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小说> 重生之百将图>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四十七章:东西南北四御门(求月票)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章 伪娘,漂亮男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零一章 我叫黄世仁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零二章 黄依婷的寻衅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零三章 百将神兵库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零四章 九宫八元灵锻阵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零五章 纯灵兵之威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零六章 被逼着跳楼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零七章 灵兵幻阵门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零八章 赤壁?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零九章 诸葛还是周瑜?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一十章 狼骑兽蛮勇士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一十一章 火攻,烟熏火燎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一十二章 这妞,脑袋坏掉了?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一百三章 祭祀,魔法师?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一十四章 自称是神族的野蛮人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一十五章 乙木滕蛇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一十六章 推倒?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一十七章 白起,魁拔兽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一十八章 血,谁的?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一十九章 赤山烈焰岭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二十章 迷雾之森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二十一章 百将图书库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二十二章 聚灵阵,聚灵法诀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二十三章 活祭奠,半人半蛇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二十四章 冷卓成唐僧了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二十五章 吞噬蛇珠,蜕变
  • 重生之百将图上架感言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二十六章 百将坐骑牧场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二十七章 生命果实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二十八章 三英战苍隼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二十九章 湖盗龙头郑龙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三十章 冤死的名将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三十一章 臭味相投,腹黑名将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三十二章 借刀杀人好爽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三十三章 回归,再入扬州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三十四章 话说月高风黑夜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三十五章 脸撞锤子上了 (第四更)
  • 重生之百将图泣血跪求月票!!!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三十六章 比翼风灵鸟pk青鸾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三十七章 别惹李元霸(跪求月票)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三十八章 毒灵体,看谁更毒(求月票)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三十九章 巨额财富(求月票)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四十章 湖盗老巢—巨蟹岛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四十一章 七星玄天龟(求月票)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四十二章 瓮中抓鳖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四十三章 次神级,上古符文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四十四章 命运的交集,南宫玉狐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四十五章 鉴宝楼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四十六章 万事俱备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四十七章 东西南北四御门(求月票)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四十八章 花痴与三无女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四十九章 行船炼丹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五十章 冷卓的秘密武器—热气球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五十一章 七星归,玄龟出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五十二章 撰录符文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五十三章 玉狐飞弓射冷卓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五十四章 酒精炸弹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五十五章 温怒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五十六章 乖乖的,异界大炮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五十七章 暴殄天物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五十八章 玄天龟吼,万箭遮天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五十九章 扑倒萝莉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六十章 是他,冷卓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六十一章 巨大的利益蛋糕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六十二章 守擂比斗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六十三章 龙甲变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六十四章 吾乃赵云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六十五章 突破地灵之界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六十六 撒豆成兵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六十七章 护体雷盾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六十八章 御赐七剑尊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六十九章 圣剑赤霄,御剑术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七十章 取舍,意外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七十一章 好多美女上门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七十二章 好大一对玉兔
  • 重生之百将图拉单张,求月票,读百将的进来看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七十三章 跟你没完没了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七十四章 水上画舫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七十五章 雷霸pk东夷上忍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七十六章 龙生九子,雷金犼兽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七十七章 第一只百将坐骑,我收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七十八章 众矢之的,香饽饽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七十九章 金蝉脱壳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八十章 第七武将—古之恶来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八十一章 天生恐魂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八十二章 坏事成双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八十三章 成年礼?娶老婆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八十四章 形势一片大好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八十五章 彪悍爷爷,连订两门亲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八十六章 圆谎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八十七章 神啊,救救我吧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八十八章 娶?还是不娶?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八十九章 男人的脸,碰不得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九十章 征服南宫玉狐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九十一章 延续大秦命数的奴将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九十二章 砸钱,挖墙角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九十三章 无间道,打入官府中去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九十四章 炉鼎,南宫玉狐的反推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九十五章 女人公敌,混蛋冷卓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九十六章 诅咒之地,赤铁矿山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四十七章:东西南北四御门(求月票)

        第一百四十七章东西南北四御n(求月票)

        â€œè¿™äººè¿˜çœŸä¸æ˜¯ä¸€èˆ¬å¤šï¼â€äººæŒ¤äººï¼ŒäººæŽ¨äººçš„码头区,让冷卓恍然又回到了自己那个世界,每逢节日,大街上似乎也是如此多的人,尤其是一些著名的景点,不见风景,只见人头。

        æ¡‚东却是笑笑道:“这还算好的,那些世家大族的船队都不在这扬州城出发,要是他们也来凑热闹,估计这人能挤死人!马上就到了,只要上了船,就好了!”

        æ‰¬å·žåŸŽæ‹¥æœ‰æ•°åé‡Œç å¤´ï¼Œå…‰æ˜¯èƒ½é èˆ¹çš„栈桥就有不下数百,可同时停泊三千条船,这也是扬州城作为一个扬州最繁华的地方的保证,但是随着越发临近八月十五,码头也越发的拥堵,仿佛这扬州城的码头区也变得狭xiǎo了许多。

        å‰å‡ æ—¥è¿›åŸŽæ—¶ï¼Œä¼¼ä¹Žä¹Ÿè¿˜æ²¡è¿™ä¹ˆæ‹¥å µã€‚

        é€šå¾€èˆ¹åªçš„栈桥好像一条条手臂深入太湖之中,象搂抱着爱人一般,环抱着无数的船只,不过能在栈桥的位置占据一个船位可不容易,象桂东,可是直接huā钱买下一个泊位,每年光是支付这一处泊位的钱就不下十万金币,而为的就是这最近几天。

        â€œä»–妈的,为什么这里明明有位置,却不让我们停靠,瞎了你的狗眼,也不看看我们的谁!”还没走到栈桥附近,就已听到一个大嗓©n在那里震天虎吼,就算在这人海沸腾的码头,也依旧能听得真切。

        â€œå“¼ï¼Œç®¡ä½ æ˜¯è°ï¼Œæˆ‘可警告你,这里是扬州城,就算是龙你也得给我盘着,是虎你也得给我趴着,跑这里来叫嚣来了!还真把自己当根葱了。”

        â€œå¥½ï¼Œå¥½ï¼Œçœ‹æ¥ä½ è¿™xiǎo白脸是给脸不要脸,今个,这船位我还就偏占了,我看你敢把我怎样!”

        æ‹¨å¼€äººç¾¤ï¼Œæ¥åˆ°æ ˆæ¡¥ä¸Šï¼Œå†·å“也终于看清楚那叫嚣的家伙的模样,好一个魁梧的大汉,比起在云州北部齐水镇看到的野蛮人大汉都不遑多让,赤luǒ的上半身,那扎实的肌ròu好像坚硬的石山,上面布满了伤疤,显得格外的狰狞。

        é‚£å¼ è„¸ä¸Šï¼Œä¸€é“尺长的疤痕从眼角到嘴边,只是望上一眼,就能从对方身上感受到一种狂野,身周遍布透体的杀机,对于杀气,没有比冷卓还了解的了,冷无敌的杀气诀就是以杀为修炼法©n,所以对于杀气,冷卓最是熟悉不过。

        â€œå“¼ï¼Œå¦‚果你敢碰我,我敢保证你明天就会在扬州城的大牢里吃老鼠!”说话的那人穿着一身官服,面相俊朗,颇有几分帅气,站在那魁梧大汉身前,就好像是美nv跟野兽,但是面对那魁梧大汉,这人却没有半点畏惧,反而针锋相对,让人感觉颇有责任感。

        â€œé‚£äººæ˜¯è°å•Šï¼Œæ²¡æƒ³åˆ°ç¢°æƒ¯äº†è´ªå®˜æ±¡åï¼Œæ²¡æƒ³åˆ°è¿˜ç¢°åˆ°ä¸ªé“é¢æ— sī的!”冷卓扭头对着桂东问道。

        â€œé“é¢æ— sī?”桂东的嘴角微微颤了一下,而后道:“那叫有恃无恐,这个家伙是南宫家支脉的子孙,南宫要离,比起贪钱,可没有比他还jÄ«ng通的了,为了这泊位,光是金币就huā了我不下十万金,甚至还有两件灵器,你还敢说他铁面无sī?”

        å†·å“也是嘴角chōu搐,呃了一声,但随即道:“能收钱办事,也算是颇有原则了,要求不能太高不是!”冷卓打了个马虎眼。

        â€œè¿™å€’是,这家伙虽然贪婪,但拿到钱办事效率没的说,加上有南宫家的背景,很多人都会给他面子!要不然我也不会huā费这么多喂饱他了!”

        å°±åœ¨ä¸¤äººèŠå¤©ä¹‹æ—¶ï¼Œé‚£ç‹°ç‹žå¤§æ±‰å·²ç»æ¡ç€æ‹³å¤´ï¼ŒæŒ‡éª¨è¢«æç€å’”咔作响,xiōng前的肌ròu上下抖动,充满了力量的爆发感:“xiǎo子你自己找死,可怪不得我!”说着已经伸手抓向南宫要离。

        å—宫要离却是哼了一声,一道护体灵力罩突然浮现在体表,挡住了那大汉的一抓。

        â€œå’¦ï¼Œé‚£æŠ¤ç½©æ€Žä¹ˆè·Ÿä½ çš„差不多,都是龟壳的!”冷卓惊讶的张了张口,因为南宫要离身周的灵力罩居然跟桂东当日施展的龟元水盾一样,不能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却也差不多。

        â€œé‚£æ˜¯æˆ‘送他的,低级灵御,关键时刻保命效果不错,是我研究了上古符文钻研出来的御灵盾,不过并不完善,因为那个上古符文始终都没完全刻画下来,这一直都是我的一个遗憾!”

        å†·å“哦了一声,虽然早知道桂东除了是地灵士外,还对阵法,天相等都有研究,但没想到他居然掌握了大半个上古符文,如果被他完全掌握了这个上古符文,说不准开宗立派都可以了,龟元护盾的防御可是没的说。

        é‚£é­æ¢§å¤§æ±‰è¿™ä¸€æŠ“却是碰到灵力盾,在无法寸进,在看到那南宫要离蔑视的目光,顿时让这魁梧大汉怒了:“一件破灵器,也敢拿出来显摆,以为这样我就奈你不何!”

        é­æ¢§å¤§æ±‰å†·å“¼ä¸€å£°ï¼Œå±…然倒退了三步,咬破手指,用血指在虚空中划动,嘴中念动咒语:“吾兽,霸虎出来吧!”

        é‚£è™šç©ºçš„法阵随着咒语的念动,散发出一道血sè的光环。

        å¼ï¼Œéšç€é‚£é˜µæ³•å…‰åœˆdàng漾开来,形成了一道©n,一声虎吼咆哮从中传出,一头拥有着两个锋利獠牙的巨齿虎兽从光圈内窜了出来,这巨齿虎兽一出现,就发出震天的咆哮,一股王霸之气外lù。

        â€œå¾¡©n的人?”桂东看着那出现在栈桥上的巨齿虎兽,眼瞳也微微收缩起来。

        â€œå¾¡©n?”冷卓望向那魁梧大汉,冷卓当初开始研究阵法时,就对如今天龙帝国最富盛名的十四个流派做了一番了解,阵法师大部分流派都以辅助为主,很少有战斗的,但御©n显然是阵法师中的战斗职业。

        ä¸œè¥¿å—北四御©n,又可分成东西灵御,南北兽御,灵御有点类似东方家的青龙法诀,可通过通灵兽以及灵力幻化成蛇形,并以此来攻击,不过灵御却是以阵法来召唤元素灵气形成灵御兽,并以jÄ«ng神力来cào控,对自身灵力要求不大,而灵御的强大与否,取决于魔核。

        ä¸œå¾¡©n主修元素御兽,西御©n则主修傀儡御兽,都以灵阵来支撑御兽。

        è€Œå—北御©n则不同,南北御©n则是控制魔兽为己所用,通灵者通常只有在冲破圣灵才能拥有实体的通灵兽,而南北御©n则利用阵法控制魔兽,让其任自己驱策,南北御©n御兽也有不同,一种的魂御,一种则是器御。因此也有北魂御,南器御的说法。

        å™¨å¾¡è·Ÿé­‚御很容易分辨,比如说这只巨齿虎兽的脖颈之上就有一个圆环,这圆环就是南御©n独有的御兽灵器,上面刻有上古御兽符文,从而可以让其控制远比自身强大的魔兽,任其驱策。

        â€œäº”阶的巨齿虎兽,这家伙在南御©n也算是核心弟子了,去阻拦一下吧,虽然我也想看南宫要离出点丑,但那个船位可是咱们的,如果被占了位置,咱们可就要划着xiǎo船上船了!”

        æ¡‚东说道。

        å†·å“呃了一声,搞了半晌,原来对方是在抢他们的船位,亏你这老头还这么稳当,一副看戏的样子:“大德,你去吧,下手轻点!”

        â€œçŸ¥é“了,少主!”李元霸看着那巨齿虎兽早就tiǎn舐着嘴chún了,对李元霸来说,这老虎就是一个玩具。

        å¼ï¼Œå·¨é½¿è™Žå…½å’†å“®ä¸€å£°ï¼Œåœ¨é­æ¢§å¤§æ±‰çš„呵斥下,朝着南宫要离扑去,而南宫要离此刻也显然没了之前的稳若泰山的模样,面sè有点发白,眼看着那巨齿虎兽扑来,顿时惊恐的闭上了眼睛,寄希望于这灵力护盾能护他周全。

        å¼ï¼Œå·¨é½¿è™Žå…½ä¸€çˆªå­æ²¡æœ‰æ‹ä¸‹åŽ»ï¼Œé‚£ç¡•å¤§çš„虎躯被人给撑着,怎么也无法落地。

        â€œxiǎo猫咪,叫什么叫,震的耳朵疼!”李元霸脸上lù出一丝不悦,抓着那巨齿虎兽的虎爪,一用力,就直接将巨齿虎兽给扳倒在地,整个人骑在巨齿虎兽的身上,上去就是几拳头,打的巨齿虎兽直叫唤,但却怎么也站不起身。

        â€œxiǎo子,你找死!”那魁梧大汉看着自己的御兽居然被一个瘦弱的家伙当成xiǎo猫一样欺负,顿时勃然大怒,直接飞起一脚,朝着李元霸踢去。

        è¿™ä¸€tuǐ刮着风声,呼啸而至,但李元霸却是连看都不看一眼,那魁梧大汉的tuǐ距离李元霸还有十几厘米的距离,那呼啸的风已经吹动着李元霸的头发,那千钧一发的瞬间,一道雷球猛然从李元霸体内shè出。

        ç´«sè的雷电顿时笼罩着那魁梧大汉的身躯,一片紫sè雷光过后,魁梧大汉全身冒烟的僵立当场,噗通一下跌坐在地上。

        æŽå…ƒéœ¸çœ‹ç€é‚£å·¨é½¿è™Žå…½è„–颈上的项圈,这玩意是啥,正打算摘下来看看,却听一声娇叱:“住手别摘!”

        å†·å“并没有多担心李元霸的行为,对于李元霸来说,只有五阶的巨齿虎兽还伤不到他,不过乍听到又人叫住手,冷卓却是抬起头望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ä¸€æ¡xiǎo船上从一条船背面划来,上面两nv一男,而叫住手的是一个身着大红皮甲,将惹火身材衬托的淋漓尽致的美yànnv子,而身边,是一个冷若冰霜,白衣胜雪的少nv,而另一边则是一个相貌平常,甚至有几分忠厚的男子。

        å¸®å‡¶ï¼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