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小说> 重生之百将图>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四十章:湖盗老巢—巨蟹岛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章 伪娘,漂亮男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零一章 我叫黄世仁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零二章 黄依婷的寻衅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零三章 百将神兵库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零四章 九宫八元灵锻阵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零五章 纯灵兵之威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零六章 被逼着跳楼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零七章 灵兵幻阵门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零八章 赤壁?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零九章 诸葛还是周瑜?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一十章 狼骑兽蛮勇士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一十一章 火攻,烟熏火燎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一十二章 这妞,脑袋坏掉了?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一百三章 祭祀,魔法师?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一十四章 自称是神族的野蛮人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一十五章 乙木滕蛇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一十六章 推倒?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一十七章 白起,魁拔兽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一十八章 血,谁的?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一十九章 赤山烈焰岭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二十章 迷雾之森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二十一章 百将图书库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二十二章 聚灵阵,聚灵法诀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二十三章 活祭奠,半人半蛇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二十四章 冷卓成唐僧了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二十五章 吞噬蛇珠,蜕变
  • 重生之百将图上架感言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二十六章 百将坐骑牧场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二十七章 生命果实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二十八章 三英战苍隼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二十九章 湖盗龙头郑龙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三十章 冤死的名将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三十一章 臭味相投,腹黑名将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三十二章 借刀杀人好爽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三十三章 回归,再入扬州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三十四章 话说月高风黑夜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三十五章 脸撞锤子上了 (第四更)
  • 重生之百将图泣血跪求月票!!!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三十六章 比翼风灵鸟pk青鸾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三十七章 别惹李元霸(跪求月票)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三十八章 毒灵体,看谁更毒(求月票)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三十九章 巨额财富(求月票)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四十章 湖盗老巢—巨蟹岛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四十一章 七星玄天龟(求月票)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四十二章 瓮中抓鳖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四十三章 次神级,上古符文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四十四章 命运的交集,南宫玉狐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四十五章 鉴宝楼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四十六章 万事俱备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四十七章 东西南北四御门(求月票)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四十八章 花痴与三无女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四十九章 行船炼丹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五十章 冷卓的秘密武器—热气球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五十一章 七星归,玄龟出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五十二章 撰录符文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五十三章 玉狐飞弓射冷卓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五十四章 酒精炸弹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五十五章 温怒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五十六章 乖乖的,异界大炮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五十七章 暴殄天物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五十八章 玄天龟吼,万箭遮天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五十九章 扑倒萝莉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六十章 是他,冷卓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六十一章 巨大的利益蛋糕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六十二章 守擂比斗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六十三章 龙甲变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六十四章 吾乃赵云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六十五章 突破地灵之界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六十六 撒豆成兵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六十七章 护体雷盾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六十八章 御赐七剑尊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六十九章 圣剑赤霄,御剑术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七十章 取舍,意外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七十一章 好多美女上门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七十二章 好大一对玉兔
  • 重生之百将图拉单张,求月票,读百将的进来看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七十三章 跟你没完没了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七十四章 水上画舫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七十五章 雷霸pk东夷上忍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七十六章 龙生九子,雷金犼兽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七十七章 第一只百将坐骑,我收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七十八章 众矢之的,香饽饽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七十九章 金蝉脱壳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八十章 第七武将—古之恶来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八十一章 天生恐魂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八十二章 坏事成双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八十三章 成年礼?娶老婆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八十四章 形势一片大好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八十五章 彪悍爷爷,连订两门亲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八十六章 圆谎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八十七章 神啊,救救我吧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八十八章 娶?还是不娶?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八十九章 男人的脸,碰不得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九十章 征服南宫玉狐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九十一章 延续大秦命数的奴将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九十二章 砸钱,挖墙角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九十三章 无间道,打入官府中去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九十四章 炉鼎,南宫玉狐的反推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九十五章 女人公敌,混蛋冷卓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九十六章 诅咒之地,赤铁矿山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四十章:湖盗老巢—巨蟹岛

        第一百四十章湖盗老巢—巨蟹岛

        ps:不知道看了之后有什么感触,总之老鼠写的时候眼角泛泪了,在生活的现实里,也许有很多人为了这样那样的原因,而逆来顺受,窝囊的活着,但老鼠要说的是活着或许会窝囊,但却绝对不能忘记那些生活中的快乐,而让生活变得沉甸甸的,末尾一句,乐也一天,叹也一天,愿大家都顺心顺意,恩,再加一句,求几张月票,话说又垫底了!

        西千湖的湖盗势力极盛时,控制着整个千湖南面的水域,拥有大xiǎo船只一千八百艘,人手三万众,势力涵盖南湖,西湖,东乡,蒲水四县大部分区域,更是能影响到西千湖北的千湖,北湖两县。

        但自从唐老首领被杀,郑龙yīn谋上位,为了稳固自己的地位,却是对内部进行了一次清洗,虽然这次清洗并没有太多血腥,但也让千湖湖盗的势力大为收缩,极盛一时的千湖湖盗开始走下坡路。

        郑龙贪婪好sè,将湖盗作为自己的sī产,排挤异己,任用sī人,并且为了享受富贵,出卖湖盗利益,甚至利用自己人作为垫脚石,得以洗白自身,为了获取最大的利益,用湖盗打压同行,抢掠财物,保护自家商队得以通畅而行。

        郑龙用整个湖盗而féi了自家,而随着攀附上顾家,郑龙对湖盗的打理也日益懒散,jiāo给一些所谓的心腹负责,甚至三五月都不曾踏上湖盗老巢,只要每月有足额的入项,便不闻不问。

        本来上下有序,内部组织严密的千湖湖盗在三四年间就彻底的堕落,再也没了当初跟官军拼搏湖上的气势。

        七枫岛,风十三端坐在木桌前,两侧则分别坐着六人,这六人也算是风十三当年的部属,年华飞逝,望着昔日意气风发,率众斗官军,拼杀不弱人后的属下,如今不到四十,正值壮年,却已经鬓角lù出白发,身形也似乎直tǐng不起来。

        风十三叹了口气:“自唐老首领死去已有八年,只这八年岁月,就让你们老成了这样,昔日那些水中蛟龙,湖中狴兽,却成了这般,不知道当年我的决定究竟是对还是错!”

        “风老大,当年你也是为了我们的家xiǎo,也为千湖湖盗不因内luàn而覆灭,这才忍辱负重,让那郑龙上了位,我们没人怪你,苟活,苟且活着,习惯了,也就忘却了,何必再提当年勇!”

        “不提?你们都忘了,我风十三可不曾忘过,我风十三十六岁跟着唐首领反官府,抗官军,身上的伤疤至今还在隐隐作疼,怎能忘却,当日,我之所以不愿意内斗,就是不愿内部杀戮,最后导致千湖义军覆没,但郑龙却忘了本,贪图富贵,好好的义军如今已经乌烟瘴气,实力早已不足当年十一!难道我当年的退让,就是为了如此么?”

        风十三眼角擒泪,大声的说着,八年苟活,逆来顺受,都差点让他也忘记了,他可是几次大战官军,让那群官军也闻风丧胆的拼命十三郎,还要继续苟活么,不,风十三心里大声的道。

        风十三的爆发让在座的六人都是一惊,平日里和气无比的风十三居然变了一个样子,仿佛是十年前,那手持水云刺,站在船头,任由湖上的风在身上吹过,冲入官军船阵中不要命的那个风十三。

        那个时候,在搏杀中,他们大笑着并肩而战,哪怕是面对无数官军,却无所畏惧,那个时候,在船头上,他们大口的喝酒,攀比自己的英勇,哪怕是在睡梦之中,血液也在沸腾,那个时候,那个时候,……。

        忘记了,他们真的忘记了么?

        呜咽的哭声在这压抑的房内响起,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他们都曾是可杀而不畏惧的汉子,他们都曾是热血沸腾,在刀尖上大笑的大丈夫,但如今,他们却是渔夫,年岁未老,心已老去,弯曲的脊梁已经多久没有直tǐng。

        忘却了么?

        怎能忘却!

        “风老大,你下决心了么?只要你说一句,我蓝天河依旧是当年是湖上蛟龙,跟随你去杀他姥姥的!让那群龟孙子知道,老子还健朗着呢,一个对付他们十个也不在话下。”

        “就你蓝天河是水上蛟龙?我们可也没老呢!老子依旧是那个杀的官军哭爹喊妈的水阎罗!”

        风十三看着这几个腰背突然直起,依旧如当年一样的属下,笑着道:“有你们这句话就好,从今个起,我们不在窝囊的活着,不在窝在这xiǎoxiǎo岛屿之上活着,我们将从新征服这片水,让那群忘记了我们的人再次记住我们的名字!”

        “可是风老大,我们就算是将手上的人手都聚集起来,想要夺取义军控制权也有点不足吧,八年过去了,老兄弟早就所剩无几了,我们还能召集多少跟随我们!何况那郑龙手下可是有不少通灵者相助,当年追随老首领的通灵者不是被郑龙杀了,就是下落不明……”

        风十三却是浅笑一声,道:“今日的义军虽不是当年的义军,但老兄弟依旧还有一些,只要我们回去,他们肯定会跟着我们,至于那群新入的,愿意顺从的那就cào练一番,可堪造就的就留下,不堪造就的就去打渔,至于那些为恶作孽深重的家伙,直接杀了,这帮害群之马留不得!”

        “风老大……”

        “呵呵,你们不要再问,我已有准备,你们只要跟随我一起就成,这事情你们回去悄悄准备,不两日我们就要行动!”风十三xiōng有成竹的道,六人虽有疑huò,但风十三一向行事严谨,今个找到他们,显然是做好了万全,他们虽然好奇,却并没有继续追问。

        冷卓一行在十二日当晚就回到了七枫岛,七枫岛上,已经被戒严,所有的船只被收拢,整个村子都在一片肃然紧张的氛围中,捕鱼枪被磨得jīng光湛亮,那鱼刀,鱼叉也分发到每一个男人的手中。

        “少主!您回来了!”风十三看到身上的衣服还有几点血渍的冷卓,连忙上前。

        “恩,郑龙的人头我带回来了,你这边准备的怎么样了!”

        “我已经联系了昔日的旧部,他们都已经在做准备了!只不过千湖义军力量虽今不如往,但还是颇有实力的,我们这边的人手……。”

        “足够了,你不是说千湖义军并非是聚成一团,主岛上平日里只有不过两三千人守卫!只要我们占据了主岛,控制了那些人的家眷,我想还要继续顽抗的应该不会有几个吧,至于那些分驻在外的xiǎo岛,日后一一在收拢就是!”

        风十三点了点头,看着装着郑龙脑袋的匣子,心里唏嘘良久,这郑龙也算是水上豪杰,可惜却过于贪图富贵,sī心太重,否则好好发展义军,也不至于如此。

        七月十四,风十三带领七枫岛二十七条中xiǎo船,人一百八十三出七枫岛,冷卓带人坐在一艘较大的货船上随行出发,正午,来自七枫岛附近的水蛇岛,兰huā岛等数座可居人的岛屿上陆续行出差不多规模的船队,合计船只一百三十七条,人七百四十二,不过这些人中,却有大部分只是渔民,并无搏杀经验。

        “少主,你要不要见一见他们!那几人都是属下昔日的部属,当年在这湖上夜算是叱咤一时的汉子!”

        冷卓摇了摇头,道:“千湖义军的事情我不会参与,这一摊子就jiāo给你跟周瑜两人,你为首领,周瑜为军师,千户义军将如何发展,就全靠你们自己!”

        风十三点了点头,并没有因为冷卓的拒绝而丧气,他也知道义军的身份,对于官府来说,他们是一群叛逆,而少主却是一个贵族,自然不能过于搀和其中,而且少主也没有说撒手不管,不是还派了个人,能出郑龙,最后杀掉他,这人可是首功,颇为少主倚重,看来日后得多询问些这人的意见。

        â€œè¯´è¯´å·¨èŸ¹å²›çš„事情吧,你们也曾在那岛上生活过,应该很熟悉才是!”

        é£Žåä¸‰ç‚¹äº†ç‚¹å¤´ï¼Œé“:“巨蟹岛曾是西千湖南湖县西南水域的一处大岛,此岛面积很大,东西长十数里,南北也宽七八里,岛上曾有一座上万人的镇子,也有良田可种植粮食,而巨蟹岛之所以叫这个名字,还因为在南面,有两条好似蟹钳一样的陆地围成了一片水湾,让岛屿形成了巨蟹状!”

        â€œæˆ‘们在占据这里之后,就以地形而建造了一个水寨,正堵住了水湾的出入口,加上巨蟹岛上曾有几家大造船作坊,可造大船,所以很快就以此而兴盛起来,只不过如今已多年没来到此岛,也不知道如今的情况如何!”

        â€œå‘µå‘µï¼Œä¹Ÿä¸ç”¨æ‹…心,也许明天,咱们就会踏上那里,到时候我们在四处的走走看看!”

        çš“月当空,银白sè的月光洒在粼粼的水bō之上,湖水拍打着船只,借助夜sè,船队很顺利的到达了巨蟹岛外。

        â€œè¿™ç¾¤è¯¥æ­»çš„,巨蟹岛的守卫居然如此松懈,连艘巡弋船只都没有派,这要是官军扑来,连点防备都没有,岂不是只有挨宰的份!”风十三双拳拍打着船舷,颇为气愤的道。

        é£Žåä¸‰çš„一个老部下,田成对着风十三道:“风老大,巨蟹岛守卫松懈,我们应该高兴才是,如果守卫的森严了,我们也没这么容易进来,不过想想也是,亏的我们iǎo心翼翼,居然一点都没派上用场,也确实可恶!”

        èˆ¹ä¸Šæœ‰ä¸€ç¥¨é«˜æ‰‹åé•‡ï¼Œå…‰åœ°çµå£«å°±å¥½å‡ ä¸ªï¼Œç”°æˆç­‰äººè™½ä¸çŸ¥é“风十三是从哪里请来的,但今晚他们将夺回这里,而他们也将重写辉煌,想到此处,他们那冷却已久的热血就再次沸腾了起来。

        å‰æ–¹ï¼Œé‚£æœˆsè下,朦胧的黑影就是巨蟹岛,阔别八年的巨蟹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