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最强弃少> 最强弃少第四百七十六章:南山就在脚下
  • 最强弃少楔子
  • 最强弃少第一章 小**有恙否
  • 最强弃少第二章 宁家要退亲
  • 最强弃少第三章 卖符的神经病
  • 最强弃少第四章 第一个客户
  • 最强弃少第五章 租房
  • 最强弃少第六章 清神符
  • 最强弃少第七章 超级宅男
  • 最强弃少第八章 合租伙伴
  • 最强弃少第九章 宁大校花
  • 最强弃少第十章 真心想请你吃饭
  • 最强弃少第十一章 复杂的代班
  • 最强弃少第十二章 你治标还是治本
  • 最强弃少第十三章 不是骗子
  • 最强弃少第十四章 查无此人
  • 最强弃少第十五章 进警局
  • 最强弃少第十六章 苏静雯发飙
  • 最强弃少第十七章 认错人了?
  • 最强弃少第十八章 宁轻雪的困境
  • 最强弃少第十九章 教室门口的女孩
  • 最强弃少第二十章 邀请
  • 最强弃少第二十一章 苏大神棍
  • 最强弃少第二十二章 人生若只如初见
  • 最强弃少第二十三章 宁轻雪的第一印象
  • 最强弃少第二十四章 寒酸的礼物
  • 最强弃少第二十五章 第一支舞
  • 最强弃少第二十六章 带宁轻雪回家
  • 最强弃少第二十七章 这是一笔交易吗
  • 最强弃少第二十八章 跟踪
  • 最强弃少第二十九章 宁轻雪的第二印象
  • 最强弃少呃,有些无奈啊
  • 最强弃少第三十章 结婚后的生活
  • 最强弃少第三十一章 无奈的献血
  • 最强弃少第三十二章 羞怒的无情冰
  • 最强弃少第三十三章 卖狗皮膏药的人
  • 最强弃少第三十四章 宋家少爷
  • 最强弃少第三十五章 叶默没有回来
  • 最强弃少第三十六章 应该是叶默做的
  • 最强弃少第三十七章 对不起,叶默
  • 最强弃少第三十八章 中途下车的女人
  • 最强弃少第三十九章 好厉害的女人
  • 最强弃少第四十章 赚钱好像很简单
  • 最强弃少第四十一章 我应该相信他
  • 最强弃少第四十二章 三颗链珠
  • 最强弃少第四十三章 这钱不好挣
  • 最强弃少第四十四章 必杀之局
  • 最强弃少第四十五章 谁滚(第三更求推荐票)
  • 最强弃少第四十六章 边境流蛇镇
  • 最强弃少第四十七章 原来是这样(求推荐票)
  • 最强弃少第四十八章 拦路的劫匪
  • 最强弃少第四十九章 闲庭漫步
  • 最强弃少第五十章 混乱的流蛇
  • 最强弃少第五十一章 宁海神医
  • 最强弃少第五十二章 偏僻的住处
  • 最强弃少第五十三章 宋家彻查结果
  • 最强弃少第五十四章 原始丛林中的悠闲人
  • 最强弃少第五十五章 出手相助
  • 最强弃少第五十六章 池婉青
  • 最强弃少第五十七章 治疗
  • 最强弃少第五十八章 找到地方
  • 最强弃少第五十九章 藏文字母
  • 最强弃少留了票的照汗青
  • 最强弃少第六十章 绿眼小蛇
  • 最强弃少第六十一章 难道只是报恩
  • 最强弃少第六十二章 为什么要被她利用
  • 最强弃少第六十三章 离开
  • 最强弃少第六十四章 叶默的愤怒
  • 最强弃少第六十五章 什么才是狠辣(求推荐票)
  • 最强弃少第六十六章 人面不知何处去
  • 最强弃少第六十七章 伤
  • 最强弃少第六十八章 叶默回来
  • 最强弃少第六十九章 内家高手
  • 最强弃少第七十章 嚣张
  • 最强弃少第七十一章 什么才是狂
  • 最强弃少第七十二章 屁股向后
  • 最强弃少三江感言,好人还是坏人
  • 最强弃少第七十三章 名动
  • 最强弃少第七十四章 只是当时已惘然
  • 最强弃少第七十五章 疗伤
  • 最强弃少第七十六章 高手
  • 最强弃少第七十七章 犹豫的云冰
  • 最强弃少第七十八章 谁的血
  • 最强弃少第七十九章 是叶默吗
  • 最强弃少第八十章 确认是他
  • 最强弃少第八十一章 醒来
  • 最强弃少第八十二章 云冰的叹息
  • 最强弃少第八十三章 挽留
  • 最强弃少第八十四章 从天而将的白马王子
  • 最强弃少第八十五章 都睡床好了
  • 最强弃少第八十六章 离开宁海
  • 最强弃少第八十七章 被追踪
  • 最强弃少第八十八章 也许是来送飞机的
  • 最强弃少第八十九章 夺权
  • 最强弃少第九十章 计划(求推荐票)
  • 最强弃少第九十一章 偷就偷了
  • 最强弃少第九十二章 火车上
  • 最强弃少第九十三章 你走的了吗
  • 最强弃少第九十四章 过江龙和地头蛇
  • 最强弃少第九十五章 第二个来流蛇的美女
  • 最强弃少第九十六章 宋老爷子的姜
  • 最强弃少第九十七章 第一个病人
  • 最强弃少第九十八章 最后一个消息
  • 最强弃少第九十九章 洛素素
  • 最强弃少第一百章 被拦截
  • 最强弃少第一百零一章 沙漠之战
  • 最强弃少第一百零二章 泪如米兰、白发银沙
  • 最强弃少第一百零三章 黄衫女子
  • 最强弃少第一百零四章 库卢
  • 最强弃少第一百零五章 被困沙漠的人
  • 最强弃少第一百零六章 追
  • 最强弃少第一百零七章 地下的戈壁滩
  • 最强弃少第一百零八章 再遇
  • 最强弃少第一百零九章 可怖食人虫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一十章 苦泉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一十一章 练气三层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一十二章 生日礼物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一十三章 相逢总在离别时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一十四章 南青狼极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一十五章 震慑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一十六章 阳谋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一十七章 二虎被抓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一十八章 挂号费十万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一十九章 人总是会变的
  • 最强弃少第一百二十章 法器交流会
  • 最强弃少第一百二十一章 叶默的摊位
  • 最强弃少第一百二十二章 抢购了(二更求月票)
  • 最强弃少第一百二十三章 不是古武(第三更求月票)
  • 最强弃少第一百二十四章 隐门
  • 最强弃少第一百二十五章 没买到
  • 最强弃少第一百二十六章 搬离
  • 最强弃少第一百二十七章 千龙头的纠结
  • 最强弃少第一百二十八章 东方栖的阴谋
  • 最强弃少第一百二十九章 我想他了(二更求月票)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三十章 又见铁钉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三十一章 狼极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三十二章 谈笑遁走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三十三章 千龙头的第一高手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三十四章 改变主意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三十五章 那百分之一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三十六章 不得招惹叶默(求一张月票)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三十七章 方南的小弟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三十八章 眼睛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三十九章 妹妹叶菱
  • 最强弃少第一百四十章 我就是叶默
  • 最强弃少第一百四十一章 厚黑的宋少城
  • 最强弃少第一百四十二章 兄妹
  • 最强弃少第一百四十三章 无奈的宋祁明
  • 最强弃少第一百四十四章 好大的口气
  • 最强弃少第一百四十五章 切磋的彩头
  • 最强弃少第一百四十六章 没人可以胁迫我
  • 最强弃少第一百四十七章 各有算计
  • 最强弃少第一百四十八章 叶菱事发
  • 最强弃少第一百四十九章 太他妈的拽了
  • 最强弃少第一百五十章 叶默发怒(二更求月票)
  • 最强弃少第一百五十一章 都给我站出来
  • 最强弃少第一百五十二章 竟然黑白通吃
  • 最强弃少第一百五十三章 叶家的处境
  • 最强弃少第一百五十四章 还有一个是送给谁
  • 最强弃少第一百五十五章 叶默叔叔
  • 最强弃少第一百五十六章 人为病因
  • 最强弃少第一百五十七章 银心草被抢
  • 最强弃少第一百五十八章 同学聚会(三更求张月票)
  • 最强弃少第一百五十九章 想去洛仓
  • 最强弃少第一百六十章 一锅端
  • 最强弃少第一百六十一章 洛仓铁江灭
  • 最强弃少第一百六十二章 苏静雯的手段
  • 最强弃少第一百六十三章 原来真是他(求张月票)
  • 最强弃少第一百六十四章 真正的隐门(求一张月票)
  • 最强弃少第一百六十五章 对战闲道人
  • 最强弃少第一百六十六章 第一个病人
  • 最强弃少第一百六十七章 果然很乱
  • 最强弃少第一百六十八章 狠厉手段(求月票)
  • 最强弃少第一百六十九章 怎么,你有意见?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七十章 前辈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七十一章 奇怪的病人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七十二章 情种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七十三章 小女孩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七十四章 焦边义的想法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七十五章 再遇云冰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七十六章 云冰眼里的噩梦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七十七章 要走火吗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七十八章 欧家真正的依靠
  • 最强弃少第一百七十九章 没有用上的杀手锏
  • 最强弃少第一百八十章 动手(求一张月票
  • 最强弃少第一百八十一章 聂双双(求一张月票)
  • 最强弃少第一百八十二章 警告(求一张月票)
  • 最强弃少第一百八十三章 打的就是姓叶的
  • 最强弃少第一百八十四章 洛影
  • 最强弃少第一百八十五章 任务
  • 最强弃少第一百八十六章 和聂双双的约会
  • 最强弃少第一百八十七章 我还是处女(求一张月票)
  • 最强弃少第一百八十八章 逃
  • 最强弃少第一百八十九章 生死之间
  • 最强弃少第一百九十章 询问
  • 最强弃少第一百九十一章 散心
  • 最强弃少第一百九十二章 强敌
  • 最强弃少第一百九十三章 生死一线
  • 最强弃少第一百九十四章 惊心一战
  • 最强弃少第一百九十五章 旅游团出事
  • 最强弃少第一百九十六章 崖底
  • 最强弃少第四百七十六章:南山就在脚下

        第四百七十六章南山就在脚下

        叶默的飞剑在他的长刀即将挡住的时候,竟然突然转弯,以不可思议的方式从他的太阳xùe刺入。TXT电子书下载**

        汪冷禅手里的长刀落在地上,他不敢相信的看着叶默,“原来这才是你的杀手锏,我第四次低估……”汪冷禅的眼光渐渐的失去了神彩,他很是不甘心,他带来参加隐n大比的汪家人,竟然在这个地方全军覆灭。

        å¿½ç„¶ä»–像是想起来了什么一般,犹如回光返照一般的再次睁开了眼睛。从口袋里面拿出一个三角形状的东西,对着里面急切的说了一句,“汪家即刻封山五十年……”

        ä»Žä»–急切的口气知道,他手里的应该是一个通讯器。

        è¿™å¥è¯åˆšè¯´å®Œï¼Œä»–就将手里的通讯器投掷了出去,通讯器犹如长了眼睛一般从那名被中年男子救下来的苍儿眉心穿入。此时的汪冷禅才吐出数口鲜血倒地身亡。

        è¿žå¶é»˜éƒ½æ²¡æœ‰æƒ³åˆ°æ±ªå†·ç¦…竟然如此果决,临死前连一个活口都没有留下来。既然他杀了这个青年,就可以肯定汪家来参加大比的人都在这里了。

        é‚£ä¸ªå«è‹å„¿çš„青年就更是想不到,家主会杀了他。要知道他可是汪家的第一天才,才二十五岁不到就已经是玄级后期的修为了,可是这些话他都无法说出来了,他的眼神和汪冷禅一样的无神起来,最后倒地身亡。

        å¶é»˜æ˜Žç™½æ±ªå†·ç¦…的意思,他吞了一颗疗伤的yào丸,简单的恢复了一下伤势,这才站了起来。

        ä»Žå’Œæ±ªå†·ç¦…的打斗开始到结束,他都没有发现那个yÄ«n冷的气息。似乎那一次袭击不中,那个yÄ«n冷的气息已经消失了一般。

        æ•´ä¸ªæ–­é¡¶å±±çš„山脚,除了六具尸体外只有叶默一个人站在这里。那yÄ«n冷的气息似乎更重了点,不过叶默已经打消了今晚继续查探断顶山的想法。

        ä»–感觉自己有些小看天下高手了,不说和汪冷禅的一战,如果在几个小时前的jiāo流会上面他真的和项名王打起来的话。一旦汪冷禅和封武上前帮助,再加上众多的古武高手,最后鹿死谁手还未可知。

        åŒä¸ºå…­å¤§©n派,汪冷禅的修为竟然如此高,而点苍和合流派相差的也太大了点。虽然叶默知道,南山汪家就是再厉害最多也只是汪冷禅一个人而已,不可能每个人都会这么厉害。但这也给叶默敲响了一个警钟,汪冷禅所在的汪家还是外隐六©n中排名第三的©n派,如果是第一的葫芦谷和第二的九明书院又当如何?还有葫芦谷那位没有出关的谷主,九明书院还有一个正院长。

        å¯ä»¥æƒ³è±¡ï¼Œå†…隐©n的太乙©n肯定比这外隐©n的几大派要强大的太多,如果以他现在的修为去内隐©n找太乙©n报仇,肯定是凶多吉少。

        å¶é»˜ç¬¬ä¸€æ¬¡å¼€å§‹æ­£è§†è‡ªå·±çš„实力,华夏传承悠久,能人辈出。只是他们一心追求更高的境界,不会流连尘俗而已。难怪政fǔ对隐©n如此忌惮,他们的实力确实有让人忌惮的理由。

        éš©n果然不会让第一高手坐镇‘天组’,潭角晋级到先天,还比不上汪冷禅,这中间肯定有原因。不过无论是什么原因,叶默也不想去问,这和他没有任何关系。

        å‡ å›¢ç«çƒçƒ§äº†å‡ å…·å°¸ä½“,叶默卷起地上的兵器丢入一个大坑,抬脚推了一些泥土彻底的埋了起来。如果汪冷禅那把长刀没有残缺的话,也许叶默会收起来,不过对于一把残缺的长刀,叶默没有什么兴趣。叶默也知道这长刀的材料肯定不一般,如果加几个阵法上去很难说不会成为一个上品法器,只是现在肯定不行了。

        åšå®Œè¿™äº›ï¼Œå¶é»˜è¸ä¸Šé£žå‰‘直接飞往了‘西岳酒店’的楼顶。

        å·²ç»æ˜¯å‡Œæ™¨ä¸‰ç‚¹äº†ï¼Œå¯æ˜¯å¶é»˜å´å‘现小阁楼里面的韩嫣还没有睡觉,只是一脸担忧的坐在阁楼外面的院子中间。

        â€œéŸ©å«£ï¼Œä½ ä»Šå¤©è¦æ¯”赛,怎么现在还不睡?”叶默走进院子问道。

        â€œå¶å¤§å“¥ï¼Œä½ æ²¡äº‹ï¼ŸçœŸæ˜¯å¤ªå¥½äº†ã€‚”韩嫣立即惊喜的站了起来,她已经打算好了天一亮就出去寻找叶默。叶默没有来之前,她绝对不会单独去参加什么大比,此时的她已经知道了对隐©n来说,人命根本就不值钱,况且她想要的东西叶默已经给她了。

        å¶é»˜å¥‡æ€ªçš„问道:“我会有什么事情?”

        éŸ©å«£çœ¼åœˆä¸€çº¢ä½Žå£°çš„说道:“凌晨时分,有一个叫盖成的人上来,要我将阁楼让给他和他徒弟住。我不肯,他就要动手,并且说你不会再回来了,说我明天早上说不定可以帮你收尸。就在他要动强的时候,‘三十六江’的曾震侠©n主也来了。曾©n主喝退了盖成,一直在这里等了你两个小时才走。曾©n主告诉我,你得罪了项谷主和汪©n主,并且告诉我,如果凌晨你还没有回来,让我立即离开鬼城。”

        å¶é»˜å†·å“¼ä¸€å£°ï¼Œçœ‹æ¥çŸ¥é“汪冷禅今晚要杀自己的人不少啊。他叶默还没死,这些人就来了。如果他出了什么事情,跟着他叶默的人哪里还有什么好下场。想到这里,叶默顿时动了杀机。

        â€œé‚£ä¸ªç›–成是什么人?住在什么地方?”叶默问道。

        ä¼¼ä¹ŽçŸ¥é“叶默的意思,韩嫣直接说道:“曾©n主说他原本是个江湖郎中,只是偶然的机会涉足了古武。因为机缘巧合他认识了汪家的人,这次他可以带着唯一的弟子来参加大比,就是汪家出的力气,他说现在他住在远呈宾馆……”

        å¶é»˜ç‚¹äº†ç‚¹å¤´è¯´é“:“好,我知道了,你在这里等我,我去去就来。”

        éŸ©å«£åªæ˜¯çœ‹è§å¶é»˜ç¦»å¼€ï¼Œç‰‡åˆ»å°±æ¶ˆå¤±ä¸è§ã€‚她当然知道叶默是去找盖成的麻烦了,不过对这个她倒不是很担心,听曾©n主说那个盖成最多也不过是地级初期的修为而已。

        éŸ©å«£çŒœæµ‹çš„不错,叶默确实是去杀盖成了,远呈宾馆叶默当然知道,他在鬼城住过一个多星期。对这里的地方还是很清楚的。

        â€¦â€¦

        éŸ©å«£çŸ¥é“叶默没事后,心里放松了不少。叶默出去后,她估计再回来的时候天就要亮了,只是她丝毫睡意都没有。可是让韩嫣想不到的是才二十分钟不到,叶默就再次出现在了‘西岳酒店’的楼顶。

        â€œå¶å¤§å“¥ï¼Œæˆ‘还以为你去找那个盖成了。”韩嫣尽管知道盖成肯定不是叶默的对手,但见叶默没事回来还是舒了口气。

        å¶é»˜å¾®å¾®ä¸€ç¬‘,没有说他已经杀了盖成和他的那个弟子,只是问道:“你今天的那几招剑法学的怎么样?”

        â€œä»Šå¤©æˆ‘就学了第一招,现在只能说是勉强可以施展。”韩嫣听到叶默问起她的剑法,立即就兴奋起来。叶默教给她的这招剑法,她越练就越感觉到不一般,甚至还可以带动内气流转。

        å¶é»˜ç‚¹ç‚¹å¤´è¯´é“:“嗯,你明天还要比试,先去睡吧,我还有点事情。”

        éŸ©å«£è¿™æ¬¡æ²¡æœ‰åé©³ï¼Œå¶é»˜å·²ç»å›žæ¥ï¼Œå¥¹æ˜Žå¤©æœ‰æ¯”赛,现在都已经是凌晨了,去休息一会还是有必要的。

        ç­‰éŸ©å«£åŽ»ç¡è§‰åŽï¼Œå¶é»˜è¿™æ‰åä¸‹æ¥å¼€å§‹ç–—伤。虽然和汪冷禅一战中受的伤不算是重伤,但是现在叶默丝毫不敢大意。尽管叶默很想现在就去灭掉南山的汪家,可是他连什么地方是南山都不知道。

        â€¦â€¦

        å‡Œæ™¨ä¸ƒç‚¹ï¼Œå¶é»˜ç¥žæ¸…气爽的站了起来,一夜过去,他内伤尽去,并且在汪冷禅的刀法中领悟到了一种剑法。就是通过剑芒裹住真气而爆发出剑气,然后通过剑气伤敌。只是这种剑法消耗太大,不能轻易使用,

        éŸ©å«£èµ·æ¥çœ‹è§èƒŒèº«ç«™åœ¨æ¥¼é¡¶çš„叶默,心里忽然有一种感觉。叶默离开她有十万八千里,虽然他站在可以看见的地方,可给她的感觉,似乎叶默随时都可以飞入云霄一般,这种感觉很是怪异。

        â€œä½ èµ·æ¥äº†ï¼Œä½ åŽ»æ´—漱,等会我们一起去断顶山。”叶默回过头微微一笑。

        éŸ©å«£æ¾äº†å£æ°”,叶默回头的时候,那种感觉突然消失了。叶默再次变回了那个普通的叶大哥,没有了那种即将飞起的怪异。

        â€œå¶å…„弟,哈哈,我就知道你没事。”一个粗狂的声音传来,叶默不用回头就知道这是曾震侠来了。昨晚来过没有找到他,没想到他一早就又来到了这里,这人还真是够意思。

        å¶é»˜å°†æ›¾éœ‡ä¾ å¸¦åˆ°é˜æ¥¼çš„院子里面坐下,这才抱拳说道:“昨晚的事情多谢曾兄了,如果不是曾兄出手,韩嫣肯定会吃亏。”

        æ›¾éœ‡ä¾ ä¸åœ¨æ„çš„挥挥手说道:“这只是举手之劳而已,那个盖成本身倒没有什么,只是他认识汪家的人。我以为汪冷禅不会放过你的,没有想到他昨晚竟然没有找你,这确实是出乎我的预料。”

        åœ¨æ›¾éœ‡ä¾ çœ‹æ¥ï¼Œå¦‚果汪冷禅去找叶默的麻烦,叶默肯定不会有机会坐在他的面前和他说话了。

        å¶é»˜å¾®å¾®ä¸€ç¬‘,随意的问道:“不知道曾兄是否听说过南山汪家到底在什么地方?”

        æ›¾éœ‡ä¾ æ²¡æœ‰å¬å‡ºæ¥å¶é»˜çš„意思,叹了口气说道:“其实最隐蔽和最让人看不透的隐©n不是葫芦谷和九明书院,而是南山汪家。听说他们汪家得到的传承叫‘南山就在脚下’,非常了得。‘南山就在脚下’的意思是没有人知道南山在什么地方,也许就在眼前,也许还在天边,也没有人知道他们的实力到底如何……”

        è¯´åˆ°è¿™é‡Œæ›¾éœ‡ä¾ ä¼¼ä¹Žæƒ³èµ·äº†å¶é»˜é—®è¿™è¯çš„意思,他霍地站起来,一脸不敢相信的看着叶默。

        ï¼ˆç¬¬å››æ›´é€ä¸Šï¼Œæ±‚月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