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小说> 重生之百将图>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三十七章:别惹李元霸(跪求月票)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章 伪娘,漂亮男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零一章 我叫黄世仁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零二章 黄依婷的寻衅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零三章 百将神兵库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零四章 九宫八元灵锻阵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零五章 纯灵兵之威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零六章 被逼着跳楼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零七章 灵兵幻阵门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零八章 赤壁?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零九章 诸葛还是周瑜?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一十章 狼骑兽蛮勇士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一十一章 火攻,烟熏火燎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一十二章 这妞,脑袋坏掉了?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一百三章 祭祀,魔法师?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一十四章 自称是神族的野蛮人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一十五章 乙木滕蛇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一十六章 推倒?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一十七章 白起,魁拔兽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一十八章 血,谁的?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一十九章 赤山烈焰岭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二十章 迷雾之森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二十一章 百将图书库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二十二章 聚灵阵,聚灵法诀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二十三章 活祭奠,半人半蛇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二十四章 冷卓成唐僧了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二十五章 吞噬蛇珠,蜕变
  • 重生之百将图上架感言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二十六章 百将坐骑牧场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二十七章 生命果实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二十八章 三英战苍隼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二十九章 湖盗龙头郑龙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三十章 冤死的名将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三十一章 臭味相投,腹黑名将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三十二章 借刀杀人好爽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三十三章 回归,再入扬州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三十四章 话说月高风黑夜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三十五章 脸撞锤子上了 (第四更)
  • 重生之百将图泣血跪求月票!!!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三十六章 比翼风灵鸟pk青鸾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三十七章 别惹李元霸(跪求月票)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三十八章 毒灵体,看谁更毒(求月票)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三十九章 巨额财富(求月票)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四十章 湖盗老巢—巨蟹岛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四十一章 七星玄天龟(求月票)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四十二章 瓮中抓鳖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四十三章 次神级,上古符文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四十四章 命运的交集,南宫玉狐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四十五章 鉴宝楼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四十六章 万事俱备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四十七章 东西南北四御门(求月票)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四十八章 花痴与三无女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四十九章 行船炼丹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五十章 冷卓的秘密武器—热气球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五十一章 七星归,玄龟出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五十二章 撰录符文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五十三章 玉狐飞弓射冷卓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五十四章 酒精炸弹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五十五章 温怒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五十六章 乖乖的,异界大炮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五十七章 暴殄天物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五十八章 玄天龟吼,万箭遮天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五十九章 扑倒萝莉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六十章 是他,冷卓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六十一章 巨大的利益蛋糕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六十二章 守擂比斗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六十三章 龙甲变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六十四章 吾乃赵云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六十五章 突破地灵之界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六十六 撒豆成兵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六十七章 护体雷盾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六十八章 御赐七剑尊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六十九章 圣剑赤霄,御剑术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七十章 取舍,意外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七十一章 好多美女上门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七十二章 好大一对玉兔
  • 重生之百将图拉单张,求月票,读百将的进来看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七十三章 跟你没完没了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七十四章 水上画舫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七十五章 雷霸pk东夷上忍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七十六章 龙生九子,雷金犼兽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七十七章 第一只百将坐骑,我收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七十八章 众矢之的,香饽饽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七十九章 金蝉脱壳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八十章 第七武将—古之恶来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八十一章 天生恐魂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八十二章 坏事成双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八十三章 成年礼?娶老婆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八十四章 形势一片大好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八十五章 彪悍爷爷,连订两门亲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八十六章 圆谎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八十七章 神啊,救救我吧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八十八章 娶?还是不娶?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八十九章 男人的脸,碰不得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九十章 征服南宫玉狐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九十一章 延续大秦命数的奴将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九十二章 砸钱,挖墙角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九十三章 无间道,打入官府中去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九十四章 炉鼎,南宫玉狐的反推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九十五章 女人公敌,混蛋冷卓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九十六章 诅咒之地,赤铁矿山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三十七章:别惹李元霸(跪求月票)

        第一百三十七章别惹李元霸(跪求月票)

        ps:100张月票了,庆祝一下,不过被追的很紧,还有月票的盯上,另求掌n,护法,恩,遥望盟主。

        â€œä¸è‡ªé‡åŠ›ï¼â€é¡¾å³°æ„Ÿå—到了赵云的战意,但顾峰却知道赵云不过是一个高阶通灵师而已,哪怕是通灵师顶峰跟地灵士也差之一线,这一线是天跟地的差别,没有跨过这个坎,是永远不会知道为什么这里面的差距有多大。

        é¡¾å³°åŒæ‰‹è™šæ¡ï¼Œé£ŽçµåŠ›å¿«é€Ÿçš„在手中凝聚,魂兽兵变,只从魂兽变的速度上就能看出两者灵力之间的差距,顾峰使用是双手短兵器,比翼羽翅镗,就如比翼风灵鸟的华丽羽¡o一样,这比翼羽翅镗同样拉风无比。

        è™½æ˜¯çŸ­å…µï¼Œä½†æ¯”一般的短兵略长,在顶端,一双展开的双翅形成了兵器的刃,有点类似镰刀,外刃锋利,内刃由错落的羽组成,好像锯子的刺,又好若魔兽的牙齿。

        èµµäº‘并没有拖延时间,直接快步流星的冲上前,不是赵云猴急,而是他要速战速决,赵云虽然自负,但却不自大,他知道自己跟地灵士差着什么,僵持的战斗对赵云来说没有半点好处。

        è½æ¢…夹竹枪,这枪法虚虚实实,变幻万千,耗费远没有百鸟朝凤枪大,正可用来试探地灵士的虚实高低,漫天的枪影好像那风吹过梅树,带落无数的huā瓣,在风中飘飞,炫目的一塌糊涂。

        é¡¾å³°æ˜¾ç„¶å¹¶æ²¡æœ‰çœ‹åˆ°ä¹‹å‰èµµäº‘使出这千变万幻的枪法,所以在刹那间,就被那枪影笼罩,不过比起那些通灵师,作为地灵士的他,却能感觉到赵云这枪法的虚虚实实,同样是风灵体质,顾峰的速度自然不慢。

        åŒæ‰‹ä¸­çš„比翼羽翅镗也是有所针对的接连挡出,之间那空气中,不断的发出当当的碰撞声,以及那luàn飞的风刃,两人身周的桌椅,地面可算是倒了霉,在那无形的风刃中,留下一道道白痕。

        èµµäº‘眉头微皱,地灵士果然都不是白给的,能挡得住他这第一变的落梅夹竹枪,不过这还不够,赵云手中的青鸾战枪微顿,顿时那枪速度再次快了三分,如果说之前的落梅夹竹枪是虚虚实实,有虚有实,那么此刻,赵云的枪却是在虚实之间变幻。

        çµæ°”的碰撞似乎一下子就变得少了起来,四溢的风刃也没了之前的密集,顾峰不由地皱起眉头,依仗着灵气的充裕,加上对灵气的运用远比赵云这个才一年不到的新手老辣,所以顾峰能够从对方灵气的运行轨迹判断出对方的出手,尽管对方的枪很快,但顾峰却全吃了下来。

        ä½†æ˜¯æ²¡æƒ³åˆ°è¿™ä¸€ä¼šå¯¹æ–¹çš„枪法一转,居然变得虚实难判,往往明明是实枪,却他一去挡,对方的枪却缩了回去,下一刻更快的一枪已经刺出,好快的速度。

        å°½ç®¡å¯¹æ–¹æžªæ³•çš„变化顾峰能够用灵气看得到,但是他的速度却显然跟不上对方的速度,也就是说他反应不过来了。

        ä¸€é“枪影再次的刺来,已经累计了一定程度,慢了节奏的顾峰终于再也无法补救,虽然比翼羽翅镗已经追了过去,但那片刻的空隙,却足以让对方突破自己的防御,不过对方的枪就算刺来,有魂兽甲保护,加上兵器马上就挡到,应该不会对他造成多大的伤。

        ä½†æ˜¯é‚£æžªå´åœ¨åˆºå…¥çš„瞬间,居然猛的缩回。

        å°±åœ¨é¡¾å³°é”™æ„•çš„片刻,赵云的枪再次的刺来,这一次顾峰的节奏可不是慢了半拍,而是慢了一拍,而赵云这一次也没有再次缩回,而是猛然爆发,枪尖的速度再次的暴增。

        å™—,青鸾战枪刺中了比翼风羽甲,风的锐利碰撞在那魂兽甲上,却好像碰到了一面墙,虽刺入几毫,但却无法再入分毫。

        é¡¾å³°æ²¡æœ‰ç»™èµµäº‘加强灵力的时间,比翼羽翅镗已经追到,当的一声,击打在赵云的战枪之上,枪尖划过魂兽甲,划过一道浅痕,但是却没有透穿,但就算这样已经足以让顾峰恼怒了。

        ä½†ååçš„赵云的攻击犹若暴风骤雨般,居然让人无法翻盘,除非他愿意承受赵云猛烈的一击。

        å°±åœ¨èµµäº‘跟顾峰纠缠在一起时,李元霸却是带着人锤死了那个三个通灵师,冷卓说不让砸脑袋,李元霸很听话的没有在去砸脑袋,这回改砸人肚子了。

        å™—,一个倒霉的家伙被这一锤砸在xiǎo腹处,钢铁与ròu体的撞击,发出了一阵让人¡o骨悚然的碎裂声,那剧烈的撞击,直接将其五脏六腑都给砸了个粉碎,xiōng前顿时塌陷下去一大片,几乎成了无骨生物。

        é²œè¡€å™—的一下喷出,形成了一片血雾,人已经在那巨力的砸击下,飞出堂外。

        çªç„¶ç©ºæ°”中突然多出一片水云,拖住了那飞出的战士,一个手持着拐杖,身形佝偻着,胡子却是乌黑的老者慢步出现在堂外,看了眼那已经双目瞪出眼眶的可怜家伙,帮着他合了眼,这才望向那血雾中的李元霸。

        â€œxiǎoxiǎo年纪,就如此狠毒,xiǎo心遭了天堑,活不长哦!”

        æŽå…ƒéœ¸è‡ªç„¶ä¹Ÿçœ‹åˆ°äº†è¿™ä½å»çš„老头,听到这老者的话,却是呸了一口道:“你这老头,居然敢咒我,信不信我让你现在就活不长!”

        â€œç«æ°”还这么大,看来你活不过二十岁!”老者就好像是一个算命的,断言的道。

        å†·å“在一旁也是听了个清楚,李元霸在历史上好像确实二十岁不到就死了,因为李元霸那xìng子实在是火爆,根本就不是听人话的主,当然,在异界里,能制住李元霸的也就冷卓了,如果再有什么人能让李元霸尊敬一点的,也就是赵云,不过也只是一点尊敬,赵云也说不动李元霸。

        â€œå“¼ï¼Œæˆ‘让你活不过今天!”李元霸看着信誓旦旦的老者,冷哼一声,显然李元霸也有点生气了,而让李元霸生气的后果,似乎不用想也不知道。

        è¿™ä½å»è€è€…似乎也不是寻常人啊,冷夜突然来到冷卓身边,道:“少爷,那老者就是郑府四大供奉之一,也是最厉害的那人,桂东!”

        â€œé€šçµå…½æ˜¯ä¸œæµ·çŽ„铁龟的那个?”

        â€œæ©ï¼â€å†·å¤œç‚¹äº†ç‚¹å¤´ã€‚

        â€œå¤§å¾·ï¼Œxiǎo心点,这老者可是七阶地灵士!”冷卓对着李元霸喊道。

        æŽå…ƒéœ¸å¬åˆ°å†·å“的叫喊,也哦了一声,再次看向这老者,道:“你就是那个有乌龟还是王八通灵兽的那个老头,比那边那个还厉害!”

        â€œå˜¿å˜¿ï¼Œå¥½ï¼Œåˆšæ‰è®©èµµå¤§å“¥æŠ¢äº†å…ˆï¼Œæˆ‘还正愁没人过来让我好好的砸一通!”李元霸说着嘿嘿笑着,走出大堂,来到院里,扛着巨锤,对着桂东道:“老头,晾晾你那乌龟给我瞧瞧!”

        æ¡‚东那充满褶皱的脸始终挂着淡淡的笑意,但是显然他也被李元霸的言语给nòng的有点不爽,道:“xiǎo伙子,你知道不知道你是在玩火!”

        æ¡‚东虽然这么说,但是身上却是涌出一团水蓝sè的灵力,右手抬起间,那灵气就化作一道道的水矛,在一甩袖子,数道水矛已经朝着李元霸电shè而出。

        æŽå…ƒéœ¸å´æ˜¯ä¸å±‘的轻哼一声,手中大锤上下挥舞,那几道水矛顿时化作无数的水珠,但是那溅shè飞出的水珠并没有落下,而是诡异的悬浮在空气中。

        â€œåªä¸è¿‡æ˜¯æœ‰ä¸€æŠŠå­åŠ›æ°”,居然就如此狂妄自大,今个就让你这xiǎo子吃点教训!”桂东说着手中拐杖朝着地面上一跺,顿时一道水蓝sè的bō纹以桂东为中心dàng漾了开来,那水纹bō及到的水珠顿时化作冰凌,铺天盖地的朝着李元霸shè去。

        æŽå…ƒéœ¸çž¬é—´è¢«è¿™å››é¢å…«æ–¹çš„冰棱给淹没,连冷卓的心都不由地提起,李元霸猛虽猛,但就是不太爱动脑,通灵者本身就是拥有特殊力量的人群,通灵师还算了,但每一个地灵士都不是那么容易击杀的,尤其是阶位越高,年龄越大的。

        ä¸Šæ¬¡åœ¨æœ±é›€å¤§åŸŽï¼Œè½»æ˜“的击杀两地灵,却是因为对方轻敌,以及本身只是低阶的地灵士,加上冷卓的纯灵兵的威力,有这种种原因才导致那个结果,但是李元霸此刻可是面对一个高阶的地灵士,阶位高,说明灵力强,人老,说明经验丰富,对灵力的掌控强。

        â€œè´žç´ ï¼â€å†·å“身边能抗衡地灵士的只有李元霸跟赵云,秦良yù则差了点,但乙木蛇尾弓放出的灵力箭威力却是不差,如果xiǎo瞧了,那可是会翻大跟头的,就跟那只苍云隼一样。

        ç§¦è‰¯yù拉起乙木蛇尾弓,一支灵力箭再次形成,不过速度比起之前要慢了不少,比起灵力,秦良yù不过是低阶通灵师,自然支持不住太久的消耗。

        å°±åœ¨è¿™æ—¶ï¼Œé‚£å·²è¢«å†°æ™¶åŒ…裹的李元霸的位置却是突然闪动几丝紫sè的雷光,咔嚓,那冰晶发出碎裂的声音,下一刻,紫sè的雷光带着狂暴的力量直接粉碎了四周的冰晶。

        æ— æ•°çš„冰晶裂片散落在地上,全身泛着雷光的李元霸头发倒立而起,三颗雷球环绕在身上,不断的碰撞,发出一道道的雷弧,李元霸举起巨锤,指着桂东道:“老头,你今天死定了,因为你把我惹生气了!”

        æŽå…ƒéœ¸è¯´ç€å·²ç»ç¦»åœ°è·³èµ·ï¼Œæ‰‹ä¸­ä¸€æŸ„闪烁着雷弧电光的巨锤照着桂东就狠狠的砸去,桂东显然也没有想到没有半点灵力存在的李元霸居然还隐藏着实力,那围绕着其身上的雷球,让桂东诧异非常。

        æ˜Žæ˜Žæ²¡æœ‰ä»»ä½•çš„灵力感应,但为什么会爆发出如此强大的雷灵之力。

        æ¡‚东心里虽然好奇,但是手上动作可不慢,意识一动,那身体四周的水灵力顿时化作一身水晶铠甲,桂东单手撑天,一面好似乌龟壳一样的盾牌顶在头顶,将其笼罩其中。

        ç °ï¼Œé‚£é—ªçƒé›·å¼§çš„巨锤狠狠的砸在了桂东的乌龟壳上,但那龟壳居然带有弹xìng的,居然向下凹了进去,化解了巨锤大部分的力量,不过那雷光电弧却是融入那乌龟壳中,让整个乌龟壳变得紫雷电闪。

        æŽå…ƒéœ¸è¿™æš´æ€’的一击,居然没有破开这乌龟壳子,李元霸只是愣了一下,便道:“我看你能抗住我几锤!”李元霸直接提起巨锤,好像敲鼓一样砸向那龟甲水元盾。

        è™½ç„¶å·¨é”¤æ— æ³•ç ´å¼€ä¹Œé¾Ÿå£³ï¼Œä½†æ˜¯é›·å…‰å´æ˜¯ä¸æ¯«ä¸é˜»ç¢ï¼Œé›·ç³»å¯¹æ°´ç³»ï¼Œæœ¬èº«å°±å äº†äº›ä¼˜åŠ¿ï¼Œå¤–面雷光乍泄,乌龟壳内,而已是雷弧肆虐。

        æ¡‚东的胡子头发都已经成爆炸式的,水灵力对雷灵力似乎并没有半点办法,根本就挡不住,而桂东的身体在雷光的洗礼下,已经开始有点微微的麻痹,对水灵力的控制也开始也越来越差。这么下去,真可能被李元霸一锤子锤死在这。

        æ¡‚东当即咬了咬牙齿,控制着身体举起手中的拐杖,顿时一道蓝sè的bō纹闪过,那乌龟壳顿时快速的冰晶化,冰虽然也导电,但可比水差的多。

        ä¸è¿‡è¿™å†°æ™¶é¾Ÿç”²ç›¾è™½ç„¶åšç¡¬æ— æ¯”,但也禁不住李元霸的几锤子砸,只是四锤,那厚厚的冰晶龟盾就出现了裂痕,第五锤狠狠的砸下,顿时冰晶龟盾化作漫天的冰晶,而桂东则在那瞬间跳出了龟盾。

        èº«ä½“虽然还有点麻痹,但是比起继续被砸下去情况要的多,桂东看着那在雷光中的xiǎo子,就知道今个要吃瘪了,平素仰仗的最大武器,居然对这xiǎo子没有效果。

        æ¡‚东心思复杂的想着,但李元霸可没有停下来,砸碎了冰晶龟盾,继续朝着桂东挥舞起锤子。

        çªç„¶ï¼Œä¸€ä¸ªäººå½±çªç„¶é£žå‡ºï¼ŒæŽå…ƒéœ¸è·Ÿæ¡‚东的目光都不由地朝着那人影飞来的方向扫去。

        èµµäº‘一窜步,出了堂内,那飞翔的百鸟已经化作一只巨大的青鸾,附着在长枪之上,划过一道耀眼的青芒,发出一声啼鸣,朝着顾峰的身形刺入。

        â€œç™½é¸Ÿæœå‡¤ï¼â€ç™¾é¸Ÿæœå‡¤æžªæœ€å¼ºçš„一招,百鸟朝凤,赵云糅合了百鸟朝凤枪以及通灵者的魂兽灵力而成的最强一招,虽然碍于灵力的多寡,威力有限,但撕破顾峰的魂兽甲却已经是搓搓有余。

        å™—,赵云手中的长枪破了魂兽甲,枪尖直刺入顾峰的xiōng膛,青芒从枪尖shè出,瞬间绞碎了顾峰的心脏,魂甲破碎,随着主魂的死去,通灵兽也渐渐的消散。

        é¡¾å³°æ­»ï¼Œæ¡‚东也是心有戚戚,没想到今天碰到的两人居然都如此怪异,明明只是高阶通灵师却杀死了一个五阶的地灵士,而一个看似没有灵力的xiǎo子,却突然出现了罕见的雷体。

        â€œéš¾é“你们还要躲着看戏?”桂东退后了两步,目光朝着大堂顶端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