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最强弃少> 最强弃少第四百四十二章:果然很牛(求月票)
  • 最强弃少第九十七章 第一个病人
  • 最强弃少第九十八章 最后一个消息
  • 最强弃少第九十九章 洛素素
  • 最强弃少第一百章 被拦截
  • 最强弃少第一百零一章 沙漠之战
  • 最强弃少第一百零二章 泪如米兰、白发银沙
  • 最强弃少第一百零三章 黄衫女子
  • 最强弃少第一百零四章 库卢
  • 最强弃少第一百零五章 被困沙漠的人
  • 最强弃少第一百零六章 追
  • 最强弃少第一百零七章 地下的戈壁滩
  • 最强弃少第一百零八章 再遇
  • 最强弃少第一百零九章 可怖食人虫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一十章 苦泉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一十一章 练气三层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一十二章 生日礼物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一十三章 相逢总在离别时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一十四章 南青狼极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一十五章 震慑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一十六章 阳谋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一十七章 二虎被抓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一十八章 挂号费十万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一十九章 人总是会变的
  • 最强弃少第一百二十章 法器交流会
  • 最强弃少第一百二十一章 叶默的摊位
  • 最强弃少第一百二十二章 抢购了(二更求月票)
  • 最强弃少第一百二十三章 不是古武(第三更求月票)
  • 最强弃少第一百二十四章 隐门
  • 最强弃少第一百二十五章 没买到
  • 最强弃少第一百二十六章 搬离
  • 最强弃少第一百二十七章 千龙头的纠结
  • 最强弃少第一百二十八章 东方栖的阴谋
  • 最强弃少第一百二十九章 我想他了(二更求月票)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三十章 又见铁钉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三十一章 狼极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三十二章 谈笑遁走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三十三章 千龙头的第一高手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三十四章 改变主意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三十五章 那百分之一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三十六章 不得招惹叶默(求一张月票)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三十七章 方南的小弟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三十八章 眼睛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三十九章 妹妹叶菱
  • 最强弃少第一百四十章 我就是叶默
  • 最强弃少第一百四十一章 厚黑的宋少城
  • 最强弃少第一百四十二章 兄妹
  • 最强弃少第一百四十三章 无奈的宋祁明
  • 最强弃少第一百四十四章 好大的口气
  • 最强弃少第一百四十五章 切磋的彩头
  • 最强弃少第一百四十六章 没人可以胁迫我
  • 最强弃少第一百四十七章 各有算计
  • 最强弃少第一百四十八章 叶菱事发
  • 最强弃少第一百四十九章 太他妈的拽了
  • 最强弃少第一百五十章 叶默发怒(二更求月票)
  • 最强弃少第一百五十一章 都给我站出来
  • 最强弃少第一百五十二章 竟然黑白通吃
  • 最强弃少第一百五十三章 叶家的处境
  • 最强弃少第一百五十四章 还有一个是送给谁
  • 最强弃少第一百五十五章 叶默叔叔
  • 最强弃少第一百五十六章 人为病因
  • 最强弃少第一百五十七章 银心草被抢
  • 最强弃少第一百五十八章 同学聚会(三更求张月票)
  • 最强弃少第一百五十九章 想去洛仓
  • 最强弃少第一百六十章 一锅端
  • 最强弃少第一百六十一章 洛仓铁江灭
  • 最强弃少第一百六十二章 苏静雯的手段
  • 最强弃少第一百六十三章 原来真是他(求张月票)
  • 最强弃少第一百六十四章 真正的隐门(求一张月票)
  • 最强弃少第一百六十五章 对战闲道人
  • 最强弃少第一百六十六章 第一个病人
  • 最强弃少第一百六十七章 果然很乱
  • 最强弃少第一百六十八章 狠厉手段(求月票)
  • 最强弃少第一百六十九章 怎么,你有意见?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七十章 前辈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七十一章 奇怪的病人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七十二章 情种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七十三章 小女孩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七十四章 焦边义的想法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七十五章 再遇云冰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七十六章 云冰眼里的噩梦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七十七章 要走火吗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七十八章 欧家真正的依靠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七十九章 没有用上的杀手锏
  • 最强弃少第一百八十章 动手(求一张月票
  • 最强弃少第一百八十一章 聂双双(求一张月票)
  • 最强弃少第一百八十二章 警告(求一张月票)
  • 最强弃少第一百八十三章 打的就是姓叶的
  • 最强弃少第一百八十四章 洛影
  • 最强弃少第一百八十五章 任务
  • 最强弃少第一百八十六章 和聂双双的约会
  • 最强弃少第一百八十七章 我还是处女(求一张月票)
  • 最强弃少第一百八十八章 逃
  • 最强弃少第一百八十九章 生死之间
  • 最强弃少第一百九十章 询问
  • 最强弃少第一百九十一章 散心
  • 最强弃少第一百九十二章 强敌
  • 最强弃少第一百九十三章 生死一线
  • 最强弃少第一百九十四章 惊心一战
  • 最强弃少第一百九十五章 旅游团出事
  • 最强弃少第一百九十六章 崖底
  • 最强弃少第四百四十二章:果然很牛(求月票)

        第四百四十二章果然很牛(求月票)

        陆盈盈脑子快速的转着,她还在想用什么办法可以让顾崇三人放她一马的时候,却发现她拉出来的那名年轻人已经走到顾崇的面前了。由网友上传==

        “我本来就没有打算跑,之所以在这里,是因为我不想在酒吧动手而已。”叶默淡声说道。

        他说的是真话,他来这里本来就是为了‘洛月yào业’的事情来远家找麻烦的。他不想还没有动手,就被远家发现了。可以肯定现在远家已经知道他的存在了,因为流蛇有远家的人。

        如果在酒吧动手的话,肯定会被人注意的,所以叶默带着顾崇三人来到这个偏僻一点的地方。

        “哈……”顾崇才笑了一声,就立即停住了笑容,他发现眼前的这个年轻人不是说说而已。他的话刚刚说完,就已经动手了,甚至他打完了,自己才反应过来。

        “啪啪……”数个耳光过后,再踹上几脚,他的两个跟班几乎没有丝毫抵抗的就已经被这人打倒在地。甚至连一句求饶的声音都没有发出来,唯一能听到的就是骨头断裂的声音。可就算是骨头断裂了,他依然没有听到手下的一声叫喊。

        “你……”顾崇这才感觉有些不妙起来,他两个跟班打手,竟然连还手的能力都没有,就被打的生死不知。而他还才刚刚反应过来。

        叶默抬起手走到顾崇的面前,缓缓的一巴掌打过去。

        “啪……”犹如打苍蝇一般,顾崇被打出好几米远,吐出一口血水,半卧在地上惊恐的看着缓缓而来的叶默。

        “我姐夫是河封市局的副局长,你不能动我……”

        只是顾崇话音未落,叶默再次上前又是一巴掌。顾崇嘴里的牙齿又落下数颗,此时他已经明白靠自己的姐夫似乎并不能起作用了。而且刚才他的两个跟班被打晕在地,现在还没有醒过来,还不知道是生是死。

        万一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家伙真的要杀了他们三人……想到这里顾崇打了个冷战,如果他被杀了,就算是姐姐再找人对这人怎么报复,自己已经活不过来了。

        “别打我,我可以给你很多的钱……我可以让你成为河封的大官……”顾崇想尽一切的办法想要阻止叶默继续对他动手。

        不过当他说到可以让这打自己的人成为很大的大官后,这打自己的人出乎预料的住手了。哦,确切的说是住脚了。

        叶默收回了要踹向顾崇的脚,心里有些疑huò。他看着顾崇冷冷的说道:“你姐夫只是区区一个局长而已,还是副的,你又凭什么可以让我成为河封很大的官?”

        顾崇舒了口气,虽然已经被打的不轻,不过既然这打自己的人有软肋就好,就怕他不同意,只要同意,自己就有办法整他。想到这里,顾崇眼光一转,就要想办法忽悠住叶默。

        “咔嚓”,叶默哪里是这顾崇可以比拟的,他只要一看这顾崇就知道他在想办法,说都懒得说一句,就直接上前又是一脚踹下。顾崇的手臂直接被踹断了一支。

        顾崇吓得魂飞魄散,他已经知道眼前的这个人真的有胆子杀了他。他来不及后悔,再也不敢胡编luàn造,连忙说道:“我是真的有办法让你成为大官,我手里有牛正满市长的把柄,一旦你用这把柄威胁牛市长,他肯定会同意你的要求。”

        叶默心里一动,牛市长?就是自己在远家看见的那个光了半边脑袋的家伙吗?只是顾崇这样一个人怎么可能有他的把柄?想到这里叶默冷哼了一声,“你以为你是谁?你怎么会拿到姓牛的把柄?”

        似乎看见了叶默的犹豫,顾崇连忙说道:“大哥,我是真的有他的把柄,这些资料是我从我姐夫家里nòng来的。我姐夫一直帮助牛市长做事,他每次做完事情都会留下一些证据放在自己的笔记本电脑里面。有一次我去我姐夫家,无意在他电脑里面发现了这些东西,我就偷偷的拷贝了下来。只要大哥饶我一命,我肯定会将这些东西jiāo给大哥。”

        一个市长的秘密会被一个副局长抓在手里,而且还被这个局长的小舅子nòng到手了。由此可见也不是什么特别重要的东西。

        顾崇却早已以为两个跟班被叶默杀了,现在他只是一心想要叶默饶他一命而已,哪里还能顾忌到别的东西。见叶默似乎还在怀疑,他立即补充说道:“因为我知道我姐夫有一个不带出去也不联网的笔记本电脑,而且每次用过就会锁起来。这个电脑肯定有秘密,所以有一次我趁我姐夫上厕所的时候进了他的书房,然后将他笔记本里面的几个文件夹都拷贝了出来。”

        å¶é»˜ä¸€å£°å†·ç¬‘,再次一脚踹在顾崇的断手上,不理顾崇的哭叫自顾说道:“你眼光闪烁,明显的在说谎,别怪我没有给机会给你。是你自己没有掌握好机会,我现在就送你上路吧。”

        è¯´å®Œå¶é»˜æŠ¬èµ·è„šå°±è¦å†ç»™é¡¾å´‡ä¸€ä¸‹ã€‚

        é¡¾å´‡æ˜¯äº²çœ¼çœ‹è§å¶é»˜ä¸€è„šè¸¹æ­»äº†è‡ªå·±çš„两个跟班的,至少他认为两个跟班已经死了。哪里还敢让叶默用脚踹在自己的身上,赶紧叫道:“大哥,我说啊,是我姐姐让我去拷贝出来的。我姐姐以为我姐夫想和她离婚,就想拿住他的把柄,结果她趁我姐夫上厕所的时候,让我进了他的书房将东西拷出来的。大哥,我这次说的是真的啊,一句话假话都没有了。”

        é™†ç›ˆç›ˆåœ¨ä¸€è¾¹å·²ç»å½»åº•çš„呆滞了,她没想到这个知道‘青huā青叶草’的年轻人竟然如此厉害,只是几脚就将这个顾崇个他的两个跟班踢倒。更让陆盈盈惊疑不定的是这人的狠辣,他是不是真的杀人了,那两个人到现在动都没动。

        å¶é»˜å¿½ç„¶å†·å†·ä¸€ç¬‘,也不说话,他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把短刀。在从树叶的缝隙漏出来的月光映shè下,刀光愈发显得yÄ«n冷。

        é¡¾å´‡å“ªé‡Œè¿˜ä¼šæƒ³åˆ°å¶é»˜è¦æ€äººæ ¹æœ¬å°±ä¸éœ€è¦åˆ€ï¼Œä»–以为叶默要灭口了。更是嘶哑的叫道:“大哥,我的证据还没有拿给你,你不要杀我啊。那个证据不是我姐夫的,而是牛正满市长的。上面有很多年他贪污受贿的记录,还有他做坏事的记录。”

        çœ‹è§å¶é»˜æ²¡æœ‰åŠ¨ä½œï¼Œé¡¾å´‡èµ¶ç´§ç»§ç»­è¯´é“:“一年以前,西童县水库因为豆腐渣工程,被雨水冲的决堤,结果淹了数个村庄的事情,就是牛正满干的。”

        â€œè¥¿ç«¥åŽ¿çš„水库决堤?”叶默立即就想起了施修,前段时间他在燕京遇见施修。施修不正是说他在洪水中救了人,还有抢救了财产立了功劳吗?难道就是这次的水库决堤?

        â€œç»§ç»­è¯´ä¸‹åŽ»ã€‚”涉及到了施修,叶默对这件事倒是有了一些兴趣。

        è§å¶é»˜æ€»ç®—是来了一些兴趣,顾崇连忙接着说道:“西童县的县长苏恒是个很有魄力的人,他刚到西童县的时候,就决定将西童发展成为一个旅游胜地。后来他好像通过关系从上面nòng到了六千万的工程款,目的就是为了打造一个铁通一般的西童水库,还有就是将水库下游的村民迁移走。

        è¿™ç¬”钱因为要经过市里,牛满正市长就将这笔钱卡下来了五千万,只是先拨下去了几百万,还派了个人去督促西童水库的修建。而恰恰那个时候,苏恒竟然因为疾病住进了医院,所以修建水库的事情完全就落在了另外一个县长和牛市长派下去的人手里。”

        é¡¾å´‡è¯´èµ·è¿™äº›çš„时候,竟然口齿清楚,丝毫没有被打落过牙齿的迹象。

        è§åˆ°å¶é»˜åœ¨æ³¨æ„å¬ä»–的话,顾崇更是卖力的说道:“牛市长却带着卡下来的钱组团去美国考察了,听说他去的时候还带了一个赌术高手。没想到他竟然在拉斯维加斯将所有的钱全部输掉。”

        é¡¾å´‡è¯´åˆ°è¿™é‡Œï¼Œå¶é»˜å·²ç»æ˜Žç™½äº†è¿‡æ¥ã€‚看样子牛正满带了一个赌术高手想要去拉斯维加斯赚一笔,结果没有赚到,还将本钱贴了进去。几百万修建一个原本几千万才可以修建的水库,难怪是个豆腐渣工程。

        â€œå› ä¸ºè¥¿ç«¥æ°´åº“没有更多的资金去修建,结果只能草草完成。等苏恒出院的时候,还没有等他详细检查西童水库的质量,就下起了暴雨。结果刚刚修好的西童水库,被洪水一冲,立即就倒塌了。牛正满将这事情完全推在了苏恒的头上,还有他派下去的那个助手的身上。后来苏恒和牛市长派下去的人在双规的过程中,双双服毒自杀了。”顾崇将事情说完后,小心的看着叶默,他不知道这个消息是不是可以让自己保住一条小命。

        å¶é»˜å¿ƒé‡Œå†·ç¬‘,服毒自杀?苏恒知道自己被冤枉,绝对不会服毒自杀的。而且这个苏恒进医院的时间也太巧了点,这修建水库的钱刚到,他就进医院了。这么大的事情,牛正满竟然可以滴水不漏的掩盖起来,看样子这个牛正满也是一个人才啊。

        è™½ç„¶æ‹‰æ–¯ç»´åŠ æ–¯å¶é»˜æ²¡æœ‰åŽ»è¿‡ï¼Œä½†æ˜¯ä»–肯定那里的钱不会这么简单就被赚到。就算是再jÄ«ng明,再滴水不漏的人也有盲点,这个牛正满的盲点就是赌啊。

        è¿™ä¸ªç‰›å¸‚长果然很牛。

        ï¼ˆå¤šå†™äº†ä¸€ç« ï¼Œç«‹å³å°±å‘上来了,求一张月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