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小说> 机关师传奇> 机关师传奇第十章:百年(终)
  • 机关师传奇第九章 魂印(上)
  • 机关师传奇第九章 魂印(下)
  • 机关师传奇第九章 魂印(下)
  • 机关师传奇第十章 陷落(上)
  • 机关师传奇第十章 陷落(上)
  • 机关师传奇第十章 陷落(下)
  • 机关师传奇第十章 陷落(下)
  • 机关师传奇第一章 风吼
  • 机关师传奇第一章 风吼
  • 机关师传奇第二章 打造
  • 机关师传奇第二章 打造
  • 机关师传奇第三章 行军
  • 机关师传奇第三章 行军
  • 机关师传奇第四章 大魁
  • 机关师传奇第四章 大魁
  • 机关师传奇第五章 灰蝶
  • 机关师传奇第五章 灰蝶
  • 机关师传奇第六章 木魈
  • 机关师传奇第六章 木魈
  • 机关师传奇第七章 恶战
  • 机关师传奇第七章 恶战
  • 机关师传奇第八章 援军
  • 机关师传奇第八章 援军
  • 机关师传奇第九章 袭营
  • 机关师传奇第九章 袭营
  • 机关师传奇第十章 探索
  • 机关师传奇第十章 探索
  • 机关师传奇第一章 长夜
  • 机关师传奇第一章 长夜
  • 机关师传奇第二章 妖姬
  • 机关师传奇第二章 妖姬
  • 机关师传奇第三章 精魄
  • 机关师传奇第三章 精魄
  • 机关师传奇第四章 战局
  • 机关师传奇第四章 战局
  • 机关师传奇第五章 陨石
  • 机关师传奇第五章 陨石
  • 机关师传奇第六章 蛊雕
  • 机关师传奇第六章 蛊雕
  • 机关师传奇第七章 同道
  • 机关师传奇第七章 同道
  • 机关师传奇第八章 刁难
  • 机关师传奇第八章 刁难
  • 机关师传奇第九章 留守
  • 机关师传奇第九章 留守
  • 机关师传奇第十章 危局
  • 机关师传奇第十章 危局
  • 机关师传奇第一章 破阵
  • 机关师传奇第一章 破阵
  • 机关师传奇第二章 剑压
  • 机关师传奇第二章 剑压
  • 机关师传奇第三章 整修
  • 机关师传奇第三章 整修
  • 机关师传奇第四章 牛犇
  • 机关师传奇第四章 牛犇
  • 机关师传奇第五章 机遇
  • 机关师传奇第五章 机遇
  • 机关师传奇第六章 本座
  • 机关师传奇第六章 本座
  • 机关师传奇第七章 围攻
  • 机关师传奇第七章 围攻
  • 机关师传奇第八章 冒险
  • 机关师传奇第八章 冒险
  • 机关师传奇第九章 偶遇
  • 机关师传奇第九章 偶遇
  • 机关师传奇第十章 定势
  • 机关师传奇第十章 定势
  • 机关师传奇第一章 不祥
  • 机关师传奇第一章 不祥
  • 机关师传奇第二章 大敌
  • 机关师传奇第二章 大敌
  • 机关师传奇第三章 激斗
  • 机关师传奇第三章 激斗
  • 机关师传奇第四章 局外
  • 机关师传奇第四章 局外
  • 机关师传奇第五章 复兴
  • 机关师传奇第五章 复兴
  • 机关师传奇第六章 惊异
  • 机关师传奇第六章 惊异
  • 机关师传奇第七章 收获
  • 机关师传奇第七章 收获
  • 机关师传奇第八章 轰动
  • 机关师传奇第八章 轰动
  • 机关师传奇第九章 幽浮
  • 机关师传奇第九章 幽浮
  • 机关师传奇第十章 黑市
  • 机关师传奇第十章 黑市
  • 机关师传奇第八集 上人之争 第一章 灵泉
  • 机关师传奇第八集 上人之争 第一章 灵泉
  • 机关师传奇第二章 比斗
  • 机关师传奇第二章 比斗
  • 机关师传奇第三章 天威
  • 机关师传奇第三章 天威
  • 机关师传奇第四章 天工
  • 机关师传奇第四章 天工
  • 机关师传奇第五章 邀战
  • 机关师传奇第五章 邀战
  • 机关师传奇第六章 帮手
  • 机关师传奇第六章 帮手
  • 机关师传奇第七章 死局
  • 机关师传奇第十章:百年(终)

        “唉,我还是输了,从来没有赢过一次,混蛋。小说*无广告的~顶点*小说~网收藏~顶*点*书城.”

        宗师印信散出丝丝光芒嵌入脑海,如梦如幻,好像许多事情清晰起来,却耐不住庞大信息流,头痛欲裂,晕了过去。

        “你倒是会纳福,昏过去长睡不起。可是做了那么多事情出来,总要有人擦**,幸好玉音他们快来了。”

        田茂平仍在接受宗师印信传来的信息流,不过度非常缓慢,脸色稍微好转。

        姬光大袖一挥,周围空间荡漾起来,幸存者消失不见,战场变得死寂。

        半年后,整个天同星逐渐变迁,6地升起,海洋倒流,经历数十年的剧烈演变后,成为一颗新星。虽然景色仍然萧条,却比战后的残破强上千百倍。

        天地感念,降下无数功德金光,落入刻着“神策天君”的小印上,一部分被印信吸收,一部分折射向四方,一时间仙乐飘渺,灵气逼人,绚烂夺目。

        仿佛经历几世轮回,悠久到忘却自身,终于从假寐状态中脱离出来,田茂平长长吸了一口气,缓缓睁开双眼。

        身边是一位女子,容颜称不上出众,却自有一番淡雅韵味。

        “你是玉音?散仙联盟的玉音,在梦中我们好像是一对道侣,谢谢你的守护。”

        女子露出惊喜之色,开心的说:“神策,你终于想起往昔了吗?太好了。”

        “不,我只是走马观花看了一遍。之后属于神策的记忆流回这方小印,仅仅提取了其中无边无尽的知识,世间已不存在神策天君。只有天机城城主田茂平。”

        女子幽幽一叹:“唉,就知道会这样!你总是特立独行,我行我素,从来不考虑别人地感受,大男子主义。”

        “我有吗?”田茂平挠了挠后脑勺。面前女子可是一位散仙,这一界最为强大的存在之

        “我在说神策,天同星的内部已经贯通仙界,通道会泄露出少许仙灵之气。数年后此地会显露出勃勃生机,花团锦簇,流光溢彩,成为一片人间乐土。在你沉睡期间,天地降下无边功德金光,其中一部分被此印分给所有散仙。战役中残存地强大魂魄也将转世,加入机关师行列。”

        “等等,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什么贯通仙界,什么功德金光,神策天君的记忆一晃而过,我还没有完全消化,就已消失不见。”

        玉音无奈一笑,身下出现祥云,舒服的坐了上去。解释道:“散仙联盟最初的宗旨是为了调集资源共同抵抗散仙大劫。每过千年我们这些散仙就要承受一次散仙大劫,只有度过十三次散仙劫之后才能成就天仙。你的前身神策天君算无遗漏。我们每次度劫之前都要接受他地指导。这样活下来的机会大增,神策名声也一时无两。故此称为天君。可是有一日他推算出宇宙即将遭到颠覆性灾难,由于人类修真大肆挥霍灵气,遭到天道惩罚,一切都将不复存在。

        对了,他将天道惩罚称为人间格式化,凡是没有度过十三次散仙劫的散仙都会牵扯其中,无法逃避。

        为了此事,我们几大散仙一同踏上寻找解决方法的旅程。最后从某处遗址得到答案,宇宙经历数次文明更迭,每次出现断层,被古人称为杀劫,当以杀止杀,在血与火之中重生。

        回来之后神策闭关百年,耗尽心血进行推算,定下万年展大计,希望人类世界不再遭受荼毒之苦,遂潜心开机关术,演化下去可以形成良性循环,甚至人为地制造灵气,归还天地。”

        “这么说机关术的根源出自神策天君?”

        “不错,神策曾经说过,既然人世间要遭到浩劫,那么就顺应天道,先灭掉大量生灵。好比池子中水很少,鱼很多,想要扩大池子,殃及池鱼在所难免。接下来,散仙联盟近乎成了穷凶极恶化身,我们有意放出消息,说要制造天地大劫,以便散仙逍遥法外,不受散仙劫的羁绊田茂平眼神变得古怪起来,叹道:“原来如此,一万九千年前的宇宙浩劫,并不完全是散仙制造的,而是天道对人类的惩罚?”

        玉音点了点头,继续说道:“人类都是贱骨头,没有我们逼迫,大概还在自相残杀,追名逐利。只有威胁达到一定程度,才能同心协力,散出惊人力量。集合所有修真者,终于在浩劫当中挺了过来。然而我们愕然地现,事情远没有那么简单,整个宇宙或者说整个人类世界似乎真的到了崩坏边缘,依靠自我修复无法像其他文明更迭期那样,重开天地。本来,依靠永恒要塞的传承,我们大概几千年就能得道成仙,可是计划赶不上变化快,所以神策又有了新的谋算。”

        “永恒要塞?难道说永恒要塞是神策天君打造的?”

        “对,神策做事向来小心,而我们这些老家伙也有师门,有传承体系,对于浩劫威力不好评估,所以留了后手。经过一系列准备,浩劫前的机关师和各大宗门自筹建永恒要塞,而真正的控制者至始至终都是我等散仙。”

        好家伙,惊天秘闻,原来所有一切都在散仙控制中,更在那个神策天君的算计之下。

        “浩劫之后呢?神策转世?便有了我吗?”田茂平对所有事隐约有印象,不过他毕竟不是原身。

        玉音回忆起爱人,带着一丝凄苦,摇头道:“那是七千年前的决定,令人痛惜地是,机关术仍被打压。神策地心血近乎昙花一现。为了真正完成杀劫,我们一直在努力,制造妖族。大肆杀戮。他终于推算到,想要一劳永逸解决问题,必须让旧有势力再度变弱,并立下传承机关术教派,从而获得天地认可。赢得教化之功,成就无量功德。浩劫之后灵气含量低微,我们多半处于睡眠状态,七千年前是最后一次重聚。玄木箱原本存放我地梳妆之物。经过点化也进入永恒要塞。而神策说天钺星是海洋星球,资源相对丰富,当做激活整个人类世界地最佳模板。”

        “玄木箱是你的梳妆箱?这么说得到宗师印信和永恒要塞驾临天钺星,都是你们事先安排好地,想想也不奇怪,凭一个人的力量展机关文明。短短十年就能达到如此境地,除了内因之外,没有外因不大可能。”田茂平情不自禁的在脑海中收罗起关于点化的信息,如此一来岂不是能够轻松制造智慧型机关兽?

        “嗯,玄木箱对你的帮助是不是很大?转世并不以我们地意愿为转移,所以隔了那么久。当你出现在太阴星,第一次感应到神策的气息,我很激动。人类没有磨难是不会成长的,所以血月提前爆。大量帝王妖兽降临。你遭到了魔噬的痛苦。”

        田茂平本该愤怒,原来是散仙在背后搞鬼。将他弄得那样惨。不过接受宗师印信所转化地功德后,思想生转变。境界极高,一笑了之。

        玉音又说道:“其实,妖族之所以进入紫微星,全是因你而起。很多事情是神策事先算好的,我们并不知情,仅在最重要时刻做出调整,促使你快成长,并且朝着正宗机关师方向展。为了让天钺星这块模板很好的建立,修士力量已经被削弱到浩劫后最低层次,知道吗?你与姬光那一战,受了严重内伤,功德金光令你脱胎换骨,不过却已过了数十年,其他人已经离开前往仙界了。”

        “你说什么?现在距离天同星之战已经过去数十年之久了?”

        “没什么值得惊奇的,百年不过弹指一挥间,前往仙界的通道就在天同星,你的雨嫣和蓝牙我带走了,还有那些战斗中幸存下来地修士和妖族,经过我们指点,也都带入仙界。杀劫结束,成仙得道是对我等散仙奖励,除了你以外,后来者若想成仙,并非不可能,却需大毅力,大智慧,大功德,三者齐聚,方能成功。”

        玉音说到这里,浅浅一笑:“好了,你大概看出来,留在此地并非我的真身,而是一丝分神。相信总有一天,我们还会相见的。既然我所珍爱的梳妆箱为你而入世,你的雨嫣和坐骑陪伴我一些时日也属正常。仙凡之间总有差别,既然醒来就赶快回天钺星看看吧!天地重获生机,人类正式进入科技时代。对,你称之为科技时代。”

        声音变得飘渺,倩影消失不见。田茂平猛然间醒转,刚才他似乎在做梦,虚空中悬着生机盎然的天同星,微微动念瞬间遁了出去。

        此时的天同星鸟兽齐鸣,泥土沁着芳香,山川大泽气象万千,绿草茵茵恍如隔世。

        通过隐约气机感应,好似要飞升成仙,将这种感觉强行压制下来。不知家中现在何种光景,必须快些赶回去。

        归念如潮,双眼爆出强烈蓝光,上观日月,下观九幽,一切事物无法遁形。

        “太好了,在这里。”

        终于寻到空间通道,虽然遭到破坏不易行走,但是无法阻挡现在的田茂平。

        半个月后,大半古神道被修复,田茂平来到天相星。只见高楼林立,公路密布,铁轨延伸出去很远很远,地上跑的,空中飞地,处处透着新奇。

        “咦,这是怎么回事?”眼神连续变化,突然出现在一座高楼面前,此楼为钢筋水泥打造,高不下三百米。正中是天机城标志,非常明显。

        楼前立着很多漂亮石雕,牌子上写着几个大字,天机城第七研究中心。

        急忙隐遁身形走入高楼,到处是机关术使用痕迹。小型电瓶车正运载器材,前面是滚动式楼梯,墙壁上紧靠着巨大自鸣钟。防护措施非常严密。若不是田茂平灵觉达到匪夷所思境地,差点被感光探头照出身影。

        “天啊,究竟过了多久。怎么世道变得面目全非了?”

        正在惊骇之时,两名修为很低地女修一身古怪装束走了过来,她们手中拿着文件夹,嘻嘻笑笑小声道:“喂,听说了吗?董事长今年要来研究中心呢!据说要举行盛大祭典。拜祭老祖宗。”

        “哇,真的吗?太好了,董事长可是大帅哥,到时候我得好好打扮一番。说不定……”

        “少花痴了。议长大人和夫人也会过来,在他们二人面前,咱们董事长向来规规矩矩,不敢造次。再说天机城也要借助这次祭典与天一门进行重组,好与皇廷分庭抗礼。那些顽固份子真该死,一面享受着研究中心开地新产品。一面与我们作对。我爷爷可是崔家管事,据他老人家透露,皇廷好日子快到头了。”

        “啧啧,你的命真好,有位了不起地爷爷。崔家啊!我梦寐以求地豪门。”

        “得,又来了!快点走,年度大会要开始了,拿到奖金后一起去天府星黄金湖度假,那才是最高享受。”

        两个女孩叽叽喳喳走了过去。并不知道身边有人存在。田茂平随后又走了几个地方。露出苦笑。天同星一战,至今已过百年。玉音的时间概念太差了,也许数十年和百年对她来说没有什么区别。

        心情复杂。踏上归途,一路上所见所闻出乎意料,天地灵气越充盈起来,到处是忙碌身影,人们将修炼看成延年益寿桥梁。门派势力大部分已退出历史舞台,多半是当地文化景点,供游客观光。也看到一些相对强大修行者,不过大部分是财阀培养出的打手。

        就在田茂平觉得有些遗憾的时候,看到两名高手,他们处于太极期,却极为年轻。跟上去瞧了瞧,才现世界很奇妙。

        这两个家伙是天玄门弟子,星煌界与各大门派受到天机城强烈冲击,不得不进行整合。人造灵泉出现后,人类世界繁荣昌盛起来,并且现了许多新星球,势力范围不断扩大。人们进行修炼的目地变得多种多样起来,门派具有很高象征意义,却再也无法笼住大部分弟子的心。全民修炼,资质好的人比较容易脱颖而出,为了保持神秘性与正统性,各大门派一缩再缩,越精简起来。虽然再也没有百年前御剑如雨的壮观场面,但是又有谁稀罕?磁悬浮列车开始普及,富裕些地家庭拥有私人飞机,或者像某些无聊机关师一样,骑着带有螺旋桨的“扫帚”满天飞,据说度还是蛮快的。

        总之,今时不同往日,人们习惯于忘记,妖族侵略早已抛诸脑后,他们正为新生活而奋斗。

        半个月后,田茂平回到天机城,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罡风巨岛周围布满了庞大风车,海面上数十座精钢打造的小型风力电站默默贡献着能量。

        思考片刻,决定不惊动任何人。即使是当今世界的缔造者,也似乎赶不上潮流了,家里究竟变成什么样,很不好说。

        像普通人一样,悠闲地漫步街边,体会着机关术给人类带来地方便。照此展下去,人类将成为天地的主人,直到有一天,整个族群得到质的飞跃,进化成新的模式。

        打听过后,走入墓园,这里埋葬了许多熟悉的人物。崔琳前辈含笑九泉,崔家开枝散叶得到许多人的敬重,晚年为天机城挡风遮雨,功不可没。

        崔大,终于有了比较正统的名字,崔建业。他殚精竭虑,于十年前去世,为崔家谋得巨大福祉,甚至比方家走得还要远。

        欧阳岳,这位值得敬重的精明商人于四十三年前过世,享年一百二十二岁。他的墓碑与周青鸿毗邻。二人联手打造盛事,被人誉为贪婪地双头怪,使天机城成为金融大鳄,从而有了辐射整个人类世界地经济基础。

        田家众兄弟大多健在,气息深藏,实力不弱。尤其是田茂春。晋升为星煌修士,得享寿元。

        最后走到三座墓碑前,上面赫然写着三个名字。林凤儿,柳无双,邢玉静。

        “你们,你们为什么都离我而去?”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眼中噙着一抹泪光,悲痛欲绝。

        回来的路上偶然打听到天一门现今掌门姓田,柳氏无双所出。而执掌天机城议会之人是当年幼徒葛小宝,其妻田婉儿。正是凤儿所生。

        “咦,不对,遗体呢?”

        墓园中所有人都完好地保存在真空棺椁中,安祥地沉睡。唯独面前地三座墓碑下是空的,什么也没有。

        田茂平百年间消化了大量功德,有教化之功。有完成杀劫之功,有帮助众多散仙得道之功,玉音分神看护下成就斐然,就此进入仙界也是轻松之事。换句话说,他已是半仙之体,非凡存在,纵然到了仙界经过一段时间修炼,身份也相当尊贵。如此强大神识下,就算无意察看。也知墓碑下有异。

        根据前世神通。掐指算来,神色突然一怔。匆忙飘向远处。一处环形建筑物写着“禁地”二字。

        进入禁地,正面一座墙壁看着有些眼熟。恍然大悟道:“这不是幽浮宫地凝气壁吗?当初还是和雨嫣联手,才将幽浮宫启动,怎么会在此地?”

        抬手拂去,墙壁上灰尘清理一空,露出光洁壁面。手指轻轻点去,快键入几道流光,凝气壁陡然升起,与此同时整个天机城钟声大作,乱成一片。

        “搞什么鬼?凤儿她们应当在里面,百年了!不知……”

        容颜易老,芳华易逝,田茂平不敢再想下去,面对三位夫人情何以堪?踌躇片刻还是走了进去,他是男人,顶天立地的男人,岂会被小小心结阻碍?

        禁地中陈列着很多曾经用过的物品,以及一些法宝,带着很深的追忆痕迹,暗道:“真是苦了凤儿她们。”

        时间不大,走入一间宽敞石室,毛球和六面兽睁开朦胧双眼,互相嘀咕道:“老伙计,我又做梦了,你说田茂平那个王八羔子,把身边人打回来,自己却留在战场上,孤儿寡母的多可怜。还好咱哥俩当保姆,否则光是那些顽固不化地修士就会要了孩子们的小命。”

        “毛球,不对劲啊!我和你难道做了同样的梦?”

        “什么不对劲?”

        田茂平注视着悬浮在石室中央的巨大罗盘,上面紧紧附着一层绿光,竟是以芥子工作室为本源,形成一处半空间。此空间时间流出奇地缓慢,夹杂着许多奥妙无穷阵法,即便拥有神策留下的知识,也大为叹服。

        伸出手去,“啵”的一声绿光收敛,露出三道雍容华贵身影。

        “你们,你们都在,太好了。蹉跎百年,我终于回来了,凤儿,无双,玉静!”

        三女神色很快恢复清明,当明白怎么回事后,喜极而泣,扑到近前。

        凤儿捶了几拳,哭道:“孩子出世时你也不在身边!天机城重担又压在我一人身上,十年当中度日如年,根本无心修行。玉静笃定你还在世上,因为她与芥子工作室的关系一直未变。不知什么时候等到你回来,我们又实在没有信心快提升。所以,所以潜心研究阵法知识,将自身封印起来。除非芥子工作室的真正主人进入禁地,否则我们宁可永远禁锢,直到灵魂消散。”

        紧紧抱住三女,纵然有千言万语,哽咽着也说不出来了,只觉回家的感觉真好!

        毛球和六面兽叫了起来:“天杀地,说好了让我们照看十几年就好,结果打了一百年的工,一百年啊!赔偿。根据劳工法,强烈要求赔偿!”

        半个时辰后,简单解释了此行经过。两大机关神兽开路,田茂平换过衣衫后带着三女走出禁地。

        外面,黑压压跪下一大片,田茂平外表虽然年轻,实际年龄却已经不小。

        扬手洒出片片光辉,功德金光在背后显现,渐渐组成罗盘形态。脚升祥云,三花聚顶,光华万丈!

        “孩子们,兄弟们!辛苦你们了,经历如此长久岁月,终于迎来和平,终于迎来繁荣仓盛文明。大家做得非常好,我回来不是指手画脚的,而是带着至亲归隐,未来属于天机城。我已经看到了,机关师的工作更加细致化。我曾经带领很多机关师搞研究,而这些机关师又教会很多弟子。继续努力,你们必将创造这个时代的传奇。”

        礼花齐放,钟鼓齐鸣,天机城等了百年,终于如愿以偿,迎来了它的主人。

        翌日,田茂平毅然归隐,转身看向天机城时,洒脱一笑。

        这真是:“天钺盛世百年尊,机关玄术传天下。神策妙算了浩劫,大道幻世定乾坤!”(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