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小说> 重生之百将图>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四十一章:七星玄天龟(求月票)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章 伪娘,漂亮男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零一章 我叫黄世仁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零二章 黄依婷的寻衅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零三章 百将神兵库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零四章 九宫八元灵锻阵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零五章 纯灵兵之威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零六章 被逼着跳楼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零七章 灵兵幻阵门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零八章 赤壁?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零九章 诸葛还是周瑜?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一十章 狼骑兽蛮勇士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一十一章 火攻,烟熏火燎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一十二章 这妞,脑袋坏掉了?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一百三章 祭祀,魔法师?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一十四章 自称是神族的野蛮人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一十五章 乙木滕蛇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一十六章 推倒?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一十七章 白起,魁拔兽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一十八章 血,谁的?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一十九章 赤山烈焰岭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二十章 迷雾之森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二十一章 百将图书库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二十二章 聚灵阵,聚灵法诀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二十三章 活祭奠,半人半蛇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二十四章 冷卓成唐僧了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二十五章 吞噬蛇珠,蜕变
  • 重生之百将图上架感言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二十六章 百将坐骑牧场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二十七章 生命果实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二十八章 三英战苍隼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二十九章 湖盗龙头郑龙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三十章 冤死的名将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三十一章 臭味相投,腹黑名将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三十二章 借刀杀人好爽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三十三章 回归,再入扬州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三十四章 话说月高风黑夜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三十五章 脸撞锤子上了 (第四更)
  • 重生之百将图泣血跪求月票!!!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三十六章 比翼风灵鸟pk青鸾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三十七章 别惹李元霸(跪求月票)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三十八章 毒灵体,看谁更毒(求月票)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三十九章 巨额财富(求月票)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四十章 湖盗老巢—巨蟹岛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四十一章 七星玄天龟(求月票)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四十二章 瓮中抓鳖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四十三章 次神级,上古符文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四十四章 命运的交集,南宫玉狐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四十五章 鉴宝楼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四十六章 万事俱备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四十七章 东西南北四御门(求月票)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四十八章 花痴与三无女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四十九章 行船炼丹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五十章 冷卓的秘密武器—热气球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五十一章 七星归,玄龟出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五十二章 撰录符文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五十三章 玉狐飞弓射冷卓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五十四章 酒精炸弹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五十五章 温怒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五十六章 乖乖的,异界大炮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五十七章 暴殄天物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五十八章 玄天龟吼,万箭遮天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五十九章 扑倒萝莉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六十章 是他,冷卓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六十一章 巨大的利益蛋糕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六十二章 守擂比斗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六十三章 龙甲变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六十四章 吾乃赵云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六十五章 突破地灵之界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六十六 撒豆成兵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六十七章 护体雷盾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六十八章 御赐七剑尊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六十九章 圣剑赤霄,御剑术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七十章 取舍,意外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七十一章 好多美女上门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七十二章 好大一对玉兔
  • 重生之百将图拉单张,求月票,读百将的进来看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七十三章 跟你没完没了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七十四章 水上画舫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七十五章 雷霸pk东夷上忍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七十六章 龙生九子,雷金犼兽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七十七章 第一只百将坐骑,我收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七十八章 众矢之的,香饽饽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七十九章 金蝉脱壳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八十章 第七武将—古之恶来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八十一章 天生恐魂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八十二章 坏事成双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八十三章 成年礼?娶老婆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八十四章 形势一片大好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八十五章 彪悍爷爷,连订两门亲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八十六章 圆谎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八十七章 神啊,救救我吧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八十八章 娶?还是不娶?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八十九章 男人的脸,碰不得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九十章 征服南宫玉狐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九十一章 延续大秦命数的奴将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九十二章 砸钱,挖墙角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九十三章 无间道,打入官府中去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九十四章 炉鼎,南宫玉狐的反推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九十五章 女人公敌,混蛋冷卓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九十六章 诅咒之地,赤铁矿山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四十一章:七星玄天龟(求月票)

        第一百四十一章七星玄天龟(求月票)

        尽管巨蟹岛防卫松懈,但是风十三却丝毫不敢有半分的大意,岛上的防卫力量虽然远不及当初全盛时期,但好歹也是两三千人,就算是猪,一个个的杀过去,也得一些时候。

        风十三这边虽然聚集起七百多人,但是真正能排得上用场的不到两百号,这些人也都是当年的老兄弟,年岁都在四十左右,时间虽在他们的脸上留下了痕迹,但是当得知要夺回巨蟹岛的时候,这群苟活在世,颓废的汉子再次热血沸腾起来。

        “巨蟹岛最大的屏障就是那处拦截的水寨,只要我们能悄无声息的拿下那里,就能打岛上守卫一个措手不及!”风十三望着远处巨大的黑影,对着老部下道。

        “水寨可不好上啊,蟹钳地势较高,很难攀爬,而水寨正堵在水口,木栅高达数丈,上面分布有哨塔,箭塔二十余座,今个月光皎洁,视线很开阔,就算对方在松懈,总不至于连哨塔都没人吧!”

        “我倒是知道一条xiǎo径,虽然凶险,但却并非不能攀爬!”

        “哦!快说来听听!”

        “只是时间过去这么久,不知道那颗树还在不在!”

        “少主!”风十三跟部下商量完,就找到冷卓,将自己的打算说了一遍,冷卓沉yín了片刻后道:“泅渡过去,不会有事吧!”

        “只不过两千多米的距离,并不算远,至于少主担心的魔兽之类的,在岛屿四周很少出没的,何况巨蟹岛这种船来船往的地方,水魔兽更少!想要夺取水n,也只有这个方法了,毕竟我们没有大船,强攻的话很难,如果惊动了巨蟹岛上的守卫,在想攻入岛内,就没多少可能了!”

        â€œæ©ï¼Œé‚£å°±è¿™ä¹ˆåŠžå§ï¼Œæˆ‘会让尤姬以及几个通灵师跟你们一起行动!”冷卓沉yín了一下道,巨蟹岛上也有着一些通灵师的存在,只靠风十三这些普通的战士,很难对付高阶的通灵师。

        å°¤å§¬ä¼šæ¸¸æ°´ï¼Œè€Œä¸”æ°´xìng很好,甚至能够直立在湖面上,象在陆地上一样游走,而且速度更快,看来这半人半蛇的身体也并非没有好处,水陆两栖。

        é£Žåä¸‰é€‰äº†ä¸Šç™¾jÄ«ng干好手,虽然在七枫岛窝了八年之久,但是风十三这些人的水xìng可是没有退步,而冷卓选派的几个通灵师也都是水系的,在水中自然也不受太多干扰,一行人很快就消失在视野内。

        â€œè¿˜åœ¨ï¼Œé‚£é¢—树还在,只要用鱼枪将绳索缠住那个树干,就可以借力上去!”

        â€œå‡†å¤‡ç»³ç´¢ï¼â€æ¸”民都是一个好的投掷手,因为用长矛刺鱼是家常便饭,而且这也是水上战斗的主要方式,风十三让人准备好了投枪,系好绳索,身子微微的下沉,而后踩着水,利用浮力弹起,而后使劲的抛出鱼枪。

        æœˆå…‰ä¸‹ï¼Œä¸€é“点点的光亮划破黑暗,飞上七八丈高的峭壁,缠绑上一个粗壮的树杈之上,风十三使劲拉了拉,确定了结实,一行人这才陆续的开始攀爬而起。

        èŸ¹é’³æ°´å¯¨ï¼Œæ˜¯ä¸€ä¸ªå¤§åž‹çš„木结构的寨子,以两侧的蟹钳为支点,挡在了水湾入口,想要进入水湾,这里是必由之路。

        â€œå¦ˆçš„,手气真背,晦气死了!”一个水盗嘴里骂骂咧咧的从峭壁跟水寨结合处的石塔内走出,来到峭壁边缘,掏出xiǎo鸟,嘘嘘了起来。

        ä¸è¿‡è¿™æ°´ç›—才niào了一半,身后就有一道劲风袭来,xiǎo鸟的放水戛然而止,整个人都被拖到了一处yÄ«n暗处。

        åŠæ™Œä¹‹åŽï¼Œé£Žåä¸‰ç­‰äººå´æ˜¯é™†ç»­çš„从躲藏处冲出,直接朝着那石塔扑去,这石塔是警戒塔,也是日常巡逻临时休息的地方,顶端除了有一个大钟外,四周还有几张chuáng弩,这玩意是当年攻占南湖县城武器库内找到的,可以说这里算是一个很重要的防御警戒塔。

        â€œå‘ƒï¼Œæˆ‘怎么这么困呢!”正在兴头上的一个水盗突然打了个哈气,刚才还兴奋过头的人此刻却无jÄ«ng打采,昏昏yù睡。

        æœ¦èƒ§é—´ï¼Œä¼¼ä¹Žæœ‰ä¸€ä¸ªå¾ˆæ¼‚亮的nv人从外面推©n而入,恩,很漂亮的nv人,比起岛上那谢老头家的闺nv都漂亮,怎么这么困呢!

        åœ¨è¿™ä¸ªæ°´ç›—渐渐睡去,眼皮打架中,似乎有一道寒光闪过,似乎还有血huā绽放而出,很美,但是他却已经再也无法睁开眼,太困了,在那幻梦中,永远的睡了过去。

        æœ‰å°¤å§¬å‡ºæ‰‹ï¼Œå¤ºå æ°´å¯¨çš„似乎变得异常简单,当然湖盗的防御松懈的让风十三已经面若寒霜,之前还在想这水寨的防卫怎么也会森严一些,但上了水寨才知道,哨塔之上十有七八无人值守,有人的几处,却都在打盹,负责巡逻的都躲在石塔内赌钱。

        è¿™è¿˜æ˜¯å½“年在千湖之上纵横驰骋,连官军都无可奈何的千湖义军么?

        æ„¤æ€’,是的,风十三彻底的愤怒了,这群人是在糟蹋义军的名声,是在他们这些为义军付出一切的人心口上刺刀,风十三无论如何也无法容忍昔日的千湖义军被搞成如此模样。

        æ°´å¯¨©n被缓缓的打开,风十三在见过冷卓之后,得到冷卓应允,直接带着人扑向了水湾,什么狗屁xiǎo心,什么狗屁的计划,对付这群烂到骨髓里的废物,风十三都感觉自己是在多此一举。

        ä¸Šç™¾æ¡æ¸”船陆续靠上水湾旁的镇子,巨蟹岛的水湾是一处天然的港口,而夜晚,这里停泊着大量的船只,大到战船,xiǎo到渔船,不过这些船上,却没有人值夜,没有人,码头上,同样没有人。

        é•‡å­å¤§éƒ¨åˆ†æ˜¯é™æ‚„悄的,灯火都熄了,唯一的亮光处,就是镇里曾经的镇衙,不过那里早就被改建成了义军大本营,而此刻,那里却是灯火明亮,里面还有着喧嚷之声。

        â€œä½ ä»¬æ˜¯è°ï¼Ÿå¹²ä»€ä¹ˆçš„!”一路穿过镇子,居然畅通无阻,直到来到那大本营的外面,这更}新最快ω}才有两个喝着半醉的湖盗踉跄着站起身,睡眼朦胧的指着风十三,质问的道。

        é£Žåä¸‰éƒ½æ‡’得回答,直接挥着手里的鱼叉,给对方来了一个透心凉:“给我杀进去,敢反抗的,杀。”

        å†·å“并没有进镇子,而在站在码头处,望着这平静的水湾,以及那水湾中那一处处黑影,说道:“虽然没有一窥这座岛屿的全貌,但只之前进入的水寨,以及这座水湾,这里就是一处绝佳的水港,好好规划一下,日后这里可作为我们的中转站来使用!”

        è§£å†³äº†åƒæ¹–湖盗的事情后,金河航道上下游的环节几乎都打通了,而且这座巨蟹岛蕴藏的财富还远远不止这些,远处那些造船船坞,将成为一个种子,为冷家打造出一支强大的货船队以及战船队,西千湖,将成为冷家的后huā园。

        â€œå°‘爷,这里的事情都差不多了,是不是要回去了,我怕久了,老爷知道你的事,会在急出病来!”黎雅儿却没有符合冷卓的话,而是提醒的道。

        å†·å“呵呵一笑,道:“当然要回去一趟,周瑜,这边的事情还要靠你来cào持,风十三可当义军首领,但义军的发展却要由你来掌控,我会留下一部分人帮你,至于你的通灵兽,我回去后,就让人去打听,毕竟水系魔兽种类比较少,合适的不多!”

        å‘¨ç‘œæå‰ç»“束了孵化期,进入了魂塑期,这也是冷卓未曾预料到的,不过周瑜的通灵兽肯定是要在水魔兽中选择一种,如果实在没有,就只能选择水系魔兽,但这两者之间,无疑水魔兽更好一些。

        â€œæˆ–许我有一个消息可能有点帮助?”一直跟着冷卓的郑家三供奉之一的桂东突然开口说道。

        å†·å“扭过头,哦了一声,桂东三人虽然跟着冷卓,但却没有决定是否接受冷卓的招揽,在这之前,冷卓自然也没指望这三人会帮他什么,没想到桂东居然主动开口,倒是让冷卓有点意外。

        æ¡‚东却是没在乎冷卓的诧异,而是继续道:“还记得在关府正堂那墙壁上的大幅画卷么?”

        â€œæ©ï¼Œä½ è¯´çš„是画乌龟那个!”

        â€œé‚£ä¸ªå¯ä¸æ˜¯æ™®é€šçš„乌龟,那可是传闻中的七星玄天龟,据说拥有玄武神兽的血脉,通晓天地,可卜星象,观运势!”

        â€œä¸ƒæ˜ŸçŽ„天龟?”好像顾莲月说过,确实是什么玄龟来着,不过有说的那邪乎,玄武血脉:“你知道在哪?”

        â€œå‘µå‘µï¼Œè¿™ä¸ªä¼ é—»ä¹Ÿä¸æ˜¯ä»€ä¹ˆç§˜å¯†ï¼Œæ¯åå¹´ï¼Œä¸ƒæ˜ŸçŽ„天龟就会出现在太湖之上,而日期就是八月十五,当然这只是一个传闻,因为七星玄天龟出现在太湖上的位置不定,只不过有人曾在那天看到过!”

        å†·å“哦了一声,看着桂东,眨巴了一下眼睛,狡黠的道:“您知道的可不止这么点吧?貌似您的通灵兽就是一只龟呢?”

        ä¼ é—»ï¼Œæ—¢ç„¶æœ‰ä¼ é—»é‚£ä¹ˆè‚¯å®šæ˜¯äº‹å‡ºæœ‰å› ï¼Œå¦åˆ™å“ªé‡Œæ¥çš„传闻,而桂东这么清楚,而且在联想到他的通灵兽,这桂东对于龟类情有独钟,而他既然说这七星玄天龟有玄武血脉,那知道的肯定不止这些。

        â€œå‘µå‘µï¼Œä½ å¾ˆèªæ˜Žï¼Œè€å¤«å¤§åŠè¾ˆå­éƒ½åœ¨å¯»æ‰¾ä¸ƒæ˜ŸçŽ„天龟,也曾两次看到过它的身影,不过能告诉你的就这么多,当然,如果你能让老夫心情舒畅点,日子过的好一点,或许会多告诉你一些也不一定!”桂东lù出一丝老狐狸的狡黠,xiǎo子,跟老夫玩,你还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