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最强弃少> 最强弃少第九十九章:洛素素
  • 最强弃少楔子
  • 最强弃少第一章 小**有恙否
  • 最强弃少第二章 宁家要退亲
  • 最强弃少第三章 卖符的神经病
  • 最强弃少第四章 第一个客户
  • 最强弃少第五章 租房
  • 最强弃少第六章 清神符
  • 最强弃少第七章 超级宅男
  • 最强弃少第八章 合租伙伴
  • 最强弃少第九章 宁大校花
  • 最强弃少第十章 真心想请你吃饭
  • 最强弃少第十一章 复杂的代班
  • 最强弃少第十二章 你治标还是治本
  • 最强弃少第十三章 不是骗子
  • 最强弃少第十四章 查无此人
  • 最强弃少第十五章 进警局
  • 最强弃少第十六章 苏静雯发飙
  • 最强弃少第十七章 认错人了?
  • 最强弃少第十八章 宁轻雪的困境
  • 最强弃少第十九章 教室门口的女孩
  • 最强弃少第二十章 邀请
  • 最强弃少第二十一章 苏大神棍
  • 最强弃少第二十二章 人生若只如初见
  • 最强弃少第二十三章 宁轻雪的第一印象
  • 最强弃少第二十四章 寒酸的礼物
  • 最强弃少第二十五章 第一支舞
  • 最强弃少第二十六章 带宁轻雪回家
  • 最强弃少第二十七章 这是一笔交易吗
  • 最强弃少第二十八章 跟踪
  • 最强弃少第二十九章 宁轻雪的第二印象
  • 最强弃少呃,有些无奈啊
  • 最强弃少第三十章 结婚后的生活
  • 最强弃少第三十一章 无奈的献血
  • 最强弃少第三十二章 羞怒的无情冰
  • 最强弃少第三十三章 卖狗皮膏药的人
  • 最强弃少第三十四章 宋家少爷
  • 最强弃少第三十五章 叶默没有回来
  • 最强弃少第三十六章 应该是叶默做的
  • 最强弃少第三十七章 对不起,叶默
  • 最强弃少第三十八章 中途下车的女人
  • 最强弃少第三十九章 好厉害的女人
  • 最强弃少第四十章 赚钱好像很简单
  • 最强弃少第四十一章 我应该相信他
  • 最强弃少第四十二章 三颗链珠
  • 最强弃少第四十三章 这钱不好挣
  • 最强弃少第四十四章 必杀之局
  • 最强弃少第四十五章 谁滚(第三更求推荐票)
  • 最强弃少第四十六章 边境流蛇镇
  • 最强弃少第四十七章 原来是这样(求推荐票)
  • 最强弃少第四十八章 拦路的劫匪
  • 最强弃少第四十九章 闲庭漫步
  • 最强弃少第五十章 混乱的流蛇
  • 最强弃少第五十一章 宁海神医
  • 最强弃少第五十二章 偏僻的住处
  • 最强弃少第五十三章 宋家彻查结果
  • 最强弃少第五十四章 原始丛林中的悠闲人
  • 最强弃少第五十五章 出手相助
  • 最强弃少第五十六章 池婉青
  • 最强弃少第五十七章 治疗
  • 最强弃少第五十八章 找到地方
  • 最强弃少第五十九章 藏文字母
  • 最强弃少留了票的照汗青
  • 最强弃少第六十章 绿眼小蛇
  • 最强弃少第六十一章 难道只是报恩
  • 最强弃少第六十二章 为什么要被她利用
  • 最强弃少第六十三章 离开
  • 最强弃少第六十四章 叶默的愤怒
  • 最强弃少第六十五章 什么才是狠辣(求推荐票)
  • 最强弃少第六十六章 人面不知何处去
  • 最强弃少第六十七章 伤
  • 最强弃少第六十八章 叶默回来
  • 最强弃少第六十九章 内家高手
  • 最强弃少第七十章 嚣张
  • 最强弃少第七十一章 什么才是狂
  • 最强弃少第七十二章 屁股向后
  • 最强弃少三江感言,好人还是坏人
  • 最强弃少第七十三章 名动
  • 最强弃少第七十四章 只是当时已惘然
  • 最强弃少第七十五章 疗伤
  • 最强弃少第七十六章 高手
  • 最强弃少第七十七章 犹豫的云冰
  • 最强弃少第七十八章 谁的血
  • 最强弃少第七十九章 是叶默吗
  • 最强弃少第八十章 确认是他
  • 最强弃少第八十一章 醒来
  • 最强弃少第八十二章 云冰的叹息
  • 最强弃少第八十三章 挽留
  • 最强弃少第八十四章 从天而将的白马王子
  • 最强弃少第八十五章 都睡床好了
  • 最强弃少第八十六章 离开宁海
  • 最强弃少第八十七章 被追踪
  • 最强弃少第八十八章 也许是来送飞机的
  • 最强弃少第八十九章 夺权
  • 最强弃少第九十章 计划(求推荐票)
  • 最强弃少第九十一章 偷就偷了
  • 最强弃少第九十二章 火车上
  • 最强弃少第九十三章 你走的了吗
  • 最强弃少第九十四章 过江龙和地头蛇
  • 最强弃少第九十五章 第二个来流蛇的美女
  • 最强弃少第九十六章 宋老爷子的姜
  • 最强弃少第九十七章 第一个病人
  • 最强弃少第九十八章 最后一个消息
  • 最强弃少第九十九章 洛素素
  • 最强弃少第一百章 被拦截
  • 最强弃少第一百零一章 沙漠之战
  • 最强弃少第一百零二章 泪如米兰、白发银沙
  • 最强弃少第一百零三章 黄衫女子
  • 最强弃少第一百零四章 库卢
  • 最强弃少第一百零五章 被困沙漠的人
  • 最强弃少第一百零六章 追
  • 最强弃少第一百零七章 地下的戈壁滩
  • 最强弃少第一百零八章 再遇
  • 最强弃少第一百零九章 可怖食人虫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一十章 苦泉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一十一章 练气三层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一十二章 生日礼物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一十三章 相逢总在离别时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一十四章 南青狼极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一十五章 震慑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一十六章 阳谋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一十七章 二虎被抓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一十八章 挂号费十万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一十九章 人总是会变的
  • 最强弃少第一百二十章 法器交流会
  • 最强弃少第一百二十一章 叶默的摊位
  • 最强弃少第一百二十二章 抢购了(二更求月票)
  • 最强弃少第一百二十三章 不是古武(第三更求月票)
  • 最强弃少第一百二十四章 隐门
  • 最强弃少第一百二十五章 没买到
  • 最强弃少第一百二十六章 搬离
  • 最强弃少第一百二十七章 千龙头的纠结
  • 最强弃少第一百二十八章 东方栖的阴谋
  • 最强弃少第一百二十九章 我想他了(二更求月票)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三十章 又见铁钉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三十一章 狼极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三十二章 谈笑遁走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三十三章 千龙头的第一高手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三十四章 改变主意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三十五章 那百分之一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三十六章 不得招惹叶默(求一张月票)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三十七章 方南的小弟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三十八章 眼睛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三十九章 妹妹叶菱
  • 最强弃少第一百四十章 我就是叶默
  • 最强弃少第一百四十一章 厚黑的宋少城
  • 最强弃少第一百四十二章 兄妹
  • 最强弃少第一百四十三章 无奈的宋祁明
  • 最强弃少第一百四十四章 好大的口气
  • 最强弃少第一百四十五章 切磋的彩头
  • 最强弃少第一百四十六章 没人可以胁迫我
  • 最强弃少第一百四十七章 各有算计
  • 最强弃少第一百四十八章 叶菱事发
  • 最强弃少第一百四十九章 太他妈的拽了
  • 最强弃少第一百五十章 叶默发怒(二更求月票)
  • 最强弃少第一百五十一章 都给我站出来
  • 最强弃少第一百五十二章 竟然黑白通吃
  • 最强弃少第一百五十三章 叶家的处境
  • 最强弃少第一百五十四章 还有一个是送给谁
  • 最强弃少第一百五十五章 叶默叔叔
  • 最强弃少第一百五十六章 人为病因
  • 最强弃少第一百五十七章 银心草被抢
  • 最强弃少第一百五十八章 同学聚会(三更求张月票)
  • 最强弃少第一百五十九章 想去洛仓
  • 最强弃少第一百六十章 一锅端
  • 最强弃少第一百六十一章 洛仓铁江灭
  • 最强弃少第一百六十二章 苏静雯的手段
  • 最强弃少第一百六十三章 原来真是他(求张月票)
  • 最强弃少第一百六十四章 真正的隐门(求一张月票)
  • 最强弃少第一百六十五章 对战闲道人
  • 最强弃少第一百六十六章 第一个病人
  • 最强弃少第一百六十七章 果然很乱
  • 最强弃少第一百六十八章 狠厉手段(求月票)
  • 最强弃少第一百六十九章 怎么,你有意见?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七十章 前辈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七十一章 奇怪的病人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七十二章 情种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七十三章 小女孩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七十四章 焦边义的想法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七十五章 再遇云冰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七十六章 云冰眼里的噩梦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七十七章 要走火吗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七十八章 欧家真正的依靠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七十九章 没有用上的杀手锏
  • 最强弃少第一百八十章 动手(求一张月票
  • 最强弃少第一百八十一章 聂双双(求一张月票)
  • 最强弃少第一百八十二章 警告(求一张月票)
  • 最强弃少第一百八十三章 打的就是姓叶的
  • 最强弃少第一百八十四章 洛影
  • 最强弃少第一百八十五章 任务
  • 最强弃少第一百八十六章 和聂双双的约会
  • 最强弃少第一百八十七章 我还是处女(求一张月票)
  • 最强弃少第一百八十八章 逃
  • 最强弃少第一百八十九章 生死之间
  • 最强弃少第一百九十章 询问
  • 最强弃少第一百九十一章 散心
  • 最强弃少第一百九十二章 强敌
  • 最强弃少第一百九十三章 生死一线
  • 最强弃少第一百九十四章 惊心一战
  • 最强弃少第一百九十五章 旅游团出事
  • 最强弃少第一百九十六章 崖底
  • 最强弃少第九十九章:洛素素

        虽然叶默尽量拒绝治疗疑难杂症,但是他和俞二虎开白的。回春诊所,还是名气渐渐的响起。这里面当然有一部分和周围居民的宣传有关系,最主要的还是很多人发现,来“回春诊所,看病,基本上都是一次就可以了,甚至和去医院都不一样,去医院有的时候还需要连续跑几天。

        不过唯一不好的就是“回春诊所,收的钱稍稍高了些。一般的小孩发热去医院,基本上都是开点药,或者吊瓶水,大概的huā费在一百元左右。

        但是同样的发热,来“回春诊所,却需要两百元,不过他们只是一到药而已,而且还是中药。这和医院需要三四天,甚至一个星期才可以彻底的好转大不相同。

        不过很多人还是喜欢来回“回春诊所”一个这里见效快,还有一个就是听说中药平和,比西药养人。

        原本生意只是保本,甚至还有亏损的“回春诊所”因为医疗效果好,竟突然红火起来。好在附近的小区居民比较少,不然这个小诊所还真的来不及治疗。

        叶默基本上已经槽“银心草,种植好,而且还将周围的护栏全部搭建好了,他这是准备去沙漠了。不过他发现诊所的生意变好的时候,却皱起了眉头。

        叶默的想法是,只要诊所可以赚钱就行了,他不需要生意太好,树大招风这个道理他还是知道的。

        但是自砸招牌,收人的钱却无法看好病人,这也不是叶默的xìng格。

        想了许久,叶默只能告诉俞二虎,说药材有限,每天只能看一定的病人,超过这个数量就等到第二天。

        可是叶默没有学过营销,他不知道的是这个条件出来后,诊所的生意不但没有变差,反而愈加兴旺了。

        叶默可没有时间每天都呆在诊所里面帮人看病,无奈之下,他只能将一些基本的熬药手段和方法,还有一些配方告诉了俞二虎,同时也招聘了一个女孩来帮忙,这才空闲了下来。

        池婉青和宁轻雪来到洛仓的时候,叶默还没有离开。有的时候你寻找的再辛苦,说不定就近在咫尺,但是你却不知道。

        宁轻雪和池婉青两人huā了将近两个星期将东西准备好的时候,叶默还在小院子里面培养着他的“银心草,。当她们两人已经离开洛仓,

        前往库尔勒的时候,叶默还在准备去沙漠的常用工具和饮食。

        虽然知道池婉青和她家里人因为婚姻的事情好久都不联系了,但是得知宁轻雪准备东西是要去沙漠探险的时候,池婉青的表姐朱曼却坐不住了。在部队里没有关系,有人照看着,但是沙漠无情,而且池婉青要去的还是塔克拉玛干沙漠。

        塔克拉玛干沙漠外号叫着“死亡之海”维吾尔语意为“进去出不来”。她们两个女孩子难道疯了不成,要去塔克拉玛干沙漠探险?

        所以在池婉青和宁轻雪离开的第一时间,她就打电话给了池婉青的母亲唐千萍。

        渝州。

        宁轻雪的母亲蓝芋正和一名二十多岁的女子说话。让人奇怪的是,这么女子脸上竟然戴着面纱,一身淡黄sè衣裙,但是衣裙的样式和现在都市年轻人的衣服样式大不一样,甚至有些妾古的味道。

        不过这名女子一头乌黑的长发,被一个水蓝sè的发夹随意的夹起,耳边还散落着几根零散的头发,凭增几分清纯脱俗的气息。

        “素素,这次轻雪被人重伤,本来以为她都没有救了,没想到峰回路转,她竟然一夜痊愈,就是连我都没有想到。早知道就不叫你出来了,我知道你出来一趟很难芋此时却有些后悔将这名女子叫出来了,因为她知道素素出来一趟实在是太艰难了,一般事情,能不打搅她,蓝芋都不会去打搅她。

        这次女儿轻雪受了重伤,蓝芋思虑再三才去叫蓝芋出来,没想到女儿的伤势竟然痊愈了。如果女儿没事,她还要主动去找宋家的晦气,那么她蓝革真的是没事找事了。

        “没关系,芋姐,当年要不是你,早上没有我洛素素的命在了,如今虽然我逍入隐门,芋姐的恩情还在。不要说只是出来一次,就是再出来几次,素素也可以。况且,轻雪出了事情,我应当出来帮她,你说的那个宋家,我会去看看的。”这ng着面纱的女子,声音犹如黄鹏一般,动听而空灵。

        è“èŠ‹æ­£è¦é˜»æ­¢æ´›ç´ ç´ åŽ»å®‹å®¶ï¼ŒæŽæ…•æžšå´åŒ†åŒ†çš„跑进了说道:“芋姨,轻雪去塔克拉玛干沙漠了,我打电话给她的时候,她已经在库勒尔了。可是我劝她,她说她有分寸,后来竟然关机了。”

        è“èŠ‹çªç„¶ç«™äº†èµ·æ¥ï¼Œæœ‰äº›æ²™å“‘的说道:“什么?你说轻雪去塔克拉玛干沙漠了?她去那里干什么?”

        â€œå¥¹è¯´å¥¹å’Œæœ‹å‹åŽ»æŽ¢é™©ï¼Œå¯æ˜¯æˆ‘问她和谁一起去的,她说是一个女伴,两个女孩子去塔东拉玛干沙漠,这,这就是李慕枚都不知道应该怎么去说宁轻雪了。

        â€œå¡”克拉玛干沙漠,那里失踪过多少探险的人啊,轻雪真是不知道好歹。这孩子,怎么这么不让人省心呢?原来她在燕京都是好好的,自从她来到宁海以后,怎么变得这样了,唉”蓝芋颓然的坐在了椅子上面,默默无语。

        å¬äº†è“èŠ‹çš„话,李慕枚却深有同感,原来的宁轻雪不但有主见,而且还从来都不会为一件事去冲动。在公司里面,每鼻的事情都是她去安排,自己去执行,配合的非常默契,可是轻雪自从和叶默结婚后,真的变了太多太多了。自己现在已经看不懂她,也不敢去猜测她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å¥¹çŽ°åœ¨æœ‰çš„时候做的事情真的很幼稚,这和原来的宁轻雪严重不符合。你说有谁会拿身体去为一株小草挡住棍子,还有如果在这之前,就是打死她李慕枚,她也不会相信宁轻雪会独自去一个偏僻的小院子居住,更不可能去恐怖的沙漠。

        éš¾é“她恋爱了不成?都说恋爱中的女孩不但会变得很笨,甚至做的事情都很难理喻。可是要说宁轻雪会爱上谁,这对李慕枚来说一样的不可相信。

        æŽæ…•æžšè¿˜ä¸çŸ¥é“宁轻雪去流蛇的事情,如果知道了,她说不定真的会疯掉的。

        â€œèŠ‹å§ï¼Œä½ ä¸ç”¨ç€æ€¥ï¼Œæˆ‘去那里带抛回来就好了。”洛素素忽然站了起来,语气很是轻柔的说道。

        â€œé‚£æ€Žä¹ˆè¡Œï¼Œç´ ç´ ï¼Œå¡”克拉玛干沙漠可是有“死亡之海,的号称。你不能去,就算是你本事再大,但是那种大自然的危险也不是个人可以抵挡的。我告诉她爸爸,让专业人士进去带她出来。”蓝芋当即就反驳了洛素素的话。

        â€œæ²¡å…³ç³»çš„,芋姐,你相信我。我肯定可以在沙漠当中找到轻雪,将她带回来的。我先走了,你不用担心。”洛素素的语气当中充满了自信。

        è“èŠ‹è¿˜è¦è¯´è¯çš„时候,洛素素已经出门了。

        è“èŠ‹çœ‹ç€æ´›ç´ ç´ ç¦»å¼€çš„背影,终究是没有说什么,她知道素素。

        å¹³æ—¶å¾ˆå°‘说话,但是说了就会去做到。

        â€œèŠ‹å§¨ï¼Œå¥¹å°±æ˜¯ç´ ç´ å°å§¨å—?”李慕枚从来只是听说过有这么一个小姨,但是她一次都没有见过。

        è“èŠ‹ç‚¹äº†ç‚¹å¤´ï¼Œæ´›ç´ ç´ è¿˜æ˜¯å¥¹åˆšç»“婚那年,和丈夫去庙里求签的时候,在路边捡的一个小女孩。因为当时蓝芋还没有怀孕,就将洛素素当成妹妹来抚养了。不过他们只是将素素带到五岁的时候,她就被公公的一个朋友看中,说素素有慧根,可以进入隐门,然后就将素素带走了。

        ç´ ç´ ä»Žå°å°±ä¸å–œæ¬¢å¤šè¯ï¼Œè€Œä¸”长得秀丽异常,当时蓝芋虽然舍不得,但是公公说机缘难得,再加上那个时候轻雪也两岁了,她也就听了公公的话。

        ç´ ç´ èµ°åŽä¸ä¹…,公公就病逝,从此蓝芋夫fù就失去了素素的消息。

        ç›´åˆ°åäºŒå¹´åŽï¼Œå¥¹æ‰å†æ¬¡å›žæ¥ä¸€è¶Ÿï¼Œå‘Šè¯‰äº†è“èŠ‹å¥¹çš„联系办法,有无法解决的难题可以找她。只是那次回来的时候,她戴了面纱。

        è“èŠ‹è¿˜é—®ç´ ç´ èƒ½ä¸èƒ½ç»å¸¸å›žæ¥çœ‹çœ‹ï¼Œä½†æ˜¯ç´ ç´ å´è¯´å‡ºæ¥ä¹Ÿä¸å®¹æ˜“。

        è™½ç„¶æ´›ç´ ç´ åªæ˜¯ç®€å•çš„一句话,但是蓝芋已经知道素素出来应该有些麻烦,所以一般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她都不愿意去叫素素帮忙。

        è¿™æ¬¡æ˜¯å› ä¸ºè½»é›ªçš„事情,她才想找素素。洛素素的姓还是蓝芋母亲的姓氏,那个时候的蓝芋家那边的风俗习惯是捡来的孩子,女孩随着母亲姓,男孩随着父亲姓。蓝芋的母亲姓洛,所以蓝芋帮素素取了洛姓。

        æ´›ç´ ç´ é¢ˆè„–上围着一个厚厚的白sè围巾,甚至只有两个眼睛在外面,几乎让人看不见©ng住的脸。不过她独特的衣裙和傲人的风姿依然吸引了众多的目光。

        å®æµ·æ²¡æœ‰ç›´è¾¾åº“尔勒的航班,洛素素坐的是到乌鲁木齐的航班,在乌鲁木齐转车。

        åº“尔勒机场。

        ä¸‹äº†é£žæœºä¸ä¹…,刚打完电话的宁轻雪和池婉青,就被人拦住了。

        å®è½»é›ªä¸‹æ„è¯†çš„往后退了几步,流蛇给她的印象太深了。

        â€œçˆ¸çˆ¸ã€‚”池婉青看着对面拦住她的男子忽然叫了出来,几年没见父亲,突然相见之下,池婉青忽然感觉有些恍惚。

        åŽŸæœ¬æ‰“算发火的池右军,听到这一声“爸爸”满腔的怒火突然消失不见。脸上的严肃也松弛了下来,看着三年没见的女儿叹了口气“婉青,和爸爸回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