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妾心已凉> 妾心已凉第一百五十章:下乡
  • 妾心已凉第一百三十三章 喵喵八岁了
  • 妾心已凉第一百三十四章 接女儿回家
  • 妾心已凉第一百三十六章 月瑶公主
  • 妾心已凉第一百三十七章 和亲的路上
  • 妾心已凉第一百三十八章 舍妹还有气
  • 妾心已凉第一百四十章 君与臣,主与仆
  • 妾心已凉第一百四十一章 扎心了
  • 妾心已凉第一百四十二章 疯癫的老妇人
  • 妾心已凉第一百四十四章 大婚
  • 妾心已凉第一百四十五章 喜儿的下落
  • 妾心已凉第一百四十六章 月瑶怀孕了
  • 妾心已凉第一百四十八章 顾珠没死?
  • 妾心已凉第一百四十九章 楚国三败
  • 妾心已凉第一百五十章 下乡
  • 妾心已凉第一百五十章:下乡

    战场上风云万变,有输有赢,陛下的心提着,三王爷受伤依旧坚持上战场,陛下对三王爷的态度,来了一个八十度大转弯,在朝堂上时常赞美三皇子,勇猛有家,睿智过人。

    而太子怯懦,不是一个好皇帝的人选,曾也去过前线,看到了数万人的死伤,心里悲痛,明明是一件不大的事,竟然导致两国死伤数以万计的人。

    太子上了战场,无数人的鲜血,染红了大地,三王爷犹如地狱的饿鬼,疯狂的斩杀来敌军。

    楚国石安大将骑马飞奔,奔着太子而来。

    太子浑身颤栗置身在杀戮当中,仿佛感觉到了死神收割着性命,石安欺身而来。

    三王爷提着刀,挡在了太子的身前

    三王爷与石安交上了手。

    二人你来我往,锋利的宝剑,刀光剑影。

    太子心中看着三哥的举动感动万分,南惊天硬生生的受了一刀,护着了太子

    太子在那一刻心里感觉到了亲情,亲情比权利更重要。

    太子:“三哥小心!”

    南惊天气喘吁吁:“无事!”

    太子回京城后,把自己关在了房里三天三夜没有吃饭,上朝后,奏明请求陛下准许他出家。

    文武百官震惊!这是一个二十多岁帝位候选人说出来的话吗?

    陛下震秃废的坐在了椅子上,神色不明的看着太子。

    瑞王赶紧走了出来:“父皇息怒,不如听听八哥说怎么回事?”

    陛下南惊天:“老八你说说看!”百官听见陛下的称呼,不是太子,而是老八便知道了陛下内心的真实意思。

    太子南英民:“父皇儿臣见到满山遍野的尸体,儿臣于心不忍,自知两国交战不可避免,儿臣愿意出家为死去的百姓士兵,大周祈福!”

    陛下南开外气的够呛:“刚刚你三哥打了胜仗朕心里还暗自喜悦,这被你这么一说,反倒我们都成了侩子手!”

    齐王南素恒赶紧跪在父皇的面前:“父皇八哥只是一时糊涂!”

    五皇子安王也赶紧跪下:“父皇太子仁善,轻易废除,国之动荡不安!”

    一众大臣纷纷跪下:“太子三思!陛下三思!”

    南开外看着太子暗沉的脸问道:“你为和想出家!”

    太子说出了真实的想法:“儿臣不配为太子!”

    陛下南开外沉默良久,说了一句!“好!”

    一众大臣赶紧说道:“不下不可轻易废了太子,太子无过错!”

    太子冷冷一笑。

    陛下南开外:“宣旨八皇子自愿退位出家,为大周的百姓们祈福,为死去的战时们祈福朕准了!”

    太子跪到在地:“谢父皇恩准!”

    第二日太子去了,离京城三十里地的广元寺,落发出家。

    太子遣散了后宫。

    太子妃哽咽着哭着守在府内,哪也不去,陛下册封太子为英王。

    月瑶得到了消息说太子殿下出家了,心里一惊。

    瑞王爷坐在桌子后沉思。

    月瑶:“太子去了一趟前线为何有如此大的变化!”

    瑞王爷:“你的亲生,母亲出家了!“

    月瑶一怔。

    瑞王爷眼神漆黑的看着纳加月瑶:“你的心是那么的善良,为何对自己的母亲这么冷漠,不闻不问,难道只是失忆了吗!”

    月瑶:“你想说什么!”

    瑞王爷:“苏思安与你定过亲!”

    月瑶:“我们没有见过呀怎么会哪!”

    瑞王爷:“你当真忘记了还是如慎王爷所说是一个妖女!”

    月瑶不悦看着瑞王自己的夫君说道:“棠笙到底想说什么!”

    南棠神情落寞:“夫人咱们去乡间生活吧!”

    月瑶:“啥?

    南棠笙:“在乡间生活可好!”

    月瑶:“因为太子出家了吗!”

    瑞王:“三皇子为人残暴不仁,回京里必定收拾,太子党!”

    月瑶:“咱们走也不是个事啊!”

    瑞王爷:“嘘!小声点小心隔墙有耳,南王残暴不仁父皇今年才六十出头,最少能活个三五年,必会厌恶南王的所做所为!”

    月瑶点了点头:“何时走!”

    瑞王爷:“明个辞行,后个走!”

    月瑶:“我的娘亲可以一起走吗!”

    瑞王爷:“你不怕身份暴露就一起!”

    月瑶:“来一个意外偶遇!”

    瑞王爷噗嗤一笑:“听你的!”

    第二日早朝瑞王提出想去乡间感受一下田园的风光。

    朝臣都震惊了看着瑞王爷,现有太子出家,后有瑞王都是着这么想放弃荣华富贵吗?

    陛下南开外看着殿里跪在地中间的儿子点了点头。

    月瑶神情恍惚的站在了院内的莲池旁,望着莲池,四散而开的几朵莲花。

    盛开的莲花,花瓣白中带粉,粉里泛红,无比晶莹,堪称白璧无瑕,微风吹来一股股淡淡的幽香若有若无,沁人心脾,

    月瑶似睡非睡的梦见了顾珠

    顾珠在自己的身边打滚:“娘亲有小妹妹了!”

    月瑶:“为什么说是小妹妹!”

    顾珠:“姨母说的!”

    月瑶:“妹妹不好吗!”

    顾珠:“不好!”

    月瑶:“这回是妹妹‘下回是弟弟好吗!”

    顾珠:“娘千万别喝一杯发红的茶水,

    月瑶:“刚要问为什么,梦忽然醒了泪滑落了,我的珠儿终究是死了!”

    瑞王府外传来一个小厮的禀报。

    月瑶接过拜帖子,上面写的是慎王妃穆南萱下午来府上拜访。

    月瑶皱着眉头,她来干什么,应该知道了瑞王爷不日要寻一处乡下生活,她来干什么。

    月瑶虽然不知道王妃未何来,但是接了拜贴。

    瑞王府午后,慎王妃来了,身后跟着红玉。

    紫乐居里月瑶招待了慎王妃穆南萱。

    月瑶坐在桌子上端起茶碗突然发现了茶水发红,突然想起了梦里儿子说的话,红色茶水不能喝下意识的抿了一下。

    穆南萱脸上很客气的说:“此茶水是姐姐,特意托人从草原带回来的!”

    月瑶笑着放下了手中的茶碗对着站在一旁的彤儿说道:“去请一下太医就说本宫肚子痛!”

    彤儿欠了欠身:“诺!”

    王妃脸色一变尴尬一笑:“姐姐听说殿下怀孕了恭喜!”

    月瑶:“慎王妃说笑了,本宫听说身慎王府内一个叫做金梅雨的侍妾怀孕了!”

    王妃脸色一变:“是的!”

    月瑶:“想必王妃听见了京城里的风然风雨说,本宫与你们王府的侧福晋宋月瑶长得相似,慎王爷都干巴巴的跑来印证,今个王妃不如看看!”说着话月瑶的脸上面纱滑落了。

    王妃一怔:“宋月瑶!”

    月瑶:“本宫纳加月瑶!”

    慎王妃:“本宫想单独和公主聊几句可以吗?”

    月瑶挥手挥退了屋内所有的下人。

    月瑶:“王妃有什么想说的!”

    慎王妃:“咱明人不说暗花,宋月瑶你当真命大,可是如今太子殿下已经倒台了,慎王府如日中天,只要你啃回来,王爷依旧留你的侧福晋之位,总比跟一个死去的人好吧!”

    月瑶神色冷冷的:“当初本宫还剩下一口气被你扔出去乱葬岗里怎么说,不准进顾家祖坟你怎么说!”

    王妃:“当日只事确实是我的过错!”

    月瑶:“你今日来的意思是什么赔礼道歉!”

    王妃冷冷一笑:“宋月瑶本宫给你两个选择一回来,二打胎!”

    月瑶:“你凭什么!”

    王妃:“就凭你宋月瑶曾经是王爷的女人,想要活命,孩子必须打掉,至于留在谁的身边,本宫就管不了了!”

    月瑶:“王爷的意思!”

    王妃点了点头。

    第二日临上马车之前月瑶一大早去了慎王府。

    慎王爷在书房内招待了月瑶。

    瑞王爷得知了张奇的并报前去,慎王府接月瑶。

    月瑶与慎王爷相对而坐,茶水端上。

    慎王爷:“纳加公主到访,稀客稀客!”

    月瑶:“顾珠没死””

    慎王爷一怔:“可能吗?”

    月瑶:“孩子我见过!”

    慎王爷:“纳加公主什么意思!”

    月瑶:“一命换一命!”

    慎王爷:“哦!”

    月瑶:“我要左相的命!”

    慎王爷:“安心养胎吧,此事不用你管!”

    月瑶:“你家那个毒蛇来我家啥意思!”

    慎王爷:“看你过得好,眼热!”

    月瑶:“如今她后院一手遮天,还有什么不知足的!”

    慎王爷:“他要夫君的宠爱,羡慕嫉妒你!”

    月瑶:“看好你家的毒妇,跑到我公主府,要给我下毒!”

    慎王爷点了点头:“一路保重!”

    瑞王的马车守在了慎王府,不久月瑶上了马车。

    瑞王爷一把搂住月瑶:“以后不准见慎王爷!”

    月瑶莞尔一笑:“见什么见咱们都要回乡务农去了!”

    瑞王爷:“你最喜欢的生活,孤陪你过!”

    月瑶:“地方选好了这么急匆匆的!”

    瑞王:“选好了,八哥出家的地方不远,还能有个照顾!”

    月瑶:“我娘接来了吗!”

    瑞王:“半路碰到!”

    慎王府内月瑶走后,慎王爷禁足了王妃的。

    王妃歇斯碟里的嚎叫着。

    慎王爷:“好好的慎王妃,你不做偏偏去寻纳加月瑶公主的晦气!”

    慎王妃:“为什么你忘记不了那个贱人!”

    慎王爷一甩袖子走了:“不可理喻!”

    金梅雨此刻已经怀孕了五个月,挺个大肚子,慎王爷眼神幽暗的看着金梅雨坐在竹月居内站着。

    慎王爷眼神带着讥笑:“这没想到,你竟然会给本王下春药,以前多么高傲的人,也学会下作了,欢好之处竟然在竹月居内!”

    金梅雨浑身发抖,脸色惨白:“为什么!”

    慎王爷:“低贱的女人,你想知道为什么!”

    金梅雨:“侧福晋宋月瑶在时,为何你对她那么好,为什么只守着,她,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而非现在!”

    慎王爷:“因为以心换心,宋月瑶只要一个单纯美好的夫君,孤成全她,而你想要的是荣华富贵,钱能买到的贞洁烈女吗!”

    金梅雨:“宋月瑶如今已经死了为何你的心里没有别人,游戏人间!”

    顾经年:“金梅雨孤今天告诉你,你腹中的孩子不是孤的,那夜在竹月居,漆黑一片,喝了你的药,成全了你被睡的心,但是成全你的人不是我,孤解药的女子是红英,!”

    红英从屏风后走出:“夫君吉祥!”

    慎王爷:“红英怪我强了你吗,那日孤被这个贱人下了春药!”

    红英:“妾身生是王爷的人,死是王爷的鬼!”

    金梅雨踉跄的跪在了慎王爷的面前:“求求王爷放过自己!”

    慎王爷:“滚!”

    金梅雨:“我腹中的孩子到底是谁的!”

    慎王爷:“赵全,竹月居看门的护卫,贱人你想孤成全你是吗!”

    金梅雨瘫坐在地:“呜呜的!”哭着。

    顾经年:“留你一命滚出王府内!”

    金梅雨被丫鬟春柳扶着回了梅园收拾东西,明天走。

    金梅雨单手抚摸这肚子,趴在床上呜呜直哭,夜半吊死在了梅园。

    瑞王一行人上了路。

    瑞王爷特意路过太子殿下出家的地方广元寺去见了一面,却不知是最后一面!

    禅房内。

    英王,发号慧英,一身袈裟,光头

    屋内有一个圆桌,二人盘坐在对面下着棋

    瑞王:“八哥,倒地怎么想的!”

    慧英:“老九,日久你就会知道!”

    瑞王:“八哥你应该想到,你走了,手下的人,下场是什么人!”

    慧英:“老九如今的朝堂人分裂必定会有一场厮杀,朝堂不稳江上动荡!”

    瑞王:“血流成河!”

    慧英:“现在有父王压着,老三隐忍,有一日父皇不在了才是杀戮的开始!”

    瑞王:“八哥的意思是避其锋芒隐忍!”

    慧英;老九你比我适合做帝王

    瑞王一愣:“八哥此话不可说!”

    慧英:“父皇的心里最看重喜欢的是你!”

    瑞王:“那是小时候!”

    慧英:“太子殿下只不过是磨脚石!”

    瑞王:“可是弟弟跑了,回乡下种田!”

    慧英:“所以说九个成年的皇子里最睿智的是你!”

    瑞王:“呵呵!”

    慧英:“老九你记住了,纳加月瑶不可为后!”

    瑞王一怔。

    慧英:“此去父皇必定极为挂心你!”

    瑞王:“挂心的应该是三哥吧!”

    慧英:“老三的残暴之名父皇未必不知!”

    纳加月瑶敲响了房门。

    慧英开门道:“弟妹!”

    纳加月瑶:“此去向八哥告别!”

    慧英:“弟妹有一日莫要怪老九,他也身不由己!”

    瑞王爷起身八哥告辞,月瑶八哥所说弟妹记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