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军婚霸爱> 军婚霸爱第85章:最疼的孤寂

军婚霸爱第85章:最疼的孤寂

    戒指掉落的地方,江漓在雨中站了整整一天,时大时小的雨水从未停过,却怎么也冲刷不去心里的荒芜。

    手机响了一遍又一遍,来电显示上却不是程静言的名字,他把手机放进怀里,贴着胸口的地方,因为屏幕壁纸是他偷偷拍下来静言熟睡的样子,微微嘟起的嘴巴,卷翘的睫毛,保留了最纯真的模样。

    电话铃声一直没停止过,他知道只要他不接起,这电话就一直不会停。

    “江漓,我最后一遍告诉你,程家的那女人,你绝对不能娶。”

    江漓闭上双眼,雨水刷过他的睫毛,跟眼泪一样打湿那张清瘦的脸。

    “黎佳佳已经知道你偷偷回国的事情,不想给我多惹什么事的话,赶紧回来结婚。”

    “爸,我不会娶黎佳佳的,这辈子若要结婚,我只娶程静言一人。”

    “那个女人究竟给你下了什么蛊,暂且不提黎家的势力,这天下你若是要娶任何哪个女人,我恐怕都不会反对,可唯独程静言不行,她害死你亲弟弟!”

    “爸,亲手杀死江浩的人是我,不是她!我知道您恨,您痛,为什么不冲着我来,非得把罪名怪到言言头上?”

    “逆子!”江漓的父亲被气的说不出话来,气息喘的厉害,“你要真决定跟那女人过一辈子,那你永远都别想回到江家,我一分银子都不会留给你,带着她有多远滚多远,就当我没你这个儿子。”

    “爸,我只想问一句,和江浩比起来,是不是我才是您决定要牺牲的那一个?”

    他没有自由,没有休息时间,从一出生,他的每一步都已经被安排好,要怎么走,所有同龄人还在学校里嬉戏时,他却已自学了比别人多两倍的课程,并且已经开始接手江家生意,甚至他连婚姻都是无能为力的。

    直到遇到程静言,那么鲜活的一个人,她身上有他羡慕而得不到的所有,就连任性都是一种资本,只可惜,他看她的第一眼,她在顾少迟的身边。

    终于兜兜转转之后,他在国外再次遇到那个惊艳了他生命的女孩,此刻却落魄的让人心疼,让他忍不住要倾其所有去保护,还原她最初的纯真,任性和快乐。

    程静言,大概是他生命里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为了自己的执着。

    “漓儿,你向来都很听话……”那边的语气明显软了几分。

    “因为听话所以才要被牺牲去成全另一个么?爸,我很肯定的告诉您,一定不会娶黎佳佳。”

    “你非得和我决裂吗?”

    “爸,您怕不怕失去另一个儿子?这是我这辈子唯一求您的事,我愿意用所有来换。”

    “所有?”江父冷笑,“你的哪一样,不都是我给的,你能用什么来和我换?”

    他的心忽然被刺骨的寒意席卷。

    就在这时,江漓的手机震动了声,显示接进来另一通电话,他看了眼便说,“爸,我现在有急事要处理,以后再和您谈。”

    另一通电话显然很急,刚刚接通,那头的人便快速说道:“江总,不好了,程小姐搭飞机去了b省!”

    他的身体冷到冰点,险些眩晕过去,用最后的力气一字一顿说:“给我买好……下一班的机票。”

    “老板,您也要去b省?”那人显然很惊异,不敢相信。

    可是,江漓这边再也没有了声音。

    虽然机票已经订好,可他最终还是没去成,高烧接近41度倒在雨中的他,最终被前来接他去机场的司机发现,赶紧送进了医院急救室。

    强行注射了好几支退烧针,温度都降不下来,医生给他全身做了初步检查后,扶着眼睛揉着头发走出急救室,“病人的家属来了吗?”

    司机赶紧迎了上去,“我是江总的员工。”

    医生愣住,环顾四周居然真的没有看见任何亲属,脸色不觉更加沉重,“病人的情况有点糟糕,除了高烧,还带有更严重的病情。你尽快通知他的家属,最好做好心理准备。”

    抢救了一天一夜,江漓还是没能醒来,小护士不断用酒精给他擦拭身体降温,酒精都用完了一大瓶,小护士的手也隐约有些红肿,可效果并不见得多好。

    在这期间,只有司机的陪伴,他沉睡着,似乎不愿醒来。

    b省区里,顾少迟已经在最前线不眠不休奋斗了一天一夜,这期间,除了偶尔喝上几口珍贵十足的水,他连面包屑都没动一口。

    交通道路全部损毁堵塞,通讯中断,对于缺少支援的他们来说,这一口干粮便抵得上人一天的口食,更何况,多留一口干粮,也许就能多救一个饥饿的受困者。

    他一共亲手救出十一个幸存者,却也搬出了二十三具尸体,和他一起的队友全都已经累趴在地,只有他抿着唇,还在周围不停搜索有没有呼吸的存在。

    “顾团长,您休息会儿吧。”其他人看着他都心疼。

    他皱眉,这种时刻,休息一会儿,哪怕只有三分钟时间,又会增加多少逝去的生命?那些被救出的人都是身体受过挤压,全身血肉模糊,让他的神经丝毫不敢放松片刻。

    没想到,半夜里就在他们成功救出一个男孩子后,又一波凶猛的余震袭来,原本就已残破不堪的房屋再次发生塌方,灰尘四起,一大块水泥就直接从顾少迟的脑袋后方重重砸下。

    男孩子模样不过十四五岁,被救出抬上担架后,双手不停在空气中抓着,分明已经力气耗尽,却还用嘶哑的声音哭喊:“小颜,小颜……”

    场面太过混乱,大家都在纷纷躲避这场余震的来袭,只有抬着男孩子的士兵听清楚他的声音,不禁低头问道:“小颜是谁?”

    顾少迟就站在离他不远处,本来还在指挥暂时撤离的他突然一震,大步走向前去,停在男孩子的身边。

    “我妹妹,小颜……她还在房子底下被压着……”男孩子哭道,“求求你们救救我妹妹……”

    他不知道说的是哪个小言,可是他心里却闪过言言的模样,心里一紧,又往那栋已经倒塌的房子跑去。

    “顾团长,那边危险!”有人大吼。

    ps:对不起大家,今天更新晚了。周二周三的课实在郁闷,从早上到晚上八点半才结束t^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