欠你一个人情,且力保你全身而退。”

        æ¨å‡¡å¿ƒä¸­é”™æ„•ï¼Œæ—‹å³å‡›ç„¶ã€‚

        æ­¤åˆ»ï¼Œä»–终究是处于诸强夹缝中。

        ä¸è¿‡æ¨å‡¡ç›¸ä¿¡æŽŒæ¡å‘½è¿çš„,终究是自己!!

        ä»–目中厉光一闪,也不管这二人的吩咐,一切按照自己的本xìng去做。

        è¿™ä¸€æ¬¡ï¼Œæ²¡æœ‰æ‹¿å‡ºè¿˜é­‚法坛杨凡就在高台上开始施法。

        æ²¡æœ‰è¿˜é­‚法坛辅助,杨凡要吃力一些,必需全力以赴。

        ä»–缓缓张开双臂,背后豁然浮现一个五sè虚影,绽放出璀璨绚丽的光彩并豁然膨胀千百倍。

        æ•´ä¸ªç«¹æž—岛,合体大修士以下的存在,都感到一股灵魂上的莫大压迫。

        è¿žç«¹æž—岛主都心神一颤:“这来自外海域的宗师,修为竟然比我还要深厚。”

        ç¾½å¦ã€é»„è¡«nv子、以及蓬山大岛主,目光都是莫名一闪。

        ç¾½é¦¥ç›®ä¸­å¼‚彩涟涟:“他竟然这么厉害,实力恐怕能匹敌合体大修士,看来我之前的担心,有些多余。”

        è‡ªä»Žä¸Žæ¨å‡¡è§é¢ä¹‹åŽï¼Œç¾½é¦¥èŠ³å¿ƒæš—许,情有独钟。只可惜杨几对他若即若离,没有任何表态。

        â€œæ­¤å­æ½œåŠ›ä¸å¯ä¼°é‡ï¼Œå‡ä»¥æ—¶æ—¥ï¼Œç”šè‡³æœ‰å¯èƒ½è¾¾åˆ°è¶Šæˆ‘等的高度。”

        é»„è¡«nv子yù手掐算,喃喃自语道。

        å½“全场nv修的心魂仿佛都被勾走之时,复活仪式已经开始。

        æ¨å‡¡å£ä¸­å¿µå’’手中飞快幻化,圣疗篇中的“回魂术”自是玄妙无比,但是他已经熟悉。

        æ— å°½ç”Ÿæœºä¹‹æ°”在冰棺上环绕,一股惊天地的yÄ«n魂之力,缓缓扩散开,并很快笼罩整个竹林岛。

        åœ¨åœºè§‚摩复活仪式的,不乏高明ya师,见此情形,面sè凝重,而后兴奋莫名。

        é­‚归!!

        æ¨å‡¡è½»å–ä¸€å£°ï¼Œä¸€å›¢æ®‹ç ´ä¸å ªçš„白sè虚光,在高台上凝聚。

        åœ¨æ­¤æœ€å…³é”®æ—¶åˆ»ï¼Œæ¨å‡¡çªç„¶å–出一个羊脂yù瓶。

        è¿™ä¸€åˆ»ï¼Œç«¹æž—岛上万千修士,都屏住了呼吸,都盯着那羊脂yù瓶。

        è“¬å±±æ•£äººï¼Œç¾½å¦ï¼Œä»¥åŠè‹¥å¹²éšè—çš„强者,目光都是一亮。

        å”¯æœ‰é»„è¡«nv子,神sè依旧。

        æ»´ç­”!!

        æ¨å‡¡ä»Žç¾Šè„‚yù瓶中,倒出两滴天一魂水,化作透明晶光,注入那残破的白sè虚光中。

        ä»–自己也张口一吐,一片绿莹莹光流,一起注入其中……

        â€œä¸Šæ¬¡æœæŸ¥æ­¤å­çš„时候,为何没见到此羊脂yù瓶。”

        ç¾½å¦ç›®ä¸­å†·å…‰ä¸€é—ªã€‚

        â€œå…¥çªâ€

        æ¨å‡¡ç‰µå¼•é­‚é­„,回归冰棺中的尸体。

        è¶æ­¤æœºä¼šï¼Œä»–把羊脂yù瓶合上,准备收走。

        è½°éš†ï¼ï¼ï¼

        ç„¶åˆ™å°±åœ¨æ­¤æ—¶ï¼Œä¸€é“九天雷鸣般的轰响,在整个竹林岛上空炸开。

        ä¸€è‚¡ä¸å¯å½¢å®¹ä»£è¡¨å¤©å¨æ„å¿—的力量,在夜空划过。

        æ¨å‡¡ç‰µå¼•çš„白sè虚光,刚刚入体,差点被震散,不由大骇,望向高空。

        å¹¶ä¸”,那股天威般的威压,让整个岛屿几十万修士,灵魂跪拜,颤栗不惜。

        â€œä¸å¥½ï¼ï¼è¿™ç«Ÿç„¶æ˜¯æ¸¡è¿‡ä¸€æ¬¡å¤©åŠ«åŽï¼Œæ‰èƒ½æ‹¥æœ‰çš„天威意志!!”,蓬山岛主,面sè惨白。

        è¿™ä¸€åˆ¹é‚£ï¼Œå¤©åœ°ä¹Œäº‘遍布,雷云滚滚,无上天威意志,让亿万生灵颤栗跪拜。

        æ¨å‡¡åŒè†å¼¯æ›²ï¼Œç´§å’¬ç‰™å…³ï¼ŒèƒŒåŽäº”sè虚影迸出更绚丽的光华,才勉强抵抗住。

        â€œäººç±»è¼èšï¼ï¼jia出天一魂水和还魂法坛。”

        ä¸€ä¸ªæµ‘身蒸腾滚滚灰流的花面男子,现身竹林岛上空。

        çœ‹æƒ…形,竟然是妖族强者。

        â€œæ­¤äººä¸å°±æ˜¯â€œé­…影蛇后,座下的天蛇左护法吗?”

        è“¬å±±å¤§å²›ä¸»ä¸€è„¸éª‡ç„¶çš„道。

        æ­¤åˆ»ï¼Œé‚£æ— å½¢å¤©å¨æ„å¿—,让天地失sè,一切都匍匐颤抖。

        â€œæ²¡æƒ³åˆ°ä¼šé‡è§æ¸¡è¿‡ä¸€æ¬¡å¤©åŠ«çš„域主级强者,念你修行不宜,还是度退去吧。”

        ä¸€è‚¡ä»¿ä¼¼ä»Žäº‘雾中传来的nv子,把天蛇左护法的天威意志驱散。

        â€œä½ æ˜¯ä»€ä¹ˆäººï¼Œç«Ÿæ•¢é˜»æ‹¦æœ¬æŠ¤æ³•ï¼ï¼â€

        èŠ±é¢ä¸‘陋男子,怪笑一声,那蒸腾灰流中,“刷”的一声,露出一只蛇尾,豁然间暴涨千百倍,足有几百丈长,狠狠扇向现身其背后的黄衫nv子。

        å•ªç °æ•´ä¸ªè™šç©ºéœ‡dang,天威意志的碰撞,无形威能扩散天地。

        æ»šæ»šä¹Œäº‘和电雷暴风,把夜空中的两大强者淹没。

        å¼ºå¤§çš„力量,冲击到竹林岛上。

        è½°éš†å’”嚓方圆万里的庞大岛屿,露出一道深不见底的裂缝,令得岛屿顷刻间崩塌。

        â€œå•Šâ€¦â€¦â€

        â€œä¸å¥½â€

        æ•´ä¸ªå²›å±¿ï¼Œç«Ÿç›´æŽ¥å´©å¡Œï¼Œæ²‰å…¥æµ·åº•ï¼Œä¸€ç‰‡æœ«æ—¥é™ä¸´ã€‚

        â€œè¿™å°±æ˜¯å¤–海域真正顶尖强者的实力……”

        æ¨å‡¡éª‡ç„¶,那一瞬间见证数以千万修士的湮灭。

        ä¸è¿‡ä¸‹ä¸€åˆ»ï¼Œä»–心中暗喜,这不正是趁机逃跑的最佳时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