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小说> 彩虹湖> 彩虹湖第五十六章

彩虹湖第五十六章

    里克和戴维一直没机会问明白,她们是怎么到营地的,依若和曦也一直在忙。人们看见曦都对她很好,虽然家里都失去了亲人,但还是控制住自己的伤心来安抚她,并没有谁责怪她的不辞而别。牧师对她的归来十分欣慰,“她平安回来就好,我还能求什么呢?”匆匆打过招呼,他们就各忙各的去了,营地里不时传出悲恸声。戴维和里克也忙着帮村民们收集木柴,搬运食物,固定帐篷,不知不觉已是傍晚。匆匆吃过含着眼泪的一餐,人们都聚到营地中间的空地上,在那里卡和戴维、里克已经升起一堆熊熊的篝火。牧师穿戴整齐已经等候在篝火边,一场追思逝者的礼拜缓缓开始……

    黎明前,戴维和里克被卡叫醒,告诉他们该上路了。戴维和里克起身收拾好行李,走出帐篷。外面悄无声息,跟着卡悄悄穿过营地,来到湖边,再次解开小船,划向水森林。里克忍不住打破沉默:“我想和牧师告别,行吗?”

    卡对他笑了笑:“他在那边等你们,还有旋坤,他现在是头人了。还有依若和曦也在那里,要把你们准时送到山口,还要靠曦呢!”

    “卡,谢谢你送我们这一程,不知道还能不能再见,认识你我很高兴!”戴维接过话头向卡道别。

    “嘿,我也是,真想见见你说的海豚,谢谢你为我的小船祝福,戴维,我也很高兴遇到你!”卡有些伤感地说。戴维伸手拍拍他的肩膀笑了笑。

    小船静静划过水面,悄悄进入水森林,四周的静怩神秘让人无法言语,月光下湖水湛蓝如宝石般光彩照人,森林也美得像童话……

    远远看见远处一轮明月下,曦在湖中小岛上,轻言细语地安抚一头黑色的巨兽,西若正暴躁地摇着头,难以控制自己的焦躁。在他们不远处,齐林和坦在月光下散发着淡淡的光芒,紧张地盯着西若的一举一动。西若突然抬起眼睛,看着森林的阴影发出低低的咆哮,跃跃欲试。曦紧紧抓住它胸前的长毛,温和地呼唤它:“奇,奇,你回来……奇……”

    卡把小船划出森林,停下浆,小船在月光里静静地随水流飘向岸边,让西若可以清楚地看见他们。戴维和里克头一次那么近看到西若,它那么庞大,不像是实有的形体,一双红眼睛却是炯炯有神,正盯着他们,让人不寒而栗。

    曦抬起头来,看着西若的眼睛说:“奇,是我,你回来……”那巨兽似乎听见了她的呼唤,低下头来,看着她的脸,曦在月光里散发着淡淡的光辉,她似乎又再次变得半透明。西若迟疑了一下,它还是认出了曦。再次抬眼看了看小船里的人,像是确定自己的判断,随后抖抖背上的毛平静下来,在月光里突然变小了。在曦身边淡淡的光晕里,西若一下子变回奇的样子,一只大个头的,金色起黑色花纹的豹子,瞪着一双好奇的蓝眼睛,看着飘过来的小船。

    所有的人这才松了一口气,坦伸手接住戴维抛过来的绳子,把小船拉到岸边,戴维和里克上了岸。齐林走上来,伸手拍拍奇的大脑袋对它说:“嘿,总算你回来了,用不着和那家伙过招。”奇对他发出防御的呼呼声。齐林哈哈笑起来,对戴维说:“你好,真高兴还能见到你。上次真亏你帮忙,这家伙都记得你呢!”

    “谢谢你带我飞行,齐林,能再见到你真好。你好奇!”戴维高兴地看着他们说:“这是我的朋友里克,谢谢你们救了我们!”里克向齐林伸出手,齐林握住他的手说:“看来你们都恢复的不错,太好了!”

    “谢谢你,很高兴见到你们,谢谢你们!”里克从惊奇中缓过神来,忙着回答。

    “时间不早了,该上路了!”牧师温和的声音提醒所有的人该道别了。

    “再见,戴维,里克,很荣幸和你们一起战斗过,你们是出色的战士!”雅江的头人向他们伸出手,戴维和里克握住他的手说:“我们也有同感,谢谢你们!”

    “再见,里克,很高兴认识你,祝你们好运!”旋坤的妈妈和兄弟们向前一步和他们道别。

    “很遗憾你们父亲的事,认识你们我很高兴。”里克对他们点点头:“谢谢你们!再见!”

    “曦,叫他们吧!”站在不远处的依若轻声对身边的曦说:“会更难说再见的!”。曦点点轻轻吹起口哨,森林里传来几声鸣叫,旋坤惊讶地回头看着曦。坦看着他笑了笑说:“这是最快,最安全的办法。就算他们说出去也没人信。”旋坤点了点头。

    “是时候了,再见,主与你们同在!”牧师动情地说。

    “再见,牧师!”戴维不由自主地和他拥抱告别,多少有些难过。

    “再见……”

    湖面突然出现涟漪,从森林的阴影里游出几头大象,他们像精灵一样在月光里出现,悄无声息地来到湖里,灰白色的皮肤反射着淡淡的月光。曦走到湖边,上了卡的小船,卡把小船划向停在湖里的象群。曦把手伸给领头的大象对它说了些什么,大象用鼻尖在她手心里轻轻拍了拍,似乎在安慰她,又像是答应了她的请求。它灵活地游到小船边,让小船靠在它身边,抬起鼻子,曦把脚放在它的鼻子上,手抓住它的耳朵,那长长的鼻子轻轻一用力,曦就爬上到了它背上,稳稳地骑在大象肩上。等曦坐稳,领头象抬起鼻子,发出清脆的短啸,其他大象发出扑扑的声音回应它。

    曦转头向岸上的人挥挥手,坦向她挥挥手,转头对戴维和里克说:“来吧,该启程了,到山口还有很远的路!”齐林和依若把小船划到他们身边,老马锅头带头跨进小船,戴维和里克也上了小船,旋坤跟了上去,坦带头将小船划向湖里的象群。靠近象群,戴维和里克才看清它们有多大,在夜光下灰白的皮肤反射着淡淡的月光,睿智的眼睛安静地审视着他们,让人不由得心生敬畏。几个猎人每人带一个乘客,灵巧地爬上象背,戴维和里克分别被但和齐林拉上象背。依若把几只小船首尾相连拴好,把小船划开。领头象对她发出轻轻的低鸣,像是告别,依若对它笑了笑,挥挥手,用她特有的美丽声音说了再见。领头象这才转身带着象群游向森林。

    象背上的人们回头向岸上的人们挥手道别。想着这也许是最后一次见面,戴维有些伤感,牧师已经明确地告诉他,自己不会离开,除非是回到上帝身边。而戴维也明白自己这次离开,将再没有回来的时候。这里的一切在月光下那么美,也许这是上帝对牧师的恩赐吧?他不由得想,迷离间,他仿佛看到牧师身边多了个人,手持神杖,杖的顶端一颗美丽的宝石光芒四射,大祭司正微笑着对他们挥手道别!戴维晃晃头,心想也许是幻觉。“你见过他了,是真的!”坦回头看了戴维一眼,笑起来。

    “谁?”里克好奇地问。

    “在牧师身边,拿神杖的人,那个大祭司。”戴维心不在焉地回答他。

    “没人和他在一起啊,他一个人在那儿!像先知一样在月光里看着我们!”里克看着远去的湖岸说。

    “什么?“戴维看了他一眼,回头看了看湖岸,大祭司确实和牧师站在一起!正向他们挥手。

    “戴维,以牧师的个性,我觉得他留在这里比回去好,你也别太难过了!上帝让他到这里来,也许就是对他的褒奖!”里克以难得少有的端正模样看着戴维劝他。

    “我想你说的对,里克……”戴维惊异地看着他回答,心想为什么他会看不见,大祭司明明在那儿!

    “看,里克,前面……”旋坤的声音打断了他们的对话,齐林催动大象,带着里克往前去了。前面水森林里巨大的树干上,一朵朵美丽的花朵正在随着黎明的微光开放,散发着淡淡的芳香……

    “这是什么?”里克放低声音轻声问。

    “圣地的仙子,它们是女神的信物……”旋坤低声回答:“我以为是传说,没想到它们真的存在!”

    戴维举头四望,那些美丽的花朵雪白纯净,戴维觉得像极了那孩子。

    “曦……”坦看着树木的阴影轻声呼唤那女孩儿。

    不一会,领头象带着曦和卡来到坦和戴维身边。曦顺着坦的目光看去,阴影里一对红眼睛正迟疑不前,又跃跃欲试。曦拍拍大象的耳朵,它动动耳朵算是回答。“奇,过来……”曦轻声向那对红眼睛呼唤:“奇,回来……奇……”

    阴影里传来轻轻的划水声,奇睁着一双好奇的蓝眼睛向他们游过来,经过坦和戴维身边时发出威吓的呼呼声。

    “奇,过来……”曦温和地对它说:“来吧,大祭司让你来的吗?”

    奇发出不可否定的噗噗声回答。

    “好吧……”曦有些无可奈尔地说。

    “曦,奇会跟着我们回来的,别太担心了。”卡用他乐观地口气劝她:“对吧?奇,你会和我们一起回湖边去的吧!”

    奇严肃地看他一眼径自往前游了过去。

    “奇先到前面去,如果山口有什么事情它回来告诉我们的,卡,谢谢你……”

    曦看着远去的奇若有所思:“我们飞回去怎么样?夏和你飞得好吗?”

    “行,夏带得了我们,只要奇不和我生气!”卡爽快地答应她。

    “有夏在,你会飞得稳当些吧,卡?”坦拿着弟弟开玩笑。

    戴维被他逗得一乐,不禁笑了起来。

    “咂砸,戴维,你别和他一样坏!”卡催动大象往前面去了。

    “怎么了?你掉下来了吗?”曦追问卡,“没有!当然……只是,喔,有点儿失控……”卡辩解着。“咦,失控?怎么说?”曦不依不饶……

    “看来她开始恢复了,希望她能像从前那样……”戴维看着他们远去说。

    坦笑了笑说:“希望这样,她是个坚强的孩子。你看见大祭司了?”

    戴维微微一愣:“你也看到了?”

    坦笑起来:“是,他有些神秘,有时不是每个人都能看见他。看来他和牧师谈得来。”

    戴维松了口气说:“我还以为是我的幻觉嘞!”

    “不是,他真在那儿。”坦笑着说:“虽然只有几个人能看见,但是他真的在。”

    “那么,他们真的能谈在一块了?我是说他们……”戴维一时不知如何表达。

    “你指他们的信仰会妨碍他们交谈?”坦平静地问。

    戴维脸色一正说:“是这个意思。”

    坦看了他一眼说:“大祭司认为人们信仰的都是同一个创造万物的神,只是语言不同,表达方式不同罢了。你觉得呢?”

    戴维看着他平静的脸想了想问:“那你说日本人是怎么回事?”

    坦看了看树上的花朵说:“信仰不是屠杀的借口,也不是施暴的借口,他们为的绝不是信仰。只是用它来掩盖贪婪罢了,那会毁了所有周围的东西,包括他们自己。”

    戴维也看看周围如梦境一般的水森林,月光下的花朵,“也许……”他不由得想。

    “上岸了,接下来的路要靠我们自己走了,戴维。”坦轻声打断他的思绪。他们离开象背,象群悄悄转身消失在黎明前森林里。告别象群,旋坤带着众人在丛林里走了一段,黎明已经将天际染成紫红。

    远远看见一个马鞍形的山脊,老马锅头笑起来:“这就是了,转过山脊就是云龙,真没想到这么快!接下来的路就好走了!两位小哥就交给我吧,你们也该回去了!”

    旋坤看了看山脊:“我们送你们过去。坦你们回去吧,接下来的事交给我们好了,谢谢你!”

    坦和齐林点点头说:“好,千里相送,总有一别,祝你们好运,再见,楼先生,再见,戴维,里克!”

    “再见,坦,齐林,谢谢你们。”戴维握住他们的手说:“再见,很高兴认识你们……再见!”

    天空中传来鹰的鸣叫,人们抬起头来,夏巨大的身影在高空盘旋。

    “卡,再见,谢谢你,”里克和身边的卡道别。

    “再见,里克……”卡有些不舍:“再见,戴维……”

    “再见,曦,替我好好照顾牧师好吗?谢谢你这些年陪着他。”戴维弯下腰看着曦说。“我会的,再见,戴维。”曦抬眼看着戴维说:“你也保重,奇会送你们过河。再见!”

    提起脚边的包,戴维转身对马锅头说:“走吧,楼先生……”

    夕阳缓缓落幕,远处山丘柔软的线条呈现出微微的蓝紫色。发动机的轰鸣渐渐变得强劲有力,节奏平稳,戴维让空中堡垒慢慢滑向跑道。里克调整着仪表,一如既往地和机舱里的人说个不定。背后最后一缕阳光打在驾驶舱的玻璃窗上,呈现出彩虹的光彩。戴维想起最后回头时,看到那只巨大的鹰带着两个孩子从他们头上飞过,阳光把他们染成金色,卡对他们高喊着:“再见……”他不由得笑起来……

    “看见你笑可太好了,戴维,看来你能把我们都带回来。”一个机械师在戴维身后看着玻璃上的倒影说:“这一趟飞得可够远,还没人飞过那么远吧……”

    “回得来,你怕了?哈……”里克回头对他一笑:“把弹仓腾空了就回来……”

    耳机里传来起飞的指示,戴维推动操纵杆,发动机的轰鸣变成咆哮,空中堡垒像鹰一样离开跑道,冲向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