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最强弃少> 最强弃少第三百二十三章:再遇聂双双(求月票)
  • 最强弃少第九十七章 第一个病人
  • 最强弃少第九十八章 最后一个消息
  • 最强弃少第九十九章 洛素素
  • 最强弃少第一百章 被拦截
  • 最强弃少第一百零一章 沙漠之战
  • 最强弃少第一百零二章 泪如米兰、白发银沙
  • 最强弃少第一百零三章 黄衫女子
  • 最强弃少第一百零四章 库卢
  • 最强弃少第一百零五章 被困沙漠的人
  • 最强弃少第一百零六章 追
  • 最强弃少第一百零七章 地下的戈壁滩
  • 最强弃少第一百零八章 再遇
  • 最强弃少第一百零九章 可怖食人虫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一十章 苦泉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一十一章 练气三层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一十二章 生日礼物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一十三章 相逢总在离别时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一十四章 南青狼极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一十五章 震慑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一十六章 阳谋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一十七章 二虎被抓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一十八章 挂号费十万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一十九章 人总是会变的
  • 最强弃少第一百二十章 法器交流会
  • 最强弃少第一百二十一章 叶默的摊位
  • 最强弃少第一百二十二章 抢购了(二更求月票)
  • 最强弃少第一百二十三章 不是古武(第三更求月票)
  • 最强弃少第一百二十四章 隐门
  • 最强弃少第一百二十五章 没买到
  • 最强弃少第一百二十六章 搬离
  • 最强弃少第一百二十七章 千龙头的纠结
  • 最强弃少第一百二十八章 东方栖的阴谋
  • 最强弃少第一百二十九章 我想他了(二更求月票)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三十章 又见铁钉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三十一章 狼极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三十二章 谈笑遁走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三十三章 千龙头的第一高手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三十四章 改变主意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三十五章 那百分之一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三十六章 不得招惹叶默(求一张月票)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三十七章 方南的小弟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三十八章 眼睛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三十九章 妹妹叶菱
  • 最强弃少第一百四十章 我就是叶默
  • 最强弃少第一百四十一章 厚黑的宋少城
  • 最强弃少第一百四十二章 兄妹
  • 最强弃少第一百四十三章 无奈的宋祁明
  • 最强弃少第一百四十四章 好大的口气
  • 最强弃少第一百四十五章 切磋的彩头
  • 最强弃少第一百四十六章 没人可以胁迫我
  • 最强弃少第一百四十七章 各有算计
  • 最强弃少第一百四十八章 叶菱事发
  • 最强弃少第一百四十九章 太他妈的拽了
  • 最强弃少第一百五十章 叶默发怒(二更求月票)
  • 最强弃少第一百五十一章 都给我站出来
  • 最强弃少第一百五十二章 竟然黑白通吃
  • 最强弃少第一百五十三章 叶家的处境
  • 最强弃少第一百五十四章 还有一个是送给谁
  • 最强弃少第一百五十五章 叶默叔叔
  • 最强弃少第一百五十六章 人为病因
  • 最强弃少第一百五十七章 银心草被抢
  • 最强弃少第一百五十八章 同学聚会(三更求张月票)
  • 最强弃少第一百五十九章 想去洛仓
  • 最强弃少第一百六十章 一锅端
  • 最强弃少第一百六十一章 洛仓铁江灭
  • 最强弃少第一百六十二章 苏静雯的手段
  • 最强弃少第一百六十三章 原来真是他(求张月票)
  • 最强弃少第一百六十四章 真正的隐门(求一张月票)
  • 最强弃少第一百六十五章 对战闲道人
  • 最强弃少第一百六十六章 第一个病人
  • 最强弃少第一百六十七章 果然很乱
  • 最强弃少第一百六十八章 狠厉手段(求月票)
  • 最强弃少第一百六十九章 怎么,你有意见?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七十章 前辈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七十一章 奇怪的病人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七十二章 情种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七十三章 小女孩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七十四章 焦边义的想法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七十五章 再遇云冰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七十六章 云冰眼里的噩梦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七十七章 要走火吗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七十八章 欧家真正的依靠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七十九章 没有用上的杀手锏
  • 最强弃少第一百八十章 动手(求一张月票
  • 最强弃少第一百八十一章 聂双双(求一张月票)
  • 最强弃少第一百八十二章 警告(求一张月票)
  • 最强弃少第一百八十三章 打的就是姓叶的
  • 最强弃少第一百八十四章 洛影
  • 最强弃少第一百八十五章 任务
  • 最强弃少第一百八十六章 和聂双双的约会
  • 最强弃少第一百八十七章 我还是处女(求一张月票)
  • 最强弃少第一百八十八章 逃
  • 最强弃少第一百八十九章 生死之间
  • 最强弃少第一百九十章 询问
  • 最强弃少第一百九十一章 散心
  • 最强弃少第一百九十二章 强敌
  • 最强弃少第一百九十三章 生死一线
  • 最强弃少第一百九十四章 惊心一战
  • 最强弃少第一百九十五章 旅游团出事
  • 最强弃少第一百九十六章 崖底
  • 最强弃少第三百二十三章:再遇聂双双(求月票)

        第三百二十三章再遇聂双双(求月票)

        “大哥,你在宁海我也没帮到你什么,这次谢谢你了。[本章由为您提供](《)”叶子峰对叶默一直就不错,他也知道,叶默现在肯回到叶家帮忙,完全是因为他和叶菱。他叶子峰不是傻瓜,他也看的出来,爷爷让他当家主的目的所在,可是他没有拒绝。因为他确实想振兴叶家,将叶家带到一个新的台阶。

        叶默摆手说道:“一世人两兄弟,还说这些干嘛。再说了,我在宁海读书的时候,你帮我甚多。特别是我临走之前你托王颖带给我的那两万块钱,当初我身上分文没有,那两万块钱给了我很大的帮助。还有就是我以后很少回燕京,如果有事情,你可以找张倔帮忙。”

        叶默是真的很感概,当初他刚刚醒来的时候,连吃饭的钱都没有。如果不是王颖带过去两万块钱,他真的很艰难。

        没有这笔钱,他不可能晋级到练气一层,不能晋级到练气一层,他无法出售符箓,无法出售符箓,也就没有经济来源。所以说叶子峰这两万块钱,是让叶默刚来到这个世界的生存基础。

        叶菱听了眼圈一红,她想尽一切办法保护叶默,为了不让人知道,甚至特意的去厌恶叶默,甚至不惜表面上和二哥叶子峰闹出矛盾。她本来就不多的钱,竟然全部被对手骗去。如果不是叶默及时回到燕京,她还不知道会沦落到什么地步。现在想到叶默当初一个人在宁海,连饭都没有的吃,心里不由的难过,当初她真的是太幼稚了。

        叶默看到叶菱的表情,就知道她心里所想,随即握住了叶菱的手说道:“菱子你也不用自责,你的本意是好的,只是因为你没有社会阅历才会被人利用,以后什么事情都三思再后行,多听听子峰的。”

        “嗯……”此时叶菱和叶默还有叶子峰在一起,心里竟然涌起了一种久违的感觉。那是一种家的感觉,有家人,才有家。

        叶子峰愣了片刻说道:“大哥,我是让王颖带过许多次钱,不过当时我自己的钱也不多。(《7*带去的都是一千两千的,从来没有一次带去两万啊。”

        叶默也有些诧异了,这钱不是子峰带给他的,除了叶子峰和叶菱还有谁会好心的带钱给他用?

        “哥,会不会是王颖喜欢你了,她自己偷偷给你的?”叶菱忽然说道。TXT电子书下载**

        叶默苦笑着拍了拍叶菱的脑袋,“你别这么八卦好不好,王颖会喜欢我,那才是怪事了。”他想起了当初咋咋呼呼的王颖,这个nv人没心没肺的,当他的面什么话都说得出来。如果她真的喜欢自己,绝对不会说这两万块钱是子峰带给他的,而是直接说她自己送的。

        “到时候我去问问她好了,子峰你多多休息,今晚我要离开燕京,可能要过段时间才回来。至于菱子的项链和你的手链,我等会帮你重新炼制一下。”叶默看见了叶菱脖子上面已经没有光泽的项链,知道这项链虽然可以防御,但是却挡不住地级高手的一招半式。

        叶默这话刚说完,叶家的大院似乎热闹了起来。不久前还冷清无比的叶家大院,此时竟然不断有人来拜访。虽然不知道这些人是什么人,但是叶默知道这应该都是燕京的权力圈子。这些人的耳朵还真是灵光,他这里刚刚教训了合流派和潭角,这些人就得到消息了。

        “张倔过来了,叶菱你去开一下默的神识已经扫到了n外张倔的到来。

        å¶è±æ‰“å¼€©n,果然看见张倔一脸奇怪的表情站在©n口。

        â€œå¶é»˜ï¼Œä½ çœŸæ˜¯å…ˆå¤©äº†å—?竟然连潭老都不是你的对手,你简直……”张倔看着诧异的盯着他的叶菱和叶子峰,有些不好意思的停下了话题,äº†å¤´ã€‚

        å¶é»˜å´ç¬‘着说道:“先天吗?其实我自己真的不是很清楚,不过这没关系。(《)张倔,以后我不在燕京,叶菱和子峰的事情还要劳你多烦心点。”

        å¼ å€”立即拍xiōng说道:“你放心,只要我张倔在,就不会让人欺负到叶菱和子峰。”

        å¶é»˜ç‚¹ç‚¹å¤´ï¼Œæ‹¿å‡ºä¸€é¢—‘培气丹’递给张倔说道:“这点颗丹yào至少可以让你从现在的玄级初期,晋级到玄级后期。如果你在玄级后期吃的话,可以让你晋级到地级。”

        å¼ å€”如获至宝的抓过叶默手里的丹yào,看了半晌才惊叹的说道:“竟然这么厉害,难道是传说当中的灵丹不成?”

        çŽ°åœ¨ä»–知道叶默可能是先天高手了,更是不会去怀疑叶默拿出来的东西。

        çµä¸¹ï¼Ÿå¶é»˜å‡ ä¹Žç¬‘了出来,‘陪气丹’甚至可以说是整个修真界修炼中最低档的丹yào,竟然被人说成灵丹,这要是传出去,可笑掉别人的大牙。

        å¼ å€”忽然看看腰间的通讯器,然后说道:“我要回去一趟,一会再来和你一起去喝酒。”

        å¶é»˜å´æ‘†æ‘†æ‰‹è¯´é“:“一会我要离开燕京,你帮我向韩老问一句好。告诉韩老,东西我会帮他找到的。对了,上次韩嫣带回来的那个nv子怎么样?”

        å¶é»˜é—®çš„是闻冬,因为上次他救了闻冬后,就立即离开了,一直到今天才问了出来。

        å¼ å€”连忙说道:“她没事,很快就好了,那个雪莲子还真是好东西,不过老弟你的手段也真是了得,竟然可以用雪莲子救人。那个叫闻冬的nv孩好了后,和来看望她的冯甜一起走了。具体去了什么地方我就不知道了,但是韩嫣应该知道,是她送两人走的。”

        å¬è¯´é—»å†¬å·²ç»æ²¡äº‹äº†ï¼Œå¶é»˜æ‰æ”¾ä¸‹å¿ƒé‡Œã€‚至于去了什么地方,叶默没有心思去管了。他是因为闻冬很是够义气,当初就是被bī要死的时候,也不愿意透lù他的消息,这让他决定救闻冬一命。

        å¶è±æœ‰å¿ƒé—®é—®å¶é»˜è½»é›ªçš„事情,可是刚才张倔在这里,她却又不好问。现在张倔走了,她立即就问道:“哥,轻雪姐现在怎么样了?你去看过她吗?”

        å¶é»˜åŽŸæœ¬ä¸æ„¿æƒ³èµ·è½»é›ªï¼ŒçŽ°åœ¨å¶è±é—®èµ·ï¼Œå¿ƒé‡Œå´æ˜¯æœ‰äº›é»¯ç„¶ã€‚是啊,她现在怎么样了呢?

        â€œæ€Žä¹ˆäº†ï¼Ÿå“¥ï¼Œä½ å’Œè½»é›ªå§æœ‰ä»€ä¹ˆäº‹æƒ…吗?”叶菱并不知道宁轻雪失忆的事情,她看见叶默的表情有些默然,立即就问了出来。

        å¶é»˜æ‘‡äº†æ‘‡å¤´è¯´é“:“没事,等这边事了,我会去看看她的。”

        ç»†å¿ƒçš„叶菱依然看出来了叶默是真的有些心思,不过既然哥哥都这么说了,她也不好再问,只能说道:“嗯,我可以去看看轻雪姐吗?”

        å¶é»˜ç«‹å³æ‘†æ‰‹è¯´é“:“不用了,你最近不要离开燕京,等我回来再说。”这个时候,叶菱留在燕京反而是最安全的了。

        å¸®å¶è±å’Œå­å³°ä¿®å¤å¥½æŠ¤èº«æ³•å™¨ï¼Œå¶é»˜å‡ºäº†å¶å®¶å¤§é™¢ã€‚虽然他在燕京高层名声响亮,可是对于燕京他却真的不是很熟悉。刚才他问过妹妹叶菱,知道王颖在她家的公司上班。而公司的地址却在金塘路上面,所以叶默来到金塘路,除了感谢一下王颖,还要问问当年那两万块钱是谁带给他的。

        å¶é»˜èµ°åˆ°é‡‘塘路的时候,却发现了在繁华的路口有一家酒吧,酒吧的名字叫‘醉眼酒吧’。叶默之所以注意到了这家酒吧,是因为他感觉这酒吧有些熟悉,他似乎来过。

        å¶é»˜å¾ˆå¿«å°±æƒ³èµ·æ¥ä»–确实是来过这家酒吧,当初他在燕京的时候,聂双双曾经约他来过这家酒吧。而且聂双双还在这家酒吧杀了两个人,甚至叶默在她脱衣服的时候,打断了她的行动。最后还bī着这个nv人发下毒誓,不会对叶菱动坏心思。

        åªæ˜¯è‚双双临走的时候说的那句话‘我还是处nv’,叶默到现在都没有明白是怎么回事。他不知道聂双双为什么要说这句话,但是他感觉聂双双的诡异行动很像当初他杀了的聂无边,还有那个在淳安的红衣nv人。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诡异、yÄ«n狠、毒辣。

        å¶é»˜æ‘‡äº†æ‘‡å¤´ï¼Œä¸è¿‡é‚£ä¸ªå«è‚双双的nv人还算是守信诺,没有对叶菱下手。他经过‘醉眼酒吧’的时候,神识随意的扫了进去,可是他惊讶的发现,聂双双竟然坐在‘醉眼酒吧’里面。

        ç”šè‡³åçš„位置还是以前和他约会的时候坐的那个位置,看她的样子,似乎她已经坐了很久了。

        è¿™ä¸ªnv人坐在这里干什么?如果要说她和自己才见两次面就喜欢上自己,现在在这里回忆来了。叶默是无论如何也不会相信的,他是亲眼看见这个nv人的邪恶,亲眼看见她杀人犹如踩死蚂蚁一般的淡定。

        è¿˜æœ‰å¥¹çš„那句‘我还是处nv的’话,虽然叶默不相信聂双双是处nv,但是他却搞不懂聂双双为什么要说这句话。

        å’¦ï¼Ÿå¶é»˜ç«Ÿç„¶å‘现聂双双身上的那种yÄ«n冷入寒的邪恶气息不见了?而且现在她的体内气息不稳,脸sè苍白,很明显是受了严重内伤的情况。

        è¿™ä¸ªnv人竟然受伤这么严重,不去疗伤,还躲在这里喝酒?叶默心里顿时诧异起来,而且她为什么要改修功法?如果不是改修了功法,为什么她身上的气息和上次的那种气息完全不同?

        å¶é»˜è§åˆ°è‚无边的时候就怀疑聂双双也是九月观的弟子,现在再看见她,却发现她身上的那种yÄ«n寒气息消失不见,这确实让人生疑。

        æ­£å½“叶默想进去问问,这个nv人是不是九月观弟子的时候,聂双双脸上竟然现出一丝狠辣的表情,霍地站了起来。

        å¶é»˜çœ‹ç€è‚双双出了‘醉眼酒吧’,想也不想,立即就跟了上去,他想看看这个nv人到底想干什么。

        (月票竞争好jī烈,老五再更万字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