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小说> 谋明天下> 谋明天下第八百五十四章:跳火坑
  • 谋明天下第一百章 事来了
  • 谋明天下第一百零一章 不期而遇
  • 谋明天下第一百零二章 火花
  • 谋明天下第一百零三章 打脸
  • 谋明天下第一百零四章 温柔乡
  • 谋明天下第一百零五章 爱屋及乌
  • 谋明天下第一百零六章 道不同
  • 谋明天下第一百零七章 屋漏偏逢连夜雨
  • 谋明天下第一百零八章 多说无益
  • 谋明天下第一百零九章 很关键
  • 谋明天下第一百一十章 算计和打击
  • 谋明天下第一百一十一章 雏形已成
  • 谋明天下第一百一十二章 添一把火
  • 谋明天下第一百一十三章 完美收官
  • 谋明天下第一百一十四章 余音绕梁
  • 谋明天下第一百一十五章 商机
  • 谋明天下第一百一十六章 霸气
  • 谋明天下第一百一十七章 投靠
  • 谋明天下第一百一十八章 真的惭愧
  • 谋明天下第一百一十九章 太震动了
  • 谋明天下第一百二十章 关心和鼓励
  • 谋明天下第一百二十一章 顺水推舟
  • 谋明天下第一百二十二章 难以置信
  • 谋明天下第一百二十三章 统筹规划
  • 谋明天下第一百五十二章 很不错了
  • 谋明天下第一百五十三章 淮安府城
  • 谋明天下第一百五十四章 职权范围
  • 谋明天下第一百五十五章 凝聚力
  • 谋明天下第一百七十三章 塘报的刺激
  • 谋明天下第一百七十四章 隐患抬头
  • 谋明天下第一百七十五章 顶上去
  • 谋明天下第一百七十六章 怼上了
  • 谋明天下第一百七十七章 动手了
  • 谋明天下第一百七十九章 态度都明确
  • 谋明天下第一百八十五章 关键的关键
  • 谋明天下第一百八十六章 海纳百川
  • 谋明天下第一百八十七章 未雨绸缪
  • 谋明天下第一百八十八章 宁死不屈
  • 谋明天下第一百八十九章 用人不疑
  • 谋明天下第一百九十章 哑巴吃黄连
  • 谋明天下第一百九十一章 巧妙
  • 谋明天下第一百九十二章 强硬
  • 谋明天下第一百九十三章 毫不留情
  • 谋明天下第一百九十四章 妥善的安排
  • 谋明天下第一百九十五章 意料之中
  • 谋明天下第一百九十六章 难道是天意
  • 谋明天下第一百九十七章 难题
  • 谋明天下第一百九十八章 青州府衙
  • 谋明天下第一百九十九章 赵氏家族
  • 谋明天下第二百章 善意的提醒
  • 谋明天下第二百零一章 好险
  • 谋明天下第二百零二章 押司
  • 谋明天下第二百零三章 靠实力
  • 谋明天下第二百零四章 豁出去了
  • 谋明天下第二百零五章 绞杀
  • 谋明天下第二百零六章 不出所料
  • 谋明天下第二百零七章 扩大业务
  • 谋明天下第二百零八章 抓住机会
  • 谋明天下第二百零九章 辽东汉人
  • 谋明天下第二百一十章 羽翼渐丰
  • 谋明天下第二百一十一章 亨利其人
  • 谋明天下第二百一十二章 山雨欲来
  • 谋明天下第二百一十三章 赵兴志的礼物
  • 谋明天下第二百一十四章 惨败的消息
  • 谋明天下第二百一十五章 暂时忍住
  • 谋明天下第二百一十六章 严阵以待
  • 谋明天下第二百一十七章 好大一场雪
  • 谋明天下第二百一十八章 迂腐昏聩
  • 谋明天下第二百一十九章 从头再来
  • 谋明天下第二百二十章 从容
  • 谋明天下第二百二十一章 一定要留住
  • 谋明天下第二百二十二章 漂亮的伏击(1)
  • 谋明天下第二百二十三章 漂亮的伏击(2)
  • 谋明天下第二百二十四章 沉重打击下的机会
  • 谋明天下第二百二十五章 也许是天意
  • 谋明天下第二百二十六章 城破
  • 谋明天下第二百二十七章 等待
  • 谋明天下第二百二十八章 于心何忍
  • 谋明天下第二百二十九章 迎难而上的机会
  • 谋明天下第二百三十章 绝妙建议
  • 谋明天下第二百三十一章 好好把握
  • 谋明天下第二百三十七章 论功
  • 谋明天下第二百四十八章 农业为本
  • 谋明天下第二百四十九章 漕运变故
  • 谋明天下第二百五十章 愤怒无用
  • 谋明天下第二百五十一章 最后的安排
  • 谋明天下第二百五十二章 情报网
  • 谋明天下第二百五十三章 效率
  • 谋明天下第二百五十四章 京城
  • 谋明天下第二百五十五章 皮岛
  • 谋明天下第二百五十六章 坚决不退让
  • 谋明天下第二百五十七章 卢发轩的无畏
  • 谋明天下第二百五十八章 深层思考
  • 谋明天下第二百五十九章 千钧一发
  • 谋明天下第二百六十章 义无反顾
  • 谋明天下第二百六十一章 毫不畏惧
  • 谋明天下第二百六十二章 无毒不丈夫
  • 谋明天下第二百六十三章 新的任务
  • 谋明天下第二百六十四章 皮岛变故
  • 谋明天下第二百六十五章 死里逃生(1)
  • 谋明天下第八百五十四章:跳火坑

        被狱卒押解着走出大牢的时候,洪承畴眯起了眼睛。

        长时间被关押在大牢里面,洪承畴几乎就要适应黑暗的光线,在大牢之中,他倒是没有遭受狱卒的虐待,毕竟现如今的狱卒也学聪明了,那些被关押在大牢之中的朝廷官员,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复出了,如果不小心得罪了这些被关押在大牢之中的官员,待到这些官员复出的时刻,就是狱卒遭遇灭顶之灾的时刻。

        洪承畴是前任五省总督,而且在朝中的名气很大,曾经是朝廷在西北的王牌,举朝皆知,这一次被投入到大牢之中,无非是因为剿灭流寇的战斗之中遭遇到失败,现如今朝中官员在面对流寇作战的时候,遭遇到的失败太多了,随时都有可能复出。

        果不其然,刑部左侍郎亲自到大牢之中,押解洪承畴前往皇宫。

        狱卒的脸上带着笑容,小心的伺候洪承畴,一路上低声小心翼翼的说话,生怕引发了洪承畴的不满,他们知道,得到皇上的接见,洪承畴肯定很快复出,到时候压根不是他们这些狱卒能够巴结到的。

        洪承畴的脸上没有多少的表情,虽然刑部左侍郎的态度看上去还不错,可谁知道自己将要面对什么结局,他被关押在刑部大牢几个月的时间,所谓的三司会审一直都没有进行,要知道他的前任五省总督熊文灿,最终是被弃市,而且连续多任的五省总督,没有一个结局是很好的。

        走出大牢,狱卒小心的去掉枷锁。

        洪承畴看着狱卒笑了笑,以前他从未关注过这些狱卒,毕竟狱卒的地位太低,不值得他这个封疆大吏关注,被关押在大牢之中的几个月时间,洪承畴忽然觉得,这世界上的每个人,其实都有自身的位置,这些狱卒看上去不起眼,不过落难之人如果能够得到狱卒的帮助,就能够撑过最为艰难的时刻,就能够活下去。

        狱卒已经成为人精,看见洪承畴脸上的笑容,马上点头哈腰的回应。

        衣服虽然不干净,但没有血渍,只是头发有些蓬乱。

        洪承畴不在乎,他还不知道自己会有什么样的结局,也就不会在乎这些细节了。

        看见刑部官邸的大门,洪承畴有些吃惊,忍不住看着刑部左侍郎开口了。

        “怎么到刑部来了,不是说到皇宫去吗。。。”

        刑部左侍郎看着洪承畴笑了笑开口了。

        “洪大人这一身进入皇宫去,肯定不妥,还是要好好的拾缀一番的。”

        洪承畴点点头,不再说话,跟着进入到刑部官邸。

        进入到会客室,木桶早就准备好了,热水也是现成的,换洗的衣服放在距离木桶不远处,洪承畴没有客气,脱掉身上已经有味道的衣服,进入到木桶之中,好好的洗漱。

        换上干净的衣服,洪承畴感觉到神清气爽,以往这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可是被关押到刑部大牢,根本不要想着洗澡,就算是洗脸都是奢侈的想法。

        走出会客室,刑部左侍郎等候在房间外面。

        洪承畴看着刑部左侍郎点点头。

        “洪大人的气质果然不一般啊。。。”

        洪承畴笑了笑,经历了刑部大牢的磨砺,他看的有些透了,不会特别在乎刑部左侍郎的态度,也不会从刑部左侍郎的态度之中分析自身即将面临的处境。

        刑部官邸的外面,放着两顶轿子,刑部左侍郎看着洪承畴再次开口。

        “洪大人,这么长时间一直都很劳累,还是乘坐轿子前往皇宫吧。”

        洪承畴冷静的摆摆手,看着刑部左侍郎开口了。

        “在下是戴罪之身,绝不敢乘坐轿子,这有违礼仪,还是走路前往。。。”

        走出刑部官邸,就是宣武门里街,直走就是西长安街。

        从西长安街进入西江米巷,看见等候在前方的锦衣卫,洪承畴的脸上依旧没有什么表情,手臂却在微微的摆动。

        四名锦衣卫一前一后跟随洪承畴,刑部左侍郎反而落后一些了。

        洪承畴对锦衣卫的印象是深刻的,押解他回到京城的是锦衣卫,押解他进入大牢的是锦衣卫,面对犯错的官员,锦衣卫是毫不留情的,哪怕洪承畴有着很大的名气,押解回到京城的时候,也是遭受到不一般的折磨,而且就算是遭受折磨官员复出了,也不大可能去报复锦衣卫,毕竟锦衣卫承担的职责不一般,复出的官员也不大可能算计到锦衣卫。

        所以所,再次见到锦衣卫,尽管洪承畴尽量的保持平静,内心还是有些不舒服。

        看到了大明门,洪承畴的眼睛里面迸射出来一丝的光芒,很快消失。

        跟着前面的锦衣卫进入大明门,往前走很快看见了承天门。

        进入承天门,就算是真正的进入了紫禁城。

        承天门的门口,有两名太监正在等候。

        一名锦衣卫上前去,与太监低声的交谈了几句话,转回头对着其余的几名锦衣卫挥挥手。

        等到洪承畴走到承天门前面,四名锦衣卫同时转身离开了,没有和洪承畴打招呼。

        刑部左侍郎依旧跟随在身后。

        太监看着洪承畴点点头。

        “洪大人,跟着咱家去拜见皇上。。。”

        进入承天门的刹那,洪承畴忽然有些激动了,就算是他心如止水,也明白此番进入皇宫拜见皇上,肯定不是坏事,如果要被斩杀或者弃市,绝不会遭受到这样的待遇,怎么可能有太监等候在承天门,也不大可能进入承天门。

        。。。

        来到偏殿的门口,洪承畴不自觉的闭上了眼睛。

        他不愿意看见从偏殿出来的任何人,或者是进入偏殿的任何人,这些人洪承畴以前都是熟悉的,如此情况之下见到这些人,洪承畴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洪大人,皇上让您进去。。。”

        洪承畴睁开了眼睛,看见了站在面前的太监,连忙抱拳对着太监开口说谢谢了。

        进入偏殿,洪承畴没有抬头,径直跪下了。

        “罪臣拜见皇上。。。”

        偏殿里面很安静,洪承畴跪在地上低着头,没有看四周,也没有看御辇之上的皇上。

        “洪爱卿,平身吧。。。”

        朱由检的声音传来的时候,洪承畴的身体开始了颤抖,这是抑制不住的颤抖,被皇上称之为爱卿,这说明他洪承畴是真正的复出了。

        “罪、罪臣不敢,罪臣有罪,罪臣愿意接受皇上的任何惩戒。。。”

        “洪爱卿,你受罪了,你身为五省总督,剿灭流寇的作战失败,按照朝廷的规定,朕必须要予以惩戒,你在大牢之中几个月,朕还是记挂着你的。。。”

        洪承畴没有抬头,依旧是匍匐在地上。

        “皇上,罪臣没有能够打败流寇,反而遭遇到惨败,罪臣应该要接受皇上和朝廷的惩戒,不管皇上和朝廷如何的惩戒,罪臣都心甘情愿。。。”

        洪承畴的声音哽咽,他刚刚说完,皇上的声音再次传来。

        “洪爱卿,不用想那么多了,朝廷正是用人之际,朕已经下旨,敕封你为督查院右副都御史、七省总督,领兵部尚书衔,统领陕西、山西、河南、四川、湖广、浙江以及山东各的兵马,全权负责剿灭流寇的事宜,朕赐予你尚方宝剑,可便宜行事。。。”

        洪承畴终于抬头了,看向御辇之上的皇上。

        洪承畴不可能看清楚御辇之上的皇上,不过他的余光看见了左右的人,内阁首辅张四知以及兵部尚书陈新甲分列左右,几个内阁大臣也是他熟悉的。

        洪承畴没有关注众人的眼神。

        “臣叩谢皇上隆恩,臣殚精竭虑,定当报效皇上和朝廷。。。”

        。。。

        走出偏殿,洪承畴与陈新甲并排,朝着兵部而去。

        兵部就在承天门外,出了承天门不过两百米左右的距离,就来到了兵部。

        进入官邸,陈新甲关上门。

        “洪大人,我受朝廷委托,告知你当下的实情。。。”

        洪承畴从陈新甲的语气之中,听出了一丝嫉妒的味道,不过他丝毫不在乎。

        朝廷以前仅仅设立了五省总督,从未设立七省总督,这一次皇上和朝廷将浙江以及山东也划进来了,专门设立了七省总督,就算是陈新甲不专门介绍情况,洪承畴也明白局势肯定是更加的恶化了。

        “洪大人,根据陕西方面写来的奏折,前任五省总督孙传庭大人兵败身亡,其率领的十余万大军深入河南作战,几近全军覆没,流寇李自成已经开始进攻西安府城,同时分兵进入山西境内,准备进攻太原府城。。。”

        洪承畴看着桌案上面的地图,脸色微微变化了。

        局势的恶化,已经超出了洪承畴的想象。

        “流寇张献忠盘踞在武昌府城,其麾下的流寇进入江西行省等地,其先头部队已经进入湖广。。。”

        洪承畴有些听不下去了。

        “陈大人,朝廷还能够调动的兵力有哪些啊。。。”

        陈新甲看了看洪承畴,面无表情的开口了。

        “洪大人,你能够调动的兵力,有陕西、山西、河南、山东、湖广、四川和浙江等地的卫所军队,还有南京兵部尚书张四维大人率领的大军,会和你协同作战。。。”

        洪承畴的脸上,瞬间没有了血色,他忽然觉得,自己掉进了一个大火坑,这个火坑怕是要彻底的吞噬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