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最强弃少> 最强弃少第一百七十七章:要走火吗
  • 最强弃少第九十七章 第一个病人
  • 最强弃少第九十八章 最后一个消息
  • 最强弃少第九十九章 洛素素
  • 最强弃少第一百章 被拦截
  • 最强弃少第一百零一章 沙漠之战
  • 最强弃少第一百零二章 泪如米兰、白发银沙
  • 最强弃少第一百零三章 黄衫女子
  • 最强弃少第一百零四章 库卢
  • 最强弃少第一百零五章 被困沙漠的人
  • 最强弃少第一百零六章 追
  • 最强弃少第一百零七章 地下的戈壁滩
  • 最强弃少第一百零八章 再遇
  • 最强弃少第一百零九章 可怖食人虫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一十章 苦泉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一十一章 练气三层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一十二章 生日礼物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一十三章 相逢总在离别时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一十四章 南青狼极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一十五章 震慑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一十六章 阳谋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一十七章 二虎被抓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一十八章 挂号费十万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一十九章 人总是会变的
  • 最强弃少第一百二十章 法器交流会
  • 最强弃少第一百二十一章 叶默的摊位
  • 最强弃少第一百二十二章 抢购了(二更求月票)
  • 最强弃少第一百二十三章 不是古武(第三更求月票)
  • 最强弃少第一百二十四章 隐门
  • 最强弃少第一百二十五章 没买到
  • 最强弃少第一百二十六章 搬离
  • 最强弃少第一百二十七章 千龙头的纠结
  • 最强弃少第一百二十八章 东方栖的阴谋
  • 最强弃少第一百二十九章 我想他了(二更求月票)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三十章 又见铁钉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三十一章 狼极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三十二章 谈笑遁走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三十三章 千龙头的第一高手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三十四章 改变主意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三十五章 那百分之一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三十六章 不得招惹叶默(求一张月票)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三十七章 方南的小弟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三十八章 眼睛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三十九章 妹妹叶菱
  • 最强弃少第一百四十章 我就是叶默
  • 最强弃少第一百四十一章 厚黑的宋少城
  • 最强弃少第一百四十二章 兄妹
  • 最强弃少第一百四十三章 无奈的宋祁明
  • 最强弃少第一百四十四章 好大的口气
  • 最强弃少第一百四十五章 切磋的彩头
  • 最强弃少第一百四十六章 没人可以胁迫我
  • 最强弃少第一百四十七章 各有算计
  • 最强弃少第一百四十八章 叶菱事发
  • 最强弃少第一百四十九章 太他妈的拽了
  • 最强弃少第一百五十章 叶默发怒(二更求月票)
  • 最强弃少第一百五十一章 都给我站出来
  • 最强弃少第一百五十二章 竟然黑白通吃
  • 最强弃少第一百五十三章 叶家的处境
  • 最强弃少第一百五十四章 还有一个是送给谁
  • 最强弃少第一百五十五章 叶默叔叔
  • 最强弃少第一百五十六章 人为病因
  • 最强弃少第一百五十七章 银心草被抢
  • 最强弃少第一百五十八章 同学聚会(三更求张月票)
  • 最强弃少第一百五十九章 想去洛仓
  • 最强弃少第一百六十章 一锅端
  • 最强弃少第一百六十一章 洛仓铁江灭
  • 最强弃少第一百六十二章 苏静雯的手段
  • 最强弃少第一百六十三章 原来真是他(求张月票)
  • 最强弃少第一百六十四章 真正的隐门(求一张月票)
  • 最强弃少第一百六十五章 对战闲道人
  • 最强弃少第一百六十六章 第一个病人
  • 最强弃少第一百六十七章 果然很乱
  • 最强弃少第一百六十八章 狠厉手段(求月票)
  • 最强弃少第一百六十九章 怎么,你有意见?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七十章 前辈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七十一章 奇怪的病人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七十二章 情种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七十三章 小女孩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七十四章 焦边义的想法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七十五章 再遇云冰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七十六章 云冰眼里的噩梦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七十七章 要走火吗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七十八章 欧家真正的依靠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七十九章 没有用上的杀手锏
  • 最强弃少第一百八十章 动手(求一张月票
  • 最强弃少第一百八十一章 聂双双(求一张月票)
  • 最强弃少第一百八十二章 警告(求一张月票)
  • 最强弃少第一百八十三章 打的就是姓叶的
  • 最强弃少第一百八十四章 洛影
  • 最强弃少第一百八十五章 任务
  • 最强弃少第一百八十六章 和聂双双的约会
  • 最强弃少第一百八十七章 我还是处女(求一张月票)
  • 最强弃少第一百八十八章 逃
  • 最强弃少第一百八十九章 生死之间
  • 最强弃少第一百九十章 询问
  • 最强弃少第一百九十一章 散心
  • 最强弃少第一百九十二章 强敌
  • 最强弃少第一百九十三章 生死一线
  • 最强弃少第一百九十四章 惊心一战
  • 最强弃少第一百九十五章 旅游团出事
  • 最强弃少第一百九十六章 崖底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七十七章:要走火吗

        叶默将云冰和婷婷安排在了叶篷的房间,他自已民睡叶子峰的房间。

        婷婷从香港跑到燕京,早就很疲倦了,回到家了洗了澡早早áng就睡了。云冰却躺在chuáng上睡不着,她一直在想着叶默在干什么,还有就是叶默怎么知道她被强制送到欧家去了。

        叶默却在房间里面检查那几块材料,炼制飞剑的材料还好少几样,他将材料收起来,再次拿出莫康画的地图。如果莫康说的是真的,那么这个地方他一定是要去的。就算是没有珍贵的“空冥石”有一些珍贵的药材,对叶默来说也是非常重要的消息。

        修炼了两个小时,叶默准备áng睡觉的时候,他的房门被敲响了。叶默下意识的将神识扫了出去,却看见云冰穿着睡衣,脸上有些红润的站在门口。

        生病了?不大像啊。

        叶默打开房门,刚想说话,云冰已经扑入了他的怀里。清香温软的身子扑入叶默的怀里,叶默脑子顿时嗡的一下。他刚刚修炼过,血气有些翻涌,这个时候被云冰扑在怀里,实在有些受不了。

        云冰扑入叶默的怀里,没有想什么,她只是在内心深处真正的感jī叶默。如果不是叶默,她不要说见到婷婷,也许几个月前,她尸骨就已经寒了。

        叶默怀里有一种让她感觉安全的气息,她很喜欢那种感觉,让她宁静,让她欢喜。当初叶默走了后,她就一直在怀念着那种感觉。有的时候总觉得自己不应该,她比叶默大了好几岁,而且叶默还是她的学生,她怎么可以起这种心思?

        可是今天她躺在chuáng上,心里一直念叨着叶默,她真的睡不着。她为自己打了半天气,才鼓足了勇气敲响了叶默的门。

        她很喜欢睡在叶默旁边的那种宁静和舒适,是真心的喜欢。况且在她的心里,叶默是那个,也不能怎么样,就算是她睡在叶默旁边,叶默也不会对她有任何的别的动作,当然因为叶默的身体。

        叶默帮宁轻雪治疗过,甚至看过她雪白丰满的xiōng部,当时也有些心动。他也抱过洛素素,甚至在昏当中,洛素素还wěn过他。虽然不是有意,但让他事后想起也有些涟漪。可是无论是那样,他从来都没有像现在这样的燥热。

        äº‘冰就像一团火一样,而且是一团柔软的火焰,将他包围起来,在他刚刚修炼完毕,这温软火热的身子贴了上来,让叶默顿时就有些把持不住。

        ä»–还没有经过人事,但是不代表他不知道。他的身体立即就起了反应。

        äº‘冰抱紧叶默的刹那,几乎舒服的要shēn吟出来,她想了好久了,终于可以再次扑入叶默的怀里,就算是明天被欧家报复了,她也至少幸福过一个晚上。

        å¯æ˜¯äº‘冰立即就感觉到了不对,她感觉到了一团火娄和坚tǐng顶住了她的小腹,是什么?云冰下意识的伸手一把抓住……

        â€œå•Šâ€äº‘冰瞬间就反应了过来,她的念头还没有醒转,就吓得转身冲出房间。跑进自己的房间,将门关上,靠在门边喘气。叶默的身体根本就不是她想的那样,他不但正常,还太正常了。

        è‰¯ä¹…云冰才醒悟过来,自己为什么要跑走?她都过去了,就说明这种事情她不在乎的。云冰明白了过来,她之所以有这个胆子去敲叶默的门,就因为她知道叶默不能那个。现在事实和她想的恰恰相反,叶默不但可以那个,而且还很健壮。至少她亲手抓过,那是真的云冰只感觉自己的脸发烫,她忽然开始后悔起来,自己应该留下来的。她忽然很想很想,可是刚才她有勇气去叶默房间,是因为她没有想到这个事情。而现在她已经想到这个事情,甚至知道叶默可以做这个,她还要过去,却再也鼓不起这个勇气。

        å¥¹å¿½ç„¶å¥½æƒ³å¶é»˜æ¥å«å¥¹è¿‡åŽ»ï¼Œæˆ–者只要在门外叫她一下,她就立即过去。她感觉自己的脸烧的很烫,心也跳的厉害。二十八年来,她从来都没有过这种念头,面且还如此强烈和期盼。

        è‰¯ä¹…过去,叶默没有叫她,云冰的心慢慢的冷却了下来。她忽然为自己的想法感觉有些羞耻,她感觉自己似乎在勾引叶默。

        å¶é»˜æ²¡æƒ³åˆ°äº‘冰发现了他的正常后,立即惊叫一声转身就逃跑。不由的有些尴尬,他已经明白了云冰为什么过来了,是因为云冰误认为他不能那个,现在确定和她的想法不对的时候,她当然想跑。

        è™½ç„¶åˆšæ‰å¶é»˜çš„心火被云冰弄了起来,可是他是修道者,几个清神决下来,再勉强忍住自己的燥火,也渐渐的平静了下来。

        å¶é»˜èººåœ¨chuáng上有些回味云冰刚才的样子,她的身体很柔软,而且很有弹xìng。自己以前也看过她赤luǒ的样子,但是从来都没有今天这个拥抱来的热烈和急切。他想起了那个天荷,当时她也是穿着睡衣抱了自己,他记得当时他也有了反应。

        éš¾é“自己修炼的功法有关?怎么这点yòuhuò都经受不起?

        è™½ç„¶å¶é»˜ä¸çŸ¥é“云冰这么晚来找他干什么,但是他知道既然云冰来了,应该不会太过排斥他。如果现在他死皮赖脸的去纠缠云冰,也许云冰就会同意了。

        å¶é»˜æ‘‡äº†æ‘‡å¤´ï¼Œä»–感觉如果现在和云冰发生了什么,完全是一种yù望。他虽然觉得云冰人不错,可是还没有到爱上她的地步。

        çˆ±ï¼Ÿ

        å¶é»˜å¿½ç„¶æƒ³åˆ°äº†æ´›å½±ï¼Œå†æƒ³åˆ°äº†æ´›ç´ ç´ ã€‚两人的身影在他眼前不断的晃动,重叠,再晃动。这种感觉很是怪异,他甚至很想拉住洛素素的手问她到底是不是洛影?

        å¯æ˜¯æ´›ç´ ç´ å·²ç»äºŒåå¤šå²äº†ï¼Œçœ‹èµ·æ¥ä¹Ÿæ²¡æœ‰å’Œè‡ªå·±ä¸€æ ·çš„情况存在。她怎么可能是洛影呢?相差了二十年啊。就在这种患得患失的过程中,叶默慢慢的睡去。

        å¶é»˜æ—©ä¸Šèµ·æ¥çš„时候,云冰已经做好早餐了。云冰看见叶默还有些不好意思,眼光根本就不敢和叶默对视。叶默却无所谓,吃完早餐和婷婷玩了一会后,才对云冰说道:“冰姐,我现在要出去办事,下午要回洛仓,你还是回去宁海吗?”

        â€œä½ çŽ°åœ¨ä½æ´›ä»“吗?”云冰忽然想起她到现在还没有问叶默到底住在什么地方。

        å¥¹çŽ°åœ¨è™½ç„¶å·²ç»æœ‰äº›æ˜Žç™½æ¬§å®¶å¯¹å¶é»˜åº”该有所顾忌。但是叶默住在洛仓,她住在宁海,欧家的人对付不了叶默,也许可以对付她和婷婷。

        â€œæˆ‘现在是住在洛仓,只是”叶默看见了云冰眼里的担忧,想了一会继续说道:“你不用担心欧家,我会帮你将欧家的威胁去掉。

        å¶é»˜çš„电话又打不通了,韩在辛正有些着急的时候,却接到了叶默已经到达燕京的消息,而且还去欧家闹了一番。

        éŸ©åœ¨è¾›ä¸ç”±çš„眼睛亮了亮,他正准备如何想办法让叶默就范的,没想到叶默竟然主动找欧家闹事了。这个叶默还真不是个省心的主啊。

        â€œè€éŸ©ï¼Œä½ æ˜¯ä¸æ˜¯åˆåœ¨æƒ³ä»€ä¹ˆåä¸»æ„ï¼Œæƒ³è®©æˆ‘当义务劳动的?”正当韩在辛还在烦恼应该用什么手段让叶默心甘情愿的帮他做事的时候,叶默的声音突然出现在他的耳边,吓的韩在辛差点跳了起来。

        ä»–这里可是守卫森严又森严的,怎么叶默来了没有警卫通知的?

        â€œä½ æ˜¯æ€Žä¹ˆè¿›æ¥çš„?”韩在辛有些惊讶的看着叶默问道。

        å¶é»˜å´ç¬‘着说道:“我是怎么进来的不重要,重要的是现在你要找我干什么,不然的话,我就要回去了。最近我的事情可是很忙的,可没有时间和你聊天打屁。”

        éŸ©åœ¨è¾›å“ˆå“ˆä¸€ç¬‘,转眼就将叶默怎么进来的事情放在一边了。他想如果叶默没有几下,他韩在辛也不会看上他了。

        â€œæ‰¾ä½ æ¥å½“然是想请你帮忙,你可千万不要拒绝,上次我们的合约上面可是写的很清楚哦。”韩在辛连忙说道,他就怕叶默推说没空。

        æžœç„¶å¶é»˜ç¬‘着说道“不错,我还特意将合约拿出来看了看,是写的很清楚。我帮“飞雪,做事,两年才做一次,而且这第一次还要等到真正挑选了材料后。现在我还没有挑选材料,你又怎么能让我帮忙呢?这可是白纸黑字些的清清楚楚的,要不要我拿给你看看。”听了叶默的话,韩在辛有些无奈的揉揉脑袋,心想本来一般的事情也不需要他动手的。而且“飞雪,本身的能力也可以处理百分之九十九的事情了。所以两年请叶默出手一次,他就同意了。没想到这事情来的这么快,前面刚说好,现在就不得不求叶默出手。

        â€œè¿™ä¸ªï¼Œè¯´çš„是不错,可是这次确实有重要事情要你出手。张倔虽然不错,可是还欠缺了一些,你看”韩在辛知道这次找叶默出手,没有任何道理,可是他实在找不到比叶默更好的人手。

        å¶é»˜å†·ç¬‘,却不说话。他现在修炼虽然进展极慢,可是也不想将时间浪费在这上面。说好了两年之内帮一次,就是一次。而且这一次还没有到履行的时候。

        â€œæˆ‘可以帮你解决欧家的事情,而且,现在欧家已经准备对你动手了。”韩在辛忽然说道。

        å¶é»˜æ·¡æ·¡çš„说道:“欧家我还没有放在眼里,我之所以昨天没有动手,是怕被婷婷看见了不好,所以这个就不用你管了。”

        â€œä½ å¯ä¸è¦ä¹±æ¥ã€‚”韩在辛连忙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