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最强弃少> 最强弃少第一百六十三章:原来真是他(求张月票)
  • 最强弃少第九十七章 第一个病人
  • 最强弃少第九十八章 最后一个消息
  • 最强弃少第九十九章 洛素素
  • 最强弃少第一百章 被拦截
  • 最强弃少第一百零一章 沙漠之战
  • 最强弃少第一百零二章 泪如米兰、白发银沙
  • 最强弃少第一百零三章 黄衫女子
  • 最强弃少第一百零四章 库卢
  • 最强弃少第一百零五章 被困沙漠的人
  • 最强弃少第一百零六章 追
  • 最强弃少第一百零七章 地下的戈壁滩
  • 最强弃少第一百零八章 再遇
  • 最强弃少第一百零九章 可怖食人虫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一十章 苦泉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一十一章 练气三层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一十二章 生日礼物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一十三章 相逢总在离别时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一十四章 南青狼极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一十五章 震慑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一十六章 阳谋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一十七章 二虎被抓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一十八章 挂号费十万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一十九章 人总是会变的
  • 最强弃少第一百二十章 法器交流会
  • 最强弃少第一百二十一章 叶默的摊位
  • 最强弃少第一百二十二章 抢购了(二更求月票)
  • 最强弃少第一百二十三章 不是古武(第三更求月票)
  • 最强弃少第一百二十四章 隐门
  • 最强弃少第一百二十五章 没买到
  • 最强弃少第一百二十六章 搬离
  • 最强弃少第一百二十七章 千龙头的纠结
  • 最强弃少第一百二十八章 东方栖的阴谋
  • 最强弃少第一百二十九章 我想他了(二更求月票)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三十章 又见铁钉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三十一章 狼极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三十二章 谈笑遁走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三十三章 千龙头的第一高手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三十四章 改变主意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三十五章 那百分之一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三十六章 不得招惹叶默(求一张月票)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三十七章 方南的小弟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三十八章 眼睛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三十九章 妹妹叶菱
  • 最强弃少第一百四十章 我就是叶默
  • 最强弃少第一百四十一章 厚黑的宋少城
  • 最强弃少第一百四十二章 兄妹
  • 最强弃少第一百四十三章 无奈的宋祁明
  • 最强弃少第一百四十四章 好大的口气
  • 最强弃少第一百四十五章 切磋的彩头
  • 最强弃少第一百四十六章 没人可以胁迫我
  • 最强弃少第一百四十七章 各有算计
  • 最强弃少第一百四十八章 叶菱事发
  • 最强弃少第一百四十九章 太他妈的拽了
  • 最强弃少第一百五十章 叶默发怒(二更求月票)
  • 最强弃少第一百五十一章 都给我站出来
  • 最强弃少第一百五十二章 竟然黑白通吃
  • 最强弃少第一百五十三章 叶家的处境
  • 最强弃少第一百五十四章 还有一个是送给谁
  • 最强弃少第一百五十五章 叶默叔叔
  • 最强弃少第一百五十六章 人为病因
  • 最强弃少第一百五十七章 银心草被抢
  • 最强弃少第一百五十八章 同学聚会(三更求张月票)
  • 最强弃少第一百五十九章 想去洛仓
  • 最强弃少第一百六十章 一锅端
  • 最强弃少第一百六十一章 洛仓铁江灭
  • 最强弃少第一百六十二章 苏静雯的手段
  • 最强弃少第一百六十三章 原来真是他(求张月票)
  • 最强弃少第一百六十四章 真正的隐门(求一张月票)
  • 最强弃少第一百六十五章 对战闲道人
  • 最强弃少第一百六十六章 第一个病人
  • 最强弃少第一百六十七章 果然很乱
  • 最强弃少第一百六十八章 狠厉手段(求月票)
  • 最强弃少第一百六十九章 怎么,你有意见?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七十章 前辈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七十一章 奇怪的病人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七十二章 情种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七十三章 小女孩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七十四章 焦边义的想法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七十五章 再遇云冰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七十六章 云冰眼里的噩梦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七十七章 要走火吗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七十八章 欧家真正的依靠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七十九章 没有用上的杀手锏
  • 最强弃少第一百八十章 动手(求一张月票
  • 最强弃少第一百八十一章 聂双双(求一张月票)
  • 最强弃少第一百八十二章 警告(求一张月票)
  • 最强弃少第一百八十三章 打的就是姓叶的
  • 最强弃少第一百八十四章 洛影
  • 最强弃少第一百八十五章 任务
  • 最强弃少第一百八十六章 和聂双双的约会
  • 最强弃少第一百八十七章 我还是处女(求一张月票)
  • 最强弃少第一百八十八章 逃
  • 最强弃少第一百八十九章 生死之间
  • 最强弃少第一百九十章 询问
  • 最强弃少第一百九十一章 散心
  • 最强弃少第一百九十二章 强敌
  • 最强弃少第一百九十三章 生死一线
  • 最强弃少第一百九十四章 惊心一战
  • 最强弃少第一百九十五章 旅游团出事
  • 最强弃少第一百九十六章 崖底
  • 最强弃少第一百六十三章:原来真是他(求张月票)

        苏静雯感觉那道光幕是从自已的手腕发出来的,甚至她都听到了一声细小的爆响,她下意识的看了看自己的手腕。手腕上面戴的那只有三个玉珠的手链,却不见了一个玉珠,她又仔细的看了看周围,确实不见了。

        这个手链本来都被她收起来了,后来因为感觉这是叶默送给她的生日礼物,她竟然还转送了三颗给宁轻雪,这个举动对叶默很是不尊重。

        况且这是她收到的唯一由别人亲手做的生日礼物,所以苏静雯就戴在了手腕上面。

        难道刚才挡住那个杯子攻击的竟然是手腕上不见的玉珠?苏静雯有些不敢相信的将手链取了下来,看了又看。

        “静受,你怎么了?”萧蕾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将汪鹏给绑了起来,见苏静雯发愣,就问了出来。

        “我明白了。”苏静雯喃喃的说了一句。

        “六吉平安”原来就是六次平安的意思,自己送了三颗给宁轻雪,就是送了三次平安给她。而叶默送的这个手链就是送了六次平安给自己,他没有告诉她这手链的珍贵之处,如果她珍惜就有平安,如果不珍惜就和普通礼物没有什么两样。可是她没有去珍惜这个手链,却将手链上的三颗珠子白白送给宁轻雪了,幸运是,余下来的三颗她还戴在手上。

        叶默怎么会送她这么珍贵的东西?他从哪里弄来璨忽然苏静雯想起了自己和叶默结识的过程,就是因为她将叶默当成了那个符篆大师才认识他的。

        符篆大师?苏静雯心里一震,她终于明白了过来,叶默就是那个卖符篆给她的人,自己根本就没有认错,只是他没有承认而已。

        他为什么不承认?苏静雯心念转动间就想的明白了,叶默的本事有些惊世骇俗了,他不愿意将自己暴lù出来,毕竟他和自己又不熟悉,怎么知道自己是不是会暴lù他的消息。

        苏静雯忽然着还剩下两颗玉珠的手链,心里隐隐有些后悔。不说这手链是叶默亲手做的,就是这手链的实际价值比起自己那天收到的所有礼物加起来都贵重了千万倍不止。

        å¥¹å¿½ç„¶æƒ³èµ·äº†æˆé£žè¯´ä»–表姐在宁海遇见的那个卖药丸和护身玉坠的人来,那个人肯定就是叶默,叶默的眼睛很亮,而且一直穿的很是朴素。

        è‡ªå·±çš„母亲就是叶默救的,现在自己也是他的手链和符篆救的。

        å¯æ˜¯å¥¹è¿˜åœ¨åˆ°å¤„寻找那个出售符篆的人,妈妈一直想见到那个救了她的大师,只要自己找到叶默就可以了。

        â€œé™å—,刚才是怎么回事?你说的符篆又是怎么回事?”萧蕾这个时候才问了出来。

        è‹é™é›¯è¿˜æ²¡æœ‰å›žç­”,房间的门就被“砰砰,的敲响,很快房门就被踢开,苏建中第一个跑了进来,看见苏静雯安然无恙悄悄的松了口气“静受你没事吧。”

        è§è•¾è§è‹é™é›¯çš„父亲已经来了,也松了口气,她是记者出身,很快就将前因后果说了出来。

        çœ‹ç€è¿˜åœ¨æ˜­å½“中的汪鹏,苏静雯暗自庆幸,以后就不用再烦这个家伙了。不过估计最后这汪鹏最多也只是判个一年半载的,只是索彬当替死鬼而已。

        â€œé™å—,以后你出来的时候,让小越陪你一起。”苏建中不敢太过责备苏静雯,苏静雯可以首先打电话给他,他已经很满意了。

        â€œæˆ‘知道了。”苏静雯出乎意料的没有反驳父亲的话。

        è™½ç„¶å›žç­”了父亲的话,可苏静雯却有些神不守舍,她心里不知道想些什么。

        è§è•¾å´é—®é““静受,刚才你就一直走神,你到底在想计么啊?”洛仓?苏静雯却没有在意萧蕾的话,而是想到了洛仓,叶默既然在洛仓的法器交流会上面出现,说明他就住在洛仓。

        å¿½ç„¶è‹é™é›¯æƒ³åˆ°äº†å®è½»é›ªï¼Œå¥¹ä¸æ˜¯ä¹Ÿåœ¨æ´›ä»“吗?难道?宁轻雪和叶默已经恢复了关系,两个人住到一起去了?

        è‹é™é›¯å¹äº†å£æ°”,宁轻雪和叶默住在一起,她一个外人去洛仓干什么?当电灯泡吗?还是算了吧,过几天给宁轻雪打个电话,请她和叶默来家里做客好了。唉,自己将叶默送的东西给了一半给宁轻雪,不知道叶默会怎么看自己,也许在他眼里自己已经不配做他的朋友了吧,毕竟他是那种奇人。

        è¿™ç§æœ‰æœ¬äº‹çš„人,竟然被叶家的人赶出去了,还当成弃少赶出去。

        å¶é»˜çš„那些家人,脑子有问题吗?还说他是什么那个。随便怎么说苏静雯都不会相信的,叶默连昏­å‡ å¹´çš„母亲都可以用一张符篆治疗好,怎么可能是那个?

        æ´›ä»“的混乱也只是一天时间而已,很快洛仓警方就发现了洛仓的变化,似乎“铁江,已经撤退出了洛仓。让洛仓警方一向头痛的洛仓治安,一夜之间变得有序起来,再也没有那种来头很大的刺头了。

        æ´›ä»“的变化,铁兰山当然很快就知道了。偌大的洛仓竟然没有一个像样的“铁江,人物可以联系到,铁兰山很快就感觉到了不对。

        å°±ç®—是警方突然动手,也不可能这么干净。是谁有这么大的手段,将洛仓的“铁江,一网打尽?“南青,就更加不可能,不要说千龙头刚刚死去,据说被狼极掌握的“南青,再起bō澜。就算是“南青,安然无恙,也不可能将洛仓的“铁江,一网打尽。

        æœ¬æƒ³æ‰¾é—²é“人来商量一下情况的,可是闲道人却已经上了飞机了。

        é—²é“人在洛仓机场下了飞机后,就感觉有些奇怪。他来到了洛仓,时间也和两个徒弟说好了,他们怎么没有来接他呢?

        â€œä½ å°±æ˜¯é—²é“人?”叶默开着一辆租来的汽车远远的就看见了一个道人走出了机场,尽管他让许木描述的很清楚,可是一个道人走出机场,他甚至都不用去辨认他长得怎么样,就认出了他就是闲道人。

        é—²é“人面白无须,中等身材,穿着一身蓝sè的道袍。幸亏他没有挽发髻,不然会引起更多人的关注。叶默却感觉这闲道人不简单,一般的人他都可以看出深浅来,唯独这个闲道人他竟然看不出来他的深浅。

        â€œä½ æ˜¯è°ï¼Ÿâ€é—²é“人肯定知道叶默不是来接机的,他的两个徒弟派来的人还没有这么大的胆子,直接叫自己闲道人。

        å¶é»˜å“ˆå“ˆä¸€ç¬‘:“我当然是带你去见你两个徒弟的,不过你放心,他们现在住的地方还算是安静。”

        â€œä½ å°†è®¸æœ¨å’ŒçŽ‹å·æ€Žä¹ˆæ ·äº†ï¼Ÿâ€é—²é“人立即就知道叶默不但不是来接机的,还是来肇事的,或者说是他弟子的对头。

        å¶é»˜å†·å£°è¯´é“:“闲道人,听你徒弟说你也是一个人物,不会连我的车都不敢上吧。”

        â€¦â€¦å“¼ï¼Œå¼€è½¦ã€‚”闲道人哪里会将叶默看在眼里,就算是叶默人再多,他也不会惧怕。现在他已经将古武修炼到了玄级巅峰,在外面可以说是很少有人敢惹的。就算是叶默带他到龙潭虎xué,他也敢闯一下。

        å¶é»˜å°±çŸ¥é“闲道人这种人绝对会上他的车,没有别的,就因为自信。叶默从许木的口中知道“南青,之所以还不敢动“铁江,就是因为他的师父闲道人。能让拥有乌强的千龙头忌惮,可见闲道人的本事应该还是不错的,况且他确实也看不出来他的深浅。

        å¬è®¸æœ¨è¯´è¿™æ¬¡é—²é“人之所以急着赶往洛仓,就是因为在洛仓发现了“银心草”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叶默手里的“空冥石”

        é—²é“人确实如叶默所说,根本没有将叶默这个团伙放在眼里。在他看来叶默他们应该也是一个团伙。他们当然不知道古武修炼到自己的这种程度,应该是多么的可怕。也许他们只知道许木和王川是他闲道人的徒弟,徒弟这样,师父肯定也强不到哪里去。如果他们真的这样想,等会自己不介意给点颜sè给叶默他们看看。

        ä¸€å®šè¦è®©è¿™äº›ä¸çŸ¥é“天高地厚的家伙害怕够了,求饶够了,再杀了。

        â€œä½ å°†è½¦å¼€åˆ°è¿™é‡Œæ¥å¹²ä»€ä¹ˆï¼Ÿâ€é—²é“人反应过来,才发现叶默已经将车开到郊区的一块废弃荒地里面。

        å¶é»˜èµ°ä¸‹è½¦è¯´é“:“下来吧,闲道人,你的徒弟许木和王川,我已经打发他们去地府了,你不用着急,等会就可以找到他们。”

        â€œä½ æ€äº†ä»–们?”闲道人的语气很平静,丝毫看不出来愤怒。可是叶默已经从他的眼神中看出来了他内心之中无比的怒火。

        å¶é»˜æ·¡æ·¡ä¸€ç¬‘说道:“不错,我不但杀了许木,还杀了王川。

        å“¦ï¼Œæ´›ä»“的铁江已经被我灭了,以后在洛仓就没铁江了。”“年轻人,你是不是觉得你修炼过几年古武就可以猖狂不可一世了,说吧,你为什么要杀了我的弟子?放心,等会我会让你知道什么才是后悔。”闲道人的脸sè终于无法淡定起来,变得铁青一片。他连叶默斗什么名字都没有兴趣知道。

        å¶é»˜æ•²äº†æ•²è½¦ç›–,这才说道:“因为他们偷了我的“银心草”还打了我的徒弟,所以我就杀了他们。,…

        â€œå¥½ï¼Œå¥½ï¼Œå¥½ã€‚我会让你满意的,小子,我一定会让你满意的…”闲道人的怒火已经再也无法忍受,正想上前动手。

        å¶é»˜å´å†æ¬¡æ‘†äº†æ‘†æ‰‹è¯´é“:“别急,你认识这个吗?”说完叶默拿出了“空冥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