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小说> 明鹿鼎记> 明鹿鼎记【0764:决裂】
  • 明鹿鼎记【0101 马匪来了】
  • 明鹿鼎记【0102 擒贼先擒王】
  • 明鹿鼎记【0103 谭疯子】
  • 明鹿鼎记【0104 有好消息了】
  • 明鹿鼎记【0105 孙九叔的大心事】
  • 明鹿鼎记【0106 杨弘毅在山海楼约见】
  • 明鹿鼎记【0107 各取所需】
  • 明鹿鼎记【0108 孙月芳和孙九叔都惊呆了】
  • 明鹿鼎记【0109 脚行】
  • 明鹿鼎记【0110 四倍的价钱】
  • 明鹿鼎记【0111 张建平吴老三王四刀】
  • 明鹿鼎记【0112 朋友转眼成仇人】
  • 明鹿鼎记【0113 金启倧的好时机】
  • 明鹿鼎记【0114 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 明鹿鼎记【0115 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下】
  • 明鹿鼎记【0116 又遇谭疯子】
  • 明鹿鼎记【0117 孙九叔的操作技巧】
  • 明鹿鼎记【0118 绺子不好摆布】
  • 明鹿鼎记【0119 带徐蕊和谭疯子回金山里】
  • 明鹿鼎记【0120 韦郎中准备给人动外科手术】
  • 明鹿鼎记【0121 挂瓶】
  • 明鹿鼎记【0122 术前准备】
  • 明鹿鼎记【0123 手术完成】
  • 明鹿鼎记【0124 浴室】
  • 明鹿鼎记【0125 毛司】
  • 明鹿鼎记【0126 谭疯子醒了】
  • 明鹿鼎记【0127 预演走货】
  • 明鹿鼎记【0128 韦宝定计】
  • 明鹿鼎记【0129 绺子没有被牵着鼻子走】
  • 明鹿鼎记【0130 老林子】
  • 明鹿鼎记【0131 追兵紧随】
  • 明鹿鼎记【0132 耗不起】
  • 明鹿鼎记【0133 化被动为主动】
  • 明鹿鼎记【0134 你们对我的力量一无所知】
  • 明鹿鼎记【0135 实力大增】
  • 明鹿鼎记【0136 立规矩】
  • 明鹿鼎记【0137 永平府府衙的力量】
  • 明鹿鼎记【0138 人生在世拼城府】
  • 明鹿鼎记【0139 韦宝进京】
  • 明鹿鼎记【0140 晋商乔大公子】
  • 明鹿鼎记【0141 李成楝】
  • 明鹿鼎记【0142 拜把子】
  • 明鹿鼎记【0143 东李的寿宴】
  • 明鹿鼎记【0144 海商会馆】
  • 明鹿鼎记【0145 入宫】
  • 明鹿鼎记【0146 朱由校魏忠贤朱由检】
  • 明鹿鼎记【0147 张嫣西李客巴巴】
  • 明鹿鼎记【0148 会找机会的韦宝】
  • 明鹿鼎记【0149 大获利】
  • 明鹿鼎记【0150 西李的傲气】
  • 明鹿鼎记【0151 先开业后办典礼】
  • 明鹿鼎记【0152 会说故事的韦宝】
  • 明鹿鼎记【0153 王体乾】
  • 明鹿鼎记【0154 面子银子都赚大发了】
  • 明鹿鼎记【0155 拜王体乾为干叔叔】
  • 明鹿鼎记【0156 金面扇】
  • 明鹿鼎记【0157 向田尔耕借人】
  • 明鹿鼎记【0158 骆养性】
  • 明鹿鼎记【0159 吴襄】
  • 明鹿鼎记【0160 调兵围剿柳子帮】
  • 明鹿鼎记【0161 攻下震天北山寨】
  • 明鹿鼎记【0162 满载而归】
  • 明鹿鼎记【0163 回到金山里】
  • 明鹿鼎记【0164 跟江湖奇士学过点看相】
  • 明鹿鼎记【0165 斩草除根】
  • 明鹿鼎记【0166 震天北死在抚宁卫大牢】
  • 明鹿鼎记【0167 大被同眠】
  • 明鹿鼎记【0168 泄点天机】
  • 明鹿鼎记【0169 遇见故人】
  • 明鹿鼎记【0170 没了命也不能没了土地】
  • 明鹿鼎记【0171 三女暗定名分】
  • 明鹿鼎记【0172 小宝要我吧】
  • 明鹿鼎记【0173 一曲肝肠断,天涯何处觅知音】
  • 明鹿鼎记【0174 强势归来】
  • 明鹿鼎记【0175 拜见杨麒】
  • 明鹿鼎记【0176 上吴府】
  • 明鹿鼎记【0177 帅炸天的骆养性】
  • 明鹿鼎记【0178 杨家吴家都到场】
  • 明鹿鼎记【0179 老练的骆养性】
  • 明鹿鼎记【0180 骆养性居然让吴大小姐卖身】
  • 明鹿鼎记【0181 吴襄的答复】
  • 明鹿鼎记【0182 芳姐儿出事了】
  • 明鹿鼎记【0183 勇悍的赵克虎】
  • 明鹿鼎记【0184 互相帮助】
  • 明鹿鼎记【0185 孙九叔的赌约】
  • 明鹿鼎记【0186 为一方百姓】
  • 明鹿鼎记【0187 韦宝舌战赵里正】
  • 明鹿鼎记【0188 造城墙】
  • 明鹿鼎记【0189 隔绝四个里】
  • 明鹿鼎记【0190 仿制蒸汽机】
  • 明鹿鼎记【0191 山川壮丽民族大同】
  • 明鹿鼎记【0192 在大明打口井都如此费劲】
  • 明鹿鼎记【0193 挖口井到底有多难】
  • 明鹿鼎记【0194 打出深井水了】
  • 明鹿鼎记【0195 成天想着穿越的哥们】
  • 明鹿鼎记【0196 采煤炸葯工业肌肉】
  • 明鹿鼎记【0197 这个阶段怎么管理】
  • 明鹿鼎记【0198 鼓励私人持股】
  • 明鹿鼎记【0199 不罢休的里正和甲长们】
  • 明鹿鼎记【0200 穿越史上的创新】
  • 明鹿鼎记【0764:决裂】

        韦宝到的时候,李精白和两个儿子,还有山东总兵刘养噩已经在等着了。

        “拜见韦大人!”几个人见韦宝来了,赶紧齐刷刷的起身。

        其实按照官阶,李精白和刘养噩都是二三品的大员,都比韦宝的官阶高的多,本来是不用这么客气的。

        但韦宝背后是海防总督衙门,并且是皇帝身边的大红人,据可靠消息,韦宝还与魏忠贤的关系很不错。

        这一系列的因素和在一起,才造成了韦宝虽然目前只是正五品官,却比普通的正二品还流弊。

        哪个五品官能带尚方宝剑的?

        韦宝的官厅上不但摆着皇帝御赐的尚方宝剑,还有赴辽东的监军印绶!

        除此之外,人家韦大人腰间还别着皇帝亲赐的九龙玉佩。

        这一切的一切,都说明一件事,韦大人,流弊的不行了。

        “大家都不用客气。”韦宝笑道:“请随便坐吧,我这人还没有去山东呢,没有想到你们倒是到天津卫来了。多谢大家了。”

        几个人见韦宝这么和气,互相看了看,暗道这厮是真能装,你一次性抓了那么多人,肯定早就知道是我们在背后下的套了!

        “韦大人,真人面前不说假话,大家都知道您韦大人是大明一等一的聪明人,又深受陛下赏识!所以,末将在韦大人面前更不会绕弯子了。”刘养噩道。

        “刘将军不必客气,有什么话就直说吧,我这个人也是很敞亮的,喜欢直来直去,拐弯抹角的没意思。”韦宝笑道。

        “那好,在下就说了,如果朝廷一定要裁撤掉我山东五万将士的话,留下来五万人,该留哪些人?裁掉五万人,该裁哪些人?这是一大难题!给足弟兄们安家的银子,这又是一大难题!既然如此困难,为什么要动我们山东的守军弟兄们!大家都是世袭当兵,深受皇恩,平时可从来不敢有丝毫怠慢,要裁撤,也绝对不该裁撤我们山东的兵马!我们为皇家守卫京畿门户,有多重要,不用多说了吧?要裁撤也该去裁偏远地方的守军!”刘养噩开门见山道。

        “山东虽然是京畿的门户,难道有五万人不够镇守了吗?兵在精而不在多,将在勇而不在广!况且眼下朝廷开支巨大,各地连年饥荒,这些实情,你们又不是不清楚!正常考核,对回家的弟兄足额发给安家费,做好说服工作,不会闹出什么乱子的,这得靠你们将军做工作!而且,到时候海防总督衙门会生出许多工业局,光建造船坞码头,以后需要的管理人员就不少,还有产业工匠也不会说,都会优先安排裁撤下来,想做事的弟兄做事,说清楚这些,谁能有意见?”韦宝义正词严道:“至于触犯了你们的利益,多多少少会有一点,但绝对不会多,跟着我韦宝的人,从来没有吃亏的!”

        韦宝既摆事实讲道理,也画大饼拉拢,这是他的两手基本功。

        “韦大人,您这不是触犯咱们一点点利益,而是把大家的财路都给断了啊!况且,您一下子把所有地方收税的权力都拿走,底下的衙门,各地的乡绅,也会不服的。”李精白怕刘养噩的脾气急,与韦宝呛起来,不由抢着道:“希望韦大人能体谅我们底下人的难处,凡事缓着点办,事缓则圆嘛。比方说今年先裁撤几百人,明年再裁撤几百人,逐年递增,至于税法,大明数百年来都没有变过,陡然变化,让大家无所适从,岂不是要生出乱子?希望韦大人将我们的难处和苦衷奏报朝廷。”

        韦宝微微一笑:“好一个事缓则圆,若是按照你的意思,就什么都不必做了。朝廷养我们这些当官的,是为朝廷出力的,而不是为底下的士绅大户谋利的!我们心里要装着大明,装着大明的老百姓!你们难道没有看到各地饥殍遍野?难道没有看到各地民不聊生?你们去京师看看,连京城附近都是饥民,陕西各地都是吃不上饭,愤而起义的灾民!想到这些,难道你们一点感触都没有吗?没有了大明,谈什么个人官位?谈什么个人利益?”

        韦宝说完,只觉得自己浑身都是浩然正气。

        这番话,他想都没有想过,简直是脱口而出。

        这是压在韦宝心里许久的话,早就想对人说一说,不管到了什么年代,心里不装着老百姓,老百姓吃不上饭,就应该造反!连韦宝都要支持他们造反!

        韦宝知道,一旦大规模的造反风潮起来,参与造反的人越来越多,这些人就是再想改造都来不及了。

        因为造反轻松啊,打打杀杀就能吃上饭,不劳而获谁不喜欢?

        人归根结底都是凶残的动物,人性本恶!

        争夺,占有,不劳而获,这都是人的天性!

        “韦大人,你这意思,就是没的谈?你不要忘了,我们山东十万将士的功劳!若是真的没的谈,你的官位要泡汤,到时候朝廷会知难而退,吃亏的只能是你韦大人自己!”刘养噩怒道。

        李精白闻言大惊,但是刘养噩的话已经出口,再想阻止已经来不及了,只能深深叹口气,“韦大人,您体谅体谅我们底下人吧!生逢此多事之秋,大家都不易,都是官场同僚,何苦互相为难?不是我们要与韦大人作对,换了是谁都没法答应。若是韦大人您执意如此,请容我们几个月,我们一起向朝廷请求调往他处,不拦着韦大人的阳光大道!”

        李精白这话已经说的很卑微了,他的确不想与韦宝正面冲突。

        他们都是具备阉党属性的人。

        而韦宝是皇帝跟前的大红人,又与魏忠贤的关系良好。

        要是算起来,韦宝和他们,其实应该算是一个阵营的才对。

        韦宝摇头道:“李大人,我不是要为难你们,我也是受了陛下和九千岁的重托,不得不如此行事,你们要是有能耐,去京师对陛下和九千岁说去吧,我乐得轻松。”

        “可你现在是海防总督衙门的参政啊?这海防总督衙门又没有设立总督,我们不是只能找你韦大人吗?”刘养噩没好气道:“这些话,自然该由海防总督衙门去对朝廷说去。换了谁来,我也是这番话。还有,韦大人,我已经托人去向京中好友打听过了,魏公公并没有把话说死,只是让您先试一试,朝廷并没有下严旨,说这事办不成就拿你韦大人怎么样!只要韦大人您这回替我们挡了这一劫难,我们山东官员都会念着韦大人的好处!同样也会尽力表示我们的心意,这不是两全其美吗?”

        韦宝微微一笑:“那我若是不想要这个两全其美呢?我刚才说了,我认为朝廷的意图是对的,适当的裁撤兵员,的确对大明朝廷有利!只要是对大明朝廷有利的事儿,我韦宝就会坚决赞成!”

        “李大人,不说了,咱们走!”刘养噩见好话说尽,韦宝就是油盐不进,已经没有耐心了。

        李精白叹口气,还想再试着说服韦宝,李精白感觉韦宝这个人不像很死板的人,实在想不通对方为什么要不惜得罪整个山东官场的人?还有河间府和沧州府的人。

        与李精白有同样心思的还有宋应星,宋应星也同样认为两方面这么说崩了的话,对谁都没有好处。

        宋应星自然知道韦家庄、天地会、辽南有多么大的权势。

        但这份权势,用来自己发展,勉强足够,用来扫平山东各地的话,损失就大了,明显是伤敌一万自损八千。

        而且,把沧州府、河间府和山东弄的太伤,死太多的人,这事就彻底闹大了,到时候大明各地一起抵制,就是朝廷也吃不消,这事肯定是办不成的,到时候找替罪羊,还是得找到自己家总裁的头上。

        稳坐太师椅的韦宝看见了外面不停使眼色的宋应星,但是完全没有理会。

        李精白又试着劝说了几句话,韦宝依然坚持刚才的话锋,寸土不让。

        刘养噩气的先拱手告辞了,李精白只得带着两个儿子一起走了。

        等人都走了,宋应星愁眉苦脸的进来:“总裁啊,好好的话,为什么就不能好好说呢?和他们彻底闹翻,局面将无法收场!”

        韦宝呵呵一笑:“你是不是想说我太过刚愎自用了?”

        宋应星咬了咬牙道:“恕在下乱说了,的确有点刚愎自用!”

        “宋先生啊,你当他们真的是想和我说和的吗?刚才你没有听见他们说吗?他们是一点不想让我裁军,更不会让我改革税制!”韦宝站起身道:“既然如此,还有什么好谈的呢?谈的再多,只能让对方小瞧了咱们,以为咱们是软柿子,好捏!”

        杨雪和熊欣儿、左国柱、宋应星的两个儿子这个时候也进来了。

        杨雪和熊欣儿都赞成韦宝刚才的态度。

        “跟这帮人的确没有什么好说的,他们都自私自利,心里只有自己的银子,哪里会去管老百姓的死活?我觉得总裁做的很好。”杨雪坚决的道。

        熊欣儿也点头道:“他们大不了就是继续找人挤兑咱们的钱庄!至于出兵谋反,他们没有这么大的胆子!”

        “那不见得,胆子他们可不小。”韦宝不赞成熊欣儿的看法:“我们要提前做好对方狗急跳墙的准备!”

        “那总裁要从韦家庄调动一支人马过来吗?您身边只有区区二三百人,哪里能挡得住十万大军?”宋应星着急道。

        “他们号称十万大军,有一小半是吃空饷的,实际上顶多只有七万人左右,再刨开老弱,能打的顶多五万!五万人也不可能都是与他们一条心的,真的是心腹,能被随便调动的,顶多一万两万人,怎么算的出来十万大军?”韦宝微笑道。

        宋应星见韦宝不以为意,叹口气道:“得,总裁要是不爱听,当我没说过吧。”

        “宋先生!我没有不爱听,这不是在议论吗?你不要这么不理性好吗?不是议论的时候都必须接受你的观点,否则还议论什么、”

        这是韦宝头一回这么严厉的对宋应星说话,宋应星吓了一跳。

        在场的人也都吓了一跳,宋应星的两个儿子更是脸都吓得白了。

        连林文彪也很少见韦总裁这么对文职人员疾言厉色的。

        韦宝也是心情有些不好,虽然强硬的赶走了李精白父子和刘养噩。

        但韦宝很清楚,接下来的事情会越来越麻烦,自己这是在以一己之力斗几百万人,斗几百万人供养出来的士绅大户阶层啊。

        这几百万人要是换个地方,放在欧洲,就是整个欧洲的人口了!

        要是把欧洲挪到大明旁边,韦宝有自信,就凭韦家庄和辽南现在的实力,不说吊打整个欧洲,反正压制是轻轻松松的!

        华夏的问题,永远都是自己人跟自己自己人的问题,泱泱中华,天朝上邦,这不是狂妄自大,这是事实。

        一场论话不欢而散。

        韦宝休息了一下,用过午饭,去找宋应星。

        宋应星正在闷闷不乐的看书。

        韦宝笑了笑,拱手道:“宋先生!”

        宋应星急忙站起来,“不敢当,总裁!有事?”

        “没什么事,跟你闲聊一下。”韦宝呵呵一笑。

        虽然宋应星言辞激烈的顶撞了自己,但是韦宝并没有生气。

        其实宋应星也没有生气,韦宝的年纪比他两个儿子还小,韦宝十五岁的人,就执掌了这么大的权力,怎么可能没有脾气?

        两个人都很清楚,他们都是对事不对人。

        韦宝拿过宋应星刚才正在看的书看。

        这是一本很破旧的书。

        韦宝奇道:“宋先生还需要看这么破旧的书吗?难道是俸禄不够用?”

        “不是不是,总裁千万不要误会,我现在一年的俸禄上千两,比大明首辅都多出十倍不止,怎么会不够用?”宋应星解释道:“这部书跟随我多年了,一直带在身边,看管了,看着这书,能让我心情平静下来。”

        “哦、这什么书?这么大的魔力?”韦宝好奇了。

        宋应星遂说了他这本书的来历。

        宋应星在他十五岁那年,听说宋代沈括的《梦溪笔谈》是一部价值很高的科学著作,于是他就渴望着能读一读。

        每见到读书识字的亲友或邻居,他都急切地询问人家是否有这本书。

        有一天,他听说镇上的文宝斋书铺刚购进一批新书,就急匆匆赶去买书,可是书架上摆的都是四书五经,没有《梦溪笔谈》。

        店老板见这位少年在书架旁找来找去,心中暗暗纳闷这么多经书他不买,这是要找什么?

        店老板上前询问才得知他要买《梦溪笔谈》。

        店老板告诉他,现在人们都读四书五经,为的是考取功名,科学方面的书即使进了货也没人买。

        宋应星只好懊丧地离开了文宝斋。

        宋应星在往回走的路上,脑子中一直在想那本书,到哪去找。

        他长叹一口气,无奈地摇着头。一边走,一边想,只听“哎哟”一声,撞到前面一个行人身上,再看地上,已经撒了许多米裸。

        这时宋应星的心思才从《梦溪笔谈》回到眼前,他连声道歉,急急忙忙地弯下腰帮那位行人捡米裸。

        检着检着,眼前一亮,包米课的废纸上竟有《梦溪笔谈》一行字。

        这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他忙向那人询问米课是从哪儿买的,好去寻找这本书。

        宋应星一口气跑出好几里路,才气喘吁吁,满头大汗地追上了卖米课的老汉,要出高价买老汉包米课的废纸。

        老人见他爱书心切,就找出一本旧书给了他,原来是部残本的《梦溪笔谈》,书少了后半部。

        老汉告诉他这书是清早路过南村纸浆店时向店老板讨来的。

        宋应星又一路跑着赶到纸浆店,可那后半部书已经和别的旧书一起拆散泡入水池,正准备打成纸浆。

        宋应星急得搓着手在水池边转来转去,心痛地望着水池里的书,眼泪都掉下来了。

        他拉住店老板的手,急切地说:“求求您,帮忙把《梦溪笔谈》那本书从水池中捞上来吧。”说着,他摸出了身上所有的钱,摆在老板面前,又脱下衣服抵作酬金。

        老板不解地说:“孩子,这一池废书也不值这些钱啊!”

        宋应星向老板讲述了自己找这本书的经过。老板被这种求学的精神深深感动了,赶忙让工匠下水池从散乱的湿纸堆中找齐了那半部书。

        宋应星捧着**的书回到了家,小心翼翼地一页页分开,晾干,装订好。

        他终于得到了梦寐以求的书。

        韦宝点头,看着手中的《梦溪笔谈》,很有感触的慨然道:“宋先生对科学的渴望,让我深深钦佩!”

        想当初在现代,他自己对于科学知识唾手可得,却没有好好念过多少书,这让韦宝感到很惭愧。

        《梦溪笔谈》是北宋科学家、政治家沈括编撰的,是一部涉及古代中国自然科学、工艺技术及社会历史现象的综合性笔记体著作。

        该书在国际亦受重视,英国科学史家李约瑟评价为“中国科学史上的里程碑”。

        内容涉及天文、数学、物理、化学、生物等各个门类学科,其价值非凡。

        书中的自然科学部分,总结了中国古代、特别是北宋时期科学成就。

        社会历史方面,对北宋统治集团的腐朽有所暴露,对西北和北方的军事利害、典制礼仪的演变,旧赋役制度的弊害,都有较为详实的记载。

        宋应星手上这本是元代的孤本,虽然只是其中一本。

        但韦宝知道,这书要是流传到后世,价值连城都少说了其价值。

        不过,对于韦宝来说,其科学价值就还好了。

        韦宝将书放下,“天地会办学上的事情,还要宋先生多费心了。”

        “都是我应该做的,食君之禄,担君之忧,我吃的是总裁的俸禄,早已经将自己当成了天地会的一分子。”宋应星道。

        韦宝听了这话很是高兴,拍了一下宋应星的胳膊:“多谢宋先生,您刚才说不要和对方彻底闹翻是不错的,我这个人性子急躁,觉得没有转圜的余地,又不想让对方觉得我们色厉内荏,所以没忍住,做的是绝了一些,他们毕竟一个是山东巡抚,一个是山东总兵,非同小可,非一般官员可比,都是地方实力派!现在又联络了晋商和诸多的地方衙门官员,还有山东、河间府、沧州府各地的士绅大户在一起,的确是很不好对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