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网游小说> 我家大叔每天都在自闭> 我家大叔每天都在自闭第七十五章

我家大叔每天都在自闭第七十五章

醒过来的时候沈北默发现身边躺了个人,不过这是经常的事情,沈北默也根本就没多在意,他也只是翻了个身继续睡。

睡了会儿沈北默像是想到了什么又继续睁开眼,“……”

身旁的人也跟着动了动,顺手帮沈北默盖上被子,把人抱得紧紧的。

沈北默花了好大的力气才把人挣开,看着这一身的痕迹,果然是战况激烈啊,如果身边睡的不是一个男人的话。

从床头摸出一盒烟,沈北默抽出一只点燃。

那烟就这么静静的燃完了。

“……”这男人还真能睡。

沈北默实在受不了,用脚踢了踢那男人,“醒醒。”

不过还没等沈北默反应过来,那男人立马就坐了起来,抓着沈北默的脚十分的用力。

沈北默立马瞪直了双眼,“滚下去。”

那男人这才小心翼翼的松开手,摸了摸脑袋,光着身子下了床。

那背上的痕迹实在是太过明显,沈北默开始琢磨着怎么才能神不知鬼不觉的把这人给灭口了。

“站住。”沈北默咬了咬牙。

男人光着身子转了过来,一副老实的模样,“老板。”

“……”沈北沉狠狠的吸了口烟,“到底怎么回事?”他明明记得他怀里抱着的是个女人,一觉醒来居然成了男人。

季一安黝黑的脸开始变红,红得沈北默隔这么远都能看到那红色。

“昨天晚上,老板你喝酒了。”

沈北默动了动腰,痛得他眼睛一愣,硬是一点儿都不敢表现出来,反而装做平静的开口,“继续。”

“还喝醉了。”季一安越说脸越红。

而沈北默的脸也是越来越黑,他可是从来不知道这个男人居然害羞,看着人高马大的,果然都是骗人的。

“等等……”沈北默实在看不下去了,“把衣服穿上。”

季一安摇了摇头,“昨晚老板你吐了我一身,衣服我都扔了。”

“……”沈北默气得牙痒痒,“那我的衣服呢?”

“也丢了,太脏。”季一安奇怪的看着他老板。

“那我们怎么睡到一起的?”沈北默简直是恨不得上去撕了他。

提到这个季一安是一脸的苦大仇深,“老板你发酒疯,非要抱着我吐,我推都推不开”。

沈北默把被子一掀,“那我们这一身东西是怎么回事?”沈北默指了指季一安身上的伤。

“……”问完沈北默就后悔了,那男人果然又在害羞了。

季一安低了低头,“你不让我走,非得抱着我,抓得我一身伤。”

“……”沈北默生怕自己那么一口气提不上来,就那么去了,“那我身上的呢?”

季一安不高兴的咬了咬嘴唇,“昨晚你抱着那姑娘弄的,我以为你们打架呢,把那姑娘扔出去了。”

沈北默,“……”

既然事情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沈北默也没有什么好害羞的,被子一掀,气冲冲的找到了季一安面前跟他对峙,“你干得漂亮,干得漂亮,你给我……”

没等沈北默把后面那句话发作出来,季一安就又动作了,他把被子拿了起来,裹在沈北默身上,“老板,你咋能光着身子呢。”

沈北默气极,眯了眯眼,“滚,买套衣服上来。”

季一安大大咧咧的光着身子,最后终于从浴室里找了条浴巾围上,“我也光着啊。”

然后两个人就开始大眼瞪小眼了,最后还是沈北默屈服,打电话让秘书送了两套衣服过来。

秘书赶过来的时候,眼睛里明晃晃的燃着八卦之光,沈北默眼不见心不烦的把人关在了外面。

但是一切都是徒劳的,房间里的一切都逃不过首席秘书的眼睛,赤身裸体的两个男人,想想就是天雷勾地火,这样那样。

平日里面瘫的秘书妹子现在已经开始两眼放光。

确认自己没有受伤之后,穿上衣服,沈北默又变成了平时的谦谦君子,确实是长了一副会骗人的脸。

季一安穿衣服很麻利,一直在旁边偷看,又不敢光明正大的看,实在是把沈北默折腾得没有脾气了。

“看什么看,开车去,今天不去公司了。”

“哦。”

沈北默看着季一安一副蠢样的去开车了。

回到家,沈北默直接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了,一关就是一天,就连沈北沉晚归都没有管。

第二天一大早,季一安就上门了,开门的是起床找牛奶的沈北沉。

“你找谁?”

季一安一个大个子就那么害羞的站着把沈北沉吓得不清,以为是来找他哥寻仇的来了。

幸好憋了半天季一安开口了,“我找……沈……北默。”

沈北沉意味深长的哦了一声,这种看热闹的事情一定不能放过,扯着声音道,“沈北默,你相好找上门来了。”喊完就躲屋里去了,沈北沉可不想挨揍。

“……”如果沈北沉慢走一步就能看到季一安脸红心跳,春心荡漾的样子。

沈北默被吵醒,心情不好,顶着个鸡窝头就下楼了,“沈北沉,你找死吗?!”

季一安坐在沙发上,看到沈北默下来,慢吞吞的迎了上去,“老板。”

沈北默恶狠狠的看着他,“什么事?”

虽然沈北默是一副凶得想要吃人的样子,不过在季一安看来却是一点儿都不吓人,反而还有点可爱。

“我……我给你炖了鸡汤。”季一安拿出一个破旧的保温杯。

“……”沈北默努力克制脸上嫌弃的表情,平静下来,“干嘛?”还是把东西接了过来。

心里嘀咕,这种老头都不会用的杯子,也亏他居然还留着。

看着沈北默接了,季一安的紧张终于是放松了一些,“昨天看老板你累了,喝点鸡汤吧。”

“……”

最后沈北默还是别别扭扭的把那杯鸡汤喝了,毕竟味道还不错。

到公司的时候,本来沈北默想像平时一样打发季一安自己去消磨时间,今天脑子一抽,嘴巴比大脑都快,“到我办公室。”

“啊?”

沈北默实在见不了他那蠢头蠢脑的样子,迈着大长腿就进去了。

季一安咋巴了几回刚刚那句话的意思,立马也跟了上去。

秘书看着两人一前一后的进去,闪着精光的推了推眼睛,嘴角一抹迷之微笑。

到了办公室沈北默就忙了,直接完全忽视了季一安,在不停的看着文件,办公室来来回回进了不少人,大家都不小心的看到了老板的司机也在办公室。

不知道是不是沈北默的错觉,他总觉得今天来办公室的人特别多。

季一安也不觉得无聊,反正平时他也都是找个小巷蹲着发呆,今天能够偷偷打量老板,这已经是天大的馅饼了。

沈北默被那目光一直盯着,最后实在不是憋不住了,恶狠狠的摔了摔文件,“看什么?”

季一安也不知道绕弯,直接说道,“看你。”

沈北默脑子不停的转到,面上不显,也不知道打的什么主意,从椅子上下来,走到季一安面前,“那我好看吗?”

季一安一点儿也不害羞的点头,“好看,老板是我见过最好看的人。”

“……”

沈北默也脸红了,他皮肤白,脸红更加明显。

季一安不怕死的又加了句,“脸红了更好看。”

“……”

后来进沈北默办公室的人都战战兢兢的,生怕触了沈北默的霉头,毕竟老板向来都是阴晴不定的。

从那天开始沈北默就默认了季一安每天一杯鸡汤的行为,也任由他在办公室睡懒觉。

久而久之,大家都习惯了,都知道那个司机可不简单。

有好几次季一安都睡得很熟,沈北默把西装披到他身上,最后季一安立马就醒了,用力的抓住沈北默的手,眼神凶狠。

沈北默吓得差点一摔。

像是反应过来了,季一安赶紧松开手,急眼道,“疼吗?我这粗手粗脚的,老板?”

沈北默没在意手上的伤,沉默的继续工作了。

当然只是面上沉默,心里早就波涛汹涌,把季一安骂了个半死。

过了半天,沈北默问,“晚上在干嘛?”

季一安不擅长撒谎只得沉默。

沈北默也不急,板着脸,“说。”

季一安藏了藏脑袋,“熬汤呢。”

“哦。”沈北默点头。

季一安心里其实是有点点的失落的。

在车上的时候沈北默一直在闭目养神,过了几分钟,睁开眼看着季一安的后脑勺,“以后不准熬夜,汤你就随便煮煮。”

季一安咧了咧嘴。

有了这么一次,沈北默就经常给季一安盖被子。

被子是沈北默专门吩咐秘书买的,暖和,盖着舒服。

每次季一安都会反射性的抓着沈北默的手,开始的时候真的挺疼的,慢慢的季一安会抓得很轻,还会胆大包天的握好久。

沈北默全都默认了。

出去喝酒的时候季一安不再想往常一样安静的待在车里,而是一定要跟在沈北默身边。

这是季一安唯一违逆沈北默的事情。

沈北默的狐朋狗友见了,都开玩笑道,“哟,还有保镖啊。”

众人早就听到了风声,这下子全都跟着起哄,“听说这可是沈老板的相好呢,管得可严了,沈老板可好久都没出来喝酒了。”

沈北默随他们闹腾,透过人群看了看季一安,然后举了举杯。

喝了几杯,沈北默就被季一安拦住了,“老板,不能喝了。”

“哎哟,这小保镖管起老板了。”也不知道是谁说了这么一句。

沈北默没有生气,对在场的的人做了个抱歉的手势,“家里有人了。”

“……”寂静,所有人都像是被吓到了。

沈北默从酒店出来,慢悠悠的走着,季一安紧紧的跟着。

两个人走到一个偏僻的小巷,季一安突然把人压到了墙上,“老板。”

沈北默也不动,任他作为,“嗯?”

季一安直接吻了上去,动作激烈,毫无技术。

沈北默被弄疼了立马就不认人了,“滚。”

“……”

季一安松得很快,沈北默更气了。

沈北默这才从季一安身后看到两个模糊的人影。

有点眼熟,不过沈北默的心思可不在这,把气撒到了季一安身上。

季一安老老实实的把人请回了车里。

“去酒店。”沈北默开口。

“……”

两个人根本来不及说一句话就抱在了一起,季一安力量很大,一直把沈北默抱着,到最后沈北默直接就睡了过去。

再次醒来的时候沈北默掐了掐季一安的脸,“技术不错。”

季一安害羞,“嗯。”

“……”沈北默越想越不对,翻身坐在季一安身上,“装得不错啊,坦白从宽。”

季一安难得没有害羞,摸上了沈北默的脸,“你真漂亮。”

反正沈北默是从来不会承认自己害羞的。

季一安突然说道,“看你第一眼我就稀罕你了。”

沈北默把人踢下床,“装得挺好啊,昨晚撕老子衣服的感觉不错吧。”

季一安红着眼点头,“抱着更舒服。”

沈北默,“……”

总觉得已经被吃得死死的了。

后来的时候大家都知道沈总家里那位惹不得,沈总一直都被管得服服贴贴的,沈总也早就从良了。

见过季一安的人都在可惜,一颗鲜花还真是配了牛。

毕竟季一安家世样貌没有一样拿得出手的,看起来又不聪明,所有人都对着沈北默啧啧两声。

平时里玩得好的酒肉朋友们,更是一个又一个的往沈北默身边扔人,男的女的,高的壮的,看起来都比季一安好。

但是都是沈北默拒绝了,甚至看都没看一眼。

季一安笑得嘴都闭不回来了。

又是一番运动过后,沈北默擦了擦汗,窝在季一安怀里,“我的面子可被你丢光了,圈里人都说你又凶又恶。”

季一安亲了亲他的额头,“老板最温柔了。”

沈北默捏了捏他的手指,“乖,给老婆按摩按摩。”

按着按着两个人又滚到一起去了,快要睡着的时候,沈北默用尽力气扯住季一安的耳朵,“我爱你。”然后沉沉的睡了过去。

季一安给沈北默盖好被子,“我也爱你。”

“……”偷听的沈北沉,“真肉麻。”然后继续苦逼的刷卷子去了。

至于季一安到底是谁,所有人都想知道,但是自然没有任何人知道。

大家都说沈北默藏得紧,沈北默笑笑,嘴上说这个世界上谁能没有个秘密呢。

心里估计着什么时候回去跪跪搓衣板,逼供逼供。

后来的后来,关于季一安依旧只有沈北默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