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小说> 六道玄符> 六道玄符527-529(完结)
  • 六道玄符第九十八章 春茶
  • 六道玄符第九十九章 救还
  • 六道玄符第一百章 局
  • 六道玄符第一零一章 不如离去
  • 六道玄符第一零二章 临水供奉
  • 六道玄符第一零三章 五行法术
  • 六道玄符第一零四章 女门主
  • 六道玄符第一零五章 修仙界
  • 六道玄符第一零六章 储物袋
  • 六道玄符第一零七章 交易
  • 六道玄符第一零八章 龙城妖穴
  • 六道玄符第一零九章 邀请
  • 六道玄符第一一零章 散仙居
  • 六道玄符第一一一章 再邀
  • 六道玄符第一一二章 炼化储物
  • 六道玄符第一一三章 引灵符
  • 六道玄符第一一四章 找吃的
  • 六道玄符第一一五章 铁牛
  • 六道玄符第一一六章 集合
  • 六道玄符第一一七章 外围
  • 六道玄符第一一八章 出手
  • 六道玄符第一一九章 有隙
  • 六道玄符第一二零章 木生兽
  • 六道玄符第一二一章 木对木
  • 六道玄符第一二二章 收获
  • 六道玄符第一二三章 妖兽图谱
  • 六道玄符第一二四章 枫城叶家
  • 六道玄符第一二五章 杀人者
  • 六道玄符第一二六章 炼器
  • 六道玄符第一二七章 贩卖
  • 六道玄符第一二八章 丹成半载
  • 六道玄符第一二九章 苦修
  • 六道玄符第一三零章 狭路
  • 六道玄符第一三一章 却敌
  • 六道玄符第一三二章 逃命
  • 六道玄符第一三三章 再逃
  • 六道玄符第一三四章 火球
  • 六道玄符第一三五章 中品法器
  • 六道玄符第一三六章 误入
  • 六道玄符第一三七章 五层
  • 六道玄符第一三八章 穿林吼
  • 六道玄符第一三九章 五年之期
  • 六道玄符第一四零章 登天梯
  • 六道玄符第一四一章 半年期
  • 六道玄符第一四二章 三大宗门
  • 六道玄符第一四三章 云梦令
  • 六道玄符第一四四章 路窄
  • 六道玄符第一四五章 秒杀
  • 六道玄符第一四六章 结果
  • 六道玄符第一四七章 御剑
  • 六道玄符第一四八章 易云
  • 六道玄符第一四九章 宗门
  • 六道玄符第一五零章 待遇
  • 六道玄符第一五一章 装备
  • 六道玄符第一五二章 入门
  • 六道玄符第一五三章 仪式
  • 六道玄符第一五四章 安排
  • 六道玄符第一五五章 选择
  • 六道玄符第一五六章 清剿
  • 六道玄符第一五七章 铁线蜂
  • 六道玄符第一五八章 偷听
  • 六道玄符第一五九章 群兽
  • 六道玄符第一六零章 出手
  • 六道玄符第一六一章 阵法
  • 六道玄符第一六二章 连杀
  • 六道玄符第一六三章 超额完成
  • 六道玄符第一六四章 疑惑
  • 六道玄符第一六五章 交换
  • 六道玄符第一六六章 灵石矿洞
  • 六道玄符第一六七章 寻灵脉
  • 六道玄符第一六八章 还有
  • 六道玄符第一六九章 中品上品
  • 六道玄符第一七零章 出洞
  • 六道玄符第一七一章 瞒混
  • 六道玄符第一七二章 诈
  • 六道玄符第一七三章 宁不吴
  • 六道玄符第一七四章 炼器童子
  • 六道玄符第一七五章 接!
  • 六道玄符第一七六章 爆!
  • 六道玄符第一七七章 黑衣
  • 六道玄符第一七八章 五行五转
  • 六道玄符第一七九章 任务
  • 六道玄符第一八零章 筑基丹
  • 六道玄符第一八一章 拒
  • 六道玄符第一八二章 跟我走吧
  • 六道玄符第一八三章 小的老的
  • 六道玄符第一八四章 收服
  • 六道玄符第一八五章 火晶
  • 六道玄符第一八六章 诱饵
  • 六道玄符第一八七章 逗引
  • 六道玄符第一八八章 联手
  • 六道玄符第一**章 误会
  • 六道玄符第一九零章 灭
  • 六道玄符第一九一章 追逃
  • 六道玄符第一九二章 桫椤
  • 六道玄符第一九三章 惊现
  • 六道玄符第一九四章 暴露
  • 六道玄符第一九五章 寄生
  • 六道玄符第一九六章 灵木精髓
  • 六道玄符第一九七章 誓言
  • 六道玄符527-529(完结)

        第五二七章固基丹

        当然,担心归担心,张玄也知道自己的斤两。顶点小说手打小说['www.26dd.Cn']免费文字更新!别说自己五行同修,有着五倍于同级修士的真元,更有着强大十倍的灵识,还有无数手段,但终究是在筑基阶层逞威风。一个金丹真人出现,哪怕是最弱的存在,也可以不费什么力气便将自己磨灭掉。

        当前张玄所需做的事情不是其他,而是增强自己的实力。进入筑基之后,虽说有着筑基的力量,但并没有筑基应有的经验和手段。比如此次与那仇明比拼,若非对方忌讳自己手中的天一真水,又选取直接比拼真元雄厚的方式,恐怕自己就算拿下他来,也会有些难度的。

        当然,另一个方面说来,张玄实力的提升还有很多可以着手的地方。不论是阵法、剑法的深入研究,对真元、灵识的掌控,对于筑基期中阶法术的学习,对于元化金身的修炼,甚至对于妖兽的驯化都可以提高他的实力。

        当然,此行正魔两道在上元修仙界的这一处战场还没有完全结束战斗,故而张玄更可以进入筑基范围内进行磨练搏杀,若是运气好更可以顺手收敛些功绩点。

        张玄此时的实力对付寻常门派的筑基初期可以一力降十会,便是筑基中期也可以抵挡一二。当然,苍穹魔宫和天魔窟的筑基相比起那些小门派来实力更高一筹。但面对筑基中期的存在,张玄却也有着逃离的信心。

        至于筑基后期的修士并不用张玄担心。因为上元修仙界在诸多魔门占领的修仙界之中算不得太大,太重要。不论魔门还是正道都自然会将筑基后期投入最大,最有争夺价值的修仙界里面。至少在丹灵子的口中得知,他并没有现过筑基后期的存在。

        综合上述情况,张玄第一件做的事情不是别的,却是在院落之中静静的修炼起来。十日之后才打开房门。

        推开房门之后,一股恶臭从房中窜了出来,张玄脸上身上满是污垢,而叶飘凌一边嘎嘎直笑,一边笑骂道:“这个丹灵子的手段真是不错,没想到两三粒丹药就将你这么一个筑基修士变成了大花猫。啧啧,厉害,厉害啊!”

        张玄闻言苦笑不已,十日之前他与丹灵子之间有过一番计较。他用服用特质筑基丹的心得感悟与丹灵子交换。除了得到清虚真人的一番轶事外更是换的一些个丹药。

        其中便有一种丹药叫做固基丹。据丹灵子所说,乃是他专门为了初初筑基的人准备的,服用了这个固基丹便能在较短的时间之内,把筑基所带来的变化彻底引动,借着一股迅猛的变化,提升服丹者的根基。

        当然,这一剂药与那特质筑基丹一般算是猛药。借着药力催筑基之后的诸多进化过程,若非出常人的体魄,是很难完成的。

        本来张玄不愿意使用这丹药的,但丹灵子的一句话引动了他尝试的想法。

        当时丹灵子捏着固基丹说道:“当年我与清虚老贼相交身厚,也自然知道他的元化金身。不过根据我研究一番来看,这元化金身修炼及其消耗元气。而且一级比一级更消耗的厉害。故而老夫便制作了这固基丹,若是修炼金身神通的人,可以借着金丹激体内潜力,短短时间之内突破第一重,进入第二重。”

        说完这些,丹灵子再没说什么。不过张玄却是心中尽是挣扎。别人不知道,他如何不知道,这元化金身消耗的元气是何等巨大。便是他全力供给,也耗费了一年多的时间才练成第一重。这还是他有着练气**层实力的结果。若是他想要练成第二重,恐怕每个两三年是没有可能的了,若是想要大成,那就更是难上加难。

        有着这么一道丹药能够促进元化金身的修炼,即便有些风险,张玄如何不愿意尝试。更何况,丹灵子这么一个炼丹宗师也说了,即便失败,也不过是修养一月时间。相比起那筑基之时的不成功便成仁要好上了无数倍。

        在丹灵子的奸笑下,张玄接下了固基丹。虽然有着被试验的感觉,但修仙本就是一步一步的试验下去,有着这么一个好的机会,张玄自然愿意尝试。

        这十日时间,便是张玄服用固基丹的时间。短短十日之中,张玄享受了非人待遇,一股股药力的冲击,身体之中一丝丝杂质的炼化,迅猛的蜕变,都不是常人能够承受的。

        不过张玄心智坚定,咬牙硬撑了过来。这一番痛苦果然有着非同寻常的好处,元化金身第二重终于跨入了门槛,也就是说张玄对于筑基初级的防御力大大提高。至少不比一件灵器法衣弱了几分。如此一来,张玄的保命能力又有了不小的提升。

        看着身上的污垢,张玄挥手一道引水术洗礼下来,冲刷的干干净净,然后一丝火气放出来便干爽了。这一番折腾张玄并没有什么不满的,元化金身有了进步,便是真元和灵识的掌控也有了些提高,他脸上更带着奸笑说道:“丹灵子前辈一定想要知道这固基丹的使用心得吧!”

        叶飘凌听了这话先是一愣,而后爆出一阵阵狂笑,连连高呼张玄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一番打弄不必多言,却说张玄想起他在城中还有些事情没完成。一溜烟的来到城中,按照事先与那钱寒商定的方式联系了起来。

        不过一炷香之后那钱寒还没有出现,张玄倒是没什么作势的时候,叶飘凌倒是先有了想法,念念额说道:“张小子,你真相信那滑头小鬼?便是道心誓言,若是他真不想在修炼上有进步,那也不是不能破的。”

        张玄微笑不语,正在此时那钱寒出现了,不过其摸样倒是有些躲躲闪闪的。

        见得钱寒这般模样,张玄放出罗盘将二人罩住,这才问道:“钱寒,你这般模样是如何一回事,难道那些个法器并没有卖掉么?”

        钱寒见了张玄便是满脸的喜意,听了这话连连摇头道:“法器全部都买完了,灵石在这里,主人还请收下!”说着递过来一袋子灵石。

        张玄灵识一扫,有些惊奇道:“咦,这些个灵石竟然比市场价丝毫不差,似乎还有些提高,你这是怎么办到的?”

        第五二八章血魔出现

        就在钱寒得意的正要说上一说的时候,几个人影从一旁窜了出来,一声猖狂的笑声传入张玄耳中。

        “小子,你竟敢贩卖我魔门法器,难道想死不成!”

        张玄转头见了来人,竟然十分熟悉,仔细先来却是当年在易云宗外斗过一场的阴齐宗,那身怀中品灵器天魔乱魂幡的魔门弟子。

        不过从这阴齐宗的气势看来,他竟然也晋级了筑基期。不过此事也算是正常。一个不过练气期的弟子,若非有着绝对的后台,是不可能有着中品灵器这等宝物的。而有着这样的后台,得到筑基丹和一些个筑基辅助灵药也是正常无比的事情了。

        阴齐宗从阵法外面看不清张玄的摸样,但一脸阴冷嚣张却丝毫不将阵法之中的人放在眼里。

        张玄见状倒是不惊,回头看了看吓得脸色苍白的钱寒,道:“你做得好,以后就跟着我便是了。”

        钱寒心中慌乱,道:“主人,这人可是苍穹魔宫的弟子,是筑基啊!”

        张玄随手划开阵法,同时淡然笑道:“筑基,我也是了!”

        听了这话,钱寒只觉有些懵了,前一段时间见到张玄明明是练气弟子,这一会儿竟然就说是筑基。他都不知道自己跟随的到底是怎么样妖孽的存在,不过他知道的是,自己将会跟着张玄走上一条光明的道路。

        阵法揭开,张玄露出面容来,阴齐宗也吃了一惊,旋即怒道:“竟然是你,是了,是了,你是易云宗弟子,也该来参加此战。”

        “**友数年不见,可还好?”张玄淡然一笑。

        阴齐宗见张玄丝毫不惧,心头倒是愣了一愣,旋即想起自己已然筑基,而前面这人散出来的不过是练气一级的气势,冷冷一笑道:“好,好得很,若非是你,本公子如何会经受炼魂之难,不过也算是大难不死,本公子成了筑基。今日便要杀了你,算是答谢你的恩惠了!”

        张玄闻言冷冷一笑,“阴公子可还将此处当你魔门地盘,要知道在此处动手的后果。”

        阴齐宗闻言一愣,旋即冷哼一声:“好,算你躲过这一次,但今后你遇到本公子就拿命来吧!”

        张玄闻言不可置否,倒是阴齐宗看了他身后的钱寒道:“不过今日你得将此人交给我,否则,哼……”

        张玄淡淡的摇了摇头,“不可能,此人为我做事,那些法器都是我的,你想要如何?”

        “你的,不可能,你一个筑基怎么能得到这些法器?”

        就在这时,他身后一个魔门弟子凑了上来,嘀咕几句,阴齐宗脸色一变,道:“你就是魔杀子!你才突破筑基?”

        “魔杀子,他就是魔杀子……”

        “魔杀子不是练气么,他可是在西域杀魔门之人无数啊!”

        一个个魔门弟子在小声嘀咕起来。

        张玄哈哈一笑:“不错,我就是魔杀子,阴公子你还有何赐教啊!”

        阴齐宗冷冷一笑,挥手便放出一道黝黑的符文飞出,片刻之后只见一个庞大的气势压下来。

        “金丹!”张玄吃惊的看着眼前突兀出现的血红身影。

        那身影正是一个血袍大汉,一身煞气腾腾,使得张玄都不禁皱眉,明显是金丹一级的存在,怎么会到这里来。

        “血魔叔叔,这人就是那魔杀子,不过他一个筑基却杀我练气弟子,还请血魔叔叔执法!”

        血魔闻言冷笑一声,出手便是一道通红血雾压下来。张玄见状,知道是拼命的时候,瞬息之间便将丹田之中鼓动起来,五行真元连连转动,很快便过了筑基之时的最高转。忽而一股玄妙无比的气息在五行真元的中央生出来,灰蒙蒙的却充满着世间万物的气息。

        张玄也不顾得想这到底是什么东西,一口气将五行真元催动进入金灵剑之中,一个比之前大上一倍的五行轮出现在金灵剑上。堪堪将那血雾挡住,而五行轮转动之间更是吸收着丝丝血雾,吸入张玄丹田之中化作五行真元,但大部分却是没入灰蒙蒙的气息之中,使得那气息更加复杂和强壮了一分。

        血魔轻咦一声,“这是什么手段,五行兼修,不可能,易云宗弟子,应该是符箓吧!”

        张玄可不管血魔如何想,更是将金行真元之中的剑形真元逼迫出来,一拍头顶将罗盘演化,顿时天罡北斗七星阵成型,一股星力灌入他顶门之中,最后还挥手百余道符箓,各式各色,纷纷扬扬融入五行轮之中。这些符箓之中最厉害的还是三水符和三地符,直接将五行轮撑大了一圈。加上丝丝灭魔之气,更是让血雾连连被压倒。

        血魔此时就不光死轻咦,而是吃惊了,喊道:“好小子,这么多手段,竟然能抵住我三成实力,了得,了得,看来,今天不论如何也要将你灭了。”

        说话之间,血魔挥手放出并血刃,朝张玄劈砍而来。这血刃上的气势灵动之意,远远不是张玄金灵剑能比,这明显是一件金丹法宝。

        “欺人太盛,我跟你拼了!”

        张玄怒吼一声,他本意是弄出大动静来让丹灵子出现,但此时还没出现才让他吃惊。而面前这所谓血魔明显是要将自己置之死地。他一面催动丹田之中最后的真元,一面呼唤那魔剑的存在。不过魔剑哪里愿意对付这么一个金丹级别的魔修,懒洋洋的没有动弹。在张玄无数许诺下,这才分出一丝剑气融入张玄丹田之中。

        这一股剑气融合丹田之中那一股剑气,顿时张玄便觉得一股升华的意味在丹田之中不断升起。不过此时他却不得不打断这点感悟,留下一点剑气种子之后,其余尽数涌出来,朝血刃轰去。

        魔剑不愧是克制魔门的利器,便是一丝剑气也强悍无比。剑气血刃轰击在一起的时候,忽而炸开十分强大的力量,让那血刃都滞了一滞。而张玄则是被这股气压冲的倒飞十余丈。

        两次出手都被抵挡下来,血魔只觉脸面无存,哇哇大叫着便提起血刃就要亲自上阵。

        忽然一声冷哼传来,“敢伤我徒儿,找死不成!”

        第五二九章终章

        这一声如同炸雷一般在血魔耳边响起,而后便是一声女子轻笑。血魔本来怒气勃然的脸色顿时白了两分。

        “是何方道友,竟然鬼鬼祟祟,何不出来一见!”血魔高呼道。

        “出来便出来!”

        话音一落,便见得一黑一白两道身影从天上落下来,正是一男一女两人。

        “师尊!”张玄见了这二人两忙惊呼道。

        “清虚老贼!”血魔也惊呼一声,而后看向那女子更是大惊:“圣女!”

        这一男一女二人不是清虚真人和那秘魔宫圣女又是谁人。

        清虚真人回头看了看张玄,挥手便见得三片紫色竹叶飞出,化作星星点点的紫光没入张玄顶门。倒是那圣女含情脉脉的看了清虚一眼,道:“清虚,你这徒儿果真不错,比起当年的你更厉害呢!”

        清虚闻言呵呵一笑,道:“青出于蓝胜于蓝,长江后浪推前浪,这是理所应当的。徒儿你可好些了!”

        张玄得了清虚三片紫色竹叶,只觉得一股股温润的力量钻入经脉帮助恢复起先前拼命导致的经脉和丹田的损伤,不过呼吸之间那撕裂的疼痛便消减了下来。

        “师尊,弟子无妨,只是这血魔前辈……”

        清虚闻言点了点头,回头看了血魔一眼,冷哼道:“怎么,血魔,你可还想要对付我这徒儿!”话语之中一股无匹的气势冲出来,直直压向血魔。

        血魔被这气势压得不断后退,骇然道:“不可能,你竟然达到金丹巅峰,这短短数十年,怎么可能!”

        清虚不屑的看了他一眼,“要死就留下,要活就给我赶快滚,若非看在清霜的面子,哼……”

        秘魔宫圣女名叫冷清霜,血魔对于清虚与冷清霜之事自然是知晓的,但他如何也想不到为何清虚这么一个数十年前晋级金丹的真人这么快便有了金丹巅峰的修为。不过好汉不吃眼前亏,冷哼一声,血魔便要转身离去。

        就在这时,冷清霜开口道:“血魔,这么简单就想走么。清虚看在我的面子上,我也得给他一个交代,将你凝结的血魄交出一半来吧!”

        血魔闻言怒目一睁,那血魄可是他血杀魔宫秘法凝结,乃是多年才能凝结而成的血液精华,最是滋养身体,辅助脱变,尤其在结成元婴之时使用,能够增加成功几率,乃是血杀魔宫的不传秘法,更是修仙界难得一见的好东西。

        “怎么,你不想交出来么?”清虚冷哼一声道。

        见得这等情况,冷清霜暂且不论,单单一个清虚在初入金丹之时便是杀神一般的存在,而如今杀他恐怕与杀狗无异。血魄再精贵哪里比的了性命,咬了咬牙,血魔一拍胸膛,一团如同心脏一般的血块吐了出来,挥手分作半,一半抛了出来。

        清虚随手接了,一股清香从这血魄之中逸散出来。清虚交给那冷清霜,道:“还是你来吧!”

        冷清霜满脸笑意的接了,来到张玄面前,颇为慈爱的笑道:“孩子,你这师父做的可是便宜,教导什么的也不如何尽职,你有今日的成就也是十分难得。我这师……师娘刚刚脱困,也没有什么好东西,这个血魄便送与你了!”

        张玄闻言正要答话,却见那冷清霜挥手打出一连串法决,那血魄再这一串法决之中化作一滴滴殷红丸子。纷纷扬扬钻入张玄七窍之中。

        张玄不能动弹,但他知道这些血丸子都是绝顶的好东西。一经钻入他七窍之中,顿时感官变化起来。不论视力,嗅觉,听力,都大大的提高。不过很快张玄只觉一股浓厚睡意袭来,他脑子一晕便睡了过去。

        血魔见得这等情况冷哼一声带着一行人离去了,清虚见状冷笑道:“血魔,小辈打闹我不会插手,若是日后再有以大欺小之事,就不要怪清虚我不给情面了!”

        而后清虚与冷清霜相视一笑,二人化光将张玄连同钱寒都一卷,消失在原地。

        十日之后,张玄醒转过来,现自己竟然在易云宗清虚别院自己的小院之中。灵识将身体扫描一遍,现并无异状。

        “主人,你醒过来了!”钱寒推开门来道。

        张玄疑惑的问道:“你可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情?”

        钱寒满脸崇敬的说道:“老主人说了,他的事情已经办好了,主人你还有三个月时间来办理自己的事情,三月之后,再去见他。”

        “我自己的事情!”张玄心思一转,想起了什么来。而后拉起钱寒便朝外面飞去,一路朝易云宗之外飞去。

        三月之后张玄来到清虚紫竹林外。

        “乖徒儿,你回来了?事情可办好了!”清虚的声音传出来。

        张玄叩道:“师尊,弟子的事情办好了,再无挂碍!”

        清虚道:“如此甚好,此来你也再无牵无挂了,为师便是与你师娘去了,也就安心了!”

        张玄闻言心头一阵悲凉,他这三月除了将自己家中之事安排好,也去枫城叶家处理了事物,最后更是将那钱寒给安排开了一家商铺,一切的一切都安排妥当。但同样他也专程去了一趟丹霞派,与丹灵子进行了交换,其间得到了一个让他吃惊不已的消息。

        原来清虚真人为了抓住这次机会,迅提升修为,服用了大量的虎狼之药,不但将修为提升到了金丹巅峰,更是将元化金身修炼到了八重大成的境界。也就是战力而言几乎相当元婴的存在。

        不过虎狼之药终究不能服用太多,清虚真人的身体也遭到了极大的破坏,一生几乎无法晋级元婴不说,寿命更是只能剩下短短的百年。

        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张玄心中吃惊,悲凉复杂无比,他不知道一个修仙者竟然为了情爱能做到这么一个地步。不过他也知道清虚的安排是什么意思。

        “徒儿你也不必伤心,即便千万年寿命,一个人孤孤单单的过着也是没有什么意思的。这百年若是为师能够踏足元婴,那后面的日子还长着呢。不过至于你,我也知道有着无穷的奇遇,但安逸并不是你我这等人的归宿。百年,就百年吧,百年之后你再回来。”

        张玄闻言点了点头,三叩之后离去了。

        十日之后张玄来到那之前现的传送阵边。

        叶飘凌道:“小子,你可想好了!”

        张玄点了点头,“想好了!”

        “想好了就好,那就去吧,老夫也想见识见识那是什么地方!”

        张玄重重的点了点头,一步跨入传送阵之中。眼前景色顿时变得虚幻,一个黑黝黝的空间之中,一条条光线飞射而过,有的穿过他的身体,有的远远便消散不见。

        忽而,一声脆响从他腰间传来,而后一缕晶莹剔透的丝线从储物袋之中抽了出来,一股脑儿钻入他的眉心。

        顿时无数的认识和明悟从他识海之中涌现出来,阅读这这些东西,他仿佛穿越了时空,仿佛来到了上古,远古,甚至于世界的起灭时代,一个个力拔山河,挪移星辰的形象出现在他识海之中,而后是一个难以形容的画面出现在他识海之中。

        那是一个空旷无垠的世界,仔细看去,一个混混沌沌的卵十分自然的出现在哪里,仔细看去,那哪里是什么卵,而是一个个个神秘莫测的世界。无数世界之中有着这么一个,出于最中央地带,那世界之中有着六股力量,这六股力量在混环往复不断的互相流淌着,其中央的一股虽然并不是最为强大的,但看到那一股力量,一个词突然涌入张玄的念头里面。

        “创造!”

        不错,为中的一股力量充满了创造的意味,充满了创造的可能。就在张玄想要仔细看清楚的时候,忽而一声巨响传来,而后是叶飘凌焦急的喊叫声:“张小子,你到底怎么了!”

        此时张玄睁开眼来,长叹了一口气,语气之中无比沧桑的说道,“人仙,原来真是有人仙,人掌握的竟然是创造。”

        说完这一句,他抬起头来看了看周遭的情况,一片汪洋大海出现在他面前,一股充沛的灵气扑面而来。

        “海……,当年的人生于6,终于海,而这海就是我的人仙路么……”

        张玄没有答案,不过他会去创造他的答案,茫茫人仙路,这才真正展现在他脚下。

        亲爱的各位玄符》写到这里就是一个结束了。写到这里有一百多万字了,是枫叶出道以来写的最多的,这些时间里,感谢各位》的支持,枫叶感激不敬,而六道就这般结束了,枫叶也颇感歉意,其中各种原因,希望各位书友能够谅解。

        至于新书名字叫做《仙戮佛屠》,依旧在上出,这是枫叶总结了六道的经验教训之作,一定会让各位书友满意的,希望各位继续支持。十分感谢!

    上一页 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