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最强弃少> 最强弃少第四百三十章:原来是卢琳的事
  • 最强弃少第九十七章 第一个病人
  • 最强弃少第九十八章 最后一个消息
  • 最强弃少第九十九章 洛素素
  • 最强弃少第一百章 被拦截
  • 最强弃少第一百零一章 沙漠之战
  • 最强弃少第一百零二章 泪如米兰、白发银沙
  • 最强弃少第一百零三章 黄衫女子
  • 最强弃少第一百零四章 库卢
  • 最强弃少第一百零五章 被困沙漠的人
  • 最强弃少第一百零六章 追
  • 最强弃少第一百零七章 地下的戈壁滩
  • 最强弃少第一百零八章 再遇
  • 最强弃少第一百零九章 可怖食人虫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一十章 苦泉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一十一章 练气三层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一十二章 生日礼物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一十三章 相逢总在离别时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一十四章 南青狼极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一十五章 震慑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一十六章 阳谋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一十七章 二虎被抓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一十八章 挂号费十万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一十九章 人总是会变的
  • 最强弃少第一百二十章 法器交流会
  • 最强弃少第一百二十一章 叶默的摊位
  • 最强弃少第一百二十二章 抢购了(二更求月票)
  • 最强弃少第一百二十三章 不是古武(第三更求月票)
  • 最强弃少第一百二十四章 隐门
  • 最强弃少第一百二十五章 没买到
  • 最强弃少第一百二十六章 搬离
  • 最强弃少第一百二十七章 千龙头的纠结
  • 最强弃少第一百二十八章 东方栖的阴谋
  • 最强弃少第一百二十九章 我想他了(二更求月票)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三十章 又见铁钉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三十一章 狼极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三十二章 谈笑遁走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三十三章 千龙头的第一高手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三十四章 改变主意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三十五章 那百分之一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三十六章 不得招惹叶默(求一张月票)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三十七章 方南的小弟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三十八章 眼睛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三十九章 妹妹叶菱
  • 最强弃少第一百四十章 我就是叶默
  • 最强弃少第一百四十一章 厚黑的宋少城
  • 最强弃少第一百四十二章 兄妹
  • 最强弃少第一百四十三章 无奈的宋祁明
  • 最强弃少第一百四十四章 好大的口气
  • 最强弃少第一百四十五章 切磋的彩头
  • 最强弃少第一百四十六章 没人可以胁迫我
  • 最强弃少第一百四十七章 各有算计
  • 最强弃少第一百四十八章 叶菱事发
  • 最强弃少第一百四十九章 太他妈的拽了
  • 最强弃少第一百五十章 叶默发怒(二更求月票)
  • 最强弃少第一百五十一章 都给我站出来
  • 最强弃少第一百五十二章 竟然黑白通吃
  • 最强弃少第一百五十三章 叶家的处境
  • 最强弃少第一百五十四章 还有一个是送给谁
  • 最强弃少第一百五十五章 叶默叔叔
  • 最强弃少第一百五十六章 人为病因
  • 最强弃少第一百五十七章 银心草被抢
  • 最强弃少第一百五十八章 同学聚会(三更求张月票)
  • 最强弃少第一百五十九章 想去洛仓
  • 最强弃少第一百六十章 一锅端
  • 最强弃少第一百六十一章 洛仓铁江灭
  • 最强弃少第一百六十二章 苏静雯的手段
  • 最强弃少第一百六十三章 原来真是他(求张月票)
  • 最强弃少第一百六十四章 真正的隐门(求一张月票)
  • 最强弃少第一百六十五章 对战闲道人
  • 最强弃少第一百六十六章 第一个病人
  • 最强弃少第一百六十七章 果然很乱
  • 最强弃少第一百六十八章 狠厉手段(求月票)
  • 最强弃少第一百六十九章 怎么,你有意见?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七十章 前辈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七十一章 奇怪的病人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七十二章 情种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七十三章 小女孩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七十四章 焦边义的想法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七十五章 再遇云冰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七十六章 云冰眼里的噩梦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七十七章 要走火吗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七十八章 欧家真正的依靠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七十九章 没有用上的杀手锏
  • 最强弃少第一百八十章 动手(求一张月票
  • 最强弃少第一百八十一章 聂双双(求一张月票)
  • 最强弃少第一百八十二章 警告(求一张月票)
  • 最强弃少第一百八十三章 打的就是姓叶的
  • 最强弃少第一百八十四章 洛影
  • 最强弃少第一百八十五章 任务
  • 最强弃少第一百八十六章 和聂双双的约会
  • 最强弃少第一百八十七章 我还是处女(求一张月票)
  • 最强弃少第一百八十八章 逃
  • 最强弃少第一百八十九章 生死之间
  • 最强弃少第一百九十章 询问
  • 最强弃少第一百九十一章 散心
  • 最强弃少第一百九十二章 强敌
  • 最强弃少第一百九十三章 生死一线
  • 最强弃少第一百九十四章 惊心一战
  • 最强弃少第一百九十五章 旅游团出事
  • 最强弃少第一百九十六章 崖底
  • 最强弃少第四百三十章:原来是卢琳的事

        第四百三十章原来是卢琳的事

        叶默见到郭起和方伟的时候,郭起和方伟的表情都很是彷徨,甚至有些呆滞,都坐在房间里面动都不动。~~两人身上明显的有枪伤,不过看样子郁妙彤已经叫人帮他们处理过了。

        “叶兄,对不起,这次连累你了,我和方伟真的没有地方可去了……”郭起看见叶默,脸上有了一些表情,但明显的还是有些木然。郭起对叶默的称呼依然没有改变,只是憔悴的样子就连当初被越国大兵bī得无处可逃的时候都不如。

        “师父……”虽然叶默没有说收方伟为徒弟,但是方伟还是习惯叫叶默师父。

        叶默微微一笑,让郭起和方伟坐了下来,这才问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nòng到这种地步?”

        郭起叹了口气,没有说什么事情,而是说道:“叶兄,这次多谢你的朋友郁姐了,如果不是郁姐收留,我估计现在我们已经是尸体了。真没想到你竟然认识‘洛月yào业’的郁总……”

        迟疑了一会,郭起继续说道:“说真的,如果这次不是因为琳琳,我也不想来麻烦你。可是我知道除了你,没有人可以救出卢琳…….虽然这个要求很是过分,可是我很想救她……”

        似乎知道自己的要求很是过分,郭起说了一半,终究是没有说出来。

        看见郭起沉默下来,方伟连忙说道:“卢姐和郭哥两人情投意合,而且上次回去后卢姐还升官了,本来这是很好的一件事。可是偏偏在卢姐和郭哥要结婚的时候,出了大问题。”

        见方伟有些紧张,叶默沉声说道:“你将事情详细的说出来,不要紧张。”

        方伟点了点头说道:“一个星期前,曾经教过我们的顶级高手许石许教官带了一个叫丘志飞的年轻人要到我们部队历练。丘志飞这个人可能来历很不简单,他可以自由选择留在哪个分队,最后他选择了卢姐带领的‘猎鹰’分队。

        本来这也没有什么,没想到丘志飞才来的第二天,他就喝醉了。喝醉的丘志飞冲到卢姐得房间要对卢姐动手,可是他打不过卢姐,被卢姐放倒了。”

        “丘志飞?”叶默忽然想起了燕京的丘家,难道又是丘家的人?如果是这样,丘家也太嚣张了吧,他刚刚在燕京教训过丘志哲和丘东辰,这丘家转眼又犯事了。

        方伟却接着说道:“丘志飞刚被打倒,卢姐的房n就又被踢开了,翰营长和跟随许教官一起来的一名尉官一起冲了进来,出乎卢姐预料的是,这两人不但不去管丘志飞,反而制住了卢姐。更让卢姐想不通的是,这两人竟然sī下劝说卢姐,让卢姐从了丘志飞,说丘志飞来历很不一般,如果从了丘志飞,可以立即让卢姐晋升少校级别。”

        éƒ­èµ·æç´§äº†æ‹³å¤´ï¼Œå¾ˆæ˜Žæ˜¾å†…心非常的jī烈。

        æ–¹ä¼Ÿçœ‹äº†ä¸€çœ¼éƒ­èµ·ï¼Œæœ‰äº›é»¯ç„¶çš„继续说道:“卢姐当然不同意,丘志飞这个时候却站起来说,让翰营长和那名尉官将卢姐的衣服扒了。没想到这两人真的听了丘志飞的话,要撕卢姐的衣服。这个时候,我和郭哥进来看见了这恶劣的一幕,郭哥毫不犹豫的拔出匕首杀了正对卢姐动粗的翰营长,我帮忙将那名尉官制住。郭哥因为卢姐的衣服被拉的不成样子,他杀了翰营长后,又杀了那名尉官。”

        éƒ­èµ·å´æŽ¥å£è¯´é“:“那些畜生欺负琳琳,我忍不住下了杀手。事后我想起来,我感觉丘志飞是有意的,他那天喝醉了,冲进了卢琳的房间,而且正好在那个时候他还有两个跟班在身边。无论怎么看,这都是一起有预谋的事情。如果不是我那天正好有事找卢琳,我不敢想象后面的事情。”

        æ–¹ä¼Ÿç‚¹ç‚¹å¤´è¯´é“:“当时卢姐说出这件事后,郭哥很生气,一脚爆了丘志飞的蛋黄,正当郭哥准备一不做二不休的干掉丘志飞的时候,外面又有人来了。郭哥没有枪,来不及杀丘志飞,就拉着我和卢姐逃跑。可是没有跑多远,卢姐大tuǐ就中了一枪,卢姐拼死让我和郭哥逃走,说如果三人都被抓住,以后就没有机会了。郭哥和我虽然中了几枪,最后还是凭借经验逃了出来。

        åªæ˜¯å› ä¸ºæ²¡æœ‰åœ°æ–¹åŽ»ï¼Œåªèƒ½æ¥å¸ˆçˆ¶è¿™é‡Œï¼Œéƒ­å“¥æƒ³æ±‚师父去救卢姐出来。卢姐被关在营地里面,除了师父,没有人可以救她出来了。”

        å¬äº†æ–¹ä¼Ÿè¯´å®Œï¼Œå¶é»˜æœ‰äº›é»¯ç„¶ï¼Œä»–肯定郭起猜测的没错,那个丘志飞肯定是早就有预谋,然后借酒要对卢琳不轨。他怕自己不是卢琳的对手,甚至还叫了两个人站在©n口帮忙。这种事情如果发生在自己的身上,他肯定毫不犹豫的和郭起一般,全部杀了。

        åªæ˜¯å¢ç³è™½ç„¶èº«æä¸°æ»¡ï¼Œä½†æ˜¯é•¿ç›¸ä¹Ÿåªèƒ½ç®—是中等,如果是丘家的人,怎么会选择对卢琳动手?不过叶默没有去问原因,无论是什么原因,既然做了就要负责。

        çœ‹è§å¶é»˜æ²‰é»˜ä¸‹æ¥ï¼Œéƒ­èµ·â€˜æ‰‘通’一下,跪倒在地,“叶兄,我知道我的要求过分了,可是我明白这个世界如果还有人可以从里面救出人来,除了你外真的没有了。许石的身手就是我们整个小队都上,也不够他一分钟消遣的。琳琳很可怜,她以前被人无情的抛弃才选择参军的,我宁可自己受罪,也不想琳琳被丘志飞那个畜生侮辱。”

        å¶é»˜é©¬ä¸Šæ‹‰èµ·éƒ­èµ·è¯´é“:“我们是朋友,以后不要这样了。卢队长和我也认识,我肯定会帮这个忙的。这样吧,我现在去开会,因为‘洛月yào业’就是我的公司,我很久没有回来了,我需要将这边的事情安排一下。等这边的事情安排好了,我就和你一起去你们营地。”

        â€œå¸ˆçˆ¶ï¼Œâ€˜æ´›æœˆyào业’竟然是你的公司?”方伟张大了嘴巴,一脸的不敢相信。

        å¶é»˜ç¬‘着点了点头,“是啊,如果你不想留在部队了,可以选择留在这里帮我的忙。”

        â€œå½“然愿意,我这样还可以留在部队吗?我现在和郭哥是见光就死的人物。郭哥,你呢?”方伟立即惊喜的说道,刚才那种死气沉沉似乎一下就不见了。比起郭起,方伟似乎对被通缉更加的不在乎。

        éƒ­èµ·ç«‹å³æ²‰å£°è¯´é“:“无论是否可以救出琳琳,以后我这条命就是叶兄的。”

        â€¦â€¦

        å¶é»˜æ¥åˆ°ä¼šè®®å®¤çš„时候,郁妙彤等人都已经等了好久了。叶默有些歉意的对大家笑了笑,然后说道:“刚才因为一些事情耽误了,废话不说,现在我们召开‘洛月yào业’开业后第一次大会。郁姐,你先说说公司的事情。”

        å¬äº†å¶é»˜çš„话,郁妙彤立即说道:“其实我们‘洛月yào业’如果不是因为产品实在是太过逆天,可以说还没有开始就已经倒闭了。我们没有规范的公司管理章程,我们也没有yào品行业专©n的人才,可以说我们公司可以坚持到现在,完全是因为我们的产品是独一无二的。”

        å¶é»˜ç‚¹äº†ç‚¹å¤´ï¼Œéƒå¦™å½¤ä¸€é’ˆè§è¡€ï¼Œä»–不用去看公司的具体事务,只要看看luàn七八糟的流蛇就可以知道。

        çŽ°åœºæ²‰é»˜ä¸‹æ¥ï¼Œå¤§å®¶éƒ½çŸ¥é“,要管理好一个公司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他们虽然是叶默带过来的最早的一批人,但是可以将公司管理的条理分明的却一个也没有,如果没有郁妙彤,也许情况更加糟糕。

        â€œçœ‹æ¥ï¼Œæˆ‘是要找一个人来管理‘洛月yào业默皱着眉头说道,他也不知道哪里有合适的人去管理他的这个公司。

        â€œè¦ä¸ï¼Œè®©æˆ‘来试试好了……”宁轻雪在叶默旁边小声的说道,她虽然年纪不大,却有多年的公司管理经验,而且还是医yào公司。

        å¶è±å´å…´å¥‹çš„说道:“对啊,哥,你让嫂子管理公司的事情,正好我可以帮忙。”

        å¶é»˜å¿ƒé‡Œä¸€åŠ¨ï¼Œå®è½»é›ªè¿™ä¹ˆè¯´ï¼Œå°±æ˜¯å¥¹å·²ç»æ‰“算留在流蛇帮他的忙了。

        â€œå¥½ï¼Œé‚£å°±è¿™æ ·ï¼Œä»¥åŽè½»é›ªå°±æ˜¯â€˜æ´›æœˆyào业’的董事长,郁姐是执行总裁,负责销售和人事还有业务的扩展;戴总依然负责生产和采购,以及一些附加的事情。”

        å¶é»˜è¯´å®Œåˆçœ‹ç€è®¸å¹³è¯´é“:“二哥,公司的安全还有流蛇的安全就jiāo给你了,至于流蛇的管理者,我会找人来的。

        â€œæˆ‘没有问题。”许平很是兴奋,他跟着三弟才短短的时间,就已经是玄级中期了,这速度给他以前想也不敢想象。

        â€œæµè›‡çš„管理还有一些琐事,我会jiāo给虚月华,她可以做好这些。”叶默从虚月华的才能上就可以看出来,这些事情jiāo给她肯定是没有任何的问题。

        è—å®¶ä¸¥å´æœ‰äº›çŠ¹è±«çš„说道:“前段时间,有很多不明身份的人来流蛇浑水é±¼ï¼Œåªæ˜¯é‚£æ®µæ—¶é—´æˆ‘们都chōu不出来人手去调查。这段时间我和许二哥说后,准备去调查的时候,那些浑水é±¼çš„人竟然都不见了,我感觉这非常的诡异,他们就好像约好了一般,一起来再一起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