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小说> 重生之百将图>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六十三章:龙甲变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章 伪娘,漂亮男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零一章 我叫黄世仁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零二章 黄依婷的寻衅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零三章 百将神兵库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零四章 九宫八元灵锻阵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零五章 纯灵兵之威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零六章 被逼着跳楼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零七章 灵兵幻阵门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零八章 赤壁?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零九章 诸葛还是周瑜?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一十章 狼骑兽蛮勇士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一十一章 火攻,烟熏火燎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一十二章 这妞,脑袋坏掉了?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一百三章 祭祀,魔法师?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一十四章 自称是神族的野蛮人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一十五章 乙木滕蛇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一十六章 推倒?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一十七章 白起,魁拔兽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一十八章 血,谁的?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一十九章 赤山烈焰岭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二十章 迷雾之森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二十一章 百将图书库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二十二章 聚灵阵,聚灵法诀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二十三章 活祭奠,半人半蛇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二十四章 冷卓成唐僧了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二十五章 吞噬蛇珠,蜕变
  • 重生之百将图上架感言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二十六章 百将坐骑牧场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二十七章 生命果实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二十八章 三英战苍隼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二十九章 湖盗龙头郑龙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三十章 冤死的名将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三十一章 臭味相投,腹黑名将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三十二章 借刀杀人好爽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三十三章 回归,再入扬州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三十四章 话说月高风黑夜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三十五章 脸撞锤子上了 (第四更)
  • 重生之百将图泣血跪求月票!!!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三十六章 比翼风灵鸟pk青鸾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三十七章 别惹李元霸(跪求月票)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三十八章 毒灵体,看谁更毒(求月票)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三十九章 巨额财富(求月票)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四十章 湖盗老巢—巨蟹岛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四十一章 七星玄天龟(求月票)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四十二章 瓮中抓鳖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四十三章 次神级,上古符文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四十四章 命运的交集,南宫玉狐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四十五章 鉴宝楼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四十六章 万事俱备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四十七章 东西南北四御门(求月票)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四十八章 花痴与三无女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四十九章 行船炼丹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五十章 冷卓的秘密武器—热气球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五十一章 七星归,玄龟出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五十二章 撰录符文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五十三章 玉狐飞弓射冷卓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五十四章 酒精炸弹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五十五章 温怒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五十六章 乖乖的,异界大炮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五十七章 暴殄天物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五十八章 玄天龟吼,万箭遮天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五十九章 扑倒萝莉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六十章 是他,冷卓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六十一章 巨大的利益蛋糕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六十二章 守擂比斗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六十三章 龙甲变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六十四章 吾乃赵云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六十五章 突破地灵之界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六十六 撒豆成兵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六十七章 护体雷盾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六十八章 御赐七剑尊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六十九章 圣剑赤霄,御剑术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七十章 取舍,意外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七十一章 好多美女上门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七十二章 好大一对玉兔
  • 重生之百将图拉单张,求月票,读百将的进来看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七十三章 跟你没完没了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七十四章 水上画舫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七十五章 雷霸pk东夷上忍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七十六章 龙生九子,雷金犼兽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七十七章 第一只百将坐骑,我收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七十八章 众矢之的,香饽饽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七十九章 金蝉脱壳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八十章 第七武将—古之恶来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八十一章 天生恐魂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八十二章 坏事成双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八十三章 成年礼?娶老婆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八十四章 形势一片大好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八十五章 彪悍爷爷,连订两门亲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八十六章 圆谎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八十七章 神啊,救救我吧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八十八章 娶?还是不娶?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八十九章 男人的脸,碰不得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九十章 征服南宫玉狐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九十一章 延续大秦命数的奴将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九十二章 砸钱,挖墙角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九十三章 无间道,打入官府中去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九十四章 炉鼎,南宫玉狐的反推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九十五章 女人公敌,混蛋冷卓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九十六章 诅咒之地,赤铁矿山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六十三章:龙甲变

        第一百六十三章龙甲变

        八月三十日,天,一片灰暗,yīn沉沉的,从昨晚开始,那雨点就犹若豆子一般噼里啪啦的砸了下来,天地间,立刻被一道道雨幕笼罩,直到了早晨,这雨还淅淅沥沥的下个不停。

        “该死的天气!”冷卓不由地咒骂了一句,这场八月末的雨水来的可不是一个时候,对于为了符文而来的各大势力来说,yīn天,雨水意味着làng费了宝贵的一天时间,而对于他们来说,这十年等来的时间,哪怕是少了一个xiǎo时都是损失。

        桂东站在雨水中,那细雨落下,却消失在桂东的身体周边,水滴顺着一道无形的灵力水壁滑落,桂东抬起头,望了望天气,道:“少主不用担心,这夏天的雨水来的快,去的也快,不到正午,就会一片yàn阳天!”

        “希望你说的没错,不过早上的比斗怎么办,如期进行么!”冷卓微微皱着眉头,说道。

        桂东呵呵一笑,指了指湖面上,一叶快速划来的扁舟,南宫的五星家将九鹰就站立xiǎo舟前端甲板,直奔龟玄号而来,冷卓咂巴了下嘴,对着飞身跃起,落在甲板上的九鹰道:“我们要在哪里比斗!”

        “由于附近没有什么可利用的岛屿,所以只能用一些走舸xiǎo船铺上模板搭建了几座比斗平台,位置距离这里不远,你们跟我一起来吧!”

        上了九鹰所乘的走舸,飞快的离开了龟玄号,直奔比斗场,说是不远,但实际上比斗场至少距离玄龟处有五六里远,这样也是避免因为剧烈的打斗引起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比斗之前,我想跟你们说明一下比斗规则,虽然桂老肯定说过,但我还是要重申一下,比斗不能伤人xìng命,如果要进行死斗可提前与我们说,签下生死文书才可以,如果误伤人命,则会取消掉名额!”

        “第二点,守擂方比斗每三天可发起一次,如果有一半的势力响应,就会开启守擂方比斗,不过比斗方式采用赌斗的方式,拿名额指定对手进行,而不在进行轮赛,每一个守擂方都有一次机会,如果放弃则没有!”

        “这两点之外,任何势力极其个人都不得在这段时间内,sī下里比斗,如果有所违背,将遭到所有的势力的唾弃!”

        冷卓点了点头,不过他怎么都觉得九鹰说这最后一句,好像是在让他宽心,也好像是让他做好准备,等这段时间过去,咱们在算账。

        走舸的速度很快,穿破层层雨幕,来到了守擂方擂台,而在不远处,则另外还有几座擂台,那些则是攻擂擂台,那边的比斗也已经开始了,尽管今个天yīn,但这种自然原因挨到谁都只能算是谁倒霉。

        在擂台的边缘,有一个雨棚,正可挡雨,不多不少正六个,六家守擂方一家一个,冷卓一行上了擂台边,钻了雨棚,没等多久,淅沥的雨幕中,就有一人来到擂台正中。

        “六家守擂方都已经到达了,现在我宣布一下六家守擂方,楚州九湖曹家,青州寻梦岛东御n,扬州青山龙家,中州汉阳向家,天水任家以及扬州金枫赵家!”

        â€œç¡®å®šå®ˆæ“‚,二十个名额中,每家平分三个,余下两个,按照规矩,从六家中决出,经过确认,中州向家,任家退出比斗,剩下的四家将采用chōu签的方式决出的剩下两个名额的归属,如果没有问题得话,就请各位上前来chōu签!”

        å†·å“这边自然是冷卓出马,走到擂台中,从那中年大汉手中取过一个竹签,只见竹简上标记有二的字眼,而余下三家也各有分组。

        å†·å“还没转身离开,那中年大汉再次大声喝道:“分组完成,一组曹家,龙家,二组,东御©n,赵家,比斗从一组开始!”

        å†·å“走回雨棚,不由地暗道手气不好,怎么chōu个二,上来就要面对东御©n,这可有点麻烦,尤其是今个的天气,对东御©n来说颇为有利。

        â€œè¿æ°”不怎么好啊,东御©n这次可是将三星四梦都排了过来,可不好对付,而且这天似乎也不怎么帮忙啊!”九鹰听到分组之后,看着冷卓回来,嘴里有点幸灾乐祸,但是话头一转,道:“不过曹家更倒霉,龙家可是出了一个厉害的家伙!”

        å†·å“瞥了一眼九鹰,没有说话,坐在椅子上,望向擂台,比斗已经开始。

        â€œåœ¨ä¸‹é¾™æˆ˜ï¼Œå››é˜¶åœ°çµå£«ï¼â€ä»Žé¾™å®¶é˜µè¥é‡Œå¾ˆå¿«èµ°å‡ºä¸€ä¸ªèº«æŠ«ç€æ–—笠的大汉,大汉掀开披在身上的斗篷,lù出身上的短襟麻衣,而那luǒlù在外的身体,却遍布狰狞的伤疤,看起来好像从地狱里的刀山上打了个滚。

        â€œåœ¨ä¸‹æ›¹æ˜‚,五阶地灵士!请了!”比起龙家这个狂暴狰狞的大汉,曹家的这人却好像是翩翩佳公子,手持折yù扇,站在那里,颇有几分诗人sāo客的风范。

        â€œè¯·äº†ï¼éœ¸é¾™ç”²ï¼â€é¾™æˆ˜è¯´ç€ï¼Œå°±å¥½åƒæ˜¯é‡Žå…½ä¸€èˆ¬çš„低声嘶吼一身,龙战那体表的麻衣顿时被那胀起的肌ròu给撑破。

        é‚£å¥ç¡•æ— æ¯”,犹若xiǎo山般的肌ròu让龙战比起施瓦辛格那一身腱子ròu都要夸张,简直就是一个人形的暴龙,不过这还只是开始,这龙战身上的肌ròu居然长出一片乌黑的龙鳞片来,覆盖了龙战的上半身。

        â€œè¿™ä¸ªä¸ä¼šæ˜¯é¾™å®¶é‚£ä¸ªä»€ä¹ˆè¡€è„‰å§ï¼Œä¸Šæ¥å°±ç”¨æ€æ‰‹é”ï¼Ÿâ€å†·å“看的也有点傻眼,那龙鳞片显然不是通灵兽甲,因为通灵兽甲乃是灵力所化,是附着在身上的,而不是从身上长出来的。

        æ›¹æ˜‚看到那完成甲变的龙战,本就比他高大一头的龙战,此刻就如一座xiǎo山一样,听说过龙家的龙甲变的曹昂也是倒吸了口冷气,但是曹昂也没有立刻认输,身上灵力浮动,一道淡青sè的旋风卷起,那落在身上的雨滴纷纷被推开。

        â€œé’豹咆哮铠!”曹昂身上,一只栩栩如生,咆哮的豹子发出一声震天的嘶吼声,曹昂双手虚握,那四周凌luàn的风快速的凝聚成刀,曹昂单手提着刀,脚下一道旋风吹起,整个人身体一轻,人已经如箭矢一般弹shè而出。

        â€œåˆƒå¤©ç½—!”曹昂出手,直接使出自己最强的一招,只见那豹纹青风刀化作漫天的飞刃,每一道飞刃都高速的旋转,淡淡的风附着在飞刃上,闪烁着淡淡的青光。

        é£Žåˆƒæ–©å¼€é›¨æ»´ï¼Œå‘¼å•¸è€Œè‡³ï¼Œé€Ÿåº¦å¿«çš„让人眼huā缭luàn,这也太没犯规了吧,都没说开打就动手,玩赖皮啊!

        æ¼«å¤©çš„飞刃劈头盖脸的朝着龙战飞去,却看那龙战居然躲也不躲一下,难道他打算硬抗。

        å†·å“纳闷间,就看那无数青光飞刃已经落在龙战的身上,顿时一阵金属碰撞的声音传来,金属jiāo击声,冷卓确定自己没有听错,丫呸的,那家伙的龙鳞甲得有多坚实啊!

        â€œé¾™çˆªæ‰‹ï¼â€é¾™æˆ˜ä¸èº²ä¸é¿ï¼Œå¹¶éžä»–是傻bī,而是他根本就不鸟曹昂的攻击,因为他的龙鳞甲防御惊人,刀光闪过点点的火星,却无法刺穿龙战的甲,而龙战也没有傻站着让人打,不还手。

        å¤§æ‰‹ç›´æŽ¥æŽ¢å…¥é‚£æ— æ•°çš„飞刃青芒中,虚爪而出,一声青龙的咆哮声在雨水的淅沥中显得那般真实,一道龙爪居然直接撕裂了漫天的飞刃网,抓住了了曹昂的豹纹青风刀。

        å°±é‚£ä¹ˆä¸€æã€‚

        é’风碎。

        é‚£ç²—若大象tuǐ的手臂那么一挥,一股劲风带着无数的雨滴朝着曹昂砸去,曹昂片刻失神,但反应可是不慢,一个后空翻,又是几步后蹬,人已滑出七八米远。

        æ›¹æ˜‚没有再次上前,而是站起身,抱拳道:“曹某认败了!”

        æ›¹æ˜‚承认败北,龙战自然也没有在攻击,而是看向曹家的位置道:“曹家还有人上来指教么!”

        æ›¹å®¶é‚£è¾¹åªæ˜¯æ²‰é™äº†ç‰‡åˆ»ï¼Œå°±æœ‰ä¸€äººèµ·èº«é“:“曹家认负,退出比斗了!”

        â€œæ›¹å®¶è®¤è´Ÿï¼Œç¬¬ä¸€ä¸ªåé¢å½’属龙家,下面进行第二场!东御©n,赵家,请上擂台!”

        â€œè¿™ä¹ˆå°±è®¤è´Ÿäº†ï¼Ÿæžæ²¡æžé”™å•Šï¼â€å†·å“瞪大了眼睛,貌似开打不到五分钟,就这么认熊了,冷卓本还以为能看到一场龙争虎斗呢。

        â€œå‘µå‘µï¼Œæ›¹å®¶å¾ˆæ˜Žæ™ºï¼Œé¾™æˆ˜ä½¿å‡ºé¾™ç”²å˜ï¼Œæœ¬èº«åœ¨æ°”势上就压过曹家一头,曹家虽还有高阶地灵士在,但是要对战龙战,却不一定能胜,龙家上来就出这么一个厉害的角sè,那就是志在必得了,打下去,曹家肯定会有受伤的,下午可还有一场守擂比斗,本就实力不算出众,如果在有人受伤,嘿嘿,那才叫得不偿失呢!”

        â€œå°±å¦‚同向家,任家,如要争夺,也并非派不出人来,但是守住三个名额已经很费力了,还要贪婪的争夺第四个名额,那就是不智的莽夫,不知道取舍,最后只能竹篮打水一场空!”

        ä¹é¹°è¯´é“。

        â€œå‘ƒï¼â€æ€Žä¹ˆå¬ç€å¥½åƒæ˜¯åœ¨è¯´ä»–不自量力,不量力而为呢,丫呸的,本少爷还用你教训。

        â€œèµµäº‘,第一场,你上!不用给对方留面子,速战速决!”冷卓大声的叫喊道,老子有赵云跟李元霸,摆平你们还不是手到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