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穿越小说> 重生之地府判官> 重生之地府判官第177章:聚魂殿
  • 重生之地府判官第101章 收服七十二洞妖王
  • 重生之地府判官第102章 三界震动
  • 重生之地府判官第103章 审判孙小圣
  • 重生之地府判官第104章 孙悟空的提议
  • 重生之地府判官第105章 地府一品护法
  • 重生之地府判官第106章 不给面子的醉生梦死楼
  • 重生之地府判官第107章 地府首富和珅
  • 重生之地府判官第108章 被玩坏的和珅
  • 重生之地府判官第109章 和珅的背后
  • 重生之地府判官第110章 逆天宝物出现
  • 重生之地府判官第111章 老婆大人的召唤
  • 重生之地府判官第112章 旧人不好哄啊,但最体贴
  • 重生之地府判官第113章 闹新郎的风俗
  • 重生之地府判官第114章 巫族使者巫贤
  • 重生之地府判官第115章 第一百一十五张 寿元买卖的重大线索
  • 重生之地府判官第116章 炼化蟠桃
  • 重生之地府判官第117章 地藏王菩萨的告诫
  • 重生之地府判官第118章 三修《天妙心经》
  • 重生之地府判官第119章 神秘的黑色圆球
  • 重生之地府判官第120章 再遇鬼巫墨影
  • 重生之地府判官第121章 悲催的下泉狱守将汴梁
  • 重生之地府判官第122章 夜入下泉狱
  • 重生之地府判官第123章 斩偏将军,肃军纪
  • 重生之地府判官第124章 将计就计
  • 重生之地府判官第125章 真假鬼巫
  • 重生之地府判官第126章 万鬼噬体
  • 重生之地府判官第127章 鬼巫族的实力与擎天巨掌
  • 重生之地府判官第128章 擎天一掌的凶威
  • 重生之地府判官第129章 幽泉附灵印
  • 重生之地府判官第130章 擎天神掌与无量弑仙
  • 重生之地府判官第131章 惊退荒帝,收万鬼幡
  • 重生之地府判官第132章 建镇狱大阵灭鬼王
  • 重生之地府判官第133章 功德来的就是这么容易
  • 重生之地府判官第134章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 重生之地府判官第135章 误当贼人被抓
  • 重生之地府判官第136章 疯魔虫
  • 重生之地府判官第137章 血食邪神的一缕分魂
  • 重生之地府判官第138章 异常的阴泉狱守将血无痕
  • 重生之地府判官第139章 红毛狐狸的图谋
  • 重生之地府判官第140章 后顾自由
  • 重生之地府判官第141章 被行贿的黑白无常
  • 重生之地府判官第142章 苦肉计
  • 重生之地府判官第143章 差一点就断子绝孙
  • 重生之地府判官第144章 被雷劈白无常
  • 重生之地府判官第145章 真假血无痕
  • 重生之地府判官第146章 因祸得福的黑白无常
  • 重生之地府判官第147章 一切都在血无痕的计算中
  • 重生之地府判官第148章 血魔吞天与大魔吞天
  • 重生之地府判官第149章 魔鬼同体
  • 重生之地府判官第150章 超级奴仆魔鬼
  • 重生之地府判官第151章 超级奴仆魔鬼
  • 重生之地府判官第152章 天妖血狐的条件
  • 重生之地府判官第153章 第一百五十一张 天道誓言
  • 重生之地府判官第154章 天灵圣体
  • 重生之地府判官第155章 各怀鬼胎
  • 重生之地府判官第156章 一报还一报
  • 重生之地府判官第157章 《道德经》与灵符墨玉瓶
  • 重生之地府判官第158章 来找场子还是来找打
  • 重生之地府判官第159章 五雷轰天掌
  • 重生之地府判官第160章 狐狸尾巴藏的太深
  • 重生之地府判官第161章 终日降妖除魔终被妖魔吞
  • 重生之地府判官第162章 群英会邪神
  • 重生之地府判官第163章 血食邪神的惊慌
  • 重生之地府判官第164章 悲催的血食邪神
  • 重生之地府判官第165章 腐神蚀仙河
  • 重生之地府判官第166章 冥河老祖再出手
  • 重生之地府判官第167章 血煞冥王
  • 重生之地府判官第168章 因祸得福
  • 重生之地府判官第169章 仙体蜕变的囧境
  • 重生之地府判官第170章 三花聚顶
  • 重生之地府判官第171章 巫族的蛮横
  • 重生之地府判官第172章 红孩儿
  • 重生之地府判官第173章 破损的白珠
  • 重生之地府判官第174章 看谁沉得住
  • 重生之地府判官第175章 阎罗令的代价
  • 重生之地府判官第176章 地府第一个盟友
  • 重生之地府判官第177章 鬼巫族双雄
  • 重生之地府判官第178章 刑天魂
  • 重生之地府判官第179章 凝聚战神身躯
  • 重生之地府判官第177章 聚魂殿
  • 重生之地府判官第177章:聚魂殿

    “啊……”一声长长的叹息声从刑天肚脐发出。一股黑色鬼气吐出,赤红色的双目也变得清明起来。

    这一道声音悠长而忧伤,带着无尽岁月的感慨,对命运的不甘,对上苍的怨恨,对巫族的悲叹……

    当所有的情感交织缠绕在一起,一种令人无尽的感慨油然而生……

    所有的巫族都谦恭的跪拜在地,一个个匍匐在地上,巫贤更是老泪横流,巫族太需要像刑天这样的顶级战力,巫族因为陨落了太多的大巫和祖巫,至今龟缩在地府,偏安一隅,实在是活的憋屈。

    柳炎并没有跪拜,只是微微一拱手,毕竟地府不是巫族势力范围。柳炎仔细打量了一下刑天,发现他的身体竟然和常人无疑,只是依然没有头颅,显得有些滑稽,原本的双ru,此时左边已经完全变成了眼睛模样。

    刑天站在当场,一身的煞气冲天,周围那些巫族,包括巫贤在内,一个个都十分恭敬。

    见到巫族一个个大老爷们哭鼻涕,刑天不由得胸口的皮肉一皱,因为他没有眉头,胸口的皮肉也就成为了他的眉头。

    “都起来吧,我巫族只跪盘古大神,瞧瞧你们一个个没有骨气的样子,真是丢了我巫族的面皮。”刑天略带怒气的呵斥道。

    巫贤闻言,不由得有些面皮挂不住,急忙起身,恭敬地站到了刑天一旁。

    “巫贤,怎么就这么点人,其余巫族呢?你的七兄弟呢?我巫族怎么堕落到这般田地,这小小的鬼巫族竟然都可以盗取本巫的精魄,还把本巫当成了傀儡,难道我巫族真的要灭亡了吗?”刑天盯着巫贤,眼神略带不善。

    “老祖您不在的这些岁月,我们巫族就是过街老鼠,谁见到了都想要踩上一脚,特别是天庭,根本就不把我们巫族放在眼里,过段时间都会降下天雷,我那几个兄弟,也只剩下我和巫蒙两人了……”巫贤低着头,诉说这这些年巫族的无奈和憋屈。

    “天庭……当年都是我的惹下的祸根,竟然给巫族造成如此大的损失……”刑天感慨道,这么多年过去了,现在的刑天已经不再是当年那个冲动的刑天,太多的岁月已经磨掉了他的暴躁和冲动,留下的是更多的理智和稳重。

    “这里是鬼巫族的一个巢穴,你们将这里荡平吧,能带走的东西都给我带回去。”刑天看了看远处的营帐和那隐匿的山洞,对巫贤说道。

    “这位想必就是如今地府的府君大人了吧,多谢出手相救,日后我巫族定有厚报!”说完之后,也不等柳炎开口,一个跨步直接消失在众人面前。

    刑天性格孤傲,在巫族之中就是一个特立独行的存在,如果不是他这么一个性格,当初大闹天庭的时候,也不会孤力奋战,被天神围攻,还被昊天削掉了脑袋。

    “府君大人,这里是鬼巫族的巢穴,我看就不劳烦您几位了。”巫贤陪笑道。这意思十分明显,这里是我巫族内部的事情,这里的一切都是我巫族的,不要强行插一脚。

    “大长老,本府也知晓这一点,只是鬼巫族在这里布置下了不少魂阵,而且我隐约感觉到那些魂阵中似乎有不少东西啊。”柳炎似笑非笑的说道,说完直接跨步到了一旁,盘膝打坐起来。

    一旁的黑白无常闻言,一个个的心领神会,也盘膝坐到了柳炎身后,一旁的魔鬼默不作声,宛若傀儡般直接站在柳炎身后。

    看到此情景,巫贤不由得心中怒火冲天,他知道鬼巫族的一些手段,诡异莫测,虽然巫族是以力证道,以力破万法,但那需要无上的力量,只有大巫才能有哪些手段,他们这些小巫根本就无法做到。

    灵魂类的手段,是在地府出现后才有的,巫族对此虽然专研了很多年,但毕竟巫族不修元神,根本无法勘破其中的玄妙。

    巫贤虽然十分气恼,但也不想就这样空手而归,一挥手让其余巫族前去清理鬼巫族的营帐,一边微笑着来到了柳炎身前。

    “府君大人,我们可是联盟啊,我想这点小忙,您不会眼睁睁看着不出手相助吧?”

    “哈哈……巫族毕竟是上古遗脉,手段通天,鬼巫族的这点小手段恐怕根本就无法入大长老的法眼吧。”柳炎不冷不淡的回了一句。

    你大爷的,你现在知道鬼巫族的手段棘手了,想要请老子回去,你不吐三口血,老子绝对答应!想要老子出力,你就要有吐血的准备和觉悟,以为老子是劳模,免费劳动力啊?老子送给你们刑天的一颗眼睛,许下一句空头支票就将老子给大发了,现在有想要老子免费出力,休想!柳炎心中暗骂道。

    “这……”巫贤没有想到柳炎竟然这般坚持,不由得一个头两个大起来。但片刻之后,他咬了咬牙道:“老夫也不让府君大人平白无故的出力气,如果有地府之物,定然交由府君大人,我巫族绝对染指。”

    “好,一言为定!”柳炎等的就是这句话。

    鬼巫族虽然出自巫族,但他们并没有得到巫族的认可,也更不可能从巫族得到什么大好处,他们能够得到发展,是从地府各处掠夺了大量的物资,这些东西都是地府之物,柳炎正是明白了这一点,才痛快答应下来。

    很快,一行人开始打扫起鬼巫族的大营来。鬼巫族的蛮王荒帝离开的焦急,只带走了重要的东西,其余一些不方便携带之物尽皆留在了这里,当然保护这些物资的阵法也留了下来,并没有撤去。

    虽然柳炎和巫贤两人讨价还价的时间只是不到一盏茶,但以巫族的速度,竟然将所有有价值的东西全部打包,柳炎只看到一个个充满喜悦的巫族战士,并没有看到他们找到了什么东西,看了巫族定然有隐藏手段或空间类宝物。

    “这里是鬼巫族的外围,我们直接去他们老巢吧。”巫贤已经从巫族战士那里知晓这里并没有什么魂阵之类。

    “请。”柳炎指向那黑漆漆的洞口。

    几人翩然而入,那洞口阴森森的,冒出丝丝阴寒之气,但对于柳炎、黑白无常等阴神来说,却是十分舒坦,只有巫族等人略感不适,但很快就适应下来。

    七扭八拐的行了大约一炷香的时间,才终于穿越了长长的廊道,到处都是被咋的痕迹,看来这里的防御大部分都被巫族以力破开了巫族不愧是强悍的种族,有些地方竟然直接将整个山洞劈开。

    “就是这里了,大长老。”一个巫族战士指着前方黑色雾气笼罩的一个分支小洞口。

    柳炎放眼瞧去,发现这洞口附近已经被钝器砸出了许多缺口,但那黑色雾气依然笼罩其上,没有丝毫溃散的迹象。

    “府君大人,这破除禁制的事情就交给你了。”巫贤说着,领着一众巫族战士全部退到了后面。

    黑白无常站在柳炎身后,好奇地看向那黑漆漆的洞口,柳炎见此,知晓这黑白无常也有些本领,说道:“老黑,你来试试。”

    “嘿嘿,府君,这还难不倒我。”黑无常说着,提着黑色哭丧棒来到那黑漆漆的山洞旁,略一使出法力,哭丧棒顿时发出一阵鬼泣之声。

    说来也怪,那凝重的黑雾遇到哭丧棒后,竟然被巨鲸吸水般被哭丧棒吞噬了进去……

    时间不长,那洞口的黑雾竟然吞噬了一个一干二净。顿时露出了其中的景象……

    山洞中,只有累累白骨,柳炎一看之下,顿时感觉有一股洪荒猛兽向自己冲来的压迫感。

    “这些东西竟然被鬼巫族这帮小子给盗走,弄到了这里……”巫贤见此,顿时眉笑颜开,第一个冲了进去,一挥手,那些白骨竟然全部消失不见了。

    柳炎定神一瞧,巫贤的袖子微微晃动,顿时明白这巫贤的袖子是另有乾坤。

    “这里都是我巫族的东西,我们去下一个地方吧。”巫贤十分高兴,但也没有忘记强调这是巫族的东西。

    一连找了三个地方,结果里面的东西都是和巫族有关,当然也是巫贤先入为主,直接一口咬定这就是我巫族遗留在外或被鬼巫族偷盗的东西,让柳炎连开口的机会都没有。

    而现在,柳炎也终于知晓了巫族的底蕴,这么多的东西,每一件拿出去都是无价之宝,略加祭炼都可以炼制成一件了不得的法宝。

    一行人直到来到了洞府的底端,才顿住。这里已经是整个洞府的最深处,一层层的黑色魂丝飘忽不定,灵魂力在这里混乱不堪,柳炎和黑白无常见此,不由得眉头紧皱起来。

    这里十分开阔,足有百丈方圆。中间由一个巨大的漆黑石头宫殿,宫殿大门紧闭,一层浓郁到如墨般的鬼气萦绕其上,发出呜呜的鬼泣声。

    “府君,我和老白去试一下。”黑无常对柳炎说道。

    柳炎略微点头示意,两人同时提着黑白各异的哭丧棒来到那宫殿大门旁,同时使出了法力,只见黑色鬼气疯狂的撞击向黑白哭丧棒,黑白无常顿时大惊,想要收回哭丧棒,却是为时已晚,两人急忙做了一个防御架势,只是那鬼气来的凶猛,就算是二人都是阴帅,也被撞击的直接飞了出去……

    柳炎心念一动,早就提防着有什么意外,魔鬼顿时飞起来一手一个,接住了黑白无常,身形却也连续后退了三步,才站稳身体。

    柳炎缓步来到那宫殿门口,只见上面龙飞凤舞的写着三个大字“聚灵殿”,柳炎心中一动,一道神念一闪而出,想要窥视其中情景,却发现这里的魂力竟然直接阻拦他的那一丝神念,至今柳炎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情。

    手中金光一闪,判官笔顿时化作一道流光直接探入黑色魂丝之中,一缕缕魂丝被判官笔一扫而清,但宫殿大门中却涌出更多的魂丝,大门再次恢复了原本的模样。

    “聚灵殿?还有这么多的魂丝,难道这是鬼巫族用来生产小鬼巫的地方?”柳炎心中默默沉思道。

    “府君,如何?”巫贤见此,上前询问道。

    “只是一些小伎俩,无妨。”柳炎说着,手中灵光一闪,却是出现了一本古朴的书籍,正是生死簿。

    生死簿,判生死,记录世人的功德、罪孽、福禄,所有人的魂魄都要入生死簿,哪怕是魂魄分解。

    就在生死簿出现的瞬间,,大殿之中突然传来一阵阵起立的哀嚎,宛若万鬼哭泣,令人不寒而栗。

    “竟然如此多的冤死鬼,这鬼巫族真是丧尽天良!”柳炎作为判官,第一时间就感受到大殿中的情景,不由得怒道。

    生死簿光芒大放,一股股黑色魂丝飞快被收取,那大殿的颜色瞬间变得清亮起来,不再是黑色,而是变得白晶晶一片。

    “聚魂石?好大的手笔!”黑白无常见此,顿时双眼冒光,惊呼道。

    “聚魂石?这可是我地府的宝物,这些鬼巫族竟然将我地府所有的聚魂石都收拢道这里来了,真是气煞我也!”柳炎闻言,顿时高声怒喝道。

    巫贤虽然不知道聚魂石究竟是什么东西,但听闻柳炎这么一说,顿时也明白了这东西的重要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