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小说> 重生之百将图>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三十八章:毒灵体,看谁更毒(求月票)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章 伪娘,漂亮男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零一章 我叫黄世仁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零二章 黄依婷的寻衅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零三章 百将神兵库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零四章 九宫八元灵锻阵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零五章 纯灵兵之威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零六章 被逼着跳楼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零七章 灵兵幻阵门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零八章 赤壁?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零九章 诸葛还是周瑜?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一十章 狼骑兽蛮勇士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一十一章 火攻,烟熏火燎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一十二章 这妞,脑袋坏掉了?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一百三章 祭祀,魔法师?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一十四章 自称是神族的野蛮人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一十五章 乙木滕蛇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一十六章 推倒?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一十七章 白起,魁拔兽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一十八章 血,谁的?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一十九章 赤山烈焰岭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二十章 迷雾之森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二十一章 百将图书库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二十二章 聚灵阵,聚灵法诀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二十三章 活祭奠,半人半蛇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二十四章 冷卓成唐僧了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二十五章 吞噬蛇珠,蜕变
  • 重生之百将图上架感言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二十六章 百将坐骑牧场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二十七章 生命果实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二十八章 三英战苍隼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二十九章 湖盗龙头郑龙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三十章 冤死的名将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三十一章 臭味相投,腹黑名将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三十二章 借刀杀人好爽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三十三章 回归,再入扬州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三十四章 话说月高风黑夜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三十五章 脸撞锤子上了 (第四更)
  • 重生之百将图泣血跪求月票!!!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三十六章 比翼风灵鸟pk青鸾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三十七章 别惹李元霸(跪求月票)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三十八章 毒灵体,看谁更毒(求月票)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三十九章 巨额财富(求月票)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四十章 湖盗老巢—巨蟹岛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四十一章 七星玄天龟(求月票)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四十二章 瓮中抓鳖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四十三章 次神级,上古符文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四十四章 命运的交集,南宫玉狐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四十五章 鉴宝楼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四十六章 万事俱备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四十七章 东西南北四御门(求月票)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四十八章 花痴与三无女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四十九章 行船炼丹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五十章 冷卓的秘密武器—热气球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五十一章 七星归,玄龟出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五十二章 撰录符文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五十三章 玉狐飞弓射冷卓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五十四章 酒精炸弹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五十五章 温怒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五十六章 乖乖的,异界大炮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五十七章 暴殄天物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五十八章 玄天龟吼,万箭遮天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五十九章 扑倒萝莉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六十章 是他,冷卓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六十一章 巨大的利益蛋糕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六十二章 守擂比斗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六十三章 龙甲变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六十四章 吾乃赵云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六十五章 突破地灵之界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六十六 撒豆成兵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六十七章 护体雷盾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六十八章 御赐七剑尊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六十九章 圣剑赤霄,御剑术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七十章 取舍,意外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七十一章 好多美女上门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七十二章 好大一对玉兔
  • 重生之百将图拉单张,求月票,读百将的进来看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七十三章 跟你没完没了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七十四章 水上画舫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七十五章 雷霸pk东夷上忍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七十六章 龙生九子,雷金犼兽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七十七章 第一只百将坐骑,我收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七十八章 众矢之的,香饽饽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七十九章 金蝉脱壳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八十章 第七武将—古之恶来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八十一章 天生恐魂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八十二章 坏事成双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八十三章 成年礼?娶老婆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八十四章 形势一片大好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八十五章 彪悍爷爷,连订两门亲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八十六章 圆谎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八十七章 神啊,救救我吧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八十八章 娶?还是不娶?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八十九章 男人的脸,碰不得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九十章 征服南宫玉狐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九十一章 延续大秦命数的奴将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九十二章 砸钱,挖墙角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九十三章 无间道,打入官府中去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九十四章 炉鼎,南宫玉狐的反推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九十五章 女人公敌,混蛋冷卓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九十六章 诅咒之地,赤铁矿山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三十八章:毒灵体,看谁更毒(求月票)

        第一百三十八章毒灵体,看谁更毒(求月票)

        “嘿嘿,老家伙,你那乌龟壳不是一向刀枪不入,棍bāng难破的吗?好像某人还说过,没有天灵的实力,破不了你这乌龟壳吧!”一个身着五彩斑斓战甲,肩头一只硕大的蛇头吐着芯子,面相yīn柔的男子从院子里的树荫下走出,面带嘲讽的道。

        “余少海,你那张嘴巴还是那么臭,老夫碰不过这xiǎo子,难道还奈何不了你么,在多废话,xiǎo心我杀了你!”桂东冷哼一声,身为高阶地灵士,面对一个低阶的地灵士自然不会客套。

        余少海嘿嘿一笑,扭过头,看向李元霸跟赵云,笑着道:“你们两个很厉害,居然能打的龟老头毫无还手之力,甚至还干掉了顾峰,不过xiǎo子,你身上似乎没有多少灵力可用了吧!你们两个都可以去死了!”

        余少海说着那肩头上的舌头,突然喷出一道五彩斑斓的毒雾,朝着赵云跟李元霸飘去。

        李元霸,赵云两人猝不及防,顿时吸入了不少毒雾,毒气入体,顿时让李元霸跟赵云两人身体摇晃了两下。

        嗖,蛇锥箭朝着余少海的肩头的蛇头shè去,噗,灵力化成的蛇头顿时被shè爆,但是却有更多的毒雾散出,那五彩毒雾好像是五彩飘带一般朝着四周飘去,而桂东却早已躲进了自己的乌龟壳中,隔绝了那毒气。

        “哈哈,你们今天都要死在这,啧啧,没想到还有这么漂亮的美人,今个晚上可要好好舒坦舒坦!”余少海顺着那箭矢shè来的方向望去,却是看到内堂里的持弓的秦良yù,骑着月豹的索菲亚以及身着粉红战甲的黎雅儿,嘴里啧啧有声的道。

        毒雾中的李元霸跟赵云此刻已经昏沉沉的倒地,剧烈的咳嗽起来,这斑斓毒雾虽然不会让人立刻致命,但却足以让人失去战斗力,并且在毒雾中最后被慢慢的毒死。

        “余少海,那个闪雷光的xiǎo子jiāo给我!”

        余少海微微皱了下眉头,旋即笑着道:“老家伙,你这心眼可太xiǎo!”不过还是走到李元霸身前,伸出脚,朝着李元霸踢去。

        不过李元霸虽然中了毒,全身无力,但是护体雷球可不是吃素的,余少海还没碰到李元霸,就被那雷球释放出的雷弧给击中,顿时全身发麻,朝后跌倒。

        “可恶,该死的家伙!”余少海顿时恼羞成怒,抡起xiǎo心眼,他的心眼可更xiǎo,手中虚握,魂兽兵变,随意而生,一团五彩灵力立刻开始变形,呼吸间,一把五彩斑斓长剑出现在手中。

        “贞素!”冷卓看着心里咯噔一下。

        “少主,我也不行了!”秦良yù脸上也是急切无比,但是体内灵力却已经枯竭的她也无法在维持乙木蛇尾弓,弓身渐渐的消散而去。

        余少海冷笑着,看向李元霸,刺出了斑斓长剑,不过再次被雷球给挡住了,一道雷弧扫出,让余少海险些又被扫中。

        余少海这一回可真是有点生气了,再一再二的让他丢脸,余少海控制着身周的灵力,顿时化作十数道斑斓毒锥:“我看你这回怎么防!”说着,一挥手,十数道斑斓毒锥shè向了李元霸。

        “大德!”冷卓不由地的大喊一声,但却是无济于事,冷卓现在多么希望百将图有召唤功能,直接将李元霸给招进百将图里,但是百将图显然没有这个功能,丫呸的,老子的李元霸要是死了,老子拉你们所有人陪葬。

        冷卓在蛮荒森林,因祸得福,获得蛇珠,提前形成了聚灵珠,体内的灵力已经达到了一个惊人的数量,而且聚灵诀每天都在不停的吸收着天地灵气,不过冷卓就好像是天龙里的段誉,有着一身雄厚的内力,但却没有运用之法。

        不过冷卓杀不了人,不不了将乙木腾蛇放出来,到时候可就不是郑府,而是整个县城的人都会被拉着陪葬。

        千钧一发之际,突然在李元霸身前出现了一道水盾,那十几道斑斓蛇锥打在水盾上顿时化作无形,这就好像是一物降一物,李元霸能打的桂东这个高阶地灵士狼狈不堪,但是面对余少海却直接被毒翻在地,然而在桂东面前,余少海的毒却显得有点力不从心。

        “老家伙,你想干嘛!”看着自己的攻击被化解,余少海也不由地侧目望去,语气颇为不耐的道。

        “我说过了,这xiǎo子是我的!”

        余少海怒目而视,但是最后却只能忍住,谁让他只是一个低阶的地灵士,该死的老家伙,早晚老子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啧啧,什么你的,我的,我家少爷可还没同意呢!”

        “尤姬!”冷卓看着从内堂游出的蛇nv尤姬,突然一拍脑袋,丫的,怎么忘记了她呢,尤姬的身体可是百毒不侵,血液可解百毒,有她在,赵云,李元霸可保无忧矣。

        “你又是什么东西!”余少海看着半人半蛇的尤姬,也微微有点惊讶。

        尤姬显然有点生气了,什么东西:“姑nǎinǎi是你祖宗!”尤姬说着,一甩蛇尾,那蛇尾顿时如同鞭子一般,将余少海给击飞了出去。

        尤姬看着李元霸跟赵云,颦蹙着眉头,轻叹一声,又要割手腕,不过没办法,这两人在冷卓心里那么重要,尤姬跟冷卓可是有蛇珠连体,冷卓的心情尤姬最为清楚不过,一滴鲜血滴落,落在赵云的嘴中,顿时化作一股琼浆,本来被毒侵蚀的身体,片刻就恢复了正常。

        看着李元霸跟赵云居然又站了起来,跟没事人一样,不光光是余少海震惊,连桂东也是瞪大了眼睛。

        余少海是毒灵体,当然这个体质并非是天生的,而是后天培养出来的,毒灵体以浸泡各种经过加工的毒yào液浸泡,经过多年之后,全身毒xìng入体,并以特殊的手法,与体内的通灵兽结合,发挥出毒之体质。

        通灵兽本身并不带毒,除非能通过圣灵关卡,让通灵兽具备实体。

        不过就算如此,余少海身上的毒也已经让人很忌惮了,毕竟修炼毒灵体的人很少,因为其身体已是毒入骨髓,全身上下散发着毒气,虽然可以用灵力控制,但是靠的太近也会受到毒气的影响。

        但没想到对方的人中,居然还有这么一个半人半蛇的存在,而且似乎并不惧怕毒气,并且血液可解百毒,这可就稀罕了,对方是什么人,哪个大家族的子嗣,毕竟能有这种奇特能力的人可不是随便就能招揽到的。

        “玩毒,嘿嘿,倒是有点意思!”尤姬置身毒雾之中,却没有半点中毒的迹象,反而很是轻松的lù出一丝绝美的笑容,朱chún抿着,吐出一片粉红sè的毒雾。

        普通的毒,早就是尤姬玩剩下的,幻毒才是尤姬的拿手杀招,余少海虽然是毒灵体,但是面对尤姬的幻毒却没有一点抵抗能力,甚至因为从xiǎo受到各种非人的折磨,在幻觉中被无数被的放大。

        痛苦,绝望,恐惧等等负面的心绪让余少海猛的抓住头发,在脸上狠狠的抓过,鲜血从脸上流下,余少海好像遇到了是什么可怕的事情,悲惨的叫喊着,并用手不断的将身体抓破,那样子就好像是一个疯子一样。

        余少海死了,是被自己掐死的,似乎没有比这种死法更让人感觉到憋屈的了。

        “干的不错!”尤姬的出现一下子翻转了局面,余少海死掉,但是对方地灵士的数量却依旧有三个之多。

        因为在房顶上,又跳下来两个,巨蜥李杰,白猿郝通,他们两个一个是五阶的,一个是三阶的地灵士,虽然冷卓这边也拿得出人,但是受到朱雀大城轻易击杀地灵士的错估,让冷卓知道,地灵士并非那么简单就容易击杀的。

        每一个地灵士根据他们通灵兽的不同都有杀招,想要轻松灭杀一个全力应战的地灵士那至少要有压倒xìng的实力,而显然冷卓这边并不具备这种力量。

        那个七阶的龟老桂东,李元霸正好克制,最大的威胁算是解除,但是剩下这两人,也不好对付,赵云体内灵力所剩无几,秦良yù干脆灵力枯竭,想恢复还要一些时间,索菲亚倒是能纠缠一个,不过想要速战速决却显然不可能。

        战争解决不了的事情,就用谈判来解决,冷卓想着,单手在虚空中划动,一个简易的召唤法阵片刻就成,咒语的呢喃让召唤阵快速的变大,而后翻转罩在冷卓身周。

        召唤法阵的气势还是很足的,一道道的灵力光圈以冷卓为中心,dàng漾而出,三件纯灵兵缓缓的从召唤法阵内出现,而堂外的三个地灵士看到此处,也不由地微微皱眉!没想到对方还有一个阵法师,似乎等级还不低。

        冷卓可是一直都在观察着三人的表情,很显然三人的错愕正是冷卓想要的,将三件兵器递给赵云,李元霸,秦良yù,冷卓这才轻笑的开口道:“三位供奉,你们真要为郑家付出生命么,似乎郑家给你们的好处还不足以让你们如此卖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