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最强弃少> 最强弃少第二百三十八章:竞拍
  • 最强弃少第九十七章 第一个病人
  • 最强弃少第九十八章 最后一个消息
  • 最强弃少第九十九章 洛素素
  • 最强弃少第一百章 被拦截
  • 最强弃少第一百零一章 沙漠之战
  • 最强弃少第一百零二章 泪如米兰、白发银沙
  • 最强弃少第一百零三章 黄衫女子
  • 最强弃少第一百零四章 库卢
  • 最强弃少第一百零五章 被困沙漠的人
  • 最强弃少第一百零六章 追
  • 最强弃少第一百零七章 地下的戈壁滩
  • 最强弃少第一百零八章 再遇
  • 最强弃少第一百零九章 可怖食人虫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一十章 苦泉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一十一章 练气三层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一十二章 生日礼物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一十三章 相逢总在离别时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一十四章 南青狼极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一十五章 震慑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一十六章 阳谋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一十七章 二虎被抓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一十八章 挂号费十万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一十九章 人总是会变的
  • 最强弃少第一百二十章 法器交流会
  • 最强弃少第一百二十一章 叶默的摊位
  • 最强弃少第一百二十二章 抢购了(二更求月票)
  • 最强弃少第一百二十三章 不是古武(第三更求月票)
  • 最强弃少第一百二十四章 隐门
  • 最强弃少第一百二十五章 没买到
  • 最强弃少第一百二十六章 搬离
  • 最强弃少第一百二十七章 千龙头的纠结
  • 最强弃少第一百二十八章 东方栖的阴谋
  • 最强弃少第一百二十九章 我想他了(二更求月票)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三十章 又见铁钉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三十一章 狼极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三十二章 谈笑遁走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三十三章 千龙头的第一高手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三十四章 改变主意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三十五章 那百分之一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三十六章 不得招惹叶默(求一张月票)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三十七章 方南的小弟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三十八章 眼睛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三十九章 妹妹叶菱
  • 最强弃少第一百四十章 我就是叶默
  • 最强弃少第一百四十一章 厚黑的宋少城
  • 最强弃少第一百四十二章 兄妹
  • 最强弃少第一百四十三章 无奈的宋祁明
  • 最强弃少第一百四十四章 好大的口气
  • 最强弃少第一百四十五章 切磋的彩头
  • 最强弃少第一百四十六章 没人可以胁迫我
  • 最强弃少第一百四十七章 各有算计
  • 最强弃少第一百四十八章 叶菱事发
  • 最强弃少第一百四十九章 太他妈的拽了
  • 最强弃少第一百五十章 叶默发怒(二更求月票)
  • 最强弃少第一百五十一章 都给我站出来
  • 最强弃少第一百五十二章 竟然黑白通吃
  • 最强弃少第一百五十三章 叶家的处境
  • 最强弃少第一百五十四章 还有一个是送给谁
  • 最强弃少第一百五十五章 叶默叔叔
  • 最强弃少第一百五十六章 人为病因
  • 最强弃少第一百五十七章 银心草被抢
  • 最强弃少第一百五十八章 同学聚会(三更求张月票)
  • 最强弃少第一百五十九章 想去洛仓
  • 最强弃少第一百六十章 一锅端
  • 最强弃少第一百六十一章 洛仓铁江灭
  • 最强弃少第一百六十二章 苏静雯的手段
  • 最强弃少第一百六十三章 原来真是他(求张月票)
  • 最强弃少第一百六十四章 真正的隐门(求一张月票)
  • 最强弃少第一百六十五章 对战闲道人
  • 最强弃少第一百六十六章 第一个病人
  • 最强弃少第一百六十七章 果然很乱
  • 最强弃少第一百六十八章 狠厉手段(求月票)
  • 最强弃少第一百六十九章 怎么,你有意见?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七十章 前辈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七十一章 奇怪的病人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七十二章 情种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七十三章 小女孩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七十四章 焦边义的想法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七十五章 再遇云冰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七十六章 云冰眼里的噩梦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七十七章 要走火吗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七十八章 欧家真正的依靠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七十九章 没有用上的杀手锏
  • 最强弃少第一百八十章 动手(求一张月票
  • 最强弃少第一百八十一章 聂双双(求一张月票)
  • 最强弃少第一百八十二章 警告(求一张月票)
  • 最强弃少第一百八十三章 打的就是姓叶的
  • 最强弃少第一百八十四章 洛影
  • 最强弃少第一百八十五章 任务
  • 最强弃少第一百八十六章 和聂双双的约会
  • 最强弃少第一百八十七章 我还是处女(求一张月票)
  • 最强弃少第一百八十八章 逃
  • 最强弃少第一百八十九章 生死之间
  • 最强弃少第一百九十章 询问
  • 最强弃少第一百九十一章 散心
  • 最强弃少第一百九十二章 强敌
  • 最强弃少第一百九十三章 生死一线
  • 最强弃少第一百九十四章 惊心一战
  • 最强弃少第一百九十五章 旅游团出事
  • 最强弃少第一百九十六章 崖底
  • 最强弃少第二百三十八章:竞拍

        虽然出了价,叶默心里还在鄙视这主持拍卖的老头,你拍卖会弄一个漂亮点的小妞来会死啊。要是有一个漂亮小妞,再穿的妖娆暴lù一点,这气氛不就上去了。弄一个老头,实在是不爽,害的连出价的人都没有。

        叶默可忘了这里是什么地方,是一个寺庙啊。寺庙里面弄一个妖娆暴lù的小妞来拍卖,也只有他想的起来。

        “一百一十万”终于有声音打破了叶默的报价,让叶默松了口气,他回头看看,竟然是莲航静斋的那个美女道姑。心里暗道,这道姑也爱美啊,不过心里倒是感jī这个道姑,帮他衬托了一把。

        看样子现在有钱的人不是外面的商贾大款,而是和尚道姑。

        “一百五十万。”又是一个女声,这次叶默没有去看,不过看出价的都是女人,看样子爱美之心虽然人人有之,女人之心更甚啊。

        “一百七十万。”

        “两百万……”

        叶默心里暗喜,这价格没想到转眼就上去了。

        因为出价的人越来越多,怀疑的人就越来越少了,转眼这“驻颜丹,的价格已经飙升到了八百万。

        果然有钱的人还是隐门中,虽然叶默不知道隐门中人从什么地方聚财,可是看这些人的出价就知道,面对不是很肯定的“驻颜丹,出价的人依然很多。对席乌山没有说出丹药真假不负责的话,叶默心里还是感谢的。这“驻颜丹,毕竟太过离谱,万一主持拍卖的人再说对丹药的真假不负责,这价格还真的难说了。

        叶默刚想到这里,拍卖会场就有人站起来说道:“席先生,不知道贵拍卖会对丹药的真假是否负责,如果贵方负责的话,我立即出价五千万。”

        叶默心里暗骂,这狗日的就是来给他找茬的,席乌山没有明确说出负责的话,就是诚心打了个马虎眼,这家伙一问出来,就是将这层纸顶破,让他无法再装糊涂。

        果然这人问完之后,席乌山脸sè立即就变得有些难看起来,也只是沉吟片刻,就立即说道:“这丹药是别人托我们拍卖的,而且这人对“驻颜丹,负全责。万一是假的,这人我们可以交出来,我们拍卖会却不会对丹药的真假负责。”

        虽然席乌山说的很是实在,但是这“驻颜丹,的价格立即就没有人再喊了,只是停留在了九百万上面。虽然大家都有钱,可是这还是第一样拍卖品,而且还是一样不知道真假的拍卖品。

        一旦买回这颗“驻颜丹”如果马上试验的话,就势必要耽误下面的拍卖时间,要是事后试验的话,谁知道得到钱的人会不会立即逍走。

        而且最为重要的是,没有人愿意和拍卖方弄僵,弄僵了这次,下一次拍卖会人家不让你进来,也是无法。为了这点钱,做出和拍卖方死磕的举动诚为不智。

        叶默心里暗怒,这席乌山是个猪头啊,你只要说购买“驻颜丹,的人,如果是买到假货,马上退款不就得了。真不知道的卖会怎么弄这样一个猪头来,叶默心里很是不爽,可是现在他又无法站出来去指出,一旦他指出,就是傻瓜也知道他是“驻颜丹,的主人了。

        “请问席前辈,如果我购买到的驻颜丹是假的,可以立即退款吗?”一个声音却将叶默想说的话说了出来,叶默差点想将说这话的人抱着亲一口。这正是他想说的话。

        果然席乌山马上就回答道:“可以退还百分之九十五。”

        “好,既然如此,我出一千万。”说话的人是一名女子,穿着绿sè的衣裙,脸上带着黑巾,可是依然可以在额头看出许多的斑斑点点,可见她的脸曾经被什么东西腐蚀过。

        叶默心里大喜,虽然哥不会抱着你亲一口,但是感谢你了,现在大家就加价吧,没有后顾之忧了。

        可是让叶默失望的是,他等了半天,却没有人加价。不过一细想,他立即也明白了是怎么回事,毕竟五年一次的拍卖会不容易遇见,大家都不想将时间浪费在试验丹药上面,而错过了自己喜欢的东西。更何况很多人买回“驻颜丹,还不是为自己用的。

        再说了,万一是假的,不但得罪了拍卖方,还成为笑柄。

        席乌山见这女子出了价格,立即说道:“现在四十六号出价一千万,一千万一次……”

        看样子席乌山对这颗“驻颜丹,的拍卖价格也很是失望,他根本就不想继续再忽悠下去了。

        没有人再出价,叶默却是郁闷之极,虽然他认为他的“驻颜丹,就是卖出一个佗也不足为奇,可是没有出价,他也是干着急。

        “一千万两次……二”

        “一千万三次成交。”席乌山在第二次和第三鼻之间相隔的时间没有一秒,虽然叶默郁闷,可是也没有办法。

        那名ng着黑巾的女子站了起来,正想说话。

        å¸­ä¹Œå±±å´è¯´é“:“这位女士不需要起来,我们会将丹药送到。”

        è¿™å¥³å­æ‘‡äº†æ‘‡å¤´è¯´é“:“我来这里就是为了容颜的丹药,我要立即去试一试。”

        å¸­ä¹Œå±±æ„£äº†ç‰‡åˆ»ï¼Œä»–没想到真有人要立即试验丹药的,毕竟来这午拍卖会,一千万实在算不上什么钱。不过他还是很快反应过来说道:“好的,既然这样我们这里有人带你前去转账和服丹试验。”

        éšç€è¿™©ng着黑巾的女子离开,拍卖会场再次恢复了原先的平静,似乎刚才的事情根本没有发生一般。

        â€œä¸‹é¢è¦è¿›è¡Œæ‹å–的还是一颗丹药,叫“练体丸”这种丹药可以让古武修炼者有百分之四十的机会冲进黄级初期,底价四十万,每次加价不得低于五万”席乌山拿出那个瓷瓶后,叶默差点吐血,这正是上次他在洛仓法器交流会上面卖给悟光老和尚的。

        è¿™è€å’Œå°šå¾ˆåŽšé»‘啊,这颗丹药竟然转眼就到这里来拍卖了,当初自己还告诉他不要随便流出去的,这秃驴简拿自己的话当耳边风。

        å°±æ˜¯å¶é»˜å¿µå¤´åˆšè½¬çš„这一会时间,这一颗“练体丸,已经飙升到了六百万,直接接近他的“驻颜丹”叶默郁闷之极,干脆懒得再看。

        ä¸è¿‡ä»–也知道虽然隐门中人高手很多,修炼古武的人也很多,但是能真正踏入黄级的人却是很少很少。

        æœ€åŽè¿™ä¸€é¢—“练体丹,被一名男子以六百五十万的价格买走,只有叶默知道这一颗“练体丹,连“驻颜丹,的万分之一的价值都没有,可是它卖出的价格却和“驻颜丹,相差这么少。

        å¸­ä¹Œå±±æ˜Žæ˜¾çš„对这颗“练体丹,卖出了六百五十万很是满意,再次从身后一名青年手中的托盘上拿出一块矿石说道:“这是一块矿石,里面含有大量的不知名能量。目前为止还没有人知道如何利用里面的能量,现在起拍价是十万,每次加价不得低于一万。”

        å¶é»˜åœ¨å¸­ä¹Œå±±æ‹¿å‡ºè¿™å—矿石的时候,立即就知道他来对了,这是一颗元气石。在修真界,比较穷困的修真者都是用元气石修炼,因为灵石来源实在是过于困难,而元气石虽然比不上灵石,但是元气石也可以提供天地元气用于修炼,只是有些杂乱不易于吸收而已。

        â€œåä¸‡ã€‚”叶默没想到这东西还有人在他前面出价,他等了一会却没有人再出价,看样子和元气石喜欢的人不多。

        â€œåä¸€ä¸‡â€å¶é»˜å·²ç»å†³å¿ƒä¹°å›žè¿™å—石头,一旦有了这颗元气石,他虽然无法晋级四层,可是冲到练气三层巅峰还是没有问题的。

        â€œåäº”万。”另外那人再次报价,只是他的声音比刚才要响亮不少,口气也凌厉了一些。

        â€œåå…­ä¸‡ã€‚”叶默毫不犹豫的跟上。

        â€œä¸‰åä¸‡ã€‚”刚才报价的人看样子是生气了,不但声音更响,而且语气还有些不善了。很明显对叶默这样一个菜鸟,竟然敢和他抢东西很是不爽。

        ä»–不爽,叶默更是不爽,他看了看这和他争抢元气石的家伙,竟然是一名地级高手。看不出年纪,可是他脸上却很是yÄ«n沉,一看就是很不好惹的那种人。不过叶默却不鸟他,一块元气石,除了他这个修真者有用外,你拍去有个屁用。

        â€œä¸‰åä¸€ä¸‡ã€‚”叶默继续加价。

        è¿™yÄ«n沉脸男子忽然冷哼一声“五十万,这矿石我独狼要了。”

        å¶é»˜æ¯æ¬¡éƒ½æ˜¯ä¸€ä¸‡ä¸€ä¸‡çš„加,让他很是不爽,在他看来叶默是和他故意捣乱的,已经被他列入了黑名单,语气甚真带着丝丝的威胁在里面。

        å¶é»˜ä¸€å¬è¿™å®¶ä¼™çš„口气,竟然如此凶蛮,心头也是火起,威胁我,你做梦去吧。不过他还是不紧不慢的举牌叫道:“我出五十一万,这块矿石我要了。”

        â€œæœ‹å‹çœ‹æ ·å­å°±æ˜¯å’Œæˆ‘独狼过不去了。”yÄ«n沉脸男子,恶狠狠的扫了一眼叶默。如果眼神可以杀人,他说不定早就杀了叶默了。

        å¶é»˜çœ‹éƒ½æ‡’得看他,只是看向主持台上的席乌山说道:“席前辈,没有人加价,是不是可以落锤了。”

        ï¼ˆï¼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