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穿越小说> 来自异界的大贤者> 来自异界的大贤者第九十九章

来自异界的大贤者第九十九章

帝国的毁灭和建立,民众很轻易的就接受了这个事实,一则他们没有能力妨碍这种大局,二来,他们的新皇帝,带给了帝国新生一般的强大。一座星球武器,奠定了新帝国的伟大威势,让原帝国的民众真正感觉到了一种国强的尊严,不是以前的帝国不强,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如此有威慑力,让他们用最快的速度产生了对新国家的认同感和归属心。哦,顺便说一句,安德烈建立的帝国没有前缀,就是帝国,安德烈在定国名的时候,很霸气的认为,帝国无需什么前缀,星域当中提到帝国只会是他的帝国,其中也包含了,星域必将归于他统治之下的野心。

一座星球武器,安德烈还嫌威力不够,哲又陆续设计了几座,有了一个国家的力量支持,再也无需偷偷摸摸的,哲和安德烈对整个帝国的防线和武器进行了全面的升级改造,几次军事演戏,让人看得只打寒战,太可怕了。原本想要挑起战争的,如今也偃旗息鼓了,帝国的战力实在是太可怕了。

有了足够的武力支持,安德烈也正式宣布了第二世界的归属,世人才知道,原来第二世界来自安德烈和哲的设计建造。如今第二世界已经在人类社会当中无法取缔了,因为有太多的利益纠葛在里面,一旦抛弃,那么必定是损失惨重。已经在实力上不如帝国了,还要自己断掉一部分,很多国家,做不到这般的果决,只能饮鸩止渴,继续使用第二世界,希望安德烈能够遵守第二世界所谓的条约。

一日又一日,一月又一月,帝国每日都在强大,良性循环,所有帝国的人都帝国的未来充满信心,也忠诚于帝国。国内但凡有苗条的造反,其实都在帝国主脑卡洛斯的监管下,翻不起风浪,却容许了它们的存在,有些事情,总是需要些政治借口,养着它们就是为了利用。自然,这些事情,安德烈不会让哲接触的,这么黑暗肮脏的事情,怎么能让哲沾染了。

哲也过得很高兴,帝国建立之后,实力增长了,做什么都很顺心,哲发现,这个世界对他的魔法越来越认可,只要他有心的,甚至可以将魔法交给别人了。魔法世界的魔法师们,每一个都有着延续传承的责任和习惯,有了这份认知之后,哲心动了一番,很想把自己脑海当中,来自魔法世界的传承传播下去,哪怕那个世界已经失去,起码在这个世界属于他们的文明依然传承。最终哲打消了他的念头,这里不是他的世界,他不能。建设在帝国的所有防线和武器,都是安德烈的一番新体系,才能被这个社会的人使用的。只是这般,哲觉得够了,再多的,他不能奢求了。

如此想了之后,哲开始静下心来,完善了很多魔法和现代科技结合的理论,他有预感,他的使命将要结束了。为什么会这么认为?因为自从安德烈登基之后,哲有时候会在安德烈的眼中发现非常冷漠的眸光,那是在安德烈注视自己的眼中,绝对不会出现的冷漠,安德烈看着自己的眼神,总是洋溢着温暖如春的温柔。那种冷漠,是没有感情的冷漠,是对万事万物,没有波澜,俯视众生的冷漠,是世界对人类的冷漠。尽管一言不发,哲却知道,安德烈的另外一部分,开始和安德烈融合,这是预兆,这是开始,安德烈没有察觉,他却已经知道。

预感到这是最后的时光,哲变得越发宽容,让安德烈感觉到哲对自己越来越温柔了,难道说这段绝对安全的时光,让哲终于有时间来变迁一下他们之间的感情了。这么一想,安德烈的心就雀跃着,整天美得让卡尔看不过眼,这哲有没接受他,高兴个什么劲,怂恿安德烈去表白,安德烈却怂了,害怕弄巧成拙,很是让卡尔看不起了一番。

这段时间哲对安德烈异常的好,卡尔都在怀疑哲对安德烈是不是正在感情变迁,当然了,有鉴于对安德烈添堵做死的精神,卡尔对哲是不会做任何的提点,哼,他才不要看到安德烈那么早得意呢。这份异常的好,让卡尔也好奇的问,“哲,你怎么对安德烈那么好?”颇为吃味的语气。

这一天,三个好友在一起,查尔斯和宾,还有不少的皇宫下仆,帝国重臣,在忙碌了之后,正享受着一份悠闲的时光,卡尔和哲在一个角落,宾在身边,安德烈、查尔斯和重臣们在一起,那边谈话内容,哲不会喜欢,哪怕皇帝显示了平易近人的一面,那些重臣依然紧绷着情绪。会有这么多人,是因为卡尔既然喜欢凑过来,安德烈就多拉接个人过来,破坏卡尔那险恶的用心。在外人面前,卡尔也得收敛。

哲疑惑的看着卡尔,他不过是对安德烈的宽容度大增,在珍惜最后的时光,要说对安德烈有多好,哲没觉得比以前多多少。

“你对我就没这么好。”卡尔幽怨的说道,哲不是有意,可正因为不是有意,才更加深刻的察觉到哲对安德烈的特殊,除了安德烈之外,这世上似乎没有人能够让哲有一丝动容。他知道哲对自己有感情,但是在两个好友心中,自己的位置都不高。卡尔不是哀怨什么,他知足,比起其他人,自己在两人的心中已经算是有分量了。

哲没有回应这个话题,“卡尔,”哲把目光放在安德烈那边,却是在和卡尔说话,看安德烈和重臣们说话,没有注意到这边,“如果有一天我不在,请你照顾好安德烈,让他知道,除了我之外,还有你会站在他的身边,关心他,支持他。”有些飘远的语调。

“什么意思?”卡尔愕然的看着哲,这话怎么有种远离,不,带着诀别托孤的感觉。莫名的,卡尔有种不祥的预感:“难道哲你要远游?”卡尔让自己不要多远,笑笑的问道。却看到哲的脸色变了,动了起来,往安德烈那边跑。

“陛下!!”卡尔同时望去,听到了查尔斯他们的惊叫,原来安德烈突然往后倒了一下,还好被查尔斯扶着,才没倒在地上,却足引起惊叫。卡尔也没再想哲方才的话题,一脸担忧的充满赶过去。就在他们跑到之前,安德烈已经借着查尔斯的力量,重新站好,而最先跑过去的哲停下了脚步。卡尔落在哲身后也停下了脚步。

“哲奈瑞。”那是安德烈的声音,却充满了异样的威严以及冷漠,卡尔看过去,明明是安德烈,却又那么明显的让人感觉到这不是安德烈。安德烈是高傲的,不是这么威严的,安德烈是有感情的,不是这样有着漠视苍生的冰冷公正。安德烈不会这样称呼哲的名字,太多太多,和安德烈的完全不同,所有人都知道,这个人不是安德烈,但是不是安德烈又是谁?

现在的人不会那么无知,看到如此的安德烈,首先想到的是人格分裂之类的东西,可是从来不知道,安德烈有这毛病啊。不过很明显,哲清楚。因为站在卡尔面前,面对安德烈和重臣、查尔斯的哲,在他们所有人的面前,弯下了腰,单膝跪了下来。

“真是许久不见了,伟大的存在。”哲恭敬的问候道,没有对安德烈的纵容温和,只是一种比外人多了一点温暖的问候。哲对世界意识没有恶感,但是尊重,出于对对方身份的尊重,又有对对方掌握真理,一个法师的尊重。

“感谢你一直保护着他。”不是安德烈的安德烈说着感谢的话,语气上却听不出一点波动。

“这是我的责任,也是你我定下的契约。”哲回道,并不敢居功,他并不担心安德烈,在两个意识之间,安德烈才是主体,两者的融合,并不是安德烈消失,而是真正的觉醒。

“哲!”卡尔不明白哲这是怎么回事,但是哲的这个回答,蕴含的东西太深刻了,难道说哲对安德烈的特殊,保护,在意,与众不同,不是出于对安德烈的情感,而是责任和什么契约?如果安德烈知道,那份对哲投入了爱情的安德烈会怎么想?

“只有责任和契约吗?”哲所知道的伟大存在,说出了一句不该是他这般存在说出来的反问。被安德烈影响了的存在,同样不喜欢哲将一切推给责任和契约。

“不。”哲摇摇头,对这样的存在,哲也没有隐瞒自己对安德烈确实有感情的事实,这让那个冷漠的存在勾起了笑容,不过他从未笑过,由他占据的身体也勾不起一个成功的笑容,显得异常僵硬,那不能称作笑,不过是嘴角勾起的动作罢了。

“时间到了,他应该觉醒了,我也将成为他的一部分。”他走近着,将哲拉起,“他将会知道一切,以后的事情由他来做。”哲由他的力量站了起来,“在消失之前,我想做一件事情,哲,记住。”哲有些奇怪,却没有反抗他做的一切,然后就任由他说道:“我爱你。”然后被吻了,嘴对嘴的被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