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落云谣> 落云谣第一百一十二章:相处之道:二

落云谣第一百一十二章:相处之道:二

回忆多可怕啊,他们都死了,只有自己还活着,是何种异味的悲凉。转身回看自己的足迹,匆匆经年做了什么,留下了什么,亦或改变了什么,,,

那需要怎样的勇气啊?

玉落当年落崖之后受到死灵潭的湖水侵扰时时会陷入回忆中无法自拔,所以她将自己的全部情感封闭起来,不在让别人进来,也不再让自己出去,可感情之事情越是压抑就越是猖獗。

玉落落水后在床上躺了整整一日,汤药补品进了无数但人却没有见好,云舒守在玉落身边眼见她的精神越发的不济但人却异常依赖他,无论吃饭喝药,睡觉清醒事事都要云舒亲为。

晚膳后竹渲送来了一碗安神的汤药,云舒接过药碗一勺勺的喂到玉落口中,又备了清水伺候她漱口,一切做完了从桌案上拿了一颗糖果放在她口中,十分贴心的问:“甜吗?”

玉落想要点头又十分害怕云舒再做那些莫名其妙的动作,于是将身体蜷缩进床的一个角落中伸手捂住嘴,瞪着满是防备的双眼,用力的点了点头。

云舒坐在床边看着懵懂如孩童的她笑的温柔,若病了才会这般听话乖巧,也好!免得时不时出现一个褰裳或者沐曦之流,扰了她的清净,云舒侧头对竹渲说:“让张公子开些药,这几日不要放任何人进来。”

云舒起身将外袍脱去躺在玉落身边,将她搂进怀中,下巴抵在她的额头上深情的说:“快些睡吧,我在这!”

清早的阳光透过窗缝调皮的照进房中,宽大的床上玉落依偎在云舒的怀中,一夜安枕,玉落缓缓的挣开眼睛,眼神清冽再无半点迷离之态,但她没有动依旧以醒来时的姿势靠在云舒的胸口上,任由自己的情绪泛滥,他的怀抱依旧温暖,淡淡的书墨香气丝毫未变。

云舒双手抚上玉落的肩膀,她赶紧闭上了眼睛,云舒将她从自己的怀中松开放平在床上,将身上的锦被为她搭好,侧着身子看着玉落的睡颜,十年的岁月修饰让玉落的容颜更加美艳,粉红色的唇瓣不停的向云舒展示着她的甜美,全身白嫩的肌肤时时向他宣告这俱身体的美好。

云舒的呼吸渐重,声音嘶哑的在玉落耳边轻唤:“小落?”见那可口的人儿没有任何动静,云舒抿了下嘴唇,咽了一口唾液,犹豫再三还是抵不住心中的狂呼呐喊,低头吻上了玉落的唇。

双唇间轻柔的摩擦如隔靴搔痒完全无法缓解云舒心中的渴望,他喘着粗气想要品尝更多她的味道。玉落的手在锦被中死死的握成了拳,被他几次三番挑逗的失了方寸,随着口中的一声轻哼,微微张开了紧闭的贝齿。

在玉落这一声*的鼓舞下,云舒抓住这个时机往她的更深处探索,唇舌交缠,缱卷缠绵。云舒的手沿着玉落里衣的边沿滑了进去,她的腰身盈盈一握,沿着她曼妙的曲线逐渐向上,直到那丰满之地。

“小落,我想要你……”

玉落忽然挣开了双眼,冷冷的看着云舒,似乎要将他凌迟处死一般,云舒仿佛被人泼了一头的冷水,所有的欲念从身体中瞬间被抽离,尴尬的将手拿出,背对着玉落坐直了身子。

“抱歉,我……刚刚,情难自禁……”

“都是成年人了,不必抱歉,我也有责任毕竟给了你这样的机会,丞相大人你我是合作关闭,还是不要搀杂男女之情的好!”玉落坐起身子将衣服的领口整理了下,绕过云舒下床穿衣。

玉落出了霏晗阁在楚府的后花园中闲逛,因为早上的事情她的心情十分糟糕,绕过水榭看着一池子的锦鲤,心中觉得十分憋闷,转头看到远处花丛中的周嬿婉正看着自己。

玉落想了一下对身边的竹渲和鸾凤说:“你两一起去取些鱼食来,我在这里坐会儿。”

“堂主,我留下陪你吧,你身体刚刚痊愈。”鸾凤小声的提醒道,十分担忧的看了眼玉落又明目张胆的看了眼周嬿婉,似乎是刻意提示玉落。

“只要那个流氓不连累我,没人能伤到我!”言罢轻盈的跳上湖边的一块石台。

竹渲和鸾凤走后,周嬿婉拖着长长的裙子站在石台下感慨的说:“当年我设计你,就是从这里开始的,虽然我失去了最珍贵的但你与他因此渐行渐远真是大快人心啊,你还记得吗?”

玉落回头看着下方的周嬿婉淡淡一笑,蹲在石台上伸出手:“不记得了,你想上来吗?”

周嬿婉搭上玉落的手,被她一拉跃上石台,站在她身边看着面前的湖水不禁笑道:“你不怕我害你吗?”

“有点!楚晟不喜欢我但是他不敢把我怎么样,我身后是皇族,他那么在意权势,定不会亲手坑害我,这府中我的存在侵害了你的权益,你对付我无可厚非!”玉落转过身面对着周嬿婉:“如果我受伤或者死了,他们都会把责任推在你身上,后宅之中勾心斗角稀松平常,陛下又能如何呢,念在你满门忠烈的份上赐你一死尔矣!”

“你确实和她不一样,她从不理会这些事情,只活在与楚云舒的世界里。”

“我不是她!她是自己来的楚府,我是被圣旨逼进楚府的。”

“可不管你是谁,结果都一样!”

周嬿婉伸手在玉落肩膀上用力一推,玉落反手一掌打在周嬿婉的胸口,眼见周嬿婉落水玉落伸手将她一把拉起,交错过身的一瞬间玉落清晰的看见了她身体上的淤痕,玉落转身一把抓住周嬿婉肩头上的衣衫用力一扯,她的整个肩膀暴露在空气中,满身的青紫伤痕,抓痕,还有隐约的吻痕。

周嬿婉羞愧的立即拉上衣服趁着玉落失神的一瞬一脚踢在了玉落的小腹上,玉落飘飘然的落下了石台噗通一声落进了水中,玉落挣扎了两下便停止了反抗缓缓的沉入了水底,那个上午她抱着灼儿的尸体就是这样慢慢的坠入了湖底。

周嬿婉并未想到是这样的结局,看着沉入水底的玉落有些慌张又有些欣喜,这个绊脚石终于死在自己的手中了,她慌张的从石台上跳下来,踉踉跄跄的朝着扶月楼的方向狂奔,她的仇终于报了,那个贱人终于死了,她跑着泡着跌坐在路上失声痛哭起来。

宋玉落死了又能怎么样呢,如她所说她会成为替罪羔羊被秘密处死,楚云舒的心里还是不会有她半分位置,而她身边的所有人都会被楚家杀死,从此这段深宅大院的故事再不被人知晓。

楚云卿走到周嬿婉的身边停下脚步缓缓蹲下身子,伸手捏住她的脸颊,周嬿婉一脸的惊慌就如看到了浑水猛兽:“我那么可怕吗,还是你杀了她在胆怯?”楚云卿用力的在她的脸颊上拍打恐吓道:“你的身体我还没有玩够呢,不会让你死,不要乱说话,否则我会杀光周家!”

彩月跪在楚云卿的脚下乞求道:“小姐什么都不会说的,大少爷放心!”

楚云卿一脚将地上的彩月踢翻,冷和一声:“快点带着那烂货给我滚回去!”彩月抬手将嘴角的血迹摸净爬到周嬿婉身边将她扶起来,头也不敢回的躲进了扶月楼。

竹渲和鸾凤回来的时候石台没有半个人影,湖水平静的如一面镜子,两人交换了眼色后在湖边寻找痕迹,楚云舒匆匆走来二话不说跃上石台跳入了湖中。

玉落仿佛睡着般在湖中慢慢坠落,头顶上的光圈越来越小,忽然一个人影从天而降,将自己抱在了怀中,玉落微微一笑吻上了那个人的唇,所有的压抑所有的思念在这一瞬间爆发,她生涩的吻将那个人逗笑了,他一手搂着玉落的腰一手按住她的头,疯狂的回吻着她,似乎要把分别这几年的吻在这一刻全补回来。

竹渲见云舒下去良久有些担忧,跃上石台正准备往下跳被鸾凤拉住:“家主下去很久了,我不放心!”

“应该找到了夫人了,我们再等等。”鸾凤说完一回头正瞧见清轩带着两名侍卫走到了近前,清轩对她点了下头,表示赞同她的说法,随后几个人站在岸边望着湖水发呆。

云舒抱着玉落浮出水面后连游动的力气都没有了,大口大口的呼吸着空气,整张脸憋的鲜红欲滴,清轩和鸾凤一起掠到湖中将云舒和玉落分分带到岸边:“去把若秋接过来,鸾凤送夫人回房。”

竹渲伸手想要扶云舒一把,想到多年来他不让人近身的习惯,悄悄的收回了手,云舒坐在地上歇息了一盏茶的功夫才逐渐恢复了气息,起身后问竹渲:“周嬿婉呢?”

“我和鸾凤回来时这里就已经没有她的影子了,属下没能保护好夫人,请家主责罚!”竹渲单膝跪地,等着云舒的处罚。

“起来吧,下次留心。”云舒摸着嘴唇淡淡一笑,朝着霏晗阁走,竹渲跟在他的身后,并未看出云舒的嘴唇有什么不对,但脑中忽然想到了玉落出水时的样子,她的嘴唇微微有些红肿,家主原来是这样的家主,竹渲忍不住偷偷的暗笑。