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小说> 重生之百将图>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七十九章:金蝉脱壳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章 伪娘,漂亮男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零一章 我叫黄世仁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零二章 黄依婷的寻衅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零三章 百将神兵库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零四章 九宫八元灵锻阵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零五章 纯灵兵之威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零六章 被逼着跳楼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零七章 灵兵幻阵门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零八章 赤壁?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零九章 诸葛还是周瑜?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一十章 狼骑兽蛮勇士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一十一章 火攻,烟熏火燎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一十二章 这妞,脑袋坏掉了?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一百三章 祭祀,魔法师?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一十四章 自称是神族的野蛮人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一十五章 乙木滕蛇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一十六章 推倒?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一十七章 白起,魁拔兽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一十八章 血,谁的?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一十九章 赤山烈焰岭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二十章 迷雾之森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二十一章 百将图书库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二十二章 聚灵阵,聚灵法诀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二十三章 活祭奠,半人半蛇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二十四章 冷卓成唐僧了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二十五章 吞噬蛇珠,蜕变
  • 重生之百将图上架感言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二十六章 百将坐骑牧场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二十七章 生命果实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二十八章 三英战苍隼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二十九章 湖盗龙头郑龙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三十章 冤死的名将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三十一章 臭味相投,腹黑名将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三十二章 借刀杀人好爽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三十三章 回归,再入扬州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三十四章 话说月高风黑夜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三十五章 脸撞锤子上了 (第四更)
  • 重生之百将图泣血跪求月票!!!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三十六章 比翼风灵鸟pk青鸾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三十七章 别惹李元霸(跪求月票)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三十八章 毒灵体,看谁更毒(求月票)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三十九章 巨额财富(求月票)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四十章 湖盗老巢—巨蟹岛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四十一章 七星玄天龟(求月票)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四十二章 瓮中抓鳖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四十三章 次神级,上古符文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四十四章 命运的交集,南宫玉狐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四十五章 鉴宝楼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四十六章 万事俱备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四十七章 东西南北四御门(求月票)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四十八章 花痴与三无女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四十九章 行船炼丹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五十章 冷卓的秘密武器—热气球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五十一章 七星归,玄龟出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五十二章 撰录符文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五十三章 玉狐飞弓射冷卓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五十四章 酒精炸弹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五十五章 温怒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五十六章 乖乖的,异界大炮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五十七章 暴殄天物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五十八章 玄天龟吼,万箭遮天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五十九章 扑倒萝莉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六十章 是他,冷卓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六十一章 巨大的利益蛋糕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六十二章 守擂比斗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六十三章 龙甲变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六十四章 吾乃赵云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六十五章 突破地灵之界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六十六 撒豆成兵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六十七章 护体雷盾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六十八章 御赐七剑尊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六十九章 圣剑赤霄,御剑术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七十章 取舍,意外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七十一章 好多美女上门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七十二章 好大一对玉兔
  • 重生之百将图拉单张,求月票,读百将的进来看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七十三章 跟你没完没了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七十四章 水上画舫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七十五章 雷霸pk东夷上忍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七十六章 龙生九子,雷金犼兽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七十七章 第一只百将坐骑,我收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七十八章 众矢之的,香饽饽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七十九章 金蝉脱壳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八十章 第七武将—古之恶来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八十一章 天生恐魂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八十二章 坏事成双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八十三章 成年礼?娶老婆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八十四章 形势一片大好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八十五章 彪悍爷爷,连订两门亲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八十六章 圆谎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八十七章 神啊,救救我吧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八十八章 娶?还是不娶?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八十九章 男人的脸,碰不得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九十章 征服南宫玉狐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九十一章 延续大秦命数的奴将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九十二章 砸钱,挖墙角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九十三章 无间道,打入官府中去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九十四章 炉鼎,南宫玉狐的反推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九十五章 女人公敌,混蛋冷卓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九十六章 诅咒之地,赤铁矿山
  • 重生之百将图第一百七十九章:金蝉脱壳

        请到

        第一百七十九章金蝉脱壳

        “你有什么打算么?”白霜很纯,但却并不笨,这个家伙会如此轻易的答应他,肯定是有了什么主意。

        冷卓嘿嘿一笑,道:“跟聪明的美女说话我就不打马虎眼了,我需要你的帮助,我想也只有你能帮我脱身了,你帮我离开,我帮你找师傅,怎么样!”

        白霜盯着冷卓,这个家伙在打她的主意,不过白霜并没有生气,而是道:“你打算让我怎么办你,你应该知道我能力有限,可帮你解决不了这么大的麻烦!”

        冷卓一拍额头,刚才还夸她聪明,看来也是一个傻妞,不过这妞要是不傻,冷卓这金蝉脱壳也玩不转:“我需要你准备一条船,这个你应该可以做到吧!”

        “船,你们不是有么?”

        冷卓眨巴着眼睛,盯着白霜,问道:“你是装傻,还是真傻!”

        白霜的脸一下子就冷了三分,被一个男人说傻,显然并不是在夸奖她,但白霜显然也意识到自己的问题却是有点不经过大脑,为了遮掩尴尬,白霜直接用剑鞘朝着冷卓就拍了下来。

        “啊,你疯了!”拍的虽不重,但打在口也是颇疼,这女人果然颇有暴力倾向。

        “在1话,割了你的舌头!”白霜那冰冷的双眸射出一道寒光,让冷卓相信,这美女说话可是算数的。

        “龟玄号也会走,不过却是一个靶子,而我们则会利用你准备的船走,先问一句,你能搞到船不!最好不要让你那些师兄师弟还有那个想抓我的爷爷知道!”

        白霜沉yín了一下,良久这才道:“搞不到大船,只能到一条中等的福船!”

        福船,专门用来装载货物的船,平底,乃是太湖边最大的造船场广福记打造,在太湖上普遍应用,历次盛会,这种福船数量都不少,毕竟要在太湖里生活一个月,各种生活用品以及食物等等数量并不少。

        “中等的啊,虽然拥挤了一些,但应该够用了,给你一天时间,明天午夜这个时候,我们还在这片水域里见面!如果没有问题,我就回去了!”冷卓打了个哈欠的道。

        白霜点了点头,道:“明日,午夜,准时在这汇合!”

        冷卓再次跃入湖中,捞起一个管子,抱着一个木桶朝着龟玄号上游去,龟玄号船底舱,此刻已经被人出一个大d,不过却被桂东的龟元水晶盾给包着,所以水并无法从这里涌入船舱。

        “少主,你可算回来了!”看到冷卓出现在船底,桂东这心才算是松了下来:“那边,谈好了!会不会有诈!”

        冷卓摇了摇头,道:“应该不会,那个橙剑一心想要找父亲,而且在山里呆的久了,单纯的很,明晚,我们就离开这里,丫呸的,本来还想在呆上一两天,现在却是不得不早走!”

        桂东也是摇头苦笑道,今天的事情实在是出人预料,其他人也就算了,而他也显然在吃惊的行列当中,这位少爷隐藏的很深啊,今天白天那一手,就让人惊叹,居然能将一头七阶的雷金犼给收了,这本事可不简单,越来越神秘了,桂东甚至迫切的想要去这位少爷的领地里瞧瞧,看看他究竟是何方人物。

        千狐号上,客厅内,南宫yù狐轻吹杯中的茶,朱杯碗,抿了一口茶水,美目轻抬,却正看到口角流出一丝晶莹的雄阔海的色ͭ的模样,心中一阵厌恶,但脸上却依旧保持着淡淡的浅笑。

        “雄大哥,今日的事yù狐应该说声谢谢,还害得雄少爷连折两员家将,实在是愧疚难当,所以这餐晚饭权当谢礼,另外yù狐还准备了些上好的yao材,都是我南宫家秘制的,对伤势应该颇为有效,还望雄大哥不要推辞!”

        雄阔海早就被南宫yù狐那倾城绝色给看的呆了,在这之前雄阔海也只是看过南宫yù狐的图印而已,并没有看到过真人,只是图印就已经让他神魂颠倒,誓非此女不娶,此刻看到真人,雄阔海的心就砰砰跳的没停过。

        不过雄阔海好歹也是海州大族出身,虽被南宫yù狐的倾城绝色给住了,但还不至于傻呆呆的,听到南宫yù狐说话,雄阔海笑道:“说来惭愧,yù狐姐让雄某帮帮这么一件事,都无法为你达成,实在是惭愧,不过yù狐姐且放心,那子我是不会放过他的,等过些日子,定将人跟那只雷金犼一同送去南宫家!”

        å—宫yù狐哦了一声,道:“那就劳烦雄大哥了!今个天色晚了,yù狐就不留雄大哥了!”南宫yù狐说过几句后,就下了逐客令。

        é›„阔海虽然依依不舍,但也知道死缠烂打最让女人瞧不起,站起身,道:“那就先告辞了,日后常来往!”

        çœ‹ç€é›„阔海消失的背影,南宫yù狐暗呸一身:“还以为是多出色的人物,却也不过一个心狭隘的登徒子,让人失望!”

        â€œå§ï¼â€ä¹é¹°èµ°å…¥åŽ…内,正听到南宫yù狐的话语,心里苦笑,能被你周围绝色天骄的大姐看得上的男人似乎还真没几个,至于心狭隘,这个评价却显得有点偏颇了,如果不是为了大姐,雄阔海才不会纠缠这么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家伙。

        â€œä»Šæ™šçš„收获如何!”

        â€œæ’°å†™äº†ä¸¤ä¸ªç¬¦æ–‡ï¼ŒåŠ èµ·æ¥ï¼Œå·®ä¸å¤šæœ‰å…­ä¸ªç¬¦æ–‡çš„收获!”

        â€œæ©ï¼â€å—宫yù狐对这个成绩还是很满意的,这一次如果没意外,回去之后,差不多能收获一百三四十个上古符文,比起往次也还多出一些,虽然这次折损的人员有些多,但回去也有一个j代了。

        â€œé‚£è¾¹å‘¢ï¼Ÿâ€

        â€œæ²¡æœ‰ä»€ä¹ˆåŠ¨é™ï¼çŽ°åœ¨é¾ŸçŽ„号四周有不少人都盯着,那个家伙怕是bsp;“那就等着看吧,让他难受几天,然后你在带他来见我!”南宫yù狐隐隐有点期待这个家伙见到她后会是怎么个表情,或许会很有趣也说不定。

        ç¿Œæ—¥ï¼ŒåŒæ ·çš„比斗战,冷卓依旧卖力,李元霸,赵云轮番上场,再次守住了当日的名额,而冷卓如此卖力的争夺,果然让很多人都放松了不少警惕,当晚,龟玄号上,举办酒宴。

        â€œéƒ½å®‰æŽ’好了么!”冷卓沉声的问道。

        â€œæ©ï¼Œé‚£äº›å¥´éš¶å·²ç»æ‰®æˆæˆ‘们的样子在上面的船舱内饮酒作乐,而且船上四周都挂有灯笼,将船舷两侧照的雪亮,几十米外都看的真切!”

        â€œé‚£å°±å¥½ï¼Œå’±ä»¬ä¹Ÿå‡ºå§ï¼Œæ—¶é—´å·®ä¸å¤šäº†ï¼â€å†·å“道:“每人拿一个木桶换气,要跟住了,千万别掉了队!桂老,你负责押后!”

        â€œçŸ¥é“了,少主!”桂东对于冷卓这一招空城计,可是叹服的紧,看他的年纪,谁能想到这环环相扣的脱逃计划是一个还没成年的少年想到的。

        â€œæˆ‘现在应该想看到,早晨,龟玄号沉没时那些家伙会有什么表情了!”用最简单的木桶做成的氧气瓶并不能储备多少氧气,但是却对于他们这些通灵者来说,这木桶却是有备无患,完全可以在水下潜伏很长时间,够他们潜行一两千米之外。

        å¤œè‰²ä¾æµ“,星光璀璨。

        â€œéœœå§ï¼Œæˆ‘还是觉得不太好,那个家伙要是骗我们怎么办,而且咱们这么偷溜出来,万一被四执事爷爷知道,肯定会大雷霆的,会不会把我们抓回去去冰崖思过!”紫微丫头嘟着嘴,嘀咕道。

        â€œä½ è¿™ä¸«å¤´ï¼Œåµç€è¦è·Ÿç€çš„是你,这会由担心这个,又担心那个,要不你回去!”白霜望着天上的月,心里难免有点烦躁,怎么还不来。

        ç´«å¾®æ‘‡äº†æ‘‡å¤´ï¼Œé“:“不回去,好不容易才偷逃出来一次,人家还没去过扬州城,还没好好玩一下呢,再说了,人家要是回去,四执事爷爷要是闻起来,我可守不住秘密!”

        ç™½éœœå¯¹ç´«å¾®ä¹Ÿé¢‡ä¸ºæ— è¯­ï¼šâ€œå¥½å•¦ï¼Œå“ªæ¥é‚£äº›æ‹…心,不是有我在,至于回去的惩罚,等回去在说吧!”

        æ¡‚东浮出水面,体内的灵力快的扫过整艘船,并没有现什么危险,一跃而上甲板,看到橙剑白霜,道:“白霜姐果然信守诺言!”

        â€œä½ å®¶ä¸»å­å‘¢ï¼â€

        â€œç¨ç­‰ç‰‡åˆ»å°±åˆ°ï¼â€

        å†·å“被拉上福船,浑身湿漉漉的,看着橙剑白霜,又瞥了眼紫微,道:“你将她也带出来了!”

        ç´«å¾®ä¸€å¬å°±ä¸ä¹æ„äº†ï¼ŒåŒæ‰‹å‰ç€è›®è…°ï¼Œé“:“人家怎么就不能来,这船可还是我帮着到的!要不要我在回去!”

        â€œç´«å¾®ï¼Œå°‘说两句!”白霜道:“事不得已,光靠我一人不到船,而且紫微知道你我之间的事,留着她,我们走不远!”

        â€œèˆ¹ä¸Šçš„人靠得住么?”

        â€œæ˜¯é›‡ä½£çš„船家,只管开船,不管其他,不过这次之后,你要给够了钱才行!”

        â€œæˆ‘?钱?什么意思!”

        â€œæ‹œæ‰˜ï¼Œé›‡ä½£èˆ¹ä¸è¦é’±çš„,而且没点足够的报酬人家也不干啊!”紫微在一旁道。

        â€œä½ ä»¬å¼€çš„什么价钱!”

        â€œä¸é«˜ï¼Œä¸€ä¸‡é‡‘币!”紫微轻描淡写的道。

        ä¸€ä¸‡é‡‘币?冷卓很想问问这妞是不是脑残,丫呸的一万金币都够买一艘军用的大楼船了,这破福船,加起来没两百金币,你开一万金币,那船家狮子大张口也太厉害了吧。

        â€œä¸€ä¸‡é‡‘币,很多么?”紫微看着冷卓那有点黑的脸,天真无邪的问道。

        â€œä¸å¤šï¼Œå¤ŸæŠŠä½ å–楼二十次的!”冷卓恶狠狠的说道,转过头,大声的道:“开船!”

        å…­|九|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